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火兆金

聖葳學院(第二十七章開始…)限-未滿18歲勿看

第二十七章-誘惑

走在庭園散步的依娜,享受著夜晚帶來的微微涼風。

想著她跟杰現在的狀況。

聽于哲哥說新來的一年級轉學生叫貝琳,因為愛慕杰才轉來了,而且在這之前他們倆跟雙方家長已經見過面吃過飯了。

那個貝琳還說自已也要當杰的未婚妻。

想想杰跟貝琳還是比較合適的。

他們有相同的環境、文化背景,就連他們的家長也都是認識的。

不管杰對她的行為出自於習慣,還是她自作多情認為杰對她有意思。

他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就觀念、行為不說,距離就是很大的問題了。

她是不可能為了杰而永遠留在這的。

而且她也不能接受她的另一半對別的女人行為太過親密。

杰不會是一個對的選擇。

語芯的一番話,她想了又想。

現在終於想明白了。

她跟于哲哥的婚約,定是不可能成真了。

以前她分不清她跟于哲哥之間的感情是什麼。

現在她看明白了,就是一種親情。

在爸爸還沒發生事故之前或許還有別的。

但現在真的沒有了,她想于哲哥對於她也是。

只是于哲哥還不清楚吧!

于哲哥對她就是出自於家人間的守護跟補償她的責任。

找時間還是得跟于哲哥談談。

至於杰……她對他還是無輒,對他太容易妥協了。

不管如何她是不會跟杰有什麼發展的。

無論杰要捉弄她也好,還是真喜歡她。

她都得守住自已的心。

想清楚後,依娜走到門前停下。

想想杰最近看她的眼神。

很幽深,讓她有點害怕,直想逃避。

猶豫了一會,還是推門進去。


坐在沙發上的杰,靠著椅背,慵懶的搖晃酒杯。

看著進門的依娜。

「進來啦!」等很久了。

「嗯!你一個人喝這麼多酒?」看著桌上擺滿了酒,依娜皺起眉頭。

「我在等妳一起喝。」杰微微笑。

「等我?我又不喝酒的。」她沒有喝酒的習慣,也不喜歡喝。

「我在雷特那拿的,他帶了很多新的酒,雷特說有幾瓶是女生很喜歡的,我便特地帶回來想跟妳一起品嚐。」杰誘惑著。

「我不……」依娜想拒絕。

「陪我喝一下,妳回來我還沒幫妳慶祝呢?陪我喝一下好嗎?」杰請求著。

為什麼回來要慶祝,杰是醉了嗎?

「……就一下下。」抵不著杰的要求,依娜還是答應了。

為什麼她有種自已是要跳入陷阱的小白兔。

杰看她的眼神好像獵人。

依娜硬著頭皮走過去坐在他旁邊。

「來,這杯是葡萄釀果莓的。」杰幫她倒了一杯。

「其實我不愛酒精的味道。」依娜弱弱的掙扎。

「它喝起來沒有酒精的味道,妳試試看。」杰鼓吹著。

依娜喝了一口,微酸酸的。

「真的好喝。」沒有她想像中的酒味。

「我就說過了,這些我都幫妳試過了,妳把剩下喝掉吧!再試試這個,草莓青檬,雷特說這個店裡最多女生點的。」杰拿起酒瓶,等待依娜把酒喝下。

「你說的雷特,是班上的那個雷特嗎?」店裡?雷特家是賣酒的?沒聽杰說過。

「是阿!他自已在外面開了一間酒吧。以前我常常去他那,下次帶妳一起過去。」

接過杰遞過來的酒杯,喝了一口。

比剛剛的還甜,也比較好喝。

「這個真的比較好喝,開酒吧能去聖葳讀書?」要去聖葳讀書的人不是背景、血統一大堆條件的。

「酒吧只是他的興趣,以後也是得回去幫忙管理家裡的公司的,不過也是跟酒有關,這是玫瑰的,很滑順。」將酒倒入依娜手裡空掉的酒杯。

「你帶了幾種酒要給我喝阿!你自已不喝嗎?」他以為他在倒果汁嗎?好像不會酒醉似的。

「大概六、七種吧!在等妳的時候已經喝了一些了。」

「六、七種?你以為在喝果汁,喝不醉阿!」她可是沒啥喝過酒誒!

「我不是為了想讓妳嚐嚐不一樣的口味嗎?而且我也沒喝醉。」杰很無辜。

「是嗎?」依娜很懷疑,雖然還沒酒醉的感覺。

但她還是把手裡的酒喝掉,如杰所說的很順口。

杰持續倒著酒。

依娜也持續喝著。

「怎麼沒看到亞德。」依娜後知後覺的注意,從剛剛就沒看到了。

「亞德過去父親那,這兩天不會過來。」杰晃著酒杯說著。

喝了一口,壓著心裡的緊張。

「是嗎?再來要放二天假了。」亞德不在二天假她該做什麼,突然想不起來。

「依娜,妳很愛于哲?」緊握著手裡的酒杯。

「嗯!」好像問過了,依娜下意識的回答,現在的她有些渾渾噩噩的。

「我想妳沒想像中的愛他。」

「怎麼說。」這個連他都看出來了。

「要不要試試看。」杰靠向她。

「怎麼試?」還可以用試的?

「假如說妳真喜愛他,不管我對妳做什麼,妳都不會有感覺。」杰撫上她的臉,大姆指搓揉著她的唇。

「是嗎?」好像不對,又說不出那裡不對。

「是阿!試試看。」姆指稍稍探入嘴裡。

依娜無法思考要或不要。

好像可以試……不對……

「我……。」還沒說完,嘴就被封住了。

「嗯~嗯~~」杰伸出舌勾住她的,依娜無法躲開。

依娜覺得心臟跳的好快,頭更脹了。

許久,杰抬起頭,直盯著她的眼。

「現在有什麼感覺。」聲音變的沙啞。

看著杰暗黯閃動的眼,依娜有些慌。

「我……我不知道。」她沒這樣過,不知道如何訴說。

「我們再試試。」杰微笑。

說完將依娜拉起,帶往房間。

杰是要做什麼?

心裡像有個聲音,叫她不該跟他走。

但身體沒有反抗的被杰帶著。

到了依娜的房裡,杰帶上門。

拉著她走到床邊,低頭覆上唇,與她糾纏。

心跳又快了起來。

杰離開嘴唇,游移到脖子吸吮,手撫上她的腰,低聲問「這樣呢?」

「不……知道。」依娜很迷茫。

杰的手往上伸,依娜一把抓住。

杰貼上依娜的唇,細細咬著。

「我……害怕。」依娜現在覺的很軟弱,身體發軟。

「別怕,我會帶著妳。」杰安撫著她,將她上衣脫掉,手撫摸著她的身體,讓她躺到床上。

杰低頭舔著她胸前的紅蕊,一下吸吮著。

依娜覺得好像有股電流從她胸流竄。

「杰……啊……。」她不知所措。

杰似乎沒聽到她的叫喚,專心在她胸前舔吮。

咬著下唇,依娜抓著身旁的棉被,被陌生的感覺衝擊的似快樂又難受。

「依娜妳濕了。」杰的手撫上依娜不知什麼時候被褪去褲子的下體。

依娜害怕的抓住他的手。

「妳對我不是沒感覺的。」杰拉起依娜的手親吻,另一隻手探了進去。

「嗯~不是的……嗯~~」不是的……依娜感覺混亂。

杰褪掉褲子的下身抵住依娜。

「杰,不對……」感覺被抵住的依娜很慌張,緊抓著杰的手。

她無法思考那裡不對,只知好像不能這樣做。

「依娜,別害怕。」扶著依娜的腰,往前挺。

被闖入的依娜,被撐的有些難受。

「杰,你太大了。」她好難受。

依娜難過的扭腰,想將他移出。

「是妳太小了,別動。」杰強力壓住依娜的腰,不讓她動,額頭冒著汗,咬著牙忍著想要挺動的下半身。

他還沒完全進去就被依娜吸附的快失去理智了。

酸麻的快感一直在他腰椎漫延。

「我們不合適。」她裝不下他的。

「我們適合的。」杰一股作氣的挺進。

「阿!好痛。」第一次的依娜被他突如其來的挺進弄痛了。

「痛?」杰聽著喊痛的依娜,疑惑的看著她。

「很痛阿!」現在是又痛又難受了。

「妳是第一次。」杰的心裡歡愉脹滿。

「你以為大家都像你嗎?」已經不太痛得依娜扭著腰想退開。

「依娜別在動了。」杰咬著牙說著,本來對依娜的疼痛有些顧慮,被依娜擺動的腰牽引,陣陣快感讓杰失去控制。

「依娜,對不起。」說完貼上她的唇,便擺動的下身,被快感支配著無法思考。

「嗯~~阿~~嗯……」原本的難受,又多了別的感覺,有些承受不住的依娜手緊抓杰的背。

「依娜~」微剌痛的背,更剌激著杰,腰更快速的擺動。

沒多久杰俯趴在依娜身上喘息。

他從未這樣過,酥麻的快感直竄腦門。

「我平常沒這麼快的。」語氣很是惱腦。

「什麼?」依娜還沒回神。

感覺還沒退出的下身慢慢甦醒。

「再來一次。」杰緩緩動著。

「什麼?」依舊還沒搞清楚狀況。

杰撐開依娜的秀長的腿,開始挺動。

晚點……

「依娜,再一次就好……」

「我腿好酸。」依娜哭泣,她覺得腳不是她的了。

「再一次。」

終於饜足的杰,抱著依娜準備跟著入睡。

突然想起什麼。

敢緊下床,跑回自已的房間拿了一瓶藥回來。

倒了兩顆藥丸喂進依娜嘴裡。


第二十八章-亂了

抬起無力的手,依娜感覺全身的骨頭都快散了。

臉上陌生的微微剌痛感。

依娜轉過頭去看不屬於自已的頭髮。

有點恍惚。

昨天……有些記不起來了。

混亂的零星片段,依稀記得杰說要試什麼……然後親吻著她……然後……

怎麼會這樣。

又好像早知道遲早會發生的樣子。

依娜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明明昨天已經想好,自已得保持清明的。

結果還是被杰牽入這混亂之中。

「唉~」

「依娜,妳醒啦!」杰撒嬌的鑽進依娜的脖子,聞著她的香氣。

手環著她的腰貼向自已。

「依娜,我喜歡妳。」杰有些害羞的小聲說著。

「……。」這算是先斬後奏。

依娜沒回話,她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件事。

「依娜。」杰緊張的將她轉過來。

「杰,我現在有點混亂。」看他憂慮的臉,依娜無奈的說。

「依娜,或許妳沒妳想像中的愛周于哲。」杰直盯著她的眼。

就算不愛于哲哥,也不該跟你在一起阿!

「我不知道。」依娜裝傻。

「我們試試看,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杰祈求著。

「杰,我不是你那些女人,我沒辨法接受你們那樣的關係。」依娜認真說著。

「我沒有把妳想成跟她們一樣,而且認識妳後,就沒碰過她們了。」杰急急澄清。

「就算如此,我們這樣也不能算什麼。」她不認為跟杰會有什麼結果。

「什麼意思?」眉頭皺起,他聽不懂。

「我沒辨法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或者是一時興起,又或許你是認真的,我們也不能怎樣,別忘了我有婚約。」依娜試著跟他說明白,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我是認真的,我從沒這樣過,這麼在乎一個人,婚約又怎樣,總是可以退的。」目光灼灼。

「我沒辨法相信你是認真的,或許你過一陣子就膩了。」她打從心底就不相信他會專心的對待她。

「老實說我沒辨法跟妳保証什麼,我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有這種感受,很快樂、很酸澀、很難過,無法忍受不能接近妳,我不能保証未來會怎麼樣,但我現在對妳肯定是認真的,跟以前那些女人不一樣。」他也很慌亂。

依娜不曉得要如何勸他放棄了。

「依娜,我們試試看吧!」杰可憐兮兮的看著她。

「……就暫時先這樣吧!不管以後如何,或許你膩了,或許我們走不下去了,就散了吧!」這是一條不歸路。

她想以杰之前換女人的速度,早晚都會膩的。

如語芯所說,當來體驗異戀情吧!

談個戀愛也不一定要結婚。

杰不喜歡她說散了,但也只能先這樣。

「好。」心裡絲絲欣喜,總是有機會了。

依娜拉著薄被便要下床。

「嘶~」下體有難以言喻的疼痛,一隻踩到地板的長腿有些顫抖。

「怎麼了。」聽到依娜的呼聲,杰關心道。

「很痛。」依娜下意思的說,感覺好像經血流下,敢緊夾緊。

「痛?」杰看像依娜遮掩的腰,眼神變的黯暗。

「我好像月經來了。」依娜羞紅了臉,看著床,怕床上都是血跡。

「沒有吧!」聲音有些低啞。

沒有?

依娜沾了點大腿流下的液體起來看,白白濁濁的。

轟~依娜臉紅的像腦充血。

「我幫妳挖出來吧!」杰慢慢移向她。

「不……」依娜抵擋著他,後知後覺的想到。

「你沒戴套??」她要是懷孕怎麼辨。

「我那時沒想到,但有喂妳吃事後藥了。」杰有些心虛。

這是對的,但心怎麼有點冷,這種藥他都準備著?

「你家裡都放著這種藥?」語氣有些冷淡。

「我媽就是生我難產死的,所以最害怕女人懷孕,我更不可能讓妳懷孕的。」杰解釋道。

依娜覺得他們之間的不可能又多一個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聖葳學院

聖葳學院(第十六章開始...)

聖葳學院(第二十章開始...)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