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靖Ling Jing
凌靖Ling Jing

一個文字藝術不純熟的網路小說寫手、會突然神遊在無亙的慵懶之人。 用零碎片花的回憶編織出一篇篇令人動容的樂章。 GL小說:《撕裂情殤》、《雙姝蝶影》、《梔子望夏》、《世界有妳才奇妙》 實體書:《撕裂情殤》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4)

(edited)

孟恩拿著地址,開心地回到飯店,興匆匆進房間後,一手捧住水晶球,一手拿著寫上地址的字條在面前晃了晃。「安心,安心,妳看,我要到佟老爺在澳門的地址了,妳聽到了嗎?安心?」

「孟恩......謝謝妳。」一直沒有反應的安心,倏地發出虛弱的聲音來。

「安心,妳的聲音很虛弱,沒事吧?」孟恩聽出她的不適,見不到她此刻的模樣,孟恩更擔心了。

「沒事,只是這時間是陽氣最盛的時候,我......抵不住,除非......」安心敞著虛軟的聲音回答道。

「除非什麼?妳說。」除非?那就是有方法可以解決安心的困擾囉!

「除非妳願意借我一口氣,幫我抵受陽間盛氣。」頓了頓,安心帶著忐忑的語氣把方法說出來。

「一口氣?我要怎麼把這口氣給妳呢?是不是像電影那樣......口對口......?」她只想要讓安心可以好過一點,壓根沒有想過是否會對自己造成危機。

「不,不能口對口,一不小心,我可能會把妳的陽氣吸盡的,妳只要在水晶球上過一口氣給我就行了。」孟恩今早說的話,她在水晶球裡全聽見了,只是她不知道該如何感謝她的仗力相助,於是選擇了沉默。

「是不是只要在水晶球上親一下就可以了?」孟恩確定著,可以的話,她願意多親幾次的。

「嗯,過一口氣給我之後,再給我一把黑色的雨傘擋住陽光,我就可以現身了。」

「真的?好,我過一口氣給妳。」孟恩感到欣喜若狂,原來只需要一口氣,安心就可以在大白天裡現身。

孟恩把窗簾拉上,再把燈光調暗了,接著輕輕地在水晶球上落下一個深長的吻後,將它小心地放在桌上,須臾,安心的形體慢慢出現在水晶球前,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

「太好了,真的可以,我要到地址了,我們現在就去澳門。」見到安心在大白天裡出現,孟恩的心情真是無比暢快。

「好。」安心雙手交疊垂在身前,臉上的笑容依然。



搭船到澳門的途中,安心撐著洋傘與孟恩站在船尾,她雀躍的心情益於言表,期待不久之後,就能見到令她心心念念的意中人。

孟恩雙手扶在欄杆上,定睛注視著安心,她的美不足以傾國傾城,但是卻憾動了自己的心,遙看海際的她,嘴角微微輕揚,彷彿在告訴自己,這個世界是多麼美好。

孟恩知道安心遲早要離開人間,很想將她永遠記在心裡、記住她在此刻這麼動人的表情。

她從背包裡拿出相機,對著她輕輕按下了快門,"咔嚓"聲響,安心似乎被驚擾了,轉頭好奇地盯著她手上的相機。

「妳手上的盒子是什麼東西?」安心歪著頭,好奇地探問道。

「是照相機啊!」孟恩一邊把相機收起來一邊回答她。

「照相機?那是幹什麼的?」安心看著她手上的小盒子,對這麼新奇的物品感到異常新鮮。

「它可以拍人、拍景、拍物,然後把照片洗出來後,紙上面就會出現人或景物的影像。」孟恩很耐心地回答著。

「什麼?妳把我的魂魄攝走了?」聽孟恩如是說道,安心不禁一怔,害怕地打量自己。

「噗,不是這樣的,它不會攝走妳的魂魄,只是把妳的模樣保存下來而已,妳不要害怕,相信我,我不會害妳的。」孟恩見狀,連忙解釋道。「如果妳害怕的話,我跟妳一起拍,這樣就算魂魄被攝走了也有我陪妳,好嗎?」

「嗯。」安心淡淡地應允了。

「來,笑一笑。」孟恩站到安心身旁,舉高相機。

"咔嚓"一聲,按下了快門。



船靠岸了,孟恩領著她走下船,坐上計程車後,依照紙上的地址前往佟家在澳門的大宅。

下了車,孟恩便看見門柱上斗大的"佟宅"字樣,這次她沒有詢問安心,而是主動上前去按了門鈴。

片刻,門外對講機裡傳來探問。「哪位?」

「您好,很冒昧打擾了,我姓孟,受佟家故人之託來的。」孟恩上前表明身份。

說明來意後,對講機那頭再沒聲音,須臾,鐵閘門發出一個聲響應聲開啟了。

「走吧!」孟恩上前去推開閘門,回頭對安心示意了句。

安心往裡瞧一眼後,雙手緊擰地點下頭,隨後跟著孟恩腳步走了進去。

進了閘門,孟恩走在偌大的庭院,花草樹木跟著微風發出輕微的窸窣聲,似是在輕聲吟唱。

綠油油一片的草皮上放了一組桌椅和洋傘,全是無暇的潔白色,不遠處的一棵大樹,雖然已是棵老樹了,但是卻長得根壯葉茂,樹幹上綁了兩根粗壯的麻繩,下擺綁住一個厚實的木塊,正隨著微風輕輕搖拽,一眼望去的這片環境,看得出來這庭院是花了很多心思在養護著的。

經過庭院,孟恩便看見一棟伊斯蘭建築風格的大宅,充滿了古典雅緻地佇立在那兒,她不住地停下腳步,仰高頭,張口咋舌地盯著房子,須臾,她睨見屋內走出來一名女傭,正站在門口恭候,於是重新邁開腳伐,走快一步地進到屋內。

進入屋內,裡頭的裝潢雖然顯得樸實,卻又不失古典氣息,方才在門外接待孟恩的女傭此時端了一杯茶走上前來。「請坐一下,我們老爺等等就下來。」

「好的,麻煩妳了。」孟恩禮貌地頷首示意後,便擇了一處沙發坐下。

孟恩坐定後,目光四處張看了一會兒才轉頭看著仍在屋外的安心,她似乎非常留戀庭院的景色,孟恩見狀,遂起身走到她身後。「怎麼不進來?在看什麼?」

「沒什麼,只是那棵樹......似曾相識,跟以前佟府宅院裡的那棵樹很像,宅院那棵樹是小姐小時候栽種的,那棵樹若是還在的話,應該也像這棵樹一樣了。」安心指了指那棵老樹。

「進去吧!」孟恩定睛看了一眼,然後才揚聲提醒。

安心頷首,忍不住依戀的又看一眼那棵樹後,才轉身隨她進了屋內。

孟恩率先走進屋裡後,不放心地又回頭看著她,見她怯怯地走了進來,一邊打量屋內一邊收起了傘,她緩緩飄盪在客廳想尋找和小姐有關的蛛絲馬跡,驀地,在眾多擺設中發現了一座古箏,安心上前撫了撫,對這個古箏是如此的熟悉又充滿了不確定。

良久,孟恩已將女傭遞來的一杯茶水喝盡,但是卻始終不見佟先生的蹤影,就在她準備起身探問之際,才在樓梯上發現一個滿頭灰髮、身強體健的男子。

「佟先生?」孟恩站了起來,對著一位中年男子揚聲詢問道。

「請坐。請問妳是?」佟先生走下樓來到客廳,一邊示意一邊坐在她左邊的單人沙發上。

「您好,我姓孟,從台灣來的,是受佟家的故人所託,想找府上的一位親人。」孟恩隨佟先生坐下後,揚聲表示道。

「故人?不知是哪位故人?又想找我們佟家哪位親人呢?」佟先生不解問道。

「是一位叫柳安心的女子,她曾經在您們佟府當過女僕。」孟恩睨向站在佟先生身旁,不斷打量他的安心。

「柳安心?我們佟家並沒有這個人,至少在我接管佟家後,家裡沒有一個叫柳安心的女子。」佟先生端起傭人端來的熱茶啜了一口。

「喔!她在佟先生出生之前便已經......便已經離開佟家了。」孟恩思忖著該怎麼應對才不至於嚇壞眼前這位有點年紀的中年人。

「喔──難道這位柳小姐是曾經侍奉我父親那一輩的傭人?」佟先生蹙了蹙眉又探問道。

「父......父親那一輩......應該不是。」孟恩一聽,轉轉眼珠,在心裡盤算安心的歲數。

「孟小姐,我是一個生意人,時間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更沒時間在這裡跟妳猜謎語,有話妳就直說吧!」佟先生對這位年輕女孩一點也不坦率的態度甚是有些不悅。

「我也想直接一點,只不過有些事我怕說出來了會嚇到您,更怕您把我當成神經病。」孟恩見自己的行徑惹毛了他,連忙正襟危坐,慌忙地解釋道。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不送了。」他站了起來,忿怒地拽拽自己的西裝外套,轉身就要離開。

「孟恩......」安心見狀,不禁慌了手腳。

「佟先生,請等一下。是這樣的,這位柳安心其實是清末民初人士,曾經在佟家當過下人,是當時佟家的大小姐......大小姐......安心,妳家小姐叫什麼名字啊?」孟恩看了看她,連忙起身阻止,並立馬將安心的身份說出來。

佟先生耐著性子傾聽,見孟恩話說到一半突然轉頭看向另一方,他不住地轉頭察看,卻沒發現有何異樣。

「我家小姐叫佟芸湘,是廣東廣州人士。」安心蹙眉,深怕會錯失此次相認的機會。

「孟小姐。」佟先生嘆出不悅的鼻息,語氣強硬地呼喚了她一聲。

「佟先生,柳安心當時侍奉的大小姐名叫佟芸湘,是廣東廣州人士。」孟恩怔了怔,他的語氣似是威力強勁地大砲般,驚得她不住顫了顫身子。

「太奶奶?」佟先生甫聽見孟恩說出的名字,不禁睜大眼睛錯愕著。

「嗯,算算時間,佟大小姐應該是您太奶奶那一輩的。」孟恩想了想,按時間算起來,佟芸湘若應該已經是太婆那一掛的了。

「妳究竟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太奶奶的名字?」佟先生不解,眼前這名年輕女孩頂多也不過二十六、七歲,以她的年紀,根本不可能會認識佟家太奶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1)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2)

GL短篇故事:紛飛不止的愛 (03)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