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靖Ling Jing
凌靖Ling Jing

一個文字藝術不純熟的網路小說寫手、會突然神遊在無亙的慵懶之人。 用零碎片花的回憶編織出一篇篇令人動容的樂章。 GL小說:《撕裂情殤》、《雙姝蝶影》、《梔子望夏》、《世界有妳才奇妙》 實體書:《撕裂情殤》

毒性蔓延 (GL)

她是她的初戀,而她卻是她第四......還是第五任的情人。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有什麼是我沒有的?妳是不是覺得她比我好?妳說啊--妳說啊--」大街上,人來人往,一個女生拽拉著另一個女生低頭啜泣著。

「妮琪,妳很好,我沒有說妳不好,這裡這麼多人妳不要這樣子。」打扮中性,留著半長不短髮型的女孩,對女朋友的糾纏有些無奈,對路過的行人投來的眼光甚是尷尬。

「那妳說啊!為什麼妳要她不要我?」妮琪兩淚縱橫地質問,她的心好痛,痛不欲生地以為自己就快死掉了。


她是她的初戀,而她卻是她第四......還是第五任的情人。

倆人是間接經由朋友介紹認識的。

起初,朋友只是單純希望個性內向的妮琪可以拓展自己的人際關係,於是趁著一場聚會把她約了出來,希望她能因此多認識些朋友。

當時朋友一到會場就像隻抓不住的雀鳥,帶著妮琪吱吱吱地跟在場的朋友一一打招呼,之後便將她丟給其他人,跑去經營自己的人際關係了。

一下子被眾多陌生人連番問話而感到頭昏腦脹的妮琪,正發愁該如何應對之際,赫然聽見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

妮琪隨著聲音將目光投去,卻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為了何事而圍成一圈,身後更不時有人撫掠她而跑過,見人人瘋狂似的推擠著,妮琪原先的疑惑不解變成好奇,她走了過去,不時踮腳左右張看,希望可以從細縫中看見端倪。

「沁妍、沁妍,妳終於來了......」

騷動依然,妮琪從那些人口中聽見了這個名字,一個對她而言本該只是單純的一個人名,卻沒想到從此就在心裡給刻烙上了。

崔沁妍,她的初戀情人,是個雖然不是最帥最漂亮的那一個,卻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女人,她談過五次戀愛,每一段感情都在被人介入中結束,那些破壞她和現任女友感情的女人,便會名正言順地成為她下一個女友,但是在每一段"營業中"的感情裡,無論自己的女友長得多標緻迷人,她還是會按奈不住地與別的女人搞曖昧。

當初,妮琪和她在一起時,她的朋友就曾告戒過她不要跟沁妍談戀愛,但是,她跟其他女人一樣,都天真的以為自己有本事馴服這匹脫韁的野馬。

自己一定會成為她最後的女人,是妮琪當初心意堅定的宣言。

不顧朋友反對堅持所愛的妮琪,和沁妍交往不久便與她過起了同居生活,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崔沁妍,有了她,妮琪彷彿擁有了一切……

是的,崔沁妍就是她的全世界。

她為她學習做菜,為了她,不管上班多累,回到家也要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

沁妍有一隻愛犬,她為了她,努力去克服對小狗的恐懼,甚至擔起照顧狗狗的責任,這是她愛屋及烏的表現。

她不敢吃辣,卻為了沁妍搞得自己得了急性腸胃炎住院。

這一切的一切全是她愛她的表現,她甘之如飴。

可是,很快地,她便在沁妍的手機裡發現她與別人充滿曖昧的對話,第一次,她痛入心扉,忍不住拿著她跟人曖昧的證據和她大吵了一架,那次,沁妍氣憤地離開家。

妮琪傷心地守在家裡等待她回來,但是,沁妍卻無聲無息的失蹤了五天,打電話給她,沒接,傳LINE給她,等了又等,一遍一遍的傳訊息,從氣怒地質問到苦苦哀求,握在手裡的電話,頻頻開啟LINE裡標記著她名字的視窗,她傳過去的每個訊息前都顯示了"已讀",可是卻不見她的回應。

五天的時間太漫長、度日如年,她以為她倆的愛情就這麼匆匆結束了。直到第五天早上,度過第四個一夜無眠的她,終於把沁妍盼了回來。

「沁妍,對不起,對不起,求求妳不要生我的氣,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求求妳--」

「嗯,我回來了,乖,不哭,不哭了。」

在她轉頭望向站在大門前的沁妍時,妮琪開心又害怕地衝上去抱住了她,沁妍失蹤五天,去哪了?跟誰在一起?做了些什麼?這些本該質疑的事情,在此刻都變得不再重要。

交往後的第一次爭吵,最後在妮琪的妥協下結束了。

相安無事的兩人,讓妮琪很快地回到生活原軌上,她的心再度開朗,依舊盡心盡力地做好女朋友的本份,繼續把沁妍當成自己的全世界。

她以為經過那次的爭吵後,兩人的感情就會變得更加無堅不摧,未來的藍圖更是清晰地印在她的腦海之中。

豈知,沁妍和別人曖昧的事又再度發生了,第二次的爭吵再次上演,沁妍依然在吵架中丟下妮琪一人離開。

第二次,沁妍失蹤了七天。

妮琪又開始像第一次那樣在家裡苦苦守候著,無時無刻撥打過去的電話,得來的是有時的關機、有時的刻意掛電話,她臆測過,此時的沁妍和曖昧的對象或其他女人在床上,但她又能如何呢?

她只能繼續等,繼續在LINE上面打出對她的愛和心情,然後等、等、等,無限期的等,等到的仍舊只是LINE上面的"已讀"。

而沁妍也總在她輕聲軟語地苦苦求饒後回來她身邊。

曖昧事件又見一樁,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同樣的情況、同樣的爭吵、同樣的心情告白、同樣的等待,反覆後再反覆,像是鬼打牆般闖進了輪迴,一再的循環不已。

同樣的哭泣、失眠、心心念念、苦苦盼望,妮琪像中了癮毒般,無人可醫無藥可解,只有沁妍的解藥可以搭救她,只有沁妍才能將沉浮在大海上的自己拉上岸來。

交往的四年裡,同樣的情況一再發生,嚴然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不厭其煩的湧起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的曖昧風浪,最後,就連妮琪都數不清到底已經多少次了。

終於--在第......次的曖昧事件爆發後,妮琪已經不打算再為了這件事跟沁妍起爭執,她委屈求全地只求沁妍可以留在自己身邊,可以給她繼續愛著她的機會,即使她也許要跟別的女人共同擁有她,即使沁妍只分給她十分之一的愛也不要緊,她已經不想再介意這種會無限循環的事了。

「妮琪,我們分手吧!」原本以為只要自己不介意就能留住她的妮琪,卻從沁妍口中聽見了她最不願意聽見的話。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有什麼不好?」沁妍的話無疑是對她宣判了死刑。

「妳很好。」沁妍面色凝重,但語氣卻清冷地令人覺得發寒。

「既然覺得我好,為什麼還要跟我分手?我哪裡做不好我可以改,我可以改的......」妮琪抓住她的手,心慌地追問道。

「沒有、沒有,不關妳的事,不是妳的問題,妮琪,不要哭,好嗎?」沁妍頓了頓,聲音變得溫柔,她伸手握住抓著自己的那雙手,卻沒有擺脫她的意思。

「妳要離開我,是不是因為我煮的菜不好吃?我改啊!還是妳覺得我沒把家整理好?我改啊!還是......還是因為上次我跟妳朋友出去吃麻辣火鍋,結果害妳出糗了?還、還是妳在氣我沒把黑寶照顧好,害牠亂吃東西上吐下瀉那件事?我以後會注意的......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沁妍口口聲聲說不關她的事,但她卻開始回想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什麼原因讓沁妍要離自己而去。

「不是,不是這樣的,妳做得很好,能夠讓妳愛上,我很幸運,真的。」沁妍脫開她的手,輕輕捧住她的臉,溫柔地為她拭去淚痕。

「那為什麼......」被自己用生命去愛的愛人這樣溫柔呵護著,妮琪低下頭去,眼淚落得更急了。

「當初我們認識的時候,妳就知道我是一個不安於現況的人,我的心還定不下來,還沒有打算跟一個人一起度過下半輩子的念頭,妳懂嗎?」沁妍知道若是沒有把話說清楚,妮琪是不會死心的。

「不懂、不懂......我聽不懂......妳......妳當初不是這麼說的......」低垂著頭啜泣的妮琪搖著頭,她的心慌了、思緒亂了,腦海裡充斥著當初的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語。

「是,我當初的確說過要和妳在一起一輩子,用我剩餘的生命去愛妳,我以為我做得到,可是......一年、兩年過去,到現在,我發覺自己真的沒辦法再這樣下去,我不是一個好情人,妳要的愛我給不了,所以我不想再繼續擔誤妳,放手吧!去尋找真正的幸福,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可以全心全意愛妳的人。」沁妍撫著她的髮,然後輕輕地將她攬進懷裡輕拍著她的背。

妮琪身子顫抖著,垂放在身側的雙手輕顫地再次抓住了她的手,倏地,她看見握在一起的手,自己的無名指上還戴著她送的戒指,但是,她卻看不見當初自己送給她的那條手鏈,妮琪終於意識到自己已經失去了她,往後她將只是一個人......

沁妍沉重地嘆了一口氣,她是不捨的卻也絕情的,如果可以,她實在不願去傷害她。她輕輕地推開妮琪,用食指勾去她的淚水,在她額頭上落下了一個吻,頓了頓,又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後才轉身離去。

「不要走......不要走......我不想分手......我不要......」妮琪緊握在手中的溫度消失了,她攤開雙手,看著這雙曾經被牢牢牽住的手,掌心總有另一道溫暖在保護她、呵護她,眼淚撲簌地直直掉落在掌心,但是她卻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感覺。

她抬起頭來,高仰著,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天空無雲只剩一片碧藍,耳畔邊傳來人聲車聲,世界依然在轉動,可她的世界......已經隨著沁妍轉身離去而瞬間崩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