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書
洛書

台灣居住政策研究;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研究員。 這邊都是有關居住正義的硬核文章,偶爾有幾篇沒那麼硬的。 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limitroy/civic FB:https://www.facebook.com/limitroy/

民進黨2022敗選的核心在於施政,而非側翼

選後民進黨的側翼被檢討,並被指為敗選戰犯。我討厭這群人,但我也想比較持平地說,我不認為敗選的核心原因在他們身上。

在幾年前台灣談側翼的脈絡相對清晰,就是利用中間選民定理(Median voter theorem),透過在政治光譜上更極端的立場,來把自己支持的「正規軍」推向中位,讓正規軍獲得更普遍的社會與政治支持。

但現在談側翼的時候,定義都是模糊且隨意的。裡面有真的拿錢的網軍、也有並未直接拿錢,但其任職的產業發展與特定政黨高度親近的利益相關者、有透過這個方式吸引客群的創作者、也有純粹的政黨死忠支持者。

在民進黨執政時,我們在住宅政策上的推進與批評,當然是以民進黨做為主要批評對象(但不意味著沒有批評其他政黨的執政者),惹我不開心的側翼也多是民進黨側翼。而我討厭側翼的原因是,不管是上述的哪個定義,他們的行為就是無腦挺自己的政黨,而且完全不要臉。

比方說,有些政策是民進黨自己提的卻反悔跳票,而我們批評的時候,側翼就會前來出征說這個政策這樣那樣不好,但為什麼不是出征當時拿這個政策吸票的民進黨呢?

而有時候民進黨被罵到最後還是選擇完成了承諾,這些側翼就等於被自家政黨打臉了,但他們卻也就若無其事,甚至沾沾自喜。所以他們沒有任何政策評估與立場,也沒有誠信,只有無條件挺黨,這就算了還拿出來大講特講,這是我說他們不要臉的原因。

因此我以前說這些人「有拿錢或有黨職的,合理,畢竟算你的工作一環;沒拿錢的,要嘛頭腦不清楚,要嘛下賤」,我現在的看法還是沒有變。

那麼為什麼我說他們不是所謂的「核心戰犯」呢?因為他們看起來有多可惡,實際上是取決於民進黨政府的施政與行為。

以我這邊的住宅政策為例,如果民進黨對於這幾年的住宅市場急速惡化有所作為,或甚至只要不跳票,那麼我們的批評勢必不會那麼尖銳,而護黨心切的側翼也就不用找一些很誇張的說法來鬼扯護航。我相信在其他議題上,也都有類似的狀況。

這次選舉民進黨的議員其實選得不錯,但縣市長選得很差,蔡英文以為自己說「投給民進黨的縣市首長,就是投給蔡英文」是加分,但其實根本是扣分(除了高雄外,蔡英文總統票轉化給民進黨六都市長參選人的票僅約五成)。

這顯示了人民對民進黨中央政府這幾年的擺爛非常不爽,中央政府對民心的判斷也嚴重失準,我認為這才是敗選關鍵。

很多人看到的是側翼很活躍很可惡,但他們說的東西是沒辦法超過黨的施政的。比方說民進黨跳票了A,側翼也只能說黨跳票得好,總不能說民進黨A做得很讚吧。

所以我其實也可以理解這些側翼這兩週心中的不平之氣:「你們做得怎樣我都死忠挺你為你辯護,結果選輸竟然都怪我?」

但我覺得側翼朋友也不用太過擔心,每個政黨都有側翼,民進黨是不敢把你們往死裡打的。頂多以後你們講話太誇張的時候,上層會有大人出來澄清切割,事實上能做到這樣就很了不起了。

如果民進黨側翼真的要為黨好,其實我覺得也不用再去戰這些批評民進黨的人,那樣只對側翼個人的追蹤數與人氣有幫助而已。在這個時候建言民進黨政府好好施政,好好建置優良的制度,對黨跟人民都更有幫助。

比方說《礦業法》雖然拖到敗選才願意審,但終究也是開始審了,我希望《平均地權條例》也如此。對這些正事做點正面宣傳與督促,你們要挺黨的時候就不用再凹得那麼難看,可以挺得正大光明抬頭挺胸,遠比現在還去吸仇恨跟哭哭委屈還好得多。

畢竟硬凹護航這件事,已經在這次選舉被證明無效了,不是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