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靖Ling Jing

一個文字藝術不純熟的網路小說寫手、會突然神遊在無亙的慵懶之人。 用零碎片花的回憶編織出一篇篇令人動容的樂章。 GL小說:《撕裂情殤》、《雙姝蝶影》、《梔子望夏》、《世界有妳才奇妙》 實體書:《撕裂情殤》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1)

(edited)

「孟小姐,這間屋子總共有三層樓,不是我在誇,這房子風水真的很好,屋主住進這裡才幾年就已經賺夠錢全家移民了,想說空著屋子也是浪費,所以才打算出租。」衣著西裝打扮得體的仲介,口沫橫飛的介紹著房子。「妳看看這邊,沒有高樓大廈擋著,白天可以看風景,晚上可以看夜景,真的很不錯的。」

這名被稱呼孟小姐的女孩叫孟恩,她認真地、仔細地把這間屋子給轉了一圈,有沒有將仲介的話聽進耳裡就不得而知了。

「還不錯。」孟恩打量著房子。

「是啊!是啊!這間房子很搶手的,早上我才帶兩組客人來看過,等等還有一組要過來看呢!」仲介使勁打心理戰,試圖引誘孟恩上勾。

「不用說了,屋主打算賣多少?」她走出陽台雙手倚在欄杆上,看看遠方的景色,又看看街道上。

這是哪來的豪客啊?這麼破舊的老房子,有些人連看都不想看,她居然想買?

「不貴不貴,屋主才出800萬而已。」仲介笑盈盈的伸出他的八根手指,在孟恩面前晃啊晃。

「嗯,我買了。」孟恩再次環視一眼後爽快的答應了。

「啊?喔──孟小姐真是爽快啊!這間房子買得值啊!」仲介被孟恩給驚詫住了,做這行這麼久,從未遇過不殺價的客人。

「廢話就不用多說了,快回去把合約書準備好,我沒太多時間在這裡耗。」孟恩阿莎力的答應了。

「喔!好、好、好,那我們現在就回公司,我叫小姐立刻準備合約。」仲介一聽,未免孟恩臨時反悔,趕緊連聲應和道。



孟恩在合約書上洋洋灑灑的簽下大名後離開仲介公司。

她走在大街上,手裡攥著鑰匙,對自己即將在台灣展開的新生活,心情可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啊──

回到台灣的第一步是買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已經完成了。

第二步,當然是要添置傢俱啦!

嗯,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喂,小莎,我買房子了。」孟恩在一間門市極大,傢俱齊全的店內邊挑選邊和朋友通電話。

小莎,是孟恩在美國時,藉由ICQ認識的台灣朋友,兩人認識了多年,幾乎無話不談。

「什麼?妳買啦?買在哪?買多少?」電話那頭,傳來一聲驚呼的聲音。

「買在鹽埕區,很便宜,才800萬。」孟恩邊說邊逛,在經過一套床組前,她順手壓壓床墊的柔軟度。

「什麼?八百萬?那裡離市區近?生活機能很好?還是交通便利啊?蛤?」小莎倏地想起孟恩的個性,連環炮的追問,一股想殺人的情緒異常高漲。

「那裡......好像沒什麼住家,生活......好像......交、交通......看房子時是仲介開車載我去的,所以......可是我覺得我很幸運耶!那棟房子外觀看起來超像五零年代的......」即使隔著電話,孟恩依然可以感受到電話那頭傳來的殺氣。

「我、我、我快被妳氣死了,妳是想讓我拿菜刀劈死妳嗎?妳這隻大水魚!」小莎沒好氣的回應孟恩。

「什麼水魚啊?」孟恩不解。

「就像妳這種啊!妳這種人就叫水魚,買東西不看價錢、不殺價,超好騙的水魚。」小莎嘴下不留情地攻擊著。

「喔!」孟恩走到沙發區,選了覺得順眼的沙發,一屁股坐進沙發裡後,上下晃動試試沙發的彈性,似乎沒認真把小莎的話聽進去。

「妳在哪啊?這麼吵。」倏地,小莎在電話裡聽見廣播的聲音。

「我在傢俱店。」

「我警告妳,看看就好,別又亂買東西,妳知道自己的個性了,買東西都不考慮就亂花錢,新家要用的東西我找時間陪妳去買免得被人坑了,知道嗎?」小莎機關槍似的交代著。

「喔!知道了。」孟恩噘噘嘴,乖乖地應允著。

「嗯,先這樣吧!掰。」不等孟恩回話,小莎不留情地便掛了電話。

把電話收進口袋裡,孟恩環視了店裡的傢俱後,撇撇嘴,很識趣的離開了店舖,又往下一間店走去。



小莎在知悉孟恩傻里傻氣的買下一棟破舊房子後,為免她又胡亂揮霍,還特地請假帶她到處添置適用的傢俱,終於在一陣混亂後,原本破舊不堪的老房子,在整理過後倒是變得頗有格調。

翌日,孟恩帶著亢奮的情緒醒來,梳洗完後,她拎起背包興匆匆地出門決定大肆購物一番,反正小莎從今天開始會有一段時間不在台灣,她一出國就沒人管她了,當然要好好善待自己啦!

搭車輾轉來到市區,每間店家擺設的華麗櫥窗無不讓孟恩興奮地睜大雙眼,她一時看左一時看右,看得她真是目不暇給,驀地,她瞧上一間風格獨具一格的店家,這家古色古香的店面雖比不上其他間設計華麗的店家,但是卻深深吸引住她的目光。

孟恩推門走進去,一股檀香味便撲鼻而來,店裡播放的音樂揚敞著輕軟,讓她不禁覺得身心都放鬆了許多。

一邊享受這寧靜的片刻一邊打量著店裡的飾品,孟恩真想一直待在這裡,倏地,她看見玻璃櫃裡的一顆水晶球,在投射燈的照射下更顯得無比典雅,她彎下腰,認真地注視著它,不知道為什麼,她對這顆水晶球有著很強烈的喜愛,耳畔邊不停響著"帶我走,把我帶走,我是屬於妳的"的聲音。

「小姐,有看中喜歡的嗎?」一個聲音打斷了耳邊的呢喃。

孟恩回神,抬頭看著緩步到她身邊的一名中年婦人。

「有看中喜歡的就不要猶豫囉!我們店裡的小玩意兒全是有歷史的古玩。」中年婦人揚著親切的笑容。

「這個多少錢?」孟恩對她回以淡淡的笑意後,指著玻璃櫃內的水晶球。

「我拿給妳看看。這水晶球可是清末民初,從西洋傳到中國的洋玩意兒。」中年婦人打開櫥窗,小心翼翼地將水晶球放到她手上。

「清末民初?那不就是古董?」孟恩睜大眼,定睛地看著這個頗有歷史年代的水晶球,內心也忍不住讚嘆著。

「是啊!妳看,這水晶球裡面的建築物就是圓明園啊!底座是最上等的紫檀木,妳看雕功多精緻,聽說是當時洋人特地叫工匠做來送給當時的皇帝,後來輾轉流落民間到台灣來。」中年婦人煞有其事地敘述水晶球的由來。

「幫我包起來吧!」孟恩像被催眠了似的,鼻子隱隱聞到底座傳來的淡淡木香,內心驚嘆著它高貴的身份與精緻的外表。

「好的,好的,我幫妳包得漂亮一點哦!」聽見孟恩如是說道,中年婦人立馬接過水晶球,臉上揚著燦爛的笑容。



夜晚,孟恩雙手提著大大小小的袋子,心情無比暢快地回到家,甫進家門,她便把手上的戰利品往沙發一扔,興高采烈地從其中一個袋子裡拿出水晶球來,雙手捧著這顆歷史悠久的古董,如珍如寶地小心呵護,深怕一個不慎就把它弄壞了。

她把水晶球捧在手心仔細端詳著,片刻後,她貪玩地將它隨意搖晃,玻璃球裡瞬間雪花飛揚,這時她發覺水晶球有些鬆動搖晃,遂順手欲將它擰緊,豈料,玻璃球竟應聲與底座脫落。

正當驚愕失措之際,她在底座凹槽內的壁沿上發現一張折得方正的紙,於是好奇地將它拿出來。

孟恩輕柔地攤開那張隨著光陰洗禮而變得泛黃破舊的白紙,紙上更穩約綻出一股黑墨的味道,定睛地看了紙上的字跡,一字一句地喃唸出來。「琴歌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呢喃出紙上的詩句,孟恩雖然不懂它的意思,但是從句子裡的幾個關鍵字中不難得知這是一首情詩。

孟恩不禁開始思忖,紙上的情詩是什麼人寫的?為何會夾在底座的縫裡?摸了摸那張紙,再把它舉高到電燈底下,光線從紙張上透了過來,一點也不像大家平時使用的那種紙張。

思索片刻的最後,孟恩終於給這張神秘的紙下了結論。「這是一張年代已久的白紙。」

給出結論後,孟恩把紙放在桌上,拿起玻璃球和底座看了看,發現底座中央突出的木梗上面有參差不齊的凹痕,再比對了玻璃球下方的凹洞後,小心翼翼地將玻璃球重新裝上去,順著木梗上的刻痕旋轉才安穩地固定住。

擰緊後,水晶球沒來由地開始旋轉,接著玻璃球裡的雪花便緩緩地飄揚起來,然後,一股悅耳的音樂漸漸響起。

「哇,好特別的水晶球呀!小莎看到一定會很驚訝。」孟恩緊盯著水晶球,像小孩子發現新奇玩意兒般興奮著。

「咦?怎麼關啊?算了,反正也不難聽。」夜已深了,孟恩驚覺著音樂遲遲沒有停下來,她拿起水晶球找了找,卻沒發現可以將音樂停止的機關。

語畢,孟恩不再理會,只是擱下水晶球,一邊哼著水晶球的音樂曲調一邊走進浴室。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