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火兆金

聖葳學院(第二十四開始…)

第二十四章-迷茫

「那裡的大少爺、大小姐個個都像長不大的小學生。」

「真有妳說的那樣誇張?」語芯看著依娜講的口沫橫飛,心想太浮誇了。

「真的,從小到大生平第一次被踢椅背,就在聖葳發生了,妳能想像嗎?同等大學,大學生、大學生誒!」依娜深吸了一口飲料。

好不容易找到時間約出好久沒見到面的語芯

依娜敢緊把在聖葳發生的事訴說給好友聽。

「真誇張,于哲哥把妳帶去什麼鬼地方。」

「不誇張,更誇張的是,那個踢我椅背的杰,還是我工作地方的老板,我剛到那的時候,想說先去看看校園,結果……扯吧!妳說,這是什麼鬼緣份。」依娜把遇到杰的鬼經過訴苦給語芯聽。

「你說那個杰,在你去校園的時候被你撞見他在壞壞的事,後來又去工作的地方發現他是老板。」語芯瞠目結舌的重覆,也太巧了吧!

「是阿!」

「他會不會以為妳對他有意思。」

「那時我也怕他會誤會,便敢緊跟他解釋,他管家還說他家主人厭惡被女人纏上,我心想他就是一隻種馬,還怕被纏。」

「哈、哈、哈。」

「後來有時我在想是不是我錯覺?總覺的他黏人的很,不管在那總會看到他,在學校也是,想著他是不是刻意在尋我,有時被黏的有點煩,說不出那種奇怪的感覺。」

「他?是那個杰嗎?」沒誤會吧!

「嗯!」

「妳說他厭惡被女人纏上,但他聽起來很花心誒!然後妳覺得他又很黏妳。」語芯分析著。

「是阿!他的行為不知是有意還無意的,有時都很讓人誤會。」依娜不好意思說出杰對她的舉動。

「什麼行為?」

「騎自行車,他要我戴著他,然後他從後面環住我的腰。」依娜害羞的說出。

「那妳怎麼想呢?」語芯感覺有些不對勁。

「在想是他是想玩弄我呢?因為他常常捉弄我,又在想是不是對我有意,可他有說過對我這種乾扁身材沒興趣,但他的行為又很曖昧,想說他是不是對每個女生都這樣,怕自已自作多情了。」依娜把自已的煩惱說出。

「聽起來很危險。」依娜要被拐走了。

「危險? 」那裡危險?

「于哲哥知道嗎?」以她對于哲哥的了解,她不相信于哲會讓依娜留在那個杰身邊。

「我怎麼可能讓于哲哥知道?」馬上斬立絕,雖然她也很想。

「妳有想過要怎麼做嗎?」依娜的個性應該不會在那拖著。

「有阿!我本來想說回來時順便離職,但……一言難盡。」她到現在還很煩惱。

鈴、鈴、鈴~

桌上的手機響起

依娜拿起手機「喂!」

「依娜,妳在做什麼?」聲音聽起來很歡愉。

「昨天不是有跟你說,今天會出來跟朋友喝茶、聊天。」

自從有天依娜打電話過去給杰,杰表示不想只等她的電話,希望也能打過來給她。

協調過後,在她認為可以的時候,讓他打電話過來。

「我記得,我只是很高興,妳的朋友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嗎?」只要不是跟于哲在一起,他就很高興。

他也想多認識依娜身邊的人。

「要怎麼介紹,又見不到面。」無言。

「說說話也可以阿!」

「少發神經了,你今天不是要過去你父親那,還不快去準備。」

「我剛起床,想先和妳說說話,晚點就出門了,妳要聊到什麼時候?」

「不曉得,好不容易才見到好友,有說不完的話。」久久才能見一次,當然要跟語芯好好聚聚,而且回去也是耍廢。

「妳還是要早點回去,回到家打給我。」

「好啦!囉唆!」依娜嘴角悄悄翹起。

「早點回來。」他好想她。

「快了、快了,再三個星期就回去了。」也才兩個月,搞得好像兩年似的。

「還是很久……。」

「好啦!不理你了,我要掛斷了。」再講下去,不知要講到什麼時候。

「是……那個杰?」語芯不確定問著,不像于哲哥打來的。

「嗯!就是他。」依娜有種說不出的心虛。

「他常常這樣打給妳?」語芯疑問。

「第一天回來這時,他打了上百通,我快嚇死了,差點被于哲哥發現,就警告他不准再打過來,他本來不愿意,後來跟他說好,每天我會打給他,才接受,今天是跟他說可以打過來,他才會打來的。」依娜解釋。

也好險于哲哥忙,那天的事才能被她矇混過去。

「會不會他真的對妳有意。」語芯也懷疑。

「連妳也有這種錯覺。」這就不是只有她有這種感覺了。

「他的行為真的很像戀愛中的男孩。」語芯想說的是就他們剛剛在講電話的感覺,就像熱戀中的情侶。

「要不是看到花心的一面,我也這樣認為。」

「那于哲哥呢?沒聯絡妳?」于哲哥都在做什麼。

老婆都快被搶走了。

「于哲哥忙的很,一個星期看有沒有打給我一、兩次。」他一向都很忙,她也習慣了。

「假如說杰真的喜歡你,你會接受嗎?」

「我不曉得,他那麼花心……」這問題她沒假設過,可能下意識的逃避。

擺明就是動心了。

語芯看出依娜的迷茫。

「那妳跟于哲哥的婚約?」

「我想我應該不會跟于哲哥結婚,以前就不認為會跟于哲哥結婚,現在好像更確定了。」

「妳跟于哲哥的婚事倒是想的很清楚,其實我想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個杰,不如試著去交往看看,反正談戀愛又不一定就得結婚,有個異國戀情也不錯。」

而且她也不認為依娜跟于哲哥有婚約就一定得結婚,只要依娜想清楚就好了。

「我喜歡?」她怎麼不知道。

「妳看妳,講妳跟于哲哥的事,妳能明確的判斷,一講到杰的事妳就反覆再三,妳還不問問自已的心。」

「我只是……」她也想不清楚。

「想什麼,有什麼好想的,妳不是凡是順心而為。」

是啊!順其自然就好了,想這麼多做什麼。


第二十五章-貝琳

「貝琳,這就是我兒子,維倫‧杰,是妳要找的那位嗎?」維倫‧班森介紹著自已的兒子。

前兩日,他的好友問他的兒子是否叫維倫‧杰,說自已的女兒在杲個場合認識了維倫‧杰,無意間知曉他和杰的關係,要求著想認識。

「是,謝謝班森叔叔,杰哥哥你知道我是誰嗎?對我可有印象?」終於見到念念不忘的人,貝琳興奮的問。

自在賽爾馬場,看到在馬場上與人競速,因奔馳跟興奮而紅著臉,還有閃閃發亮的眼睛,深深吸引著貝琳。

在當下她便向人詢問他的名字,知道他叫維倫‧杰,就讀聖葳學院。

在比賽結束後,敢緊找了個機會興奮的向他介紹了自已,那時杰舉起馬鞭抬起她的下巴「長的不錯,可惜我累了。」便從她身旁錯身而過。

她呆愣的轉身看他走遠的身影,感覺自已的心快跳出來了。

自此她便瘋狂的搜尋有關於他的消息。

「妳?我沒印象。」看著陌生的臉,杰淡然的回道。

「之前在賽爾馬場有個女孩擋你的路,你還記得嗎?」貝琳希望杰能記起自已。

「我忘記了。」賽爾馬場他已經好久沒去過了,好像自從依娜來了以後,他便有了新的樂趣,一開始覺的她好玩,喜歡逗弄著她、捉弄著她,到不自覺尋著她,不知不覺就已經過了半年了。

半年了,時間過的好快。

但她回去的兩個月,他卻感到比半年還久。

「你怎能不記得。」貝琳好委屈,自那次回去後便一直想念著,結果人家完全沒印象。

「擋我的人這麼多,我能一一記得?」杰不耐煩,他以為父親叫他來吃飯是因為終於記得他這個兒子了,結果是為了安排一個無聊的人跟他認識,他心裡感到厭煩。

「好了,不記得,以後就記得了,貝琳再來也要轉去聖葳學院了,杰就麻煩你好好照顧貝琳了。」貝琳的父親巴克打圓場的說。

「轉學進來?」這種事學校竟沒人說道。

「是阿!自從貝琳知道你就讀聖葳學院,便想著跟你讀同所學校,學期末前才去申請。」巴克希望杰能被打動。

「現在聖葳學院倒是想進來就進來了。」杰扯嘴,在依娜的轉學考前,還沒聽說誰是中途轉進來的,那個學生不是直升或是一入學到畢業的。

「當然是資格符合,不過考試,是說要等學生會長,周于哲回來在進行。」

「他的權力還真大。」杰冷笑。

「是阿!他真厲害,來這不到短短三年,他的公司集團便擴展了兩個分部。」巴克對于哲是滿滿的欣賞,那裡已經許多人都知道周于哲這號人物了。

「這麼厲害,何不把女兒介紹給他。」眼神漸冷,他不喜歡這種比不上周于哲的感覺,像便會被依娜淘汰似的。

「這……你也很優秀,貝琳也喜歡你,而且我怎麼可能把貝琳嫁給于哲,他可是東方人,觀念不說,如果他把貝琳帶回去,我可捨不得。」再怎麼好也是有缺點的。

依娜會不會因為這樣而排斥,杰皺起眉頭。

「好了,再來貝琳要讀聖葳學院,你那裡房子也夠大,讓貝琳跟你一起住。」班森打住他們的話題,向杰說出目的。

他知道他對杰這個兒子太過於忽略,一開始是對死去的亡妻賭氣,也是想忘卻傷痛,將兒子托給好友兼管家亞德便埋入工作了,後來漸漸的也不知如何要跟兒子相處了,見面便是無止盡的沉默,他也待不下去,想著有亞德陪就好了。

雖然亞德常說杰太寂寞了。

他也沒想到解決的辨法。

這次他好友的女兒剛好喜歡杰,他想這樣就可以讓貝琳跟杰作伴,如果能互相喜歡再好不過。

「我不要,我習慣一個人住,她要就讀聖葳學院是她的事,她要住那,自已想辨法。」那是他跟依娜唯一能親近的地方,不能被破壞。

「你……」巴克有些生氣。

「沒關係的,爸爸,杰哥哥,喜歡你是我的事,不關如何我總是會爭取你的喜愛的。」就算一開始不喜歡又怎麼,她有把握杰會喜歡她的。

總是要爭取看看……是阿!不爭取怎麼知道依娜是否會喜愛他。

「隨便妳,別防礙我就行了。」因貝琳的話讓杰有所體悟,對她也稍有好感。

「不會的。」貝琳高興應著。

第二十六章-受不了了

背靠著安全門的杰,心裡說不出來的感受,高興、憤怒、酸澀、嫉妒,他的心好像被掐的很緊,難以呼吸。

若不是雷特說看到他們出現在學生辨公室,他還不相信。

依娜提早回來了,卻沒跟他說。

當時依娜說于哲哥再來的一個星期要陪著她,所以不方便打電話,也強調不准他打過去。

他不愿意,跟她抗議著,協調不成,她便掛掉電話,再也打不通。

他很憤怒也很焦躁。

剛看到她跟周于哲說笑的身影,一直在他不平靜的腦海浮現。

是不打算回去了嗎?

什麼時候回來的,這幾天住在哪!

這些問題跟畫面一直不停的在他的腦裡打轉。

眼角瞄到熟悉的人影走過,杰一把抓住,將她往暗處帶。

將人壓在牆上,捧著臉,低頭便封住她的嘴。

還沒反應過來的依娜,本想放聲大叫,卻讓杰封住嘴,還有機可乘探出舌來與她糾纏。

「嗯~嗯……」依娜掙扎著。

杰將雙手抓住按到牆上。

「杰~嗯……」依娜發現是杰稍稍停下掙扎。

依娜被吻的有些發暈。

不對,是杰也不可以……

依娜覺的自已的身體發軟了。

感覺依娜的身體有點下滑,杰用身體緊貼壓住。

快沒辨法呼吸了。

依娜用不知什麼時候被放開的手敲打著杰的肩。

終於放開依娜的杰緊緊抱著依娜。

感覺腹部好像被什麼硬硬的東西抵著,依娜僵硬的不敢動。

「杰,我是依娜。」依娜怕他找錯人了。

「我知道。」抱著依娜的杰,頭埋進她的脖子,聞著讓他安心的味道,好平息自已狂亂的心。

「你是不是要找人解決……」似乎又硬了點,依娜嚇的不敢再說。

「我受不了了。」他真的受不了了。

「那要怎麼辨。」這個她沒辨法幫他阿!

「妳為什麼回來了,沒告訴我。」混亂的情緒稍停,杰抬起頭質問著。

「本來是要在台灣待著,學校說有個學生想轉進來,請于哲哥先回來處理。」而且她也還不想面對杰,她還沒想好要怎麼處理。

「妳也應該跟我說。」讓他在這好等。

“我就是不想讓你知道。”依娜心想。

「我想說再沒幾天就開學,你到時就知道了。」

「那妳該回來了。」既然回來了,就該回去了。

「不行,我有答應于哲哥,等開學再回去你那工作。」如果提前回去,于哲哥又要問東問西了。

「有差這兩天嗎?先過去不行?」他就是不想依娜跟于哲待在一起。

「有差,到時于哲又要懷疑。」而且你有差這兩天嗎?

杰真的很不甘心。

想不到法子的杰,盯著依娜紅腫的唇,便想覆上去。

依娜伸手遮住自已的嘴。

氣腦的杰抓住依娜的手咬了下去。

「噢嗚~」依娜呼著被咬的大姆哥。

「你瘋了。」慾求不滿,不會去找別人阿!咬她做啥。

「是阿!我快瘋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聖葳學院

聖葳學院(第十六章開始...)

聖葳學院(第二十章開始...)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