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火兆金
黑火兆金

聖葳學院

從來不懂父親那對媽媽執著的愛遇見了依娜一開始覺得很有趣到後來害怕失去她才發現以為像媽媽的自已骨子裡流的是父親的血阿!

契子

依娜站在一所學校外面,看了眼校名”聖葳學院”就是這裡了…..。

深呼吸再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走進大家夢寐以求的校園裡。

其實她並不認為一定得在這讀書,才算好。

會轉來這讀一切都是……算人情壓力嗎?

一切起因……

緊緊的握住方向盤,感覺額頭在冒汗、全身在發冷,後面傳來愉快的談笑聲,唐明賢試著再踩一次剎車,心跟著沉下去。

“沒辦法剎車,一點點反應也沒有。”

早上就發現車子不太對勁了,但前一天才送車廠保養而已,與家威商量的結果是先去機場接他剛考上聖葳學院的兒子周于哲,然後兩家子去訂好的餐廳聚餐,明天再把車子牽去車廠看看。

欣柔跟女兒還在餐廳等……

「家威……」

「怎麼了?」

「你跟嫂子先把安全帶繫好。」唐明賢努力的在保持冷靜,盯著前方的車流,想著辦法……。

周家威跟老婆對看了一眼。

「上車就繫好了,怎麼了?」早有發現明賢剛剛異常的安靜,不像以前還會搭個一、兩句,還認為他太認真開車的關係。

從後照鏡看他嚴肅的表情,心跟著不安了起來。

「沒辦法剎車,剛剛開始就……」該死,沒辦法下交流道,都是車。

「怎麼會……不是好好的……」周家威慌了。

「老公……」林玉華也失措了。

「假如有個萬一,你跟嫂子幫我照顧柔跟小娜。」唐明賢直覺他們不會有事的,但他……無法思考了。

「不會有事的,別胡說。」周家威吼著。

下去沒有車的交流道,會車處看著左邊後照鏡快速接近的車子”不行,沒辨法切入”右邊有機車……。

唐明賢額頭流著冷汗”如果車速加快,可以閃過機車……。”腳慢慢的加重。

「不要啊……」似察覺到他的意圖,周家威悲忿的喊著。

「啊啊啊……」

“碰”

第一章-初遇

聖葳學院位於英國西部,在1970的年代本來是皇家、貴族所讀的學校,為了要培訓家族未來的接班人,鞏固校院品質,進入的學生一率經過嚴格核選,出了這個學校,聖葳便是肯定,後來名聲遠播,許多異國凡有家世背景的,都希望他們的孩子也能入校就讀,校方在幾年前也開放了名額讓異國學子能夠報考,也吸引了許多的學子爭相報名,今年在學生會長周于哲的爭取下,更開放了三個無家世背景的學生也能報考或轉學,如能考進一切費用由他家明堂集團贊助。

她知道一切都是為了她。

不過不需要阿!

聖葳學院名氣她是知曉的,但是她認為在台灣就讀的學校也不錯阿!

于哲哥為了她,幫她爭取出來的名額,她是很感激,可是沒必要……

威叔、玉華姨也跟著遊說她,還有重要的媽媽,說于哲哥好不容易爭取到的,不去讀多可惜,讀出來校名多有用,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也不一定考的上……

後來還真就讓她考上了。

說來這裡讀,于哲哥會照顧妳的。

她就是不想依賴他阿!

她知道威叔他們這麼做是想報恩。

但是……無奈阿!

突然腳尖好像踢到什麼。

腳!!

「杰,好了嗎?我想要。」趴在男生下體的女子沒注意身後隔著矮樹叢已經有了第三者,抬起頭來渴望問著可以解決她慾望的男子。

「自已戴套子上來。」女子口中的杰嘴裡講著,眼睛卻看著踢到他腳的外國臉孔依娜,看著她的臉慢慢變紅,隨著女子套好套子起身來要坐下他的下體,然後那漲紅臉上的嘴慢慢變成O型。

「哈哈哈。」

「妳還要繼續看嗎? 」杰打趣的問道。

「什麼! 」依娜有點回不了神,轉看他的臉愣愣回應。

「妳要看完嗎? 」腰部動了一下。

「啊……」

「哈哈哈。」杰看著她倉皇逃跑的背影,大笑不止。

「起來了。」他已經沒心思做下去了。

多久沒笑的這麼開心過了。


依娜撫著她狂跳不已的心。

她今天是要來學校報到的,本來還想著參觀一下校園,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

她是知道外國人很開放,沒想到這麼開放。

她決定報到完就趕快離開這裡,先平復自已的心情。

從旅店來學校的路上,有看到一間莊園別墅在缺工作,時間好像能配合,還供吃住,等下先去看看好了。


第二章-工作、住宿

「你說你是聖葳學院的學生?」亞德疑惑的問道。

「是的。」

「聖葳學院的學生應該是不缺錢,更不會來做這種工作的,除非~你有什麼目的。」亞德不得不懷疑,畢竟想爬上少爺床的女子不在少數,什麼手段都使的出來的。

「聖葳學院今年開放了三個平民學生招考的名額,我是考進的其中一位,剛好路過看到你們在招人的工作,認為自已可以勝任,便想說來試試看。」依娜用流利的英語回答,不要看她外表柔柔弱弱,在爸爸過世前,她本就是喜歡什麼都靠自已的個性,爸爸過世了以後,她更是堅強、獨立了,因為她還有一個溫柔的媽媽需要依靠著她,雖然爸爸留的財產不少,但她還是希望能減輕媽媽的負擔,能賺點錢就賺點錢,能減少開銷就減少開銷,更何況如果不趕快找個地方住,就真的得去于哲哥那住了,她並不想一直依賴著他。

對外于哲哥、威叔跟玉華姨都說她是于哲哥的未婚妻,她也喜歡于哲哥,她想于哲哥也是,但爸爸死後感覺于哲哥對她的那種喜歡好像變了,多了一種報恩的感覺,慣著她、寵著她,想讓她接受一切他對她的好,這並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以前會跟她鬥嘴,吵鬧的于哲哥,不是一直只會容忍她,強迫她。

「你認識,維倫‧杰嗎? 」亞德試探問著。

「誰? 」

「不認識阿,那你喜歡西方人嗎? 」

「我想我是比較傳統的,只能接受東方人,而且我還有一位未婚夫,他現在是聖葳學院學生,其實我有辨法進去學院就讀,有些因素是因為他,只是不想什麼是都依賴著他,才想著來面試你們的招工的。」依娜終於聽懂他在試探什麼。

「其實想爬上我家少爺床女子不少,想盡辨法進來的很多,之前許多女子不擇手段混進家來的,他是非常厭惡的,我們好不容易換了一個新的住家,不想還有奇奇怪怪的人混進來,真的很抱歉。」亞德看依娜都挑明講了,便也坦白的說。

他想依娜是沒問題的,畢竟想混進來的,也不會直接說了跟少爺同樣的校名,更何況她是東方人,或許會如她所說的保守點,對於西方面孔沒有興趣,就暫且信任她了。

「沒關係的,我想我不會是這種人,我還是比較保守的。」想到今天早上的場景,她能明白。

「那西方的餐點妳會煮嗎?其實少爺吃的很簡單,也不挑食,平常在學校讀書,就早餐、晚餐會在家用飯。」好吧!就她了,約談了幾個都不太行,就她看起來是較單純的,少爺也不想一直吃外食、餐館了。

「之前在台灣有在西餐廳打工過,我也還滿愛煮東西的,應該難不倒我。」爸爸、媽媽也最愛吃她煮的菜了。

「那少爺不喜歡外人去到他房間,這個請你注意,最好沒事便少碰面,環境一個星期會請打掃人員來打掃,平常就保持整潔就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

「那你什麼時候可以工作呢? 」

「阿!就這樣? 」會不會太快了,她還以為還有許問題要討論呢?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

「不用打合約嗎?還有休假呢?怎麼休呢? 」

「休假的話,基本上一個月就四天吧!少爺有事外出不在家,也可以做自已的事。」

「合約的話,先以半年為約,看做的如何,如果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我們可考慮續用,你也可以考慮去留,你說如何? 」少爺對於最近一直吃外食有些煩膩,自從煮飯的嫂子,因為身體不好,回鄉休養之後,便一直雇用不到適合的人,不是一直想往少爺的床上跑,便是不合少爺的味口,人不合他的意,現在好不容易有個適用的人,他也想趕快定案。

唉!過的了他這關,還有少爺呢!

只希望少爺能別在為難他了。

「聽起來是沒問題的,那少爺他有沒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看起來工作內容簡單,待遇良好,就不知道雇主如何了,她可不希望遇到變態。

「只要不要做些小動作想來吸引少爺注意,少爺是不會理人的。」只要別想著爬上少爺床就好。

「那就好,我後天開始上課,我在旅店的房間便先訂到後天,這兩天我先把行李搬過來,明天我想趁上課前先去走走逛逛,後天我上完課直接過來好嗎? 」好險于哲哥身為學生會長,這幾天去到別的學校開會了,不然今天一來報到肯定被他逮回家。

「好的,少爺回家前會先去公司實習,在這之前你先把晚餐做好,菜跟食材都會先買在好,如果缺什麼妳在跟我講,也可以自已去買,早餐的話六點半前做好,通常上學是七點出門的,其他時間妳便是自由的。」

「知道了。」依娜明瞭的點點頭。

「沒問題的話我們簽約吧! 」

「好。」

「你說少爺也在讀書,他是那間學校的?」簽著名的依娜問。

「跟妳一樣是聖葳學院的。」亞德微微笑。

依娜僵住了。

她怎麼沒想到,這附近最有名的學院便是聖葳了,還有錢有勢,看這別墅,看也知道是不缺錢的。

看著自已剛落下的名字。

唉!希望不要遇到認識的。


第三章-重逢、緣份

依娜覺得自已魔怔了。

今天第一天上課她一大早騎著昨天買的腳踏車來學校,已經提早到了,想不到早到的學生這麼多,還在感嘆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好學校,大家都這麼好學,結果一路上聽到:

「杰已經到校了,你看到了嗎? 」

「杰他今天怎麼這麼早到,平常不遲到,就得偷笑了。」

「杰,換住家了,你知道嗎? 」

「你有看到杰嗎? 」

從第一天來報到似乎就一直聽到杰、杰、杰的,到底是她聽錯了,還是大家都叫這個名字,總不會這麼巧吧!剛好都是同一個人。

「杰,聽說你換住家了。」

看,又來了。

依娜繼續往前走,她倒是有點好奇杰長什麼樣子了。

樓梯那,平常少打開的往三樓的安全門,此時被一男子押在牆壁,身前還站這一位女子靠在他身上,解著他制服的扣子。

「是阿! 」杰漫不經心的回答,看著走道,誰走過來。

「那什麼時候帶我去看看。」女子要求道,她要第一個去到杰的家。

「我不打算讓人去了。」杰微微笑起,是那天有趣的東方女子。

依娜睜大眼晴,怎麼又是他,他們會不會太有緣份了。

虧她還特地繞過那天的路。

今天一早到校,想說時間還早,先逛逛校園熟悉熟悉一下,順便打發時間,特意挑了不常使用的專用教室走走,避開人群,結果……。

早知道不要亂繞了。

算了,算了,她還是先去找老師報到好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依娜快步的經過他們,走下樓。

“這不是神聖的聖葳學院嗎???”

「哈。」杰看著她驚嚇的睜大眼晴,後快速逃跑,心裡樂了起來。

真有趣。


第四章-阿阿阿!!是同班

「杰,聽說了嗎? 」坐在杰前面位子上雷特神秘兮兮的打算跟杰報告小道消息。

「什麼? 」杰意興闌珊的看著窗外。

「就是之前流傳的,學生會長為了讓他那個平民未婚妻能來這裡就讀,搞個平民學生特考,聽說今天要來上課了。」

「是嗎? 」是她嗎?看著樓下走廊跟著他們班級導師走的女生,這不是那個有趣的東方女子。

「好像跟我們是同個年級的,不知會分到那個班級,平民阿!好遙遠的名詞。」這輩子可能都接觸不到。

「近了。」杰諷剌的一笑,看著班導帶著,八九不離十了。

「總不可能是我們班吧!我們班是精英中的精英,沒血統,沒家世怎麼進的來。」雷特不可思議的應著。

「別忘了,她是周于哲的未婚妻,現在明堂集團是聖葳最大贊助者,三分之一的活動費用都來自於他們家,小小一個未婚妻要來精英班就讀有什麼問題,而且她還是考進來的。」聽說校方當初也不願意開放平民特考,故意出了比異國考生還難的考題,想讓周于哲打退堂鼓,三個平民學生特考名額,也只有她考進來了。

「是阿!沒家世,還有背景呢?聽說等他們畢業回去就要結婚了。能考進來的,也是有一定的實力。」他們A班也不是想進來就能進來,要有血統、家世,還要考試分班呢!

結婚!杰不以為意的扯起嘴角。


「各位同學,這位便是特考轉學進來的學生,唐依娜。」班導帶著依娜向同學介紹著。

底下同學炸鍋了。

「她憑什麼轉到我們班。」潔妮不高興的質疑,他們班都是高級份子,來個平民是要拉低他們的水準嗎?

「她是特考進來的,考題可是比A班的分級考還難。」那份考題拿來A班考,不一定每個人都能考的像樣。

「考進來又如何,她拿什麼身份進來,她還是位平民,這不是降低我們的身份嗎? 」愛瑪也不服。

「她是周于哲的未婚妻,就周于哲說,他們一畢業回去就會結婚了,到時就是周太太,明堂集團的人了,不會有身份上的問題。」就知道這種學生進來不會那麼容易的,真不知于哲怎麼想的,說依娜的實力定有進校讀書的資格,不進來讀很可惜,而且以後是要跟著過他一輩子,怎麼會沒資格。

「誰知道畢業回去了,他們是不是真的會結婚。」潔妮還是不滿。

「這個問題周于哲說了,回台結婚時,如果有人想去證實的話,可以發喜帖給你們。」導師也是高材生,對於依娜這種學生,他也是很惜才的,能幫著就幫著。

「杰,你倒是說說話阿! 」潔妮對著杰撒嬌,希望他能幫她說些話。

「我?沒意見阿! 」杰抿著嘴笑,雙手插著半靠在椅背,他看戲呢!

而且她這麼有趣,他歡迎都來不及了。

依娜尷尬的站在老師旁邊,聽他們爭論,于哲哥把她帶入什麼虎狼之地阿!

不就考進來好好讀個書嗎?明明在台灣是大二生轉學考進來的,怎麼來到這,像回頭讀小學班去了,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階級之分。

而且還有制服?!

她是知道聖葳學院為了良好的學習環境,便設立了小學部、中學部一直到大學部,讓那些貴族、世家孩子可以小學開始一路直升到大學,許多學生便是從小就一直讀到大學的,為了維持好的傳統、校規,學校到了大學還是穿著制服,只是改成了像西裝、套裝的樣式,為了出社會做準備。

只是思想不該是如此封閉。

看著回話的杰,她突然想喊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老天在跟她開玩笑嗎?

她跟他竟然同班,她都不知該說什麼了。

「好了,如果還有意見,去找周于哲吧!他會向你解說。」老師打斷還想回話的潔妮,周于哲說了,有問題找他的。

潔妮氣悶著,誰敢找周于哲要解釋,她家還在跟明堂集團拿訂單呢!

「班上就杰前面有多出的位子,妳就先坐那吧!」當初這個空位,是因為許多班上的女生都想坐的,坐到的上課時常常有意無意的騷擾著杰,沒坐到的眼紅,常常為了那個位子爭吵。

後來有回杰不堪其擾,便搬了多餘的桌椅隔著,至少上課時可以讓他靜靜,下了課她們想怎麼坐便怎麼坐,他離開就好。

「為什麼她能坐,我跟她換。」潔妮又不高興了,憑什麼。

「就剩那個位子,還有她是東方人,是周于哲的未婚妻,應該不會跟妳們一樣對杰感興趣的。」而且他想杰對東方人也不感興趣的,因為像杰這樣的家世,還是注重血統。

所以他才放心的讓依娜坐他前面。

「是沒錯,不過我是可以換位子。」依娜冷汗直流,這一路上遇到的,聽到的,讓她坐在他前面,她還有命回台灣嗎?

她現在只想平平凡凡,低低調調的好好上學讀書,趕快畢業回家去了。

「老師她說可以換的。」潔妮想要趕快收好東西,坐過去。

「我沒說她可以換,我也想好好上課,就她可以坐,她對我沒興趣,我對她沒性趣,這樣最好。」杰反駁著,他可不想跟之前一樣,想好好休息、放空都不行。

而且從遇見她開始,就一直讓他感到樂趣,還在期待著她還能帶什麼歡樂給他。

從剛剛她看見他開始,錯愕、不敢相信的表情,他打從心底的想笑。

不要阿,依娜都想叫老天別玩她了。

「好了,就這樣,依娜過去坐吧!」

依娜沮喪的走過了,她連掙扎的力氣都沒了。

杰看著喪氣走過來的依娜,一臉壞笑「妳好阿!依娜。」

……老天爺阿!!


第五章-不是吧!!!老板是他???

「哈哈哈!!! 」杰看著依娜一副天要塌下來的表情,簡直樂壞了。

他現在也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他家管家新請的小廚娘竟然是依娜。

依娜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今天在學校深怕杰或同學,會不會對她做些什麼,所以一直緊繃著,下課便趕快逃離教室。

還好到放學並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回到莊園趁著少爺還沒回來,趕快煮了飯,便躲進房裡去洗澡、休息去了。

剛剛正在休息看書時,被亞德叫去,說少爺吃著她煮的海鮮燉飯,不像他們平常會吃的東西,覺得奇特,想要認識認識他新請的廚子。

怎知,結果竟然是他!!!

這是什麼見鬼的緣份。

「現在是要叫妳小廚娘,還是唐同學阿!」杰壞壞的問。

「……維倫少爺,你好!」依娜硬著頭皮叫。

「你不是于哲的未婚妻?怎麼,他養不起你?」自已的未婚妻跑到別人家當廚娘,周于哲還真是厲害。

「不是,他不知道,是我自已要來工作的。」還要跟他解釋這一切嗎?她有點心累。

「他不知道?妳自已要來的?」杰懷疑看著她,是他想的那樣?跟其他女生一樣,想爬上他的床。

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但如果是,那也太厲害了,裝的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連他也騙過。

「我並沒有想爬上你的床,你別想太多。」想到之前亞德講過的話,猜到杰在懷疑什麼,依娜急忙揮手解釋。

他就是一個行動種馬了,還怕別人爬上他的床。

依娜真是無言。

「別慌張,我只是問問。」她這麼緊張,杰看著好笑。

「少爺你們認識阿!」亞德看他們的互動,好像是認識的,好奇的問。

「是阿!這是我們班今天剛轉來的新同學,唐依娜同學。」杰打趣的解釋。

「這也太巧了。」亞德不可思議的說。

「我也覺得。」更巧的還不只這些呢?親熱都還叫她遇上了。

「要不我們解約吧!畢竟才剛上班。」依娜弱弱的要求,她覺得這裡並不是久留之地。

「不用,妳煮的飯,我吃的合味口,想妳也沒別的心思,就留下吧!」不只合味口,多久沒吃到想吃的一餐了。

「還是妳想……」杰壞壞的問。

「沒……」依娜急忙揮揮手,想太多,她可是有節操的。

「只是去學校你可不可別讓人知道我在你這工作那。」她也是要點面子的。

「別是妳纏著我就不錯了。」從以前的經驗,想進去他家的女生幾乎都是有目地的,在學校便是一直糾纏他。

「才不會。」依娜生氣的反駁。

「好了,簽約是半年時間,就看妳表現的怎麼樣了。」是不是到時就知道了。

依娜無語的認命了。

杰看著她這樣啞口無言,心裡便是好笑。


第六章-抓弄

在校園漫步走著的依娜,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她趁著下課的時間,想熟悉、熟悉一下校園。

瞄到迎面走來的杰,瞬間僵掉。

不想跟他碰頭。

想著要不要轉頭走掉。

不小心對到杰的眼。

杰看到她了,嘴角扯起。

玩味看著她。

現在想轉身走人太明顯了。

依娜硬著頭皮,邁出僵硬的腳,走了過去。

“怎麼會遇到他”依娜在心裡小小發牢騷。

杰停住腳步,雙手環在胸前,等她走來。

“他做什麼停在那,在堵她嗎? ”依娜小皺眉頭,心裡有點慌,手腳不知要怎麼擺動了。

“該死。”

她快要同手同腳在走路了。

杰看著依娜逞強的雙眼直視前方,硬不跟他對上。

心裡直想笑。

他看她走的手腳都快打結了。

是緊張嗎?

在依娜鬆口氣好不容易可以經過杰身邊。

杰伸出腳擋住她。

依娜緊張的瞪著他。

「去哪?」眼睛在發笑。

「沒去哪。」依娜悶著說。

她要去哪裡,關他什麼事。

「是嗎?我陪妳走。」說完手環過她的背搭上肩。

「我沒去哪啊!」她講的是英語沒錯吧!

他聽不懂人話嗎?

「我也沒去哪啊!所以我們一起走。」杰硬拖著她走向前。

“……“他有病嗎?

她不想跟杰走在一起。

尤其是在眾人目光下。

來到這,她想過的是低調、平凡的校園生活。

一點都不想跟杰這種風雲人物有什麼牽扯。

而且在她心裡杰就是一個花花公子。

她更不想跟他有任何接觸。

但為什麼他是她的老闆。

依娜心裡有些灰暗。

「我、我不想……」依娜試著拒絕。

「妳很緊張?」懷裡的身子有些緊繃。

「我、我沒有啊!」心裡砰砰跳,依娜嘴硬的說。

「那是冷嗎?手都僵了。」原本搭肩的手”好心”搓著依娜的手臂。

這個變態。

依娜有些腦怒。

往前快步跳開怒瞪著杰。

「你到底想做什麼啦!非得跟著我。」依娜生氣的問。

「我就是沒事做,好心陪著妳走走啊!」杰理所當然的說。

「我不用你陪。」依娜兇兇的說。

杰看著她忿忿的樣子。

心裡騷養。

他覺得自已有問題。

竟會覺得這樣的依娜很可愛。

「可是我想陪妳。」杰壞壞的說。

“……“我不要阿!

「走吧!」不給她回話的機會,杰強迫著。

「你不用陪你那些女朋友嗎?」依娜很懷疑的問。

「我現在只想陪著妳。」她好玩多了。

「我只是要逛逛校園。」依娜掙扎著。

「那我們逛逛。」

“來個人把他帶走吧!”依娜心裡尖叫著。


第七章-不一樣

早上杰看著餐桌上的吐司夾蛋,想著好玩的小廚娘依娜「她人呢?」

亞德訝異的看著杰,一般少爺是不會理會別人的行踨的。

而且今天他早起了,雖然說七點是正常的出發時間,但一般來說他都是過了七點才起床的,去學校更是晚到的。

「她一早準備好早餐,就直接去學校了。」新住家離學院有點距離,他開車送少爺去學校還可以晚點出發,依娜騎腳踏車就必須早早出門了。

「幾點出去的。」杰邊吃早餐,邊問著。

「大約六點。」真反常,少爺竟關心一個廚娘幾點出門,是同學的關係嗎?

不應該阿!之前也有請過學院的人,不管是不是真心或假意來工作的,少爺都是冷冷的對待。

「這麼早。」他還以為可以跟她說說話,逗逗她。

「走吧!我們也出門了。」杰拍拍手上的吐司屑屑,拿著椅背上的外套催促著。

心想著去學校逗逗依娜。

亞德看著少爺的行動,真的很反常。


「妳不是一大早來學校,去那裡了。」杰看她直挺挺的身體,忍不住拿筆戳她。

跟著一大早出門,想說會在教室看到她,結果沒有,便出去走走繞繞,看她躲到那裡去,也沒找著,一直到了上課時間,才看到她出現,他真好奇她躲去那。

依娜皺著眉頭,不想理他。

到底是誰在騷擾誰了。

「小廚娘~」戳、戳。

依娜咬著牙小聲回著「找個地方看書而已。」

「在那裡。」杰想知道。

可是依娜不想讓他知道。

昨天不小心找到一個少有人去的地方,她才不想讓別人知道。

依娜悄悄的把椅子往前移。

天那,她要這樣到畢業嗎??

因為聖葳學院是專門培養世家未來接班人,所以大學部,有一部份教的都是一樣的,管理、企業理論、資訊、語言等,都是班級一起上課、討論的,其餘的才是自由選課,像設計、烘焙類等,才能去選科教室上課。

所以她等於有大半的時間要坐在他前面上課了。

依娜心裡真的是鬱悶極了,再次後悔為什麼衝動來考聖葳學院。

感覺有人在踢她的椅子,杰竟然腳長到可以踢到她的椅子。

他是小學生嗎?依娜生氣的想者。

依娜忍耐著。

杰又踢了幾次。

依娜咬著牙默默將椅子移回去,讓他戳吧!總比踢椅子好。

依娜厭氣想著。

杰撐起滑下的身體,笑著繼續拿筆戳她,等她回話。

依娜決定戳死她也不理會。

杰也不腦怒,等著看她會給他什麼反應。

這樣堵氣不理他,也覺得可愛。


第八章-是躲著他嗎?

餐桌上安靜的只剩杰用餐發出的聲音。

下課後去公司實習,若無約會,就都是他一個人用餐,已經習慣了。

杰今天卻一直心不在焉,注意著依娜什麼時候會出房門。

她都不出來的嗎?一直關在房裡不悶嗎?

算了,一直注意她做什麼,他該回房沖澡了。

擦擦嘴起身,便往二樓的房間走去。

洗完澡,搓乾頭髮,隨手從桌上拿一本書,半靠在床頭,翻了起來。

一會,感覺得浮澡,拿著書往樓下客廳走去。

坐在沙發,翻著放在腿上的書,心裡舒爽許多。

時不時的抬起頭看向依娜房間,真厲害,竟然可以一直待在裡面不出來。

或許他太習慣之前假借各種名義在他面前晃的女生了。

讓他忍不住等著依娜什麼時候會出現。

杰覺得自已真的是太無聊了。

從小他就都是亞德帶在身邊的,聽亞德說他那沒現過面的母親,是因生他而死的,媽媽先天血液不容易凝固,在知道媽媽懷孕初期,便要求拿掉他,媽媽不願意,因為父親是獨子,媽媽怕無法替他流下血脈,但父親並不在乎,威脅就算生下他,也不會善待他,媽媽不相信父親會不愛他,而她過世了,父親就可以另娶一名妻子來照顧他們的,堅持生下來。

媽媽生下他就過世了,而父親太愛媽媽了,看到他便感到心痛,覺得恨,又想著是跟媽媽的孩子,不知如何面對他,堵氣的把他交給亞德照顧,一直將他們丟在這裡,偶而才會想起還有他這個兒子,過來探望,或叫亞德帶他過去他那讓他看看,曾經一度他多希望亞德才是他的父親。

後來在高中部被外校中學考進來就讀的雷特帶去開葷了,第一次在女人那得到興奮、快感,他認為在女人那得到的不就是愛,每個女人都愛他,他也愛,父親那對媽媽的愛,他不懂,覺得可笑。

只是最近他覺得煩了,煩在學校突然被拉走,在家裡想靜靜的待著,不時有人來找他,要他帶著去約會,明明叫亞德擋著了,還能進屋來壓他在床上,連外傭都能帶他女兒要求他負責,可不知道他最害怕的就是懷孕,根本不會有這種機會。

這一切他覺得厭惡,便叫亞德找房子,離開原本的住家。

一開始搬來這裡,不想再被騷擾,看到有人在屋裡走來走去的,吩咐亞德不必請傭人,找個會煮飯的廚子就好。

有時看著空蕩蕩的屋子,又覺得孤單,他都不知道自已想要什麼了。

遇到依娜,才帶給他一些些的樂趣。

「她都不出來的嗎? 」杰忍不住問亞德了。

「她剛剛就出去散步了。」亞德看著少爺這樣子,默默的在心裡嘆氣。

杰臉羞紅了起來「怎麼不早說。」


「怎麼了。」依娜一進門,杰跟亞德同時看著她。

「不好意思,我馬上回房。」意識到自已似乎是打擾到,依娜想快步走回房間。

「站住,有必要這麼急嗎?」杰有點不高興,有必要這樣躲著他嗎?

「阿? 」???不是得避開他嗎?

「這麼趕著回房做什麼?」杰質問。

「避著你阿!」依娜充滿疑問的看向亞德,這不是他說的嗎?少在少爺面前出現。

亞德一瞬間不知該回什麼。

「為什麼,我這麼可怕讓你這樣避著。」杰不高興。

「你不是不喜歡別人在你面前晃嗎?」依娜簡直是莫名其妙,這不都照他們的意思做,那裡還有問題。

她也想離他遠遠的,他就是個禍害。

「誰說的,我什麼時候跟你說了。」他記得從沒跟她講過這樣的話。

依娜眼無言的飄向亞德。

「我以為少爺喜歡清靜,不愛屋裡有外人走動,便請依娜小姐盡量避開。」亞德解釋。

「那是對我有心思的女生,我才會這麼厭惡的,妳即然沒有別的想法,不用這樣避著。」之前每個都想找機會堵著他,他到後面看到人心裡就感到煩燥,便交代亞德沒事別讓她們在他面前走動。

他看依娜心裡應該也只有她那未婚夫周于哲了,大可不必如此躲著。

「呃!」可她想閃他遠點。

「怎麼,還有什麼問題?」看她似乎有話想說。

「沒有、沒事。」依娜應附著,她想她最近回來煮完飯,就回房洗澡看書去了,偶而在莊園那走走,也已經習慣了,其實也不是刻意的躲著他,所以……隨便他了。


第九章-溫暖

看著文件的杰,忽然想著家裡的依娜現在正在做什麼。

她應該早就到家了吧!

或許正在準備晚餐。

心裡一絲暖意。

最近回到家,看著熱騰騰的晚餐,像在等著他回家一樣。

只是總看不到她。

思緒已飄走的杰微皺著眉。

不是說過不用刻意避著他嗎?

最近一回到家吃著飯,不自覺等待她出現,總想逗著她,跟她說說話。

說不出為什麼沒看到她會有種失落感。

直到洗完澡按捺不住下樓等著。

等不到依娜的他甚至有些生氣。

認為依娜是刻意避開。

杰想著、想著心裡有些煩悶。

「亞德,我們回去吧!」就不相信老遇不上。

「少爺資料都看完了嗎?」亞德錯愕的問,他們才剛到公司沒多久。

「今天沒有重要的事。」

沒有重要的事?

他記得他父親班森有交代一份合約要給他過目。

想知道他的看法。

「佳耐公司的合約?」亞德暗示他。

「明天在說。」他現在沒那個心情去看。

一心想著回去堵依娜的杰急步往外走。

亞德只能無奈的配合。


杰一回到家放下外套,便走去廚房。

終於看著還在忙碌的依娜。

杰有說不出的滿足感。

心裡好像被什麼慰燙著。

很熱。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依娜驚訝的問。

「回來抓妳。」杰半開玩笑說著。

「抓我?為什麼。」依娜攪著湯,分神回應。

「因為妳躲著我。」杰聲音聽起來有點委屈。

「躲你?沒有阿!」依娜莫明奇妙。

「為什麼一回到家老是見不到妳。」杰指控著。

依娜無言了。

這樣也能怪她?

「我沒躲著你,我忙完就回房看書,或出去散散步,只是剛好沒遇上吧!」依娜解釋著。

「妳看書可以出來看阿!屋子這麼大,一直在房裡不悶嗎?」

依娜看他的眼神有點怪異。

這跟亞德當初說的怎麼差這麼多。

現在是在拐她嗎?

「妳什麼眼神,下次要散步來找我,我也要出去走走。」

依娜有些驚嚇。

「不要吧!你也可以自已去阿!」她有些怕怕的。

「不能跟著妳一起散散步嗎?」杰兇狠的問。

「是可以,但……」

「那就好了,煮好了沒,我餓死了。」杰轉移話題。

「快好了啦!是你提早回來了,怪誰。」依娜心想不管杰怎麼說,她還是做自已的。


第十章-于哲回來了

走廊上杰突然停下腳步,看向二樓學生會長辨公室方向,看到一對東方面孔的男女學生依在護欄聊天,女的他知道是依娜,男的……是周于哲。

「是周于哲跟依娜,他回來了。」雷特順著杰的視線看過去。

杰靜靜看著,不回話,在聊什麼呢?這麼高興。

「聽說他這次出去跟皇家,貴族們爭取到在我們大學部舉辨各校社團活動的比賽。」聖葳學院歷年來都是不願意開放校院讓別的學校的學生進入的,周于哲能說服也真的不容易。

「他還真是厲害,自從他來了,已經打破學院許多規矩。」雷特繼續說,周于哲真得很有能耐,也不怪乎明堂集團有如此大的規模,聽說周于哲已經接任明堂集團的一些業務了。

「是嗎? 」杰意識到自已太關注他們了。

「走吧!一真看他們做什麼,我們趕緊去馬社。」雷特催促著,學校無課時間是可以自由選擇社團參加,他跟杰興趣相同,都一起加入了馬社跟弓箭社,今天是去馬社的日子,他想趕緊去騎馬奔馳一下。

不是早知道他們是有婚約的嗎?怎麼還在意他們聊些什麼。

杰淡扯著嘴角。

只是為什麼心裡有絲不舒服。


「終於知道回來了阿!」依娜揶揄著。

剛要從教室走出去,便被同學叫住,說周于哲找她。

「知道妳已經來學校讀書,我當然要快點回來。」他可是早兩天回來了。

「你看你把我丟到了什麼地方。」依娜忍不住想抱怨。

「怎麼了,有什麼不能適應的。」

「你一心要我考進來就讀,你明知道階級分的嚴重。」到現在她還是時不時受著異樣的眼光。

「我是知道,但我想妳並不會太在意,而且還有我在。」以他對依娜的瞭解,她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受挫的。

「是不在意,但也不喜歡阿!我明明在台灣就可以好好的讀書,非要把我拐來著。」她怨言可深的。

「我不就是認為妳有能力就讀更好的學校,才要你考進來的。」實際證明他是對的,依娜有能力,真的考進來了。

「于哲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有沒有想過這不是我要的,你們這樣做我有負擔的。」依娜嚴肅的講,她本就是獨立的人,現在事事都要依靠著他,她真的很不能適應。

「我知道,這些日子,我有在反省了。」有時不忙時,想著他們這幾年的過往,想著他為她做的事,她的反應並不是特別的高興,想著問題點出在那裡。

「那你還讓我來。」這是強迫了吧!

「我就是太孤單了,想讓妳來陪陪我。」一個人在這很寂寞的,尤其是夜黑人靜的時候。

「你!壞蛋。」依娜真無話可說了。

「依娜,事實證明妳是考的進來的,別管別人怎麼想了,就當為了我吧!」

「知道了。」依娜很無奈,都已經在讀了,不然她還能怎麼辨。

「你的行李在那間旅館,放學我跟妳去拿。」于哲以為她在住在旅店等他回來安排。

「呃!不用了,你還沒回來時,我找到一個可以打工、住宿的工作,已經住進去了。」依娜不敢跟他說雇主還是學院的學生。

「這樣不安全,妳把工作辭了,我帶你回去我那。」于哲下意識的幫她決定,一個女孩太危險了,不知道有沒有被騙。

「于哲哥……。」依娜兇兇的看著他,還說有在反省了,馬上就想幫她決定。

「我是怕妳被騙。」外面壞人這麼多。

「于哲哥,我不是小孩了,我在台灣也是一路打工過來的,別這麼擔心,他們人很好的。」只是少爺王八了一點。

「那妳帶我去看看。」于哲還是不放心。

「我想不需要吧!只是去煮個飯,平常也遇不到主人的。」讓他去看還得了。

「可是……」于哲還想說些什麼。

「好啦~于哲哥,有什麼不對的,我會來找你,好嗎?」依娜撒嬌著。

「好吧!有事情一定要跟我講,知道嗎?」看她這樣撒嬌,于哲也無輒了。

「對了,妳們班的維倫‧杰,妳離他遠一點。」于哲突然想到。

「怎麼了。」依娜試探問。

「他是學校裡有名的花花公子,學校裡跟他上過床的女子不計其數。」他擔心依娜被杰拐了。

「我剛好坐在他前面,他這些事我大概知道,不過我想我們倆個牽扯不上,你放心吧!」他那隻種馬,她才不想跟他扯上關係。

「妳怎麼會坐在他前面,我請老師幫妳調位子。」老師不曉得依娜是他的未婚妻嗎!怎麼還安排她坐在杰面前。

「于哲哥……。」兇兇的看著他,又來了。

雖然她不想坐在杰前面,但她更不想靠著于哲哥來解決事情,坐在他前面她還是可以忍受的。

「好~我不干涉。」每次她出現這表情,他就沒法多說一句了。

「那妳要來當我學生會長的助理。」于哲趁機討價。

「哪有這樣的。」她還在想著社團要參加什麼呢?他這麼忙,她還有時間參加嗎?

「誰叫妳要找什麼工作,不回家陪我,我平常又這麼忙,這樣我們要怎麼好好培養感情。」他也是委屈的。

「好吧! 」依娜無奈應著,于哲哥講的有道理,她無法拒絕。


杰騎著馬漫步在跑道上,腦子裡都是于哲跟依娜聊天的畫面,不懂為什麼自已會這麼在意,那畫面一直揮之不去,甚至感到煩燥。

「杰,你在做什麼!還在散步,來比一場吧! 」已經跑完一圈的雷特,經過杰身邊喊著。

「好……。」杰跟了過去,不該一直想的。


第十一章-無意識

「杰,我們好久沒約出去了,什麼時候有空呢?」潔妮也是杰的入幕之賓的其中一人,好久沒跟杰出去了,心裡直發癢,該換她約了吧!

「嗯!」杰手肘撐桌子撫著臉無意識的看著門口,心不在焉回答。

「那是好的意思哦!我們約在哪?上次的後花園,還是實驗室,還是要約外面呢?」潔妮當杰答應了,興奮的選了幾個地點。

看到心裡好像等了很久的人走了進來,心裡飛揚了起來。

突然間她停了下來,看了他一眼……不是,是他前面的位子,微皺著眉後走了出去。

為什麼又走出去了,不是要回來坐了嗎?

杰心裡有點不高興。

看向依娜的位子坐著潔妮「你坐在這裡做什麼!」發現她走出去的原因,杰火氣上來了。

「我……」潔妮錯愕的說不出話來,剛剛不是還在說約去哪?怎麼突然發脾氣了。

「誰說你可以坐這的。」就是她,依娜才沒回來她的位子坐。

「我從剛剛就一直坐在這跟你說話,你還答應我要約……」潔妮委屈解釋著,不就是他在跟她說話的嗎?

「滾開。」覺得心情變的煩燥,一句話都不想多說。

到底去哪裡了。

潔妮覺得自已被兇的莫明奇妙。


依娜優閒的躺在樹蔭下的草皮上,翻開的書蓋在臉上,享受著片刻寧靜。

這裡是校園的廢棄舊校區,在校院不起眼的角落,聽說死過人。

當初只是想尋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看書,找到這裡,好奇的走了進來,發現這裡很隱秘,四周建築物圍繞,有棵樹,樹蔭下很空曠,前面還有個不大不小的湖泊,微微的風吹來,很是舒服。

小心翼翼來了好幾次,還在想說會不會遇到像前幾次那樣看到不該看的,結果沒見到半個人。

打聽了下,才知道以前有個人從這樹上跳下來折了脖子死了,本來還沒人怕,但後來陸陸續續又死了2~3個後,說這裡鬧鬼,才沒人敢來。

本來聽著自已也有點害怕,但來了好幾次也沒遇到什麼,也很喜歡這裡,便又繼續過來了,想來那些西洋鬼對東方人沒興趣吧!

這樣才好,才不會有人來打擾,看到奇奇怪怪的畫面。

回想這裡,若不是她在台灣讀過一年的大學,還真以為大學就是這樣了。

就讀了這陣子,覺得自已好像還在讀國、高中,制度像、行為像,還好課本真的有點深度,不然她真的要吐血了。

有時看那些大小姐、公子們講話、吵架,真的很像看到小學生……無言。

還好只有二年多的時間,希望能平平靜靜的讀完。

真是被于哲哥害慘了。

算了,這也是別人沒有的體驗。

于哲哥想念台灣的食物了吧!找個時間煮牛肉麵給他吃。

唉!該去上課了。

坐起身來,看著前面的湖泊,聽說湖裡溺死過一個。

突然覺得吹來的風涼涼的。

依娜冷挲著手,自已嚇自已,敢緊走吧!


課堂上杰無力似的趴在桌子上,看著前面的背影,伸出手,指尖在背上游移。

依娜咬牙將身子往前傾,頭皮一緊,頭髪被扯著了。

依娜有點惱怒,到底想怎樣。

身體順著頭髮被拉回,指尖依然在背上游移……好像在寫字「妳去哪裡?」問她去哪裡做什麼,依娜不想理他,任由他在背上游畫。

別理他,他就個帶種的小學生,依娜在心裡默默想著。

杰見依娜不理他,游畫的手指不自覺的捲起依娜的髮絲,好軟。


第十二章-想什麼

靠在護欄邊,被兩個女子緊緊依偎的杰,目光被緩緩走近的依娜吸引。

好像最近都會不自覺搜尋她的身影。

不對,像是自從認識她以來。

可能初見面時,依娜讓他太歡樂了。

或許是她的東方面孔。

他總是一眼就能看到她。

「杰,你有沒有聽我說。」右邊女子見杰心不在焉,扯著他的衣服。

「杰,今天該我了吧!我們已經很久沒約會了。」左邊女子不甘示弱的說。

「沒有我久吧!我跟杰至少快2個月沒約會了。」右邊女子反駁,她約杰已經約好幾次都沒成功,今天不能再失敗了。

「我也是……」

沒心思理會她們的杰,看著依娜經過他們。

往前抓住她的手。

依娜慌張看著他。

他泡他的妞,幹嗎抓住她。

「妳去哪?」

“我去哪裡干你什麼事”依娜在心裡吶喊,很想把他的手拍掉。

「沒去哪!」依娜盯著他的眼,希望杰能看得懂她的心裡話”別亂了”。

不敢往旁邊看去,她感覺那兩個女生的眼神快殺死她了。

「那今天跟我約會吧!」杰微笑。

“混蛋,在整她嗎?”

「杰同學,你的女朋友在等你。」依娜咬牙道。

「杰,她是周于哲的未婚妻,不能碰的,跟我約會啦!」左邊女子緊靠過來提醒他。

「就是不能碰,才要跟她約阿!對妳們我已經膩了。」聲音微冷。

「杰……」右邊女子隱約意識到杰的怒氣了,惶惶不敢多說。

杰就抓著依娜的手直接走掉。

“誰問過她的意見。”依娜忿忿盯著杰抓住她的手。

「喂!放開阿!」依娜怒喊著。

杰一直將她帶到無人的教室才放開手。

杰看著依娜生氣的甩著手。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抓住她。

什麼也沒想,身體就直接反應了。

「你到底想做什麼。」依娜生氣的問。

他也不知道自已想做什麼。

杰看著她,忽的伸手撫上她的臉。

依娜警戒看著他。

「妳…跟周于哲上過床了吧!」沒經過腦袋的話,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

瞬間面紅耳赤的依娜羞憤推開杰,一腳踹向他肚子。

「你有病阿!」問那什麼問題,玩她嗎?

後羞怒的快步離開。

「我也覺得有病。」杰摀著肚子,喃喃苦笑說著。

腳勁還真大。


第十三章-吃不下。

「少爺,吃飯了。」依娜準備著牛肉麵,對著剛從公司實習完回來便走進廚房的杰說道。

雖然很生氣他在學校的幼稚行為,但回到這她還是會謹守自已的本份,該有的招呼,她還是會問候的。

「嗯!以後叫我杰就好。」不知道為什麼,杰喜歡一回家就聽到依娜這樣的問候,像在等他回來,只是不想聽到她叫他少爺。

「還生氣嗎?」杰問的在學抓弄她的事。

「沒有。」依娜心底翻著白眼。

「那就好,妳煮什麼,好香。」見依娜真的沒生氣,杰才放心,看著她攪拌著湯,好奇的問著。

跟往常的味道不一樣。

「我就想問你,我煮牛肉麵,你吃嗎?還是要幫你另外準備。」依娜就是等著杰回來問他,怕他接受不了,好準備別的食物。

「牛肉麵?沒聽過,妳家鄉的食物?」依娜想念家鄉的食物了。

「對阿!很好吃的,在我的家鄉很受歡迎的。」希望杰肯吃,這樣她就不需要另外準備晚餐了。

「想念家鄉味了?就吃牛肉麵吧!嚐試不一樣的食物也不錯。」依娜煮的,他都覺得好吃。

「是阿!那我先用一下,就可以吃了。」依娜高興極了。

「我去洗個澡,就過來了。」看依娜歡愉的表情,杰嘴角也跟著上揚。


看著桌上放著的牛肉麵,杰心裡感覺暖暖的,走過去坐在椅子上,舀口湯喝”真的好喝”,便拿叉子捲起麵條吃了起來”好吃”。

依娜在哪裡?

他吃完要跟她說煮的很好吃,他很喜歡。

「好吃吧!」依娜走進餐聽,一副我說好吃的吧!。

「真的很好吃,以後妳多煮一些家鄉的料理。」才想著要稱讚她,便自已過來了。

「那你慢慢吃吧!我出去一下。」她要趕緊把牛肉麵拿給于哲哥吃。

「你要去哪裡?」杰發現依娜手裡拿著一鍋物。

「我拿湯麵去給于哲哥吃。」依娜拿起鍋湯搖一搖。

「你呢?」杰鬼使神差的來一句。

「我?」依娜不懂他想問什麼。

「你吃了?」

「還沒,我跟于哲哥一起吃。」原來是問她吃了沒,為什麼要問她,他們又不一起吃,從來就各吃各的,奇怪。

杰安靜了,跟他一起吃……陪他一起吃……

「沒事,我走囉!」依娜看著突然不說話的杰,覺得氣氛有點凝滯,不曉得哪裡說錯了,不管了,先走為妙。

杰看著她走出自已的視線,突然覺得往常一個人吃飯的飯廳有點冷清,舀口湯渴,食之無味了,望著依舊美味的湯麵,肚子明明是餓的,但他已經不想吃了。

是為了周于哲煮的吧!

杰心裡感到泛酸。

「我……」也想要有人陪。

杰不知道自已是怎麼了,從來以前就是幾乎他一個人用餐,也已經習慣了,也不曾像今天如此感到……寂寞。


「于哲哥,猜我帶了什麼東西給你。」依娜將手裡的東西往後藏,神秘兮兮的問。

「嗯!是食物嗎?」于哲摸著下巴,假意想了一下,說道。

「對,再猜,是什麼食物。」依娜興奮的說。

「嗯!牛肉麵,對不對。」在裝一下。

「真無趣,怎麼這麼快就答出來了。」真沒成就感。

「因為我最了解小依娜,妳也知道我想念什麼了。」于哲安撫著她,他的小依娜心裡想什麼,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好啦!快來吃吧!我可是騎超快的把麵送過來。」額頭還冒著汗。

依娜把東西拿到桌上,準備把湯麵裝進碗裡。

于哲走進浴室擰了一條毛巾出來,抬起依娜的臉擦一擦。

「妳該叫我去戴妳的,何必自已騎過來。」于哲有些不滿。

「又不是多遠,騎過來當作散步也不錯。」怎麼可能讓他接,她可是很害怕被他發現她的雇主是維倫‧杰,這陣子工作下來,杰對她還算紳士,沒自已想像中難搞,除了老愛作弄她,其它也沒多大的問題,所以她很珍惜這份工作。

「妳都不會好好使用妳的未婚夫。」于哲抱怨著,在外面他可是很搶手的,每個女人都恨不得跟他攀上一點關係,就她不會好好利用他這個未婚夫。

「你說什麼呢!就這一小段路,哪需要用上你。」依娜很無言。

「平常人不是應該說親愛的,我特地為你煮了牛肉麵,你來接我吧!」于哲覺得得好好教依娜,她太獨立了,老把他擺旁邊。

「有這麼嚴重嗎?」就只是不讓他接而已。

「依娜妳太獨立了,妳該多依賴依賴我。」他想念以前的依娜,常會跟他撒嬌、耍賴,現在幾乎沒見過了。

「就是不想什麼都靠著你……」依娜嘟囔著。

「好了,好了,吃麵吧!都已經糊了。」還是趕緊轉移話題的好。

「妳!等下回家我送妳回去。」于哲真是氣悶。

「不行,我那雇主不喜歡太多人知道他住哪。」依娜連忙拒絕。

「我也不行嗎?我可是妳的未婚夫。」這個雇主也太奇怪了。

「不行,不行,現在不行,等過陣子,跟他熟些我再問看看,于哲哥喝湯吧!很好喝的。」依娜看他還想說什麼,連忙舀口湯喂他喝。

「好喝吧!」依娜問道。

「好喝,依娜煮的最好吃了。」真是懷念。

「騙人,麵都糊了,怎麼會好吃。」

「麵糊了,也是好吃,下次直接在我這煮吧!」他這廚房應有盡有,就是為了依娜準備的。

「好阿!我休假的時候便過來煮。」依娜爽快的答應了。

「妳休假就直接過來我這住,陪陪我了。」不然都不知什麼時候可以跟她好好培養感情了。

「好啦!好啦!」


回到家依娜看著桌上碗裡滿滿的牛肉麵「不是說好吃嗎?」這幾乎都沒動了「耍我嗎?」還是真不喜歡吃,算了,以後還是另外幫他準備好了。


第十四章-惱羞成怒

一大早依娜很訝異的看到杰坐在沙發上看早報,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下來了。

「早安,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依娜打著招呼。

「昨天沒睡好,早上早早起來就睡不著了。」是幾乎沒睡。

「怎麼了嗎?我看你昨天的麵也沒什麼吃。」

「不曉得,就突然吃不下。」昨晚在床上翻來覆去,腦裡想的都是有關她的事。

依娜走過去摸了下他的額頭。

「沒發燒阿!」還是快要感冒了。

「我去倒杯溫水給你喝吧!」轉身走向廚房。

杰心裡悸動著,跟著依娜身後走過去。

「亞德呢?好像沒看到他了。」依娜發現最近亞德好像很忙,常常沒見到他。

「他替我父親出差去了,找他有什麼事?」亞德不只是管家,也是他父親的得力助手。

「在想說你要不要讓他帶你去看一下醫生。」父親?好奇怪的稱呼,還是西方人都是這樣叫自已的爸爸。

「不用了,我們家有專屬的家庭醫生,可以請來家裡看病,或著妳也可以帶我去看。」杰感覺窩心,如果可以他想讓依娜帶去看,他這輩子好像也還沒去到外面的醫院看過病。

「你要請醫生過來看看嗎?」依娜忽略他後面說的。

「不用。」他知道自已不是生病。

只是有點他說不出來的反常。

「好吧!你今天想吃什麼,我去準備。」既然他不想看醫生,她也不想勉強。

「妳做的都好,吃完跟我坐車去學校吧!」他早就想跟依娜說了,這樣她就不用每天都這麼早起。

「不用了,我喜歡自已騎腳踏車去。」跟他去還得了,就算沒怎麼樣,也馬上變成他花名錄的一名。

「讓妳不用早起,不用辛苦的騎腳踏車去學校,不好嗎?」杰皺起眉,有多少人想搭他的車,他這樣替她想,還不識抬舉。

「謝謝你,但是我不需要,我不覺得騎腳踏車去學校很辛苦,而且去學校被人發現我從你的車下來,會覺得很丟臉,因為我不想被以為是你花名錄的一員,如果可以的話在學校我們最好當做不認識。」依娜終於把心裡話說出來,在學校他老逗弄著她時,她早想跟他說了。

她已經發現有些女同學看她的眼神不太對勁。

「原來妳是這樣想的,妳以為我看的上妳嗎?我對妳這種東方乾扁的身材一點興趣都沒有好嗎?」杰惱羞成怒了。

「那就好,那在學校離我遠一點,我可不想莫明得罪你的女朋友們。」什麼乾扁身材,王八蛋。

「妳…不戴就不戴,妳以為我還真的很想跟妳一起去學校嗎?」說完,杰氣憤的轉身走去客廳,拿起沙發上的外套氣呼呼的出門了。

“發什麼神經阿!幹嗎發這麼大的脾氣”莫明奇妙。

低頭看了眼自已的胸部”很小嗎?”只是沒有西方女郎豐滿好嗎!

這樣子就出門了,他是忘了他還沒吃早餐嗎?


第十五章-爭風吃醋

依娜看著前面擋住她路的潔妮跟愛瑪,心裡想著終於來了。

「不好意思,讓我過去一下。」雖然認為對方不會理她,但還是試著問看看。

「過去哪裡,過去纏著杰嗎?」潔妮嘲諷的說著。

「纏著杰?我只是要回我的位子坐。」她們是眼睛瞎了嗎?明明她看到他都躲的遠遠的。

「妳以為坐在杰前面,就認為他會對妳有意思嗎?」潔妮氣憤的說,自從她被杰莫明奇妙的兇了後,就不曾理過她,她暗中注意到杰跟依娜之間的小動作,肯定認為依娜有問題。

上次在走廊上依娜經過靠在圍牆的杰,杰伸手扯了依娜的髮絲,依娜回頭看了一眼,潔妮肯定依娜做了什麼,不然杰怎麼會去扯依娜的髮絲,而且依娜回頭那一眼一定是在暗示什麼。

有一次依娜經過杰坐位旁,被杰伸出的腳擋住了,依娜低頭看了下腳,然後轉過去看杰,杰便笑的很開心,一定是跟他說了什麼。

「我並沒有認為他對我有意思。」依娜解釋的有點無力,這哪來誇張的想法。

「杰就是跟妳玩玩,妳還真以為妳做些小動作就可以引起他的注意。」愛瑪不屑的說道,真是不要臉的女人,都不想想自已什麼身份,還搞這種小把戲。

「我還真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事讓妳們誤會?」依娜真是滿滿滿的問號,她到底做了什麼可以讓她們這樣誤解。

「妳以為妳做的那些小動作,我們都沒發現嗎?」再裝阿!

「那麻煩告訴我一下,我到底做了什麼讓妳們誤會了。」她都不恥下問了。

「上次在走廊上,妳沒做什麼,杰會去拉你的頭髮,還跟他使眼色,以為我都沒發現嗎?」

依娜啞口無言,覺得自已真是冤死了。

「我……這是被他欺負,瞪他而已,什麼使眼色……」依娜無言到了極點。

「瞪他,他會笑的這麼開心。」誰信她的鬼話。

誰知道他為什麼這麼有病,欺負她為樂。

依娜很怕剌激到她們,已經盡量不把眼神飄向就她們身後不遠,坐在位子上的杰。

只是該死的怎麼還不過來解釋,還坐在那裡看熱鬧。

杰冷漠的看著,其實他很想過去,只是早上的事情,他還生著氣,不是要裝不熟嗎?他就等著她來跟他求救。

「誰知道他為什麼笑的這麼開心。」心真累。

「還不承認……」

「潔妮別跟她廢話,給她一點教訓,叫她好好的當周于哲未婚妻就好。」愛瑪打斷潔妮的話,她早看依娜不順眼了,她那種身份憑什麼跟她同起同坐,而且杰這陣子也沒理她,她只想把怒氣發在依娜身上。

聽著愛瑪的話,氣頭上的潔妮伸出手一巴掌搧向依娜的臉頰。

但還沒碰到臉,手就被接住了,感覺身體被抬了起來,反轉”碰”躺平在地上。

潔妮躺在地上,沒回神發生什麼事。

好像被過肩摔了。

依娜起身,拍了拍手,拍了拍腿,看向錯諤的愛瑪「不好意思,手滑了,還要繼續嗎?」

愛瑪趕緊搖了搖頭。

依娜走向以為她會被打,而激動站起,準備衝過去保護她,後跟大家一樣錯諤的杰面前,甩了他一巴掌。

「王八蛋。」她真的氣不過。

為什麼她要遇到這種鳥事。

大家的下巴都快掉了,靜靜看著依娜走回到自已的位子,拿起桌上的書,不急不徐的走出去。

被甩巴掌的杰,愣愣的跟著大家看到依娜離開。

杰不懂他現在的心是怎麼了,漲的滿滿的。

很酸、很熱。

他想去找她。

他要去找她。

「怎麼了。」老師進教室,看到大家詭異的安靜,問道。

「哇!」坐在地上的潔妮回過神來,哭了。

依娜曠課去了!

~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聖葳學院(第十六章開始...)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