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火兆金
黑火兆金

聖葳學院(第十六章開始...)

從來不懂父親那對媽媽執著的愛遇見了依娜一開始覺得很有趣到後來害怕失去她才發現以為像媽媽的自已骨子裡流的是父親的血阿

第十六章-鬱悶

杰坐在雷特經營的酒吧吧擡上,喝著雷特遞過來的酒。

心裡很煩燥,感覺有一口氣始終都吐不出去。

「怎麼了,看你心情好像很不好。」雷特看著杰陰鬱的臉,關心問著。

「我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了。」當時在教室本急著想追出去跟依娜解釋、道歉的,後來老師進來曢解了情況,便將他跟潔妮、愛瑪帶去辨公室詢問,當下他也跟老師解釋清楚了。

「杰,抱歉,造成你的困擾了。」潔妮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本只是想教訓一下依娜,好出心裡的怨氣,怎知牽連杰被打還被老師叫來訓誡,而她反被修理了。

她這輩子還沒這麼丟臉過,杰不知道會不會生她的氣。

杰冷冷看著她「我們到此為止。」

「不!杰,不要這樣,我以後不會了。」潔妮有點害怕的哀求,她很喜歡杰,不想跟他斷了關係。

杰不理她,突然覺得眼前這兩個女人很厭煩、無趣。

靠著椅背閉上眼,等著聽廣播叫喚過來的依娜。

他現在只想好好跟依娜道歉。

只是為什麼也要把周于哲叫過來,杰一陣厭煩。

一會兒~

「老師,我們來了。」周于哲跟依娜走進辨公室,跟老師報道。

杰睜開眼,冷冷的看著他們走過來。

真剌眼,心裡難受,她剛剛走出去就是去找他嗎?

「于哲,剛剛的事,你曉得了嗎?」于哲有說過依娜有事情,要通知他一下,老師想這應該讓他曢解一下情況。

「我剛剛在娜娜那裡知道了。」于哲板著臉回道。

「有人誤會我的未婚妻纏著杰學弟,不過我以為娜娜並不會做出那種事,我家娜娜是傳統、保守的東方人,認定一個人,便不會三心二意了,跟杲些水性揚花、拈花惹草的西方人不一樣。」于哲攬著依娜的肩,讓依娜靠在他身上,一句話諷剌著在場三個人。

「是!是!我剛有聽杰解釋了,這件事是個誤會。」老師額頭有點在冒汗。

「既然杰學弟現在知道自已的行為已經讓人誤會,造成依娜的困擾,請收斂好自已,不要把你那骯髒的心思動在不該動的人身上。」于哲對著杰,嚴厲的說道。

「我沒有。」杰站起身來,走到于哲面前,對峙說道。

「我從來沒想對她動什麼歪腦筋。」這句話也是說給依娜聽的,他捉弄她,一開始只是有趣,後來慢慢是習慣,跟她玩鬧一下,他的心情便會覺很很好,他也沒想過會變成今天的局面,但他從來沒想過要對她打什麼壞主意。

「沒有最好,娜娜是我的未婚妻,也不是你可以玩弄的對象。」于哲警告著他。

杰跟于哲對立僵峙了一下,轉頭看向依娜。

「我跟妳道歉。」杰誠心的跟依娜道歉,他以為只是兩人的玩鬧,沒想到他太小看女人的嫉妒心了。

不過依娜也很讓他刮目相看,本以為她會被甩巴掌,結果反把潔妮過肩摔,她還有多少本事還沒使出來。

雖然當下他反被依娜摑臉,但他心裡是狂熱的。

本來在還靜靜的聽他們爭論的依娜看著他,不知道要不要接受他的道歉。

覺得從頭到尾,自已都是受害者,明明知道自已被誤會,還坐在那看熱鬧,也不過來說清楚,雖然她們這些幼稚的行為她還能應付。

但她太快原諒他,是不是顯得她太好講話了。

「以後在學校離我遠一點。」依娜如此說道,這樣才是最好的,本來就該這樣。

回去再跟他約法三章。

杰抿起嘴看著她「好。」

「潔妮、愛瑪跟依娜同學也道個歉吧! 」老師看著氣氛有點凝滯,趕快打圓場。

「對不起……」潔妮跟愛瑪心不甘的道歉。

「潔妮學妹麻煩回去告訴你們父親,明堂集團產能計畫改變,給妳們公司的訂單數量會抽掉70%,而愛瑪學妹,出給妳家的貨,也只能給20%了。」于哲冷冷的笑著說。

「不,依娜對不起,這次是我們做錯了,沒有下次了。」愛瑪白了臉,她怎麼敢回去說。

「對阿!對阿!依娜我也跟妳道歉。」潔妮不知道她們家跟明堂集團有商業往來,現在讓家人知道是因為她的原因而被抽單,她就慘了。

依娜有點為難的看著于哲「于哲哥……」手拉著他的衣服。

「今天就這樣,我知道妳們對娜娜的身份有意見,但現在妳們看清楚,她背後是誰罩的,不要把我忘了,若不是娜娜還不想這麼早嫁給我,她早就是周太太了。」對於外人,他從來不手軟。

要不是跟維倫‧杰家裡沒有生意上的往來,他也會對他下手的。

潔妮跟愛瑪哭喪著臉。

「老師,今天依娜就不進教室了,我先帶她回去。」于哲徑自幫依娜下了決定,他要跟依娜好好談談。

「好……」

杰看著于哲攬著她離開,一隻手緊緊的握起。

「我走了。」杰跟在他們身後走。


接下來的課杰也無心在上,幾乎都在發呆,想著下午回去要如何跟依娜解釋清楚,想著依娜跟于哲去那,想著依娜還有沒有生他的氣。

好不容易熬到回家,亞德卻說早早離開的依娜跟他告假一晚,晚餐請他準備一下。

他也沒食欲了,便過來雷特這喝悶酒。

即便他在這裡,心裡卻還是想著依娜什麼時候會回到家。

等著她回去,好好跟她談談。

「你不知道?」雷特有些不可思議的問,自已心情不好還不知道為什麼。

可能是自已在學校忍了一整天急著回家,卻沒能跟依娜說到話,覺得煩燥吧!

「可能是等了一整天,卻沒跟她說上話,覺得煩吧!」杰試著理清。

「她?是誰?還能讓你等上一天。」天要下紅雨了。

「依娜,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我本想回家好好跟她解釋、道歉的。」

「依娜?回家?她怎麼會在你家?」雷特滿腦問號?他是不是漏掉什麼。

「之前家裡煮菜的嫂子沒做了,依娜來接了這份工作。」杰搖了下酒杯。

「她不是于哲的未婚妻,需要到你那做這種工作?還是她有別的目的?」他不信于哲養不起依娜,但看依娜也不像會糾纏杰的女人。

「她沒有,一開始也不知道雇主是我。」杰為依娜說話,她看到他躲都來不及了。

「為什麼需要來工作,我沒過問。」那時不管什麼理由來他那工作,只要不要打擾到他,他都無所謂,所以他也沒有特別問過依娜。

「今天的事不是在學校講清楚了,怎麼還得要你回家跟她道歉。」雷特覺得這不是杰的作風。

他認識的杰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女生因為他被欺負,而去道歉,正常他只會冷眼旁觀的在那看熱鬧。

「在學校我只是先跟她道歉,其他的我本想回去好好跟她解釋。」那些話他不想在學校跟她講,尤其不想在于哲面前對她說。

「這不像你,杰。」雷特點醒著他。

「是嗎?」杰不自覺。

「你這樣像是喜歡她吧!」雷特幾乎能肯定了。

「只是喜歡……嗎?」他怎麼覺得說喜歡還不夠。

「不要跟我說你愛上她了。」雷特有點不敢相信了。

愛嗎?他不曉的。

「杰,她不行,全校都知道她是于哲的未婚妻,你沒機會的。」雷特語重心長的告誡杰,不希望他陷的太深。

杰喝著手裡的酒,這個他知道,是于哲的未婚妻又如何,也是可以講話、聊聊天吧!

他只是愈來愈喜歡逗著她,愈來愈想跟她說說話,愈來愈想她看到他,愈來愈想待在她身邊。

「還是你把她讓給我吧!你那再找個人,讓依娜在我這工作。」雷特建議著,其實他滿欣賞依娜的,尤其今天在教校裡發生事情後,他覺得這女孩真是酷。

讓她來這工作,也好讓杰了結跟依娜的牽連。

「你想的美。」杰心裡有點發火。

他已經不能在學校跟依娜有所牽扯了,不要回去還見不到她。

「那你想……」怎麼做。

「好了,我知道自已在做什麼。」杰心煩的打斷他,他心裡知道不該繼續下去了,只是捨不得……他會的,會慢慢變的跟以前一樣,只要給他一點時間就好。

「唉!」雷特看著不想說話,悶著頭喝酒的杰,嘆了口氣。


趴在沙發上的依娜,將頭埋在抱枕下。

「依娜,起來。」于哲無奈的說道。

「于哲哥,這種小事我還能處理,你不要唸了啦!」依娜悶著說。

「這還是小事,那你要發生什麼事,才跟我說。」于哲不知該拿她怎麼辨了。

今天要不是剛好看到上課時間還在外面游盪的依娜,訝異的過去詢問,而後聽到廣播著他們倆人到辨公室,覺得不對勁,逼問她,他看她還不打算告訴他。

依娜認命的起來,手裡抱著抱枕,盤腿坐在沙發上,無辜的看向于哲。

「你看我不是沒事嗎?」真能讓她吃虧的還沒有幾個,而且在她眼裡,潔妮跟愛瑪那都是小學生作為,她根本沒看在眼裡。

「早在維倫‧杰捉弄妳的時候,就該告訴我了。」維倫‧杰花名在外,以他對他的曢解,沒興趣的人,他根本不會理會。

他這樣捉弄依娜很不尋常。

他不認為維倫‧杰會看上依娜,但他也不允許他玩弄依娜。

「我只是覺得他那些行為很像小學生,沒有嚴重到需要你處理。」她還能跟一個小學生計較什麼呢?

「明天我幫你向老師調位子。」這樣他才能放心。

「應該不用吧!好啦!于哲哥,之前我都沒有很在意了,而且今天也都說了,要他離我遠一點,想他也不敢再這樣對我,也沒必要換了。」而且回去她也要面對杰,有沒有換完全沒差。

只是她甩了杰一巴掌,還能不能繼續工作,她就不知道了。

「讓妳坐在他前面,我實在很難安心。」他總覺得維倫‧杰不對勁,他很不安。

「不會,不會的,如果他還繼續這樣做,我就讓你換了。」依娜安撫著他。

「到時妳就換班讀吧!」就算委屈依娜降一個級別換班讀,也要遠離維倫‧杰,他太危險了。

「好~」


第十七章-分我一些吧!

「這是什麼?」杰看著桌上的炒飯,好奇的問。

「炒飯。」

「我想好了,這份工作如果你想換人的話,就跟我說吧!」她昨天于哲那裡想,她甩了杰這巴掌,又講了那些話,不知道會不會一怒之下將她抄魷魚了。

她滿喜歡這份工作的,內容簡單,時間自由,薪水又高,但如果杰真要她離職,雖然很可惜,她也沒辨法,她是不可能去跟杰道歉、求和的。

本來昨晚回來在想說杰會不會等著通知她。

亞德卻說杰喝醉了,已經休息、睡覺了,看她的眼神一言難盡。

今天在學校,過了中午才去才看到杰姍姍來遲的走進教室。

或許那天發生的事情,依娜發現同學都有意、無意的注意著他們,讓他們倆個之前彌漫著某名的尷尬氣氛。

他也不再跟她有過交談。

依娜覺得彆扭,想了想還是開口先跟他談,說清楚,省的心裡老是忐忑不安。

「我沒有這樣想。」杰眼神幽暗的看著她。

她連這裡都不想待了嗎?

「我還以為你在生氣,不想讓我在這工作了。」在學校,杰冷淡到讓她感到可怕。

「是妳在生我的氣。」杰悶說。

「我……本來是很生氣,後來……就沒有很氣了。」依娜不敢說摑完他的臉,出完氣,氣就消了。

她本來就不是會把事事放心裡的人,事情解決了,她也就算了。

「我昨天等著妳回來,等了很晚。」杰委屈的說。

「你等我做什麼?我回來的時候,你已經睡了。」

「我想跟妳說,這件事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到她們會找妳麻煩,更沒想到她們會動手打人。」杰解釋著。

「那你為什麼不過來解釋清楚。」就是因為這樣,她才很生氣。

「是因為那天早上那樣說我,我很生氣,想等著妳過來跟我求救。」杰很心虛的說。

「就因為這個原因……」依娜很無言。

「對不起。」

「好了,沒事了,吃飯吧!飯都冷了。」她還能說什麼。

「嗯!」

依娜看杰坐在他用餐的位子上後,準備往外走。

「妳去那裡?」杰看著她。

「去吃飯阿!」依娜有點莫明奇妙,這個時候她也會去用餐,他明知道不是嗎?

「陪我吃。」杰有點羞澀的說。

靜默了幾秒。

「我去盛飯過來。」依娜看著羞澀不安的杰說。

當初幫杰準備餐點的時候,她就替杰感到孤單,這麼大的桌子,只有他一個人,都沒有人陪他吃飯,聊聊天,她私底下問過亞德,亞德說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在杰還小的時候,他都是把杰料理好,自已才用餐的,所以從來也沒有想過一起用餐的問題,而杰也不曾開口要求過,可能從來都是他一個人,沒曾想過吧!


「好吃吧!」依娜看著安靜吃飯的杰,開口問道。

「嗯!沒吃過這個,很香,很特別。」還沒習慣在家用餐有人陪著說話,杰緩緩的回道。

「我們那裡,都是以米飯、麵類為主食的,吃了才有飽足感。」依娜介紹著。

「很特別,也很好吃,妳以後可以多煮,我很喜歡。」

「真的嗎?我還很怕你不愛吃,有時是我自已想念,又懶的另外幫你凖備,想讓你嚐嚐看能不能接受。」依娜有點不好意思。

「不會的,往常的菜我已經吃膩了,以後妳煮什麼,我就吃什麼,不用另外幫我準備。」到目前依娜煮的菜,他還不曾討厭過。

「那好哦!如果有你不能接受的,還是想吃什麼在跟我說。」這樣她省事多了。

「好,你以後都過來這裡吃吧!不用在另外找地方吃了。」他很喜歡今晚這樣,有人陪著他吃飯、聊天的感覺。

「好阿!如果你不覺得打擾的話。」依娜爽快的答應了,早覺得杰一個人用餐太冷清了。

杰微微一笑。

各自安靜吃了一會兒~

「妳……很愛于哲?」杰忽然一問,手裡有些冒汗,他不太懂愛一個人的感覺,好奇她跟于哲之間的相愛,但沒想到自已會問出口。

「愛……嗎?應該吧!」從小她跟于哲哥算是一起長大了,還沒發生那件是之前,于哲家有活動就有她家的人,她家有節目也一定有于哲哥他們一家子,出事後,于哲哥他們更寶貝她了,凡是都會想到她,而她有什麼事,想分享的,除了媽咪外,便是他們了,所以她想這是愛吧!不管是親情還是愛情。

「愛是什麼感覺?」他很好奇。

「什麼事都會想著對方,喜、怒、哀、樂都想跟對方分享吧!」就是這樣。

「……可以分我一些嗎?」杰盯著依娜盤裡的炒飯說道。

「你都還沒吃完,就要我分你一些,有沒有搞錯阿!」依娜忿忿,真是呷碗裡,看碗外。

杰苦笑著。


「一隻腳先踩下去,另外一隻跟著踩另一個踏板。」依娜無奈的指揮、教導著。

她本來在用完餐,想著出來騎騎腳踏車,吹吹風、消消食,怎奈杰又問她要去那了,她只好實說,那知他也要跟著去,一刻她有種幻覺,自已像他媽,老怕她跑掉似的。

走了出來以後,杰才跟她說他不會騎自行車,好,就算不會騎,她想長這麼大了,在學應該也很快。

怎知現在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

另一隻腳一直踩不上去,龍頭始終在搖晃。

事實證明人都是有缺點的。

「我幫你扶著,你試著騎看看。」依娜扶著後側跟著腳踏車移動。

終於比較穩了。

過了一會,杰好不容易學會騎了。

「我累了,妳戴我。」說完,長腳跨過自行車,坐在後椅上。

依娜無言的看著耍賴的杰”為什麼~我也很累好嗎?”

不知道在旁邊教的人更累嗎?依娜恨恨的想。

「我也很累誒!」依娜試著跟他抱怨。

「那趕快騎回去休息吧!」杰壞壞的一笑。

「混蛋!」依娜認命的坐上前座。

咻~咻~

好涼~

「喂!幹嗎抱著我?」還享受著風吹的依娜突然覺的腰被杰的手環抱著。

「我累了,借我靠一下。」頭埋進她的背。

「喂!」到底是誰在騎阿!也別靠著她阿!她不是開放的西方人,春心會蕩漾的,依娜有點欲哭無淚。

以後她絕對,絕對要拒絕他。


第十八章-杰的生日-救贖

早上起來

杰拿起床旁桌子上放的電子時鐘”6點……還早。”瞄著上面的日期,心暗沉下去。

都快忘了。


“誒!到現在還沒看到杰,他今天是不打算來了。”

“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嗎?”

“什麼日子?”

“杰的生日阿!”

“對吼!我怎麼忘了。”

“你猜杰今天會不會來學校。”

“他到現在還沒來,應該是不會來了。”

“我想也是,通常這天都不會見到他的人。”

“是不是去校外開派對去了。”

“怎麼可能,你忘了有一年,有位心儀杰的女生,高高興興的拿著蛋糕想幫杰慶祝,結果杰接過蛋糕就直接倒在她的頭上,說”謝謝妳阿! 我高興極了。”再也不理那個女生了。

“我怎麼不知道。”

“可能你不在場忘了,我記得清清楚楚的,那個女生哭的可慘的,後來還轉學走了。”

”那你有聽說這天為什麼他都不來學校嗎? ”

”聽說是他母親的關係……”


依娜坐在位置上靜靜的聽著同學議論著杰,本來杰沒來上課她也不是很在意,因為他常常晚到,聽同學耳語間說以前還會偶而沒來學校,所以她算是習以為常了。

可沒想到是這個原因,昨天看他還好好的。

母親因為生他難產死了,就不幫他過生日,也太過份了吧!

依娜看著外面”下雨了。”

心裡怪疼的。


依娜撐著傘,看著坐在搖椅上淋雨的杰,慢慢的走過去。

感覺頭上有些暗,杰緩緩的抬起頭。

恍惚間,他好像看到了心中渴望已久的媽媽。

是依娜……

「我們進去吧!」依娜幫他遮著雨。

杰靜靜的看著她。

「你一直淋雨會感冒的。」幫他撥撥濕透的頭髮,撫上他的額頭,看有沒有發燒。

杰心裡好像被抓的緊緊的,無法掙脫。

好像放不開了。

「給妳一次機會,依娜。」杰恍惚著,頭漲漲的,無法思考。

「什麼機會?我們進去再說。」依娜有些擔心,伸出手,勸著他。

「我……不放手了。」杰伸過去緊握住依娜的手。

心收不回了。

「在說什麼呢?」依娜使力拉著他。

杰借著依娜拉起的力道站起來,突然一陣暈眩。

依娜慌忙的讓杰靠在自已身上「亞德,快點。」亞德匆忙的從門口跑過來。

閉著眼的杰,安靜聽著依娜叫喊。

暈倒前,有總感覺……自已得到救贖了。


依娜把手裡的粥遞給亞德,想讓他拿進去杰的房間。

亞德看著依娜手裡的粥「妳拿進去吧!」

「我?」可以嗎?杰不是最討厭外人進去他房裡。

亞德點點頭,便從旁邊走去了。

依娜疑惑的走進杰的房間。

東瞄西瞄。

杰的房間很大,看起來很有格調,但也很清冷。

杰坐在床上,靜靜的看著她。

「好一點了嗎?我煮了粥,吃一點吧!」被抓到在打量房間的依娜有點不好意思。

走到床邊把粥遞過去。

杰看著粥「你餵我吃。」

「……」

「我沒力。」杰耍賴著。

“唉!”

依娜拿張椅子坐下來餵他吃「好吃嗎?」

「嗯!」

「沒味道也好吃?」耍她嗎?之前說好吃,都是隨便說說的嗎?

「熱熱的,沒味道也好吃。」吃下去胃熱熱的,心裡暖暖的。

「那你多吃點,生病的時候,吃些粥比較好吸收,對身體比較好。」暫且相信了,不過依娜也不會去計較這種事的。

「好。」杰乖乖的張口接過依娜盛粥的湯匙。

房裡安靜的餵食。

「妳不好奇嗎?」他還以為她會借機問他。

「我有聽亞德說了。」她無法想像什麼樣的愛,可以恨下心不去理會自已的孩子。

這明明是自已心愛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不是嗎?

「我以為你不喜歡,就沒問了。」有些人的傷口不喜歡被人碰,她也不是會刻意去挖的人。

「沒關係,以前不曢解的,現在慢慢懂了,有些釋懷了。」寧可不要孩子,也要跟心愛的人在一起。

「你是說你釋懷了?那你還在外面淋這麼久的雨。」有沒有毛病阿!

「就是在外面淋了雨才想清楚了。」被丟下的感覺漸漸糢糊,愈來愈多是依娜的身影。

「想清楚就好,我想你父親也不是不愛你的。」依娜安慰著他,其實她也知道如何評斷,但無論如何她相信沒有不愛自已小孩的父、母親。

「嗯!沒關係了,只要妳別丟下我就好。」杰開玩笑說。

“? “什麼意思。


晚點……

依娜拿著一個小蛋糕走進杰的房間。

「我知道你排斥過生日,在我家那,有人過生日,幾乎都會買個蛋糕來慶生的,你們這好像也一樣,既然已經知道你的生日,我想說還是買個蛋糕請你吃吧!」依娜解釋著,剛在樓下的時候看著亞德憂心的樣子,想著杰怪可憐的,想說還是買個蛋糕來幫他慶祝一下,雖然不知道會不會被拒絕。

杰臉色蒼白,靜靜看著她,頭還有點暈暈的。

「你還好吧!應該可以吃蛋糕吧!你現在要吃嗎?」看杰的臉色不太好,依娜問著。

杰點點頭。

在桌子旁的依娜把蛋糕打開,插上蠟燭,走過去床邊「幫你唱生日歌嗎?」不確定杰要不要聽。

點點頭。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好了,你先閉上眼,許個願,再吹蠟燭吧!」依娜覺得自已真像一個媽媽。

杰聞言閉上眼,靜默一下,睜開眼吹蠋燭。

「你要想要的禮物嗎?還是想去哪裡玩呢?」以前小時候她生日,爸爸、媽媽都會很用心的幫她準備生日禮物或帶她出去玩,她聽亞德說一開始他也會買蛋糕跟禮物來幫杰過生日,但杰一直期待著他的父親能來幫他過生日,卻一次次失望,後來知道原因了,便發了大脾氣,再也不過生日,只要有人提到他的生日,說要慶祝之類的,他就會翻臉,到後面不想面對同學異樣或同情的眼光,生日這天他幾乎就都不去學校了。

杰想了一下,看著她「有。」以前生日,他總想著父親可以來幫他過,現在希望依娜能一直陪著他。

「你想要什麼呢?」依娜興奮想著,或許她可以送杰禮物或帶他去玩。

想要妳……「妳帶我去玩,哪裡都行。」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就好了。

「好哦!那我在找看看那裡好玩的。」

杰靜靜看她說著,一直微笑著。


第十九章-秘密花園

終於找到了。

杰看著躺在樹蔭下休息的依娜,看到她閉著眼,兩隻手枕在頭下,胸前放著一本打開的書,想來是看到那一頁,腳還躬起叉著,真是悠閒。

杰好笑著,漫步安靜的走過去。

原本在教室裡沒看依娜,心裡她不知又跑到哪裡去了,心裡覺得煩燥,便出教室走走,看可不可以找到她,結果走到沒人會過來的廢校區,想說她應該不會來著吧!但還是好奇的進來尋尋。

“她不知道這裡死過人嗎?”杰心裡歡愉的想著。

杰蹲著看睡的甜美的依娜。

手伸過去立在依娜頭的兩側,臉緩緩的靠過去。

“她醒來不曉得會不會嚇一大跳。”靠近依娜大約一個手掌的距離,杰惡作劇想著。

原本閉眼休息的依娜,享受著微風吹著,忽然感覺一片陰暗及壓迫感,便睜開眼。

「阿……嗯…」依娜睜開眼看到放大的眼,嚇的放聲大叫,但下一秒便被堵住嘴巴。

片刻安靜。

微風徐徐吹著。

「嗯……」本來只親著嘴的杰看著依娜,伸出舌頭去勾著依娜的,慢慢閉上眼。

好甜。

驚嚇呆了的依娜反應過來掙扎著,推著杰。

「呼……你…作啥麼?」嚇壞的依娜坐起身,驚魂未定的質問杰。

「我怕妳叫太大聲,引來人。」跟著坐起的杰舔舔嘴唇,意猶未盡。

「那…那…也不用用嘴巴。」看他的動作,依娜羞紅了臉。

「我手撐著,來不及伸手。」杰拍拍手,無辜說著。

「那也不用伸舌頭。」依娜羞憤的說,心跳跳的好快。

「我情不自禁……」

「什麼情不自禁,你是下意識親嘴就要伸舌頭的種豬!」依娜看他無辜的臉生氣說著,他可以隨隨便便跟別人上床,但她不是阿!

像他這樣隨性的親吻她,要不是她定力夠好,差點就被他勾走了。

因為這樣依娜更生氣。

「……我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你怎麼找到這裡的?沒聽過這裡的故事嗎?」杰娑捏依娜的臉頰,趕緊轉移話題。

依娜堵氣的瞪了杰一下「是你怎麼來這裡的?我知道阿!死過人。」緩緩心跳。

「那妳怎麼敢來。」膽子真大。

「一開始來的時候我也不曉得,後來知道了,想說也沒遇到什麼,而且我也很喜歡這裡,就繼續過來了。」依娜解釋著。

杰轉頭看看四周「環境看起來不錯。」

「你想什麼,這裡是我先發現的,不准再過來了。」依娜警告他,怕杰帶別的女生過來幽會。

「這裡只有妳知道?于哲知道這裡嗎?」杰兇兇看著她。

「只有我會來這,我沒跟于哲哥說過。」依娜愣愣的解釋。

「很好,以後只有我能來,不准告訴周于哲。」杰霸道說著。

「為什麼,你也不行……」依娜不滿的抗議著,這是她找到的,獨享的空間,不想讓別人闖入。

她覺得自已的秘密花園被杰闖進了。


依娜有種錯覺,自已好像小白兔。

自從在廢校區被杰親吻過後,發現杰好像時常盯著她……的唇。

吃晚飯時,聊天聊到一半看到杰忘神的盯著她嘴巴,她還以為她嘴唇有東西,舔了一下,後看著杰吞了口口水,突然想到那天的事,害她尷尬起來,趕緊挖完飯,離開現場。

在學校也是,在跟別的同學講話時,覺得旁邊有人盯著她,轉頭看到杰無意識的手摩挲的下唇,她整個炸毛,心裡碰碰跳,直想逃離。

她心想著,她會不會是自作多情了,杰雖然看著她並不是想著她,以她對他的瞭解應該任何女人都可以,明面上很久沒看過或聽過他跟別的女生幽會,是不知道私底下有沒有。

她是不是應該提醒他,該去解一下了。

不然她過的心驚膽顫的。

一天在家裡

「你……是不是很久沒去幽會了。」喝著水的依娜小心翼翼的對杰說著。

「妳發現了。」杰高興想著,依娜有注意到他了。

「我在想你是不是需要解決一下。」依娜含蓄講著。

「解決什麼。」杰不懂。

「解決生理需求。」要講這麼明嗎?她很害羞。

「什麼意思?」杰有點不清楚字面上的意思,有點緊張。

「我看你最近有點慾求不滿,是不要該找個女人排解一下。」依娜一口氣趕緊說完。

「妳的意思是叫我找人排解一下?」他好像有點瞭解依娜想說什麼了。

杰臉色暗沉的走去依娜那,抬起她的下巴。

「妳嗎?」如果是的話,他很樂意。

「不是、不是,我是說別的女人。」依娜趕緊搖頭,誤會大了。

杰低下頭吻住依娜,用力咬下唇。

“痛”杰放開後,依娜吃痛撫著被他咬的地方。

「別自作主張,混蛋。」杰火大講著,忿忿的走回房間,甩上門。

依娜欲哭無淚的呆在原地”她招誰惹誰了。

不小心聽到他們對話的亞德嘆氣搖了搖頭”妳在作死阿!依娜小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聖葳學院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