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木喃喃

豆瓣号:西木喃喃 现代言情小说 异国文化交流https://read.douban.com/column/59767794/?icn=from-author-page

四 新来的同事

《情书,旅人笔记》以广州与德国为背景的异国爱情小说。她相信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她为了拯救自己,只有走出去,成为旅人。

公司一共就6人,除去了老板老板娘和自己,还有两个销售和一个维护工程师。在公司里大家叫两个销售为平工和李工,在外面别人称他们平总和李总。只有她里外都是小秦。

今天,秦子陌再一次修改平工之前留下来的那份合同,她把润滑油的数量按照吩咐来来回回改了几遍。上午的时候平工特意打电话让她把润滑油变为13桶,中午时却又说只订12桶,最后还是改回去13桶,确定不修改了,她把合同打印出来,等老板回办公室签字。另外,下午帮老板娘琳姐输入了十来份发票,打印机出错,作废了一份。

秦子陌在下班前如果提前收拾好,就能准时下班赶去坐地铁从而节省点等公交车的时间。广州市内的公交车从来不准时,人们也不要求发车准时,但是每天晚上的48路公交肯定会在7点10分从总站准时发车。如果错过了这一趟下一趟就要等待司机交班,要白白多等5分钟。

“ 子陌,吃完饭了吗?” 一条信息飞进秦子陌的手机,是来自陈梓信的短信。

陈梓信是上次从机场回家的时候遇到的男人。他26岁,是一家漫画公司的插画师。

“ 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不早点说,早点说她就可以去见见他,而今她都已经快到家了。

“ 可惜了,我今天下班早,本想约你见面。” 

长达9个多月的夏天终于到了尾声,十一月份的广州终于入秋了。不过秋天是任性的家伙,天气倏忽变化,晚上降温了15度,从白天的30度变成了15度,暗红色的云盖住整片天空,飕飕刮着阴风。行人行色匆匆,大多的女孩子还只穿着一条裙子,秦子陌披着一件薄薄的开衫,弓着腰快步赶去地铁站。

还是冻发烧了,38.5度。母亲放下了一粒药,只是交代了一句发烧不要洗澡便离开。吃了药,仍然浑身发冷,艰难爬起来找冬天的被子。被子还来不及拿去晒,塞在衣柜有股霉味。算了,睡着就没事了。

第二天嗓子跟拉锯的声音一样,只好请假。哪怕公司上午没人,少数时间下午也没人,实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她还会刷刷微博,不过在工作日请假,心情奇怪,一时间适应不了。也没事做,只好上网找部电影打发时间。最近没出新电影,也没有感兴趣的戏剧,浏览了几十部戏剧简介也没找到有趣的,随便点开了《他没那么喜欢你》。

手纸擦去眼边的泪,手纸都湿了,皱成一团,她又抽了一张,醒醒鼻子。拨了拨乱糟糟的头发,油腻腻的,女孩子一晚上不洗头简直没法出门。扯出绑在手腕上的黑色橡皮圈,把头发挽起扎了一个低马尾。走去茶几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也不知道发烧能不能喝茶,她也不管了。原来茶早已冷了,冰冰凉凉的茶水还能给身体降降温。抬头看看墙上的黑白时钟,接近正午了,家里还是没人,也没人带她去医院看看。

再吃一次药吧,她吃了两片白加黑的白,脑袋晕乎乎,刚才还发汗现在又觉得冷了,用被子盖好身体,被子过了一夜仍然散发出一股霉味,连她鼻塞都能闻到,她不情不愿地翻了个身子,让自己侧着睡。

“ 不说就不知道拿出来晒晒。” 她忽然坐起来,扯过枕头在空气中挥了两下,“ 什么都要说,什么都要说!” 

猛然地眼泪就下来了。躺下来,脑袋晕晕乎乎的,精神萎靡,却睡不着,眼泪直淌。平躺久了,鼻塞更严重了,呼吸困难。她无处可以泄愤,只有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直到双手发青发麻才不得不松开。

发了条信息给陈梓信,他还没有回复。打开邮件,没有新邮件。手指往上拨,倒回去找已收邮件。最后一封艾维的邮件是他回去美国后发的。邮件里什么都没说,就一句:How are you doing? 这是两个月前的邮件,她并没有回复。就在这个时候,秦子陌终于委屈地哇哇大哭,乱糟糟的头发也散开来了,枯草一样。她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一时间憋红了脸,眼泪在流,鼻涕也在流。镜子前的她又狼狈又憔悴。

正午过了一刻饭才煮好。母亲是做保姆的,正午要接雇主的念小学的两个孩子放学,回来会迟点。秦子陌走出厅坐下来,冲饭菜瞥了一眼,白饭上盖着一颗熟透的鸡蛋,鸡蛋上还能看到刚撒上去的两三颗盐巴,母亲说这叫做云盖月。除了一碗白饭,面前是一盘蒜蓉青菜,生抽的颜色染了上去,黄黄黑黑的。

“ 我辞工了。下个月去别的地方上班。” 秦子陌冷淡地说。她眼都没抬,就是扒饭。

“ 辞工?你告诉过陈哥没有?他同意不同意你辞工?” 她母亲眉头紧锁忧心地问道。

她乜斜眼睛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顿时烦躁得浑身难受。那紧锁的眉头譬如是刺她心脏的长针,一针一针地刺着。

“ 反正是我自己的工作,他又不开工资给我,想辞职就辞职。” 她难以自控地抬高了自己的声量,身上的刺又长出来了。

鸡蛋加白饭很噎,喉咙还在发炎,压根咽不下去,秦子陌本来想夹条菜就着吃,硬是忍住了。“ 只是文员而已,我又不适合做文员。这次你不要再问别人,我自己可以找到工作的。” 说罢她便不再解释。

直到半个月后秦子陌发信息问Felice:“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九月底从北京回来之后,一直与他保持联系。而他当然也已经回德国了。他为了方便她,特意下载了QQ。

“ Researcher ” 他说,他说他在大学里做 Researcher。

秦子陌猜想他是在大学的图书馆里做图书管理员的,帮师生找找书籍,平时收拾书籍。这份工作会不会很枯燥,况且做图书管理员估计赚得很少。

秦子陌回复他,她以前做文员,也充当秘书,也充当前台,什么都做。现在她刚去了一家展会公司做咨询工作,不过还没有过试用期。才回了两句,外头的Eillie姐喊她,她匆匆回了他一句回聊,拿起昨晚看过的一叠文件走进她的办公室。

“ 听说你英文很好,Emma推荐你进来我的A组,你资料看了吧?你午休回来跟A组一起开会。” 

说罢她拿起挂在挂钩上的工卡,走出了办公室,喊住了正好从她办公室经过的同事,一起下楼吃午餐。秦子陌看罢,也跟着出了门。

“ Zymo ” Eillie姐像想起了什么,回头喊了她一声,接着道:“ 跟住嚟啊!” 在办公的时间同事们都只用普通话,只是到了私底下,本地人之间就喜欢用粤语。

Eillie姐约37岁,原先是染过头发的,现在已经褪色得差不多了,头发刚好触到肩膀,这个位置最尴尬,集体往外翘。她已经成家了,在公司工作了10年,是个资深的项目经理。虽然家里有房有车,有次秦子陌看到过她开的车是四个圈的,但是她一般只是坐地铁过来公司。秦子陌猜测她是个务实的人。公司就在东风西路的边上,广州的早晚高峰的时候,附近的几条主要干道就是大型的停车场。

她们也不坐电梯,穿着高跟鞋走后楼梯去公司餐厅。打了餐,五个人坐下了,还空了最边的一个座位。不多久,另外一个同事也过来了,坐到秦子陌的对面。她一头短发,栗子似的,哪怕在室内也看出来是暗红色,耳朵戴着一个黑色的耳钉,不知道是不是水晶。她抬起头来,脸正对着秦子陌,咧开嘴爽朗一笑,慢慢地说道:你好,我叫魏嘉欣。

她便是Emma,之前去美国出差了两周今天才刚回来,秦子陌第一次见她。秦子陌不由纳罕:是Emma推荐自己进组的?她也从来没见过自己吧。秦子陌好奇地看着对面的人,想不到魏嘉欣仍然看着她,杏仁形状一般的眼睛弯弯地笑着。

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也跟着微微一笑,回复道:“ 你好,我叫秦子陌,新来的同事。” 傻瓜,人是她介绍的,她怎么会不知道。

午休过后, 魏嘉欣走到她的工位放下了一个马克杯,上面印着「 I ♡ LA 」。我爱洛杉矶。“ 呐,这个是你的。” 见秦子陌惊喜地抬起来头正对上了自己的视线,魏嘉欣才转过身去,把另外的礼物放到秦子陌对面的同事的桌上。

对面坐的是David,也是他们的组的,他看到别人收到的是马克杯,不满自己收到的只是两片巧克力。

“ 艾玛,你不是最喜欢巧克力,你的才是独一份。” 

魏嘉欣用手随意地拨拨自己的短发,秦子陌坐靠窗的位置,下午冬日阳光充足,倾泄而入,秦子陌观察她的头发,原来是淡淡的深紫色,不是暗红色。秦子陌把杯子放到了原本自己喝水的水杯旁边,拿起上午拿到的新资料,跟着组员们一起进入会议室。

“ 迪拜的展会明年二月底出展,但是我们的位还有12个位置,包括大厅一个48平的四开展位。” 

Eillie姐见组员们都进来了,也不等大家坐下,直接发话。顺手把展位图一抛,放到了桌上,薄薄的一张纸滑到了桌子中央,正好到了David面前。

David拿起展位图,推了推眼镜,解释道:“ 瑞庭国际要不了48平,他们说只要36平的,我们又没有,不知道能不能跟主办方申请申请?” 他的眼镜又滑了下来,估计是鼻根太矮的原因,眼镜老是滑。“ 这次他们要精装修。” 紧接着他又向Eillie姐补充道。

 “ 艾玛,我还晕晕乎乎的,时差还没倒过来。” 魏嘉欣插了一句。她脸色的确不是很好,蜡黄蜡黄的,明显睡眠不足。

“ 嘉欣姐,那我的位置什么时候能到位?” David 食指抵着鼻托,小眼睛乜斜看着魏嘉欣。

“ 家欣哥,让我缓口气儿。” 

David 原名叫陈家欣。1988年的时候李嘉欣拿了香港小姐冠军,成为了有史以来最美港姐,于是粤港地区刮起了嘉欣旋风。那两年出生的孩子很多都被起名为嘉欣。David就是1989年生的,家里敌不过那股旋风,哪怕生出来知道是个男娃,他的母亲还是一意孤行地把自己的儿子取名为家欣,意思就是陈家欣欣向荣,生生不息。

“ 让Zymo试试,Emma你手把手教教她,教完你下班吧,明天也可以休早上,下午过来就行了。” 

秦子陌点了点头,回答知道了。心里莫名地紧张,她还没有正儿八经地和外国人谈过生意。

“ 我今天第一次和外国人说话,很紧张。” 秦子陌晚上登上了QQ和Felice聊天。如果有空,每天晚上他们都会聊聊天。

“ 哦?我不是人?” 

“ 不是,我就是紧张,怕出错。公司着急拿位置,如果我办不好,怕耽误了,毕竟是我第一个任务。” 

“ 那你草稿写好,我帮你审审?” 

“ 会不会很麻烦?” 其实几乎瞬间她就决定了接受他的帮忙。但还是装模作样加了一句,“ 泄露公司秘密怎么办?” 

“ 但是我连你是什么公司都不知道。要不要?” 

“ 要 ” 嘻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二 冷山

三 银锭桥

一 玫瑰与刺猬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