Created 38 articlesIn total 37338 words

是枝裕和【下一站,天國】:漫長的人生中,你想帶走哪一段前往來世?

Limerence

【下一站,天國】的故事發生在天國及人世之間的靈魂報到處,在那裡有著天國派來的職員們,他們負責詢問每個來此的靈魂在前往天國時,想帶著人生中哪一段回憶離開?逝去的靈魂們一旦選擇完成,就能前往來世體驗著那段快樂的時光,直到永遠。

潘朵拉的盒子——《蝴蝶效應》

Limerence

「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蝴蝶效應」理論似乎暗示著混沌。當任何微小的改變都可能因為後續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而最終朝著失控的結果邁進,那麼每一個選擇都將失去初衷,成為深埋於未來的地雷。

小說【貓戰士】中的盲眼與原罪──松鴉羽與棘爪。

Limerence

上週我們遊歷了貓族居住的森林,認識了四大部族和牠們充滿神秘的祖靈──星族。這週,讓我們來和故事裡那些饒富生趣的貓兒們相遇,藉由艾琳.杭特構建的故事,來探討其背後蘊含的寫作奧秘及理論基礎。

母親的眼淚——柯姆.托賓《馬利亞的泣訴》

Limerence

撰文:Joy   《馬利亞的泣訴》可以說是老調重彈,講述了一個千年來為世人所熟知的故事——耶穌釘死在十字架。然而這一次,不是以信仰的狂熱目光、沒有被聖光籠罩得令人睜不開眼的神之子與信徒、更非著眼於為世人罪孽所做的偉大犧牲,而是由馬利亞——耶穌的平凡母親——帶領讀者走進這個血肉橫飛、人性醜陋的殘酷故事。

森林裡的群像劇【貓戰士】──藉貓兒之眼,窺見最真實的愛與人性。

Limerence

【貓戰士】,一齣毛球和毛球之間的偉大史詩,圍繞在野貓們的五大部族:雷族、影族、風族、河族以及充滿智慧的祖靈──星族之間,好幾段愛恨交織的佳話構成了由一部曲漫延至七部曲,充滿傳奇的長篇大河小說。相信這部作品是許多讀者國中小的珍貴回憶,在那美好單純的年代,我們對這世界的一切事物充滿著好奇心,而貓戰士「有如動作片般的冒險故事,非常投讀者之所好,尤其如果你很好奇家裡的貓咪究竟在作什麼春秋大夢的話。」

那些過目不忘的文學開場白(三)

Limerence

想寫好小說?從你的開頭開始做起。想寫好開頭?看看這些文學大老是怎麼辦到的。

《靈魂急轉彎》:人活著,就是活著

Limerence

人活著的目的就是為了活著。就是如此簡單。就算如此還是有很多人競競業業的覺得自己必須成就一番大業。

創作的基石——《痛苦與榮耀》(下)

Limerence

撰文:Joy   上週談及親情帶給薩爾瓦多的滋養與重擔。本週我們將繼續介紹電影《痛苦與榮耀》中,另外三段在他生命中從浪花激越逐漸綿延到色彩斑斕的情感。費德里科是久別重逢。他們曾經深愛,但愛情的結局是「……我的愛沒能拯救我愛的人」。薩爾瓦多將寫作這段過往的文章視為懺悔,兩人卻又因著這段懺悔而時隔經年後再度聚首。

髒話和性愛交織的非主旋律戰爭片──【鍋蓋頭 JARHEAD】(下)

Limerence

「一個故事,關於一個使用了步槍多年的男人,他上了戰場,後來他回到家後,看到自己不打仗可能會做的事情:建房子、愛女人、幫兒子換尿布。但他將永遠是一個,鍋蓋頭。所有鍋蓋頭,殺人的,或是凋零的,他們也將永遠是,我。我們仍然在沙漠裡。」

那些過目不忘的文學開場白(二)

Limerence

想寫好小說?從你的開頭開始做起。想寫好開頭?看看這些文學大老是怎麼辦到的。

生命的基石——《痛苦與榮耀》(上)

Limerence

德羅阿莫多瓦作為有名的當代西班牙導演,其電影以色彩濃豔的戲劇化情節著稱。但在這部曾入圍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獎的自傳式電影中,也許因為走過了風雨歲月而終於洗淨鉛華,不見艷麗的色彩,反而像一首在半暝的老酒館被唱起的民謠;或一個昏黃燈光下被老者訴說的故事,滄桑褪色而悠長……。

髒話和性愛交織的非主旋律戰爭片──【鍋蓋頭 JARHEAD】(上)

Limerence

【鍋蓋頭】和那些「美式主旋律電影」截然不同,它對於戰鬥的刻畫極少,大部分時間都是聚焦在行軍、操練等等大兵的日常生活,有人可能會質疑:「沒有子彈橫飛的戰爭片,能算戰爭片嗎?」我會說,正因為忠實的呈現這些日常,才更凸顯戰爭的殘酷本質。

那些過目不忘的文學開場白(一)

Limerence

想寫好小說?從你的開頭開始做起。想寫好開頭?看看這些文學大老是怎麼辦到的。

現代藝術之旅(一):現代藝術之父 Andy Warhol

Limerence

「可樂是個美好的東西。不管是誰喝都是一樣的:總統、工人、流浪漢所喝到的都是一樣美好的可樂。我希望我的作品也是如此。」

太陽、天才、向死而生——詩人海子(下)

Limerence

撰文:Joy 上上週分享了海子的生平與一些抒情短詩。至此,雖然認識了他作為一位詩人的面貌,真正的海子卻似乎還躲在他事蹟與作品的屏風之後,並未露面。然而,如若不能看見作為他靈魂的思想,又怎麼能真正理解作為他軀體的文字呢?因此,本週透過一位摯友為他寫的代序,我們將繼續嘗試理解這位天才詩人的所思所想。

學習有情感的文字教育──張大春的【認得幾個字】

Limerence

張大春的【認得幾個字】,透過溫馨逗趣的散文小品,或許能讓您會心一笑,重新體驗人生伊始的那一段探索的美好。

Herman Melville《Bartleby, the Scriviner》: I would prefer not to.

Limerence

撰文:nana 《Bartleby, the Scriviner》是一篇很奇怪的故事。訴說故事的人是一位在華爾街工作的年邁律師(以下簡稱主人翁)。他努力工作了多年,自己開的事務所業績蒸蒸日上。雖然他已經雇了兩位員工,為了應付日漸增加的案件,他雇了看似冷靜溫和的Bartleby當S...

幸福、天才、向死而生——詩人海子 (上)

Limerence

撰文:Joy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

溫暖如午後冬陽──吉卜力工作室與高畑勲的【兒時的點點滴滴】

Limerence

你是否也曾經有這樣的感覺?在這川流不息的城市裡艱難地活著,就像是一直不停的在逆流而上­──每天向上攀爬個幾公尺,釘上岩釘之後,便喘著大氣在石頭縫間休息:又是忙碌的一天,你想著。望著搖晃的捷運窗外,被那些不知其名的燈火引領著慢慢出神,思緒就飄回了鄉間,螢火蟲就只是那樣四周飄盪著,無憂無慮地飄盪著,接下來就進入了回憶的泥沼之中......

《削瘦的靈魂》觀影指南

Limerence

紀錄片《削瘦的靈魂》於今日(3/19)在全台上映,聚焦臺灣文壇重量級人物,小說家七等生。他的小說前衛大膽,衝破當時讀者對文學的想像;而本片手法在致敬文學大師的同時,也有十足的創作意味,十分值得觀賞。

Samuel Beckett《等待果陀》:等待是荒謬的,不如做點事吧。

Limerence

撰文:nana 大家都在等待,Gogo和Didi也不例外。他們在一棵枯樹旁從早等到晚,從宗教討論到死亡,從安靜到吵鬧,最終還是等不到他們的人:果陀先生。劇的最後只有果陀先生的男僕來跟Gogo和Didi說果陀先生今天來不了,要他們明天再到此處等待。

三代女性——《俗女養成記》(下)

Limerence

一個家族,三代女性。她們既不傳統,也非新穎。且看《俗女養成記》如何打破了舊世代乃至新世代對女性的框架,從「人」的角度出發,讓她們在各自所處時代的困境中,仍能保有本心並逐漸成長,終譜出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樂章。

今敏、筒井康隆和【盜夢偵探】:「夢」是無限的想像,抑或是最深的恐懼?(下)

Limerence

-- 撰文: Tsuba -- 上週我們一起進入【盜夢偵探】角色粉川的夢境中,探討今敏一氣呵成的分鏡和虛實交錯的敘事技法。今天讓我們一起進入原作者筒井康隆的幻想中,佐以佛洛伊德的理論,揭開【盜夢】的神秘面紗吧!【盜夢偵探】中夢的原型------筒井康隆的劇情厚度 再來我們談【盜夢...

黃春明〈看海的日子〉文評:看哪孩子那就是海啊

Limerence

「看哪!孩子那就是海啊…」白梅輕輕地對著她的孩子唱著。這樣一個堅強的女性的故事,被黃春明輕輕地寫下來了。

楊德昌《海灘的一天》:那一天妳重重放下,換來雲淡風輕

Limerence

曾經糾結一時,理不出頭緒的情仇,你是否有想過擺脫它的一天?

Kanye West《Life of Pablo》:Name one genius that ain’t crazy

Limerence

撰文:nana 我認為,最偉大的創作都源自於創作者的掙扎。李白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終其一生都希望能進宮,用他的才能為大唐帝國貢獻。但另一方面也因為處處存在「浮雲」們而對入世心灰意冷,使他想離開塵世安靜過生活。正是他對於該入世還是歸隱的掙扎和痛苦使他創作出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使他被稱為天才。

俯拾皆生活——《俗女養成記》(上)

Limerence

撰文:Joy 「淑女」是一種訓練有素的氣質儀態;「俗女」則是在生活的迷宮中處處碰壁後不再執著於終點的豁達心態。這部一共十集的迷你影劇,大至時空背景的架構,小至角色的性情習慣,都真切還原了台灣最普遍的社會樣貌,不僅使同樣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不自覺地在觀影同時隨之共鳴擺盪,也側面刻畫了台灣在時間洪流中的片段軌跡。

今敏、筒井康隆和【盜夢偵探】:「夢」是無限的想像,抑或是最深的恐懼?(上)

Limerence

撰文:Tsuba 引言 你是否曾經作過一些光怪陸離、跳脫現實的夢?在那動眼期的奇幻世界裡,一切都是五彩繽紛的。現實當中,可能有人一直因為自己的身高感到自卑,但在夢中他能成為巨人,在城市裡上演格列佛遊記;有人可能想環遊世界,而在夢中能使彈指之間遨遊萬里成為可能。

柯裕棻《浮生草》書評:悲涼的煙雨,又或者是光(下)

Limerence

撰文:Solaris現世悲涼上週提到柯裕棻高明的文字與意象運用能力,而這和她經常討論的母題有所連結:對於現世的悲涼之感。在潮濕冰冷的城市襯托下,人物於是顯得格外淒涼。倏忽之間,他們看透了人世的泡沫幻影,在作品裡愁苦地生存。〈風雨〉是關於一座貴族幼兒園在狂風暴雨中放學的故事,小女孩...

James Joyce’s Araby〈阿拉比〉:夢醒時分的震撼

Limerence

撰文:HazyAraby〈阿拉比〉是James Joyce在《都柏林人》中的第三篇短篇小說作品,夾雜了喬伊斯的童年經歷,也是他早期現實主義小說中極為經典的一篇。Araby,是1894年5月14日都柏林曾經舉辦過一場名為(大東方節慶)(Grand Oriental Fete)的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