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火兆金
黑火兆金

聖葳學院(第二十章開始...)

第二十章-好生煩惱

在學生會辨公室,依娜兩隻手肘靠著桌面撐起下巴。

回想著杰最近的行為,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老覺得杰愈來愈黏她了,自從她的秘密小空間被杰發現以後,雖然她警告著不准再過去,但她認為杰把她的話當耳邊風了。

之後有時她到了那裡,杰已經在那了,一開始依娜看到實在很無言。

「不是要你別來了嗎?」看著靠在樹蔭下的杰,依娜不滿的說。

「這裡又不是只有妳能來的。」原本閉著眼聽到聲音,微眯著眼斜睨著依娜,嘴角悄悄勾起。

「不是說好的嗎?」依娜有些無力,杰根本沒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說好什麼,我沒聽見。」杰裝傻。

「你不怕嗎?這裡有鬼耶!」依娜垂死掙扎。

「有妳在,我不怕。」杰痞痞的一笑。

依娜啞口無言悶著氣。

「不准帶人來。」依娜只能妥協的再次警告著,她實在很怕杰把他那些女郎帶來著破壞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寧靜。

「我不會,妳也不准帶人來,于哲也不行。」杰深深的看著她。

「我本來就沒打算帶任何人過來了。」是你闖進來的。

「那就好,這裡也算我找到的,只有我跟妳就好了。」杰滿意的說。

「那你不可以打擾我。」本來她就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獨處,現在有杰在,她不想被干擾。

「知道了,我來這只想休息,妳也別吵我。」杰重新閉上眼。

依娜”哼”一聲,走到樹的另一邊坐下,翻開手上的書,安靜的看著。

杰嘴角勾起。


之後~

「妳怎麼這麼慢才來。」杰抱怨著,他可是一到休息時間就來了,以為依娜隨後就到了,結果讓他等了一下子。

「你等我做什麼。」依娜莫明奇妙,她要來就來,不來就不來,他管她什麼時候來。

「我肚子餓了,早上我有看到妳切水果。」杰看著她手上的餐袋。

「……為什麼我要給你吃。」依娜很不平,她有吃水果的習慣,所以偶而會帶來學校吃。

「因為錢我付的。」杰理所當然的說。

「……給你吃就給你吃。」依娜恨恨的說,杰說的沒錯,水果是亞德購買的。

“這麼多水果吃的完嗎?”小氣巴拉,依娜生氣想著。

「妳為什麼這麼晚才來?」看著依娜開著盒子的動作,杰執意問著。

想吃水果吃是借口,他只是想知道她去哪裡,在這裡等待的時間,他一直混亂的想著,她去那裡……為來還沒來,是不是去周于哲那,想著她應該是周于哲那,他……不愿意她去找……他。

「當然是去找于哲哥了,水果本來是我要跟他一起吃的。」依娜把水果遞過去。

結果于哲哥不在,他總是很忙,雖然他把她帶入學生會當助理,但她這個助理好像沒什麼作用,總是把事情攬在自已身上了,回頭應該跟于哲哥說說。

杰沈默著接過來叉了一塊水果起來吃,忽然站起來走到湖泊旁,把水果倒掉。

「你幹什麼!」看著他動作的依娜,火大的追過去問,不吃就不吃,做什麼倒掉。

「壞掉了。」杰冷著臉說。

「騙人,我早上才切的,怎麼可能會壞掉。」而且之前她也都是這樣準備的,她吃就不會。

「我說壞了就壞了。」

「那你以後別吃了。」真是傲嬌的公子哥。

「明天幫我另外準備。」今天的他吃不了。

「明天的也會壞掉。」依娜真氣壞了。

「明天的不會。」

「我……不理你了。」她已經氣到不知該說什麼了。

而且為什麼她要幫他準備。

依娜堵氣的走到她的老位子坐下,拿起書。

杰看著她,慢慢起過去坐在她旁邊,頭靠在她肩上,閉上眼。

「你做什麼。」依娜推了推他,沒好氣的說,幹嗎靠著她。

「我休息一下,別動。」沒打算移動的杰說著。

「你去別的地方休息。」這麼靠著她,她覺得很奇怪。

「我不舒服,不想動了。」他真的心裡不舒服。

「……」什麼歪借口,為什麼他不舒服就要靠著她,而且她還在生氣著。

依娜倒是沒再把他推開。

「別生氣了。」閉著眼的杰,緩緩說著。

依娜心裡一絲柔軟。


再之後~

杰一來到這,就在她旁邊坐下,她還以為他要靠著她的肩膀,結果直接倒下躺在她腿上。

「喂!你起來。」依娜有些慌張,肩膀借他靠還可以,躺大腿,她覺得別扭。

「我累了,躺一下就好。」杰把臉轉過去靠著她的肚子。

「你去躺在旁邊阿!」這樣她很緊張。

「旁邊不好躺。」杰把手環住她的腰,臉蹭著她的肚子。

原本坐直的依娜被他的動作壓的斜靠在樹幹上。

「也不要躺在我這。」依娜欲哭無淚。

「不要吵了,我休息一下。」杰霸道說著。

依娜無言看著躺在她腿上的杰。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是不是太順從他了。

而且他不是很多女朋友嗎?怎麼不去找。

她有天突然發現,除了特定的課或活動以外,他都是跟她在一起,她幾乎都能掌握他每天的行縱了。

這樣到底對不對阿!

她不瞭解杰以前是怎麼的人,跟聽到的好像有所不同。

但……她確實也看過他的浪盪行為。

她真的混亂了。

是他對每個女生都是這樣嗎?

應該是這樣子的。

他可能太習慣做這些事了,所以做了撩人的動作都不自覺。

本來還想勸他去找他那些女朋友的。

自從被他咬了下唇之後,她也不敢再提了。

心裡砰砰跳的。

依娜好煩惱阿!

她需要冷靜一下,得離杰遠一點。

太危險了。


「在想什麼,眉頭皺的這麼緊。」一走進辨公室,于哲看依娜兩條漂亮的眉毛都快揪結在一起,好笑的拿書輕輕敲了下她的頭。

「在想……」杰,依娜下意識要回答,意識到是于哲,敢趕收回。

「在想說再來休息兩天,想出去走走,你有要跟我一起去嗎?」想出去收收自已的心。

「這樣阿!」于哲有些為難,因為快學期末了,學生會有很多事得處理,公司那裡他也跑不開。

「沒關係啦!我知道你很忙,我自已去也是可以的,只不過于哲哥,有些我可以處理的,你就讓我幫忙吧!不然我這個助理好像沒什麼作用。」她也早想到于哲哥沒空了。

「抱歉!娜娜,我很想陪妳去的,快學期末了,事情比較多,等忙完我找個空檔再陪妳去。」他太忙了。

「我找時間再把一些事情交代給妳,一開始想說妳對這裡還不太瞭解,想讓妳先熟悉熟悉一下,既然妳這麼說,就拜託妳了。」這樣他們也有時間相處。

「對哦!都快學期末了,時間過的好快。」再過一個半月就休假了。

「到時候我再跟妳一起回去。」

「好阿!」終於可以回去看看媽咪了。

「有沒想到要買什麼回去的。」于哲提醒著。

「沒有想到,我這次出去再看看。」該買什麼呢?

「記得也幫我買。」

「你都在這了還要買什麼。」依娜嫌棄。

「買畢業禮物阿!我再半個學期就畢業了。」就知道他不說,娜娜肯定還沒想到。

「哇!這麼快!你要畢業了,我一個朋友都還沒交到,你就要走了。」她壓根沒想到,還以為他會陪她到畢業呢!

「放心,我就算畢業,還是會留在這裡陪妳的。」他早想好了,留在這裡先管理分公司等娜娜畢業後再回台灣。

「于哲哥~謝謝你。」依娜真感動。

「謝什麼呢!是我把妳拐來的。」于哲揉著她的頭。


第二十一章-該怎麼做

「依娜呢?」看著桌上的果醬麵包,杰口氣不善的問著。

他有些生氣跟煩燥。

那天他在廢校區等不到依娜,心裡愈來愈焦燥,他知道她去那,知道她去周于哲那,但他不愿意,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想跟依娜在一起,不要她去找周于哲。

他很生氣對依娜也有些怨。

回到家後,心情不好的他便一直冷著臉,不理會依娜。

結果他發現依娜似乎在閃著他。

不去廢校區,也不陪他吃飯了。

他有些慌了,心裡更難受了。

「依娜小姐這兩天休息,說要出去旅遊了。」看著失常的杰,亞德心裡嘆氣。

「旅遊?」杰愣看著亞德,沒想過依娜會離開家裡。

「對,她一個月有四天假,這次把兩天的假排在一起,所以這兩天的餐點,我會先幫你準備的。」亞德解釋著。

「她幾點出門的。」

「六點左右。」

突然沉默的杰,緩緩的走出去到客廳的沙廢坐下。

沒味口,不是因為亞德的餐點不好,他心裡很糟。

“是跟于哲出去嗎?”

“不是說要帶他出去嗎?”

“是生他的氣嗎?”

“怎麼辨?”

杰很慌亂。

他得跟依娜道歉,依娜肯定生他的氣。

「亞德……幫我打電話給依娜。」杰看向亞德。

亞德依言,走到電話旁按起號碼。

「轉入語音箱信……」

「轉語音,可能還未開機。」亞德聽完電話後說著。

「你說她是不是生氣了。」

「我對她生氣了,她也生氣不理我了。」杰怕亞德不瞭解。

「你說她會回來嗎?」杰很焦慮。

「會的,少爺她只是出去走走。」亞德安撫,很訝異杰怎麼會如此不安。

「她會不會生氣就不回來了。」

「不會的,依娜小姐不是那樣的人。」亞德安慰,雖然跟依娜認識不久,依他看依娜是個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的人。

「是嗎?」杰依舊不安。


過了中午,到達目的地的依娜,直接來到書上介紹旅遊景點千瀑山,這裡是一個有著大大小小的瀑布的小山林,山下有點小鎮叫千瀑鎮,悠閒走在瀑布旁的山林步道,依娜忽然想起還未開機的手機”不知道有人有人找她”

將後面的背包拿到前面來,打開拉鍊,伸手進去摸索手機。

手機開機後”叮咚、叮咚、叮咚……”

依娜嚇了一大跳,怎麼這麼多未接來電。

都是杰家裡打來的”發生什麼事了。”依娜趕緊撥打回去。

“嘟、嘟、嘟……”沒有訊號。

這種森林小鎮,好山好水,就是沒有收訊。

看著手機訊號格”找她做什麼呢?”皺起眉頭,依娜心裡有些擔心。

家裡還有亞德,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算了,都已經出來了,不應該一直擔心著。

……晚點到了鎮上在看看有沒有訊號。

依娜提起腳步往前走。

話說回來,她還答應杰要帶他出來玩,杰不知會不會生氣。

可是她得遠離他……怎麼辨呢?

看著旁邊壯麗的瀑布風景,依娜陷入自已的思緒中不自知。


「少爺,進去吧!」亞德看著坐在搖椅上的杰,擔心的勸著。

「再等一下。」把煙蒂丟到地上,踩熄。

看著地上滿地的煙蒂,亞德直想嘆息。

「少爺,依娜小姐明天才會回來,你在這裡等沒用,我們進去吧!你中餐沒吃,晚餐也還沒吃,這樣下去你會受不了的,天色都快暗了。」

「我……不是等她,我只是不知道該做什麼。」

他知道該吃飯了,就是沒味口。

晚餐也是。

想著可以去找雷特,提不起勁。

想著可以去公司,也不原意。

他只想在家裡待著,放空。

他知道依娜明天回來,但他沒心思做其他事。

想依娜回來,能馬上見到她。

「唉!」亞德不知該說什麼了。


隔天下午

亞德看看桌上立了幾瓶的酒瓶,再看著躺在沙廢上的杰,實在很擔心。

「少爺……」他都不知該怎麼勸了。

「亞德,你說……我這是怎麼了,一開始我覺得她很有趣,喜歡逗逗她,看她嚇到,覺得好笑,看她生氣,我也很樂,只要看到她的反應,我的心情就很好,一開始知道她有未婚夫,並不是很在意,知道他們畢業後就會結婚,我也無所謂,或許心裡有些不舒服,只是慢慢的……愈來愈難受了,只要她去找周于哲,我的心像被啃蝕,好難受,變的焦燥,開始坐立難安,只要在她身邊回來我身邊,心裡才會舒坦些,現在依娜不理我了,我好像全身無力……快喘不過氣了,你說,我是不是生病了。」壓在手臂下的眼角,流下一行淚。

「少爺……」

「你說我該怎麼做。」他沒辨法控制了。

「少爺,強摘的瓜不會甜。」亞德希望杰不要做傻事。

「強摘的瓜會不會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快沒辨法呼吸了。」他怕已經不知道自已以後會做出什麼事了。

亞德很憂心,該不該告訴亞德的父親。


突然開門聲

杰倏地起身,快步走向門口。

一進門的依娜,看見站在玄關的杰,有些愣住「怎麼了。」

「妳回來了。」杰擠出微笑來。

「你怎麼了,怎麼把自已搞成這樣。」依娜皺起眉頭。

認識杰以來,他都是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現在他衣服皺了,頭髮亂了,好像有點鬍渣,還瘦了一圈。

怎麼還有煙味、酒味,好濃。

「怎麼都是煙味、酒味。」依娜嫌惡抬起手搧搧。

「我以為妳生氣不理我了,怕妳不回來了。」杰弱弱說著。

「我為什麼生氣不理你。」她什麼時候生他的氣了。

依娜往客廳走,杰拿過依娜的背包跟著。

「前兩天我生著妳的氣,回來不想跟妳說話,後來妳不是也生氣不理我嗎?」原本很難受,以為依娜看他生氣會來問他、哄他,結果她反而生氣不理他了,害他變的不安、更難過了。

「你生我的氣,為什麼生我的氣?我沒有生氣不理你。」杰老是陰陽怪氣的,她早已習以為常了,怎麼知道他是在生誰的氣。

前兩天以為是杰心情不好,不想說話,不想理人,剛好她也想離他遠遠的,就默默不出現在他面前了。

「我生氣是因為……」妳去找周于哲,沒來找我。

不能說。

「那妳為什麼不再去廢校區那,回到家也不見踪影,也不陪我吃飯了。」杰越講越心酸。

「我是因為……忙,快學期末了,于哲哥學生會那事情比較多。」依娜撒著謊,其實于哲哥沒丟什麼事給她做。

「那家裡呢?回到家妳也不理我。」壓下不舒坦,杰接著質問。

「我以為你心情不好,不想理人嘛!」以前他心情不好,不是都要人滾遠一點嗎?

「我心情不好,妳不能來問問我嗎?」只要哄哄他就好了。

「我問你?你不是叫我滾吧?」依娜很懷疑,她不想明知道他心情不好,還當砲灰。

「我不會這樣對妳。」

“咕嚕~”聲音從杰肚子響起。

「我肚子餓了。」杰無辜說著。

「你是都沒吃嗎?怎麼有辨法兩天就瘦一圈。」真的很誇張。

「我習慣吃妳煮的,不是妳煮的,我吃不下。」因為依娜不見了,他吃不下。

「我先去煮點東西吃吧!」依娜無奈講著,那她學期末回去休假,他要怎麼辨。

「妳沒生氣吧!」杰跟在身後追問。

「沒有。」她到底要生什麼氣,而且他也沒說他在生什麼氣阿!


依娜簡單煮了點湯麵,她有多準備了一些,打算等一下帶去給于哲哥吃,順便跟他說她回來了。

「今天就吃麵吧!」依娜端了一碗麵給杰。

「妳不陪我吃嗎?」杰看了依娜只端一碗,黯然問道。

依娜猶豫了一下「好吧!等我一下。」她有事跟杰商量,等下只好讓于哲哥自已吃了。

依娜從廚房端了碗麵過來陪杰用餐。

學期末結束後會休假兩個月,依娜在想著要回去台灣,這樣就沒辨法留在這繼續工作,而且合約也到期了,是不是該請杰另外找人來接手工作。

很捨不得,她想還是結束了吧!杰最近的行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但一直影響到她。

再繼續下去,她怕有天會失守成為杰花名錄的一員。

她不想變成這樣子,想想就很可怕。

看杰吃得差不多「杰……我想說學期末快到了,到時候休假我想回去台灣,我這份工作要不要你另外找人來。」

「什麼意思……那你呢?」杰壓下心裡的不安,問道。

「我想說我就做到那個時候,還是你現在就找人,等有人接手了,我再搬走。」

不准……

「你說你沒生氣的。」杰壓抑著。

「我沒生氣阿!」依娜搞不懂,她到底要生氣什麼。

「那妳為什麼不做了。」還說沒生氣。

「我怕到時候回去了,你這裡需要有人來照料三餐,會造成你跟亞德的麻煩。」依娜婉轉解釋著,她看著杰的臉色愈來愈難看。

「我並沒有覺得麻煩,妳回去期間我會自已想辨法……」不對,依娜要回去兩個月,那他怎麼辨。

「妳一定得回去嗎?」杰有些急燥。

「對阿!」不然她留在這幹嗎?

杰倏地沉默。

「不要回去好嗎?」杰聲音有些哀求。

「不行……我好久沒還回去看看媽咪了。」看看杰,心裡有點不捨。

那他怎麼辨、怎麼辨……他不要跟依娜分開。

一個念頭閃過。

快速抬起頭。

「那我跟你回去。」眼睛亮亮的,這樣就可以跟依娜在一起了。

「不可以……。」跟她回去,她要怎麼跟大家解釋。

同學、朋友、雇主,怎麼介紹都很奇怪。

而且光于哲哥那關就沒辨法過不了,他最排斥杰了。

「為什麼不可以。」好煩燥。

「你要以什麼身份跟我回去,而且于哲哥會跟我回去,這不是很奇怪嗎?」為什麼非得跟她回去。

又是周于哲。

為什麼周于哲可以,他就不行。

杰不知覺緊握著手,緊咬下唇。

「我是妳的朋友,我可以自已過去,妳來接我。」杰很執著。

「不行,這意思不是一樣嗎?」依娜有些煩。

她就是不能帶他回去,他不懂嗎?

她怎麼覺得杰有點無理取鬧。

「為什麼我就不能過去。」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他到底要怎麼做。

「維倫‧杰,你到底懂不懂我的意思,你要過去可以,但我不可能去接待你,就是我答應了,于哲哥也不會同意的。」依娜有些生氣的解釋。

他今天怎麼這麼番。

杰咬著牙悶氣不說話。

眼框微微泛紅。

他不能讓依娜生氣,依娜會丟下他。

「那妳會回來吧!」杰妥協了。

「當然會阿!」她還在讀書,不回來,要去哪?

「那我在家裡等妳。」

「不是……」是這樣的吧!

「妳說妳會回來的。」杰任性的說道。

「我……」依娜看著杰泛紅的眼,說不下去了。

「我會等妳回來的,妳不能騙我。」杰板著臉強調。

「我們重簽合約吧!這樣妳才不會反悔。」杰真的很怕依娜離開,不回去了。

依娜心裡有點亂,不應該這樣。

看著杰,她又忍不下心拒絕。

晚點在杰半強迫下簽下名字。

看著嶄新的合約,依娜心裡有種會完蛋的感覺。


簽完合約後,本來她想著去找于哲哥,杰問她要去那裡,她便跟他說了。

杰看著她手裡的餐鍋「我又餓了。」

???騙人,他們才剛吃完,她也才把碗收走而已。

而且知道他這兩天沒吃好,所以她幫他用了兩份的量耶!

「我們不是才剛吃飽嗎?」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餓了。

「我就是很餓。」杰很堅持。

依娜看看手裡的鍋子,又看看杰。

算了。

「好吧!給你吃。」就當于哲哥沒口福了,雖然他不知道。

依娜把麵裝在碗裡,端到餐桌。

「那我先出去了。」依娜轉身就要走了。

「你要去哪?」杰問。

「去找于哲哥阿!」不是說了。

「先陪我吃。」

「……」剛剛不是陪了很久了嗎?

算了,一下子就好。

依娜走過去坐在椅子上,兩隻手撐起下巴,看著杰吃。

「很好吃嗎?」依娜找話講。

「嗯……」杰慢條斯理吃著。

餐桌上剩下杰吃東西的聲音。

依娜無聊等著杰吃完。

想說他是故意的嗎?

吃的有夠慢的,平常就沒吃這麼慢。

好不容易吃完了,她收拾好準備要出門。

「妳先陪我去走走,我肚子不舒服。」杰說。

依娜覺得他是故意的。


第二十二章-期末回家了

坐在飛回台灣班機上的依娜已經苦惱著兩個月後要回去杰那裡,不該答應的。

依娜不只一次懊悔了。

怎麼說呢?

自從那日和杰簽約後,本還想試著遠離他。

後來發現她根本沒機會。

在二次、三次用假借口去于哲哥那,回家後,杰用哀怨的眼神看她。

「為什麼又沒去廢校區了。」杰知道她的習慣,只要沒課的時間,沒事的話,她都會去那休息看書。

「我去于哲哥那阿!我最近想著要不要找個選課來上,所以去看看。」依娜找了借口。

她知道杰現在都會去那裡,所以她再一直過去也不合適。

依娜獨來獨往慣了,來到這也沒交到朋友或融入任何一個群體裡。

但她也無所謂,她認為交朋友不應該是勉強自已去交才交。

合的來便交往,合不來,一個人她很也可以很自在。

偶而她喜歡一個人享受清閑的時光。

杰意外闖入她尋的地方,其實她並不排斥。

只是她覺得別扭,可能怕被別人發現,她解釋不清。

若真被別人看到她跟杰獨處,她可以想像散播出去的話,會如何不堪。

所以想著另外找個地方或者該找一些事來做了。

可惜她尋找了一個好地點。

「我等妳很久了。」杰抱怨著。

「等我干嘛!如果你無聊,就去找你那些”好”朋友阿!」她指的是女性朋友,她也不覺得來找她就會多有趣。

「我想在那休息,妳不在,我會害怕。」杰瞎說。

什麼……爛借口。

「我不在,你去別的地方不就好了。」最好不要再去了。

「去別的地方會被纏住,廢校區沒人敢去。」到任何地方,都會有人找個借口,纏上他。

不過最近比較少了。

他現在性趣缺缺,不識相找他的,總被他冷眼以對,所以幾乎沒人敢靠過來。

而他想接近的,似乎總躲住他。

有人的地方,他不能跟靠近她。

有機會他便想與依娜相處,只是依娜老是不配合。

杰很煩燥。

為什麼他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和依娜在一起。

「我也沒辨法老是陪著你,我也有自已的事要做。」他不想被別人纏,就要纏著她,這是什麼道理。

「妳要做什麼,我陪妳一起去。」杰試著說。

「別……你忘了你那些好朋友嗎?我不想被打。」雖然說她是抬拳道黑帶,不一定傷的到她。

為什麼一定要找她。

「不會了,以後我會保護妳的,而且她們傷的了妳嗎?」他還記的她的過肩摔,那次以後再沒有人敢找依娜的麻煩,當然有一半功歸周于哲。

「不是這樣說,我也不想被誤會,別忘了,我有未婚夫。」依娜暗示他要保持距離。

「有未婚夫就不能交朋友嗎?他當真那麼重要。」杰生氣了。

要如何才能走進她的世界。

「他當然重要了,而且你還有那些關係匪淺的好朋友,我不想自找麻煩。」杰最近怎麼老是有理說不清。

就不能走在一起,就不行嗎?

無話可說的杰,悶著氣想說該如何做。

依娜看著生氣的杰。

最近怎麼老是這樣,講著講著就不高興。

她不懂杰在執著什麼,沒她陪著很重要嗎?

她跟他的生活圈就是兩個世界,跟本交集不了,

為什麼非要扯在一起。

可看他這樣生氣,她心裡又有些酸疼。

該拿他怎麼辨。

「好了,我如果沒有要過去,我會先跟你說好嗎?」依娜安撫著。

杰眼睛亮亮的。

「不可以常常不去。」杰得寸進尺說著。

「知道了,陪我去挑個禮物吧!再兩星期就要回去了。」依娜扯開話題,不想一直在那話題上打轉。

不過要去遠一點的地方就是,她可不想遇到學校的人。

「妳回去不可以把我忘了。」杰心情又變差了。

「要忘什麼?」無言。

「忘了我在這,妳得回來我這工作,知道嗎?」雖然簽約,杰還是不放心。

他知道簽約沒用,就算違約他也不可能真的去告她,周于哲也不可能付不出違約金,所以他很害怕,依娜回來後就不來他這了。

「知道了,別再說了。」一講她就煩燥。

「回去打電話給我。」杰要求,這樣他才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為什麼?我不要。」他又不是她的誰,憑什麼要她打給他。

「那我打給你,你要接。」換個方式。

「我也不要……」這樣也不對,依娜考慮回去把他的號碼封鎖了。

杰哀怨的眼睛幽幽看著她。

「……」依娜發現自已有些害怕看到杰這種眼神。

好像就要被自已拋棄的樣子。

要不是知道杰是個花心的人,而且對她這種乾扁身材沒興趣。

就他的行為,她都快懷疑杰對她有意思了。

重要的是自已好像拿他沒轍。


「怎麼了,最近老是看妳皺眉頭。」周于哲轉頭看依娜皺眉遊神中,故意用手捏住她皺緊的眉頭。

「好痛,于哲哥,你干嘛!」依娜撥開他的手,揉著眉頭。

「我跟妳說話,不理我,還遊神去了,我得把妳叫回來阿!」于哲開玩笑。

「我才沒有遊神,我……只是在想這樣回來會不會造成雇主的麻煩。」依娜找個借口。

「有什麼麻不麻煩,就不要做就好了。」這麼簡單的問題。

「我是這樣想的,但他不太愿意。」是非常不愿意。

「不想做了還不行,我來跟他談。」這樣就可以來住他那了。

「不用啦!于哲哥,可能他太喜歡我煮的菜,另外找人太麻煩了,他可以接受我休假兩個月,是我不好意思休息這麼久啦!」依娜趕緊解釋。

她怎麼可能讓他去跟杰談。

「那妳有什麼好煩惱的,人家都答應了。」真是自尋煩惱。

「對、對、對。」依娜苦笑著。

「我說,等下爸、媽會跟柔姨一起來接我們,到時會直接去餐廳吃飯,如果妳怕累了,先睡一下,不然就快到了。」周于哲講著等下的行程,他都安排好了。

「阿!這麼快。」她不是才發一下呆嗎?

「還這麼快,看妳一點都不想家。」于哲取笑著。

「我那有不想家,我可想死了。」依娜抱著于哲的手臂撒嬌回道。

都不知道她在那有多想媽咪。

「好啦!快眯一下,等下就下飛機了。」于哲笑笑的揉揉依娜的頭。


「媽~」走出出關口,看見媽咪的依娜,趕緊衝過去抱緊她。

「妳終於回來啦!」欣柔笑笑著回抱。

「還有我跟妳玉華姨呢!」周家威笑鬧著依娜。

「威叔、玉華姨~我回來了。」依娜不好意思,害羞笑著去擁抱周家威跟林玉華。

「都快入我們家的門了,還不好意思阿!」林玉華也跟著取鬧。

「那有,我只是太久沒回來了,興奮了點。」依娜撒嬌道。

「委屈妳了,還都不是于哲那孩子非得要妳過去陪他。」林玉華心疼道,雖然知道這是為了依娜好,但她也捨不得。

都要進他們周家的門了,還管什麼名校呢?

「媽,我聽到了。」于哲跟在後面走過來,聽到玉華正在講他的壞話。

「聽到就聽到了,事實本來就是這樣。」周家威護著林玉華,他也是捨不得依娜,但于哲都幫依娜舖好了路,他再捨不得,也不能阻擋依娜的前途。

都怪于哲那混小子。

「我看依娜才是你們生的。」于哲笑著抱怨。

「那是當然。」周家威、林玉華不約而同的一起回答。

「柔姨,我要去妳家住。」于哲扁嘴對著欣柔撒嬌。

“呵、呵、呵……“看于哲這樣子,大家都歡愉笑了。


在餐廳裡

「唉!還有兩年半那,依娜才能嫁到我們家來。」林玉華失望的感嘆道。

好久阿!

林玉華迫不及待的想讓依娜嫁進來。

她沒有女兒,只有于哲一個兒子,總希望能有個女兒陪陪她。

她也早把依娜當自已的女兒來看待了。

「是阿!時間過的真慢。」周家威心裡想的跟林玉華一樣。

「不會啦!到時候你們可別嫌棄我們家依娜。」欣柔微笑回著。

她怕依娜嫁過去後,他們會嫌棄依娜不像別人家的女孩兒愛撒嬌。

其實欣柔對於依娜會不會嫁給于哲,她也沒把握。

這孩子從小就是一個有主見的人,像她的爸爸一樣,兩年半的時間變數太大,並不是她們要她嫁了,她就會嫁。

如果思緒不清也就算了,但只要她想清楚了,她想怎麼做,她就會怎麼做,別人都勸不了。

「怎麼會嫌棄呢?我們恨不得她能馬上嫁過來,對不對,于哲。」林玉華接著話,把話題丟給于哲,要他幫幫腔。

「對阿!其實我是想著先結婚,可惜依娜不要。」于哲直勾勾盯著依娜。

「為什麼不要阿!依娜。」林玉華跟著看過去。

「阿……什麼……」依娜心不在焉地回答。

她緊張死了,因為她背包裡的手機,不時在震動。

剛走出廁所,想著開機後要聯絡在台灣的好朋友語芯,結果一看都是杰的未接來電。

「依娜,打給誰阿!」也從廁所出來的于哲看著依娜頭低低的看著手機,走過去搭了一依娜的肩。

依娜嚇得手抖了一下,手機掉到了地上。

依娜趕緊撿了起來。

「怎麼,做賊心虛阿!嚇成這樣子。」于哲取笑道。

「那有……」依娜心虛的回答。

「妳要打給誰。」依然笑著,但于哲眼裡的笑意漸漸收起。

有什麼事不敢讓他知道的。

「我本來是要打給語芯的,太久沒聯絡了,還沒找到她的電話。」依娜解釋著,語芯于哲哥他也認識。

「那妳現在找。」于哲命令著,他要看她手機裡藏著什麼。

「等一下吧!大家都在等著我們。」依娜陪笑著拉推著于哲,趕緊把手機的鈴聲按掉。

「依娜你有瞞著我。」于哲很肯定。

「我……那有……」依娜覺得自已的背都濕了。

「依娜你們在做什麼,快過來坐。」欣柔解救了她。

“媽~我好愛妳”依娜心裡吶喊著。

于哲只好放依娜一馬。

「晚點跟我解釋清楚。」于哲不讓依娜呼嚨過去。

「好~」小兔子耳朵垂下。


「說我們先結婚,好不好。」于哲看她神遊在外,再講一次。

「不行,我們都還在讀書呢!」依娜倏然回神,趕緊回道。

她現在對於是不是要嫁給于哲哥,越來越不確定了。

原本她以為嫁給于哲是自然而然的事。

只是現在她有些猶豫了。

她還是很喜歡他。

跟媽媽、威叔、玉華姨一樣。

以前認為喜歡就是這樣了。

但現在她發現好像還有不同的。

她想起杰。

她知道這是不對的。

她還沒能釐清。

「結婚跟讀書不會有什麼關係的,依娜,妳就跟于哲先結婚,再讀書嘛!」林玉華勸道。

「我想要專心唸書。」依娜為難道。

「不然先登記也可以。」林玉華就是要先她訂下來。

「這……」要怎麼拒絕阿!

「好啦!別一直逼依娜。」看出依娜意愿不高,周家威出聲了。

「對阿!媽,等下妳嚇跑依娜。」于哲也出聲維護。

「對不起,玉華姨。」依娜很抱歉。

「沒事的,依娜,是姨太著急了。」林玉華也不好意思。

「好了,我們先吃飯,回去我再勸勸依娜。」欣柔打著圓場。

「嗯嗯!我們先吃飯,我還有禮物沒給你們呢!」依娜趕緊把禮物拿出來給他們。

「怎麼還準備禮物呢?」林玉華笑著接過來。

「下次就不要再帶禮物回來了。」周家威也接過手唸道,他知道花這些錢都是依娜辛苦賺來的,他可捨不得。

「我第一次去當然要準備個禮物回來阿!下次就不會了。」依娜笑笑回道。


回到家,跟周家威一家道別完,依娜感覺背包微微震動,趕緊跑回房間,接起電話。

「為什麼現在才接電話。」電話那頭的杰質問。

大哥,她現在才回到家好嗎?

「你找我有什麼事阿!」依娜耐著性子問。

「我問妳到家了沒。」我怕妳不理我,杰忍著沒說。

「才剛到了,這樣可以了嗎?」依娜很無奈。

「妳應該早就下飛機了,怎麼現在才接電話。」他算著依娜下飛機的時間,想著打給她剛剛好。

結果依娜從未開機到不接電話,讓他開始緊張起來。

直在家裡來回走動,焦燥不安。

找不到依娜的人,他無法安心。

「維倫‧杰你是不是忘了我跟誰回來的,你覺得我能一下飛機就接你的電話嗎?」依娜很生氣的回問。

如果讓于哲哥知道了,她要怎麼跟他解釋。

哦~她還要跟于哲哥解釋,剛剛在廁所外說謊的事。

想著就煩燥。

「那也可以找時間接或回我電話。」杰很委屈。

「我一下飛機就跟著于哲哥他們一家人還有我媽去吃飯了,我要怎麼找時間。」越講越生氣。

就不要打給她就好了,為什麼要搞得好像她偷情了一樣。

到底誰才是她的未婚夫。

電話打的比于哲哥還勤。

「我只是不安心……」聽出依娜在生氣了,杰小心翼翼的試著解釋。

「不安心什麼,我不是好好的。」依娜快翻白眼了。

「我怕妳不回來。」杰把心裡的不安說出來。

「我不是答應過你了嗎?你在怕什麼?」依娜不懂杰到底在害怕什麼,她不在有那麼重要嗎?

「我也不知道。」杰苦笑著,要怎麼跟她說,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依靠的人,他害怕被她拋棄。

他沒辨法接受。

「你不知道……不管了,你不可以再一直打給我,不然我會把你封鎖了。」依娜警告著。

像他這樣一直打來,她遲早會得心臟病的。

「那我要怎麼找妳。」他不能找不到她。

「不找我行嗎?」依娜垂死掙扎。

「……我想跟妳說說話……。」杰的口氣有些壓抑,也有點溫柔。

就是這樣,杰這樣的行為讓依娜很想衝動問他。

是不是喜歡她。

又怕杰會嘲笑她。

太沒面子了。

「一天就一通,我打給你。」依娜妥協了。

總是這樣,依娜快唾棄自已。

「好。」聲音歡愉。

「電話費你出。」依娜不甘心道,國際電話貴死了,只有杰那種有錢人花得起。

「當然,只要妳記得打給我。」電話費對他來說是小錢。


「在跟誰講電話,語芯嗎?」看著依娜從房裡走出來,知道她在講電話的欣柔,關心的問。

「不是,是跟學校的同學講電話。」依娜沒有隱瞞。

「學校的,那不是國際電話嗎?」欣柔有些擔心。

知道國際電話貴,依娜到聖葳學院打了報平安的電話後,欣柔便讓她不要再打回家。

並不是她捨不得花這個錢。

而是她知道依娜的個性,一定會想辨法賺錢去付的。

她不捨得依娜這樣辛苦。

「媽別擔心了,錢是對方付的,學校裡的學生什麼沒有,錢最多。」依娜抱著欣柔撒嬌。

「那就好,妳同學找妳什麼事。」欣柔好奇問著。

「就課業上的事,不重要。」依娜打哈哈。

「媽,這幾天我陪妳去逛逛,我在那也有打工,賺了不少錢……我帶妳去買東西。對了,我還有禮物沒拿給妳。」依娜敢緊從包包把禮物拿出來給她。

「怎麼又去打工,錢不夠就跟我說阿!怎麼還有我的禮物?妳就不用幫我買了。」欣柔心疼。

「那個工作不辛苦的,第一次從國外回來,怎麼可以不幫妳買呢?」

「妳老是說不聽。」欣柔無奈唸道。


第二十三章-等待

坐在沙發的杰,手裡翻著放在腿上的書,心不在焉時不時看向桌上的手機。

感覺等待的時間太漫長了。

像小時候他總是等著父親來看他。

明知道父親不會來。

還是忍不住期待。

這幾天除了等待她的電話,幾乎無法在做其他的事情。

他後悔答應等依娜打過來。

無時無刻他都想打去找她講講話,想知道她在做什麼。

但又怕她生氣。

杰覺得煩燥。

倏地起身,走去門外。

「亞德,載我過去雷特那。」他必須轉移注意力,不然他會瘋掉。


杰拿起酒杯喝了口酒,眼直盯著手機。

「怎麼,在等誰的電話。」服務完客人的雷特,轉過身看見杰又在看手機,忍不住問。

自杰進店坐下喝酒,就看他時不時的瞄著手機。

「沒有。」喝著悶酒,杰不想解釋。

「沒有……?」才有鬼,雷特才不信。

「你不在家陪你的小依娜,跑來這喝酒?」雷特試探問著。

「她回去了。」杰悶聲說著。

「哦~所以你在等她的電話?」

「嗯!」撐在桌上的雙手抵著額頭。

「既然想她,怎麼不打給她。」這可不是杰的作風。

「打過了,好像打擾到她,她生氣了。」

「生氣,你怕她生氣?」雷特覺得不可思異,杰會怕一個女人生氣。

「我怕她不回來。」杰不知如何訴說自已的恐懼,也不知道為何自已會如此的害怕。

「你完蛋了。」雷特可以預見杰未來的慘狀。

「是嗎?」杰冷扯著嘴角。

「她可是于哲的未婚妻,他們將來要結婚的。」雷特再次提醒著他。

「那又如何。」杰賭氣,誰說未婚夫、妻就一定得結婚。

「那…那又如何?」雷特傻了。

「我不想一直等待,為什麼我只能一直等待……。」像等待他父親,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失望。

他想要跟之前一樣回到家就看見依娜準備好晚餐,好像在等他回家,讓他心裡滿滿、暖暖的。

而不是像現在只能等待,又害怕她不回來。

感受過依娜的溫暖,現在他覺得比小時等待著父親更難熬,他不能失去。

「你以為你能介入他們?你瘋了嗎?」雷特真的擔心了,他沒見過杰這樣過。

「為什麼我就不行,不試試怎麼知道。」對阿!為什麼依娜只能嫁給于哲,為什麼他就不能呢?

「你會受傷的。」雷特告誡他。

「我現在就好受嗎?」他現在每天都覺得度日如年。

「杰……」雷特不曉得要如何勸他。

鈴、鈴、鈴……

杰敢緊接起手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聖葳學院(第十六章開始...)

聖葳學院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