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靖Ling Jing
凌靖Ling Jing

一個文字藝術不純熟的網路小說寫手、會突然神遊在無亙的慵懶之人。 用零碎片花的回憶編織出一篇篇令人動容的樂章。 GL小說:《撕裂情殤》、《雙姝蝶影》、《梔子望夏》、《世界有妳才奇妙》 實體書:《撕裂情殤》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3)

(edited)

  孟恩來到市府創立的圖書館,經館方人員的幫助下,終於從舊報紙上找到了佟家的新聞,她認真地查閱所有有關佟家的消息,最後發現佟家後代在九十年前便已定居在香港。

  幾經轉折,孟恩終於查到佟家在香港的地址,辛苦得來的成果著實甜美,讓孟恩掩不住內心的興奮,想立刻讓安心知道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可惜,現在只能耐心等待夜晚的來臨。

  孟恩懷著期待又興奮的心回到家,把機票放在桌上後,開始動手整理行李,準備隔日就帶著安心飛去香港。

  入了靜夜,屋外寂靜一片,孟恩呆坐在電腦前,她住的地方本來就人煙稀少,一到晚上就更加死寂了。須臾,屋外傳來野狗嚎叫的聲音,孟恩回過神,起身雙手按在桌上向窗外探看。

  「孟恩。」一道溫柔的呼喚從她身後傳來。

  「安心,妳來啦!我跟妳說,我終於查到佟家的地址了,明天我們就去香港。」孟恩轉頭,見安心飄盪的身體站在離她不遠處,立馬開心地把查來的結果告訴她。

  「真的?小姐她過得好嗎?她還好嗎?身體還好嗎?小姐在小時候曾生過一場大病,從那之後,她的身體就很不好......」安心一聽,百年前已停止的心跳彷彿又活過來了。

  「......我只查到佟家的地址,妳家小姐過得好不好我怎麼知道呢?」安心心急如焚的模樣,讓孟恩有些為難。

  「嗯。」安心沮喪地低下頭,孟恩的回答無疑是用一桶冷水澆熄了她的熱情。

  「哎呀──妳別這樣嘛!明天就帶妳去香港找她,妳別心急喔!」孟恩見狀,對她的憐惜又更加甚了。

  「嗯,孟恩,謝謝妳的幫忙,要不是妳,我真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我家小姐,真的非常感謝妳。」她抬起頭來,對眼前這個長相漂亮的女孩有著無限的感激。

  「哎呀!不要這麼說,助人......不對,是助鬼為快樂之本嘛!是吧!?」她撓撓頭,對安心充滿感激的謝意實在很不自在。「不過,我該怎麼帶妳去香港呢?妳又不能白天現身。」

  「我的魂魄會附在水晶球裡,明天妳記得把它帶到香港。」安心緩緩飄到水晶球前,指著它提醒道。

  「嗯,我會的。」孟恩小心翼翼地拿起它捧著,安心識趣地向後退了一步,避免她碰觸到靈體而產生不適。


  *


  翌日,孟恩精神飽滿地帶著安心飛到了香港,到了飯店Check in後,孟恩先在房內休憩,待太陽一下山,便帶著水晶球依地址來到了跑馬地佟家宅院前。

  下了計程車,孟恩站在鐵門深鎖的佟家門前,仰頭觀察傳說中清末民初的大戶人家,在二十一世紀的宅邸會是怎麼樣的。

  忽然間,孟恩感到身側一陣寒意,轉頭一看,竟是安心一聲不嚮地便跑了出來,並且和她一樣仰起頭定定地凝看著。

  「安心,妳現在現身沒問題嗎?」

  「可以的,我沒事。」安心仍舊注視著閉門深鎖的高聳鐵門。

  「那我按門鈴囉?」孟恩悄悄打量她。

  安心仍然仰望,只是從喉嚨間輕輕地應了聲。

  孟恩上前一步,伸手按下電鈴,門鈴響起後,她退後一步,靜心等候有人來開門,片刻,裡面的人打開鐵閘,閘門上發出笨重的聲響,讓孟恩不住地屏息以待現身的人。

  會是誰呢?

  「請問您哪位?」鐵門打開,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伯探出身子,見孟恩身影,於是揚聲探問。

  「你好,我姓孟,台灣來的,有事想見佟先生,請問他在嗎?」孟恩禮貌詢問了之後,兩人都帶著忐忑的心情。

  「我家老爺?我們老爺現在不在香港,不知道您找他有何事?」老年人不住地上下打量。對一個年輕女孩遠從台灣到香港來找他家主人,不禁有些側目。

  「不在香港?請問他現在人在哪兒?」他的回答,讓兩人都不禁失望了。

  「我家老爺人在澳門,您過些日子再來吧!?」老年人答道。

  「澳門?不好意思,那除了你家老爺之外,佟家是否還有其他人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們。」天真的孟恩滿以為找到佟家的地址,把安心帶到香港來就能一償她的心願,豈知還是事與願違了。

  「請問妳究竟有什麼事呢?」老年人警覺地打量這名陌生女孩。

  「......是這樣的,我是受人之托,佟家的一位故人想找你家老爺。」孟恩對佟家現今的狀況並不明瞭,面對眼前這名貌似管家的男子,實在不知該如何對他細說原由。

  「我看妳還是過些日子再來吧!」老年人定定地看著她,想將她的樣貌牢牢記住,以防事後有什麼萬一,心裡也有個譜。

  「這......那好吧!抱歉,打擾了。」孟恩看出對方的顧慮,既然她們想找的人不在,遂也不再強人所難。

  老年人頷了頷首後,沒有猶豫地便關上鐵閘。

  「我們走吧!」看著已經關上的鐵閘,孟恩嘆了嘆氣,轉頭對安心示意了聲。

  語畢,孟恩轉身頹喪地走著,心想自己都因此而喪氣了,那安心就更加失意了。

  孟恩輕嘆一聲,轉過頭想看看她,卻赫然發現安心沒有跟上來,於是又走了回去。

  「走吧!佟家的人都不在香港,我們過一陣子再來吧!」孟恩站到她身旁,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膊,突然想起這個禁忌,於是把手收進口袋裡。

  「我怕......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待在陽間多久,待在陽間愈久我的陰氣愈弱......」安心低下頭,如果可以,她願意再花上百年的時間去等待有緣人為她完成心願,可是......

  「別擔心,一定會有辦法的,頂多──我們過澳門,一定可以找到佟家的人,不用擔心。」孟恩知道她的煎熬與心急,為此,她不禁懊悔自己做事竟是這麼不經大腦,才搞得安心現在一場歡喜一場空。

  「嗯......」安心頷了頷首,事到如今,也只有接受了。


  *


  隔日,孟恩起了大早,香港一行,是為了幫助安心可以再見她家小姐一面,想起昨夜她一臉惆悵地提起自己的時日無多,孟恩更不能浪費僅剩的時間了。

  她拿起水晶球走到窗邊,陽光投射在玻璃球上,變得閃閃發亮,腦海不住地頻頻回想起這幾日的事,從她買了這顆水晶球、半夜安心突然跑出來嚇自己,然後從安心口中得知她的生前死後、還有她從她身上看見的那場猶如惡夢的回憶,不過是短短兩、三天的事,卻感覺像是過了很久很久。

  「安心......安心......雖然妳是鬼,但是妳給我的感覺就像妳的名字一樣,在妳身邊我覺得很安心,妳家小姐是不是也跟我一樣的想法呢?一定是,一定是的,我相信妳家小姐一定也和我有相同的想法。」

  「安心,妳躲在水晶球裡,聽得見我說話嗎?」

  「安心,我很喜歡妳哦!妳一點都不可怕,我很開心可以認識妳。」

  「安心,我現在就帶妳去澳門,帶妳去找妳家小姐,妳不要怕,有我呢!」孟恩捧起水晶球,輕輕地對著它訴說連日來的心情。

  她站在窗邊,輕輕撩起窗簾一角,仰頭看了看天空,即使站在冷氣房裡都能感覺到太陽炙熱的感覺。

  正午十二時,對安心來說是陽氣最盛的時刻,孟恩本想一大早便起程搭船到澳門,但是經過昨晚,她不想再魯莾行事,不想帶著安心在澳門像無頭蒼蠅般胡亂飛竄,她更加不願再從安心的臉上看見失望的表情。

  於是,她將水晶球留在飯店,再次前去佟家,百般請求後,終於從那個老年人那兒得知佟老爺一家在澳門居住的所在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1)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2)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