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靖Ling Jing

一個文字藝術不純熟的網路小說寫手、會突然神遊在無亙的慵懶之人。 用零碎片花的回憶編織出一篇篇令人動容的樂章。 GL小說:《撕裂情殤》、《雙姝蝶影》、《梔子望夏》、《世界有妳才奇妙》 實體書:《撕裂情殤》

百合花的凋零 (01)

  外貿公司,業務部──

  部門裡,有些人拿著電話聯繫事務,有的語氣柔軟,頻頻連聲歉意,有的講著講著脾氣就上來了,按耐不住火氣的站起來大聲叫罵,還有些人匆忙奔走在桌與桌之間的走道,紊亂的工作畫面中,各個臉上都是慌張、擔憂與氣憤,究竟發生什麼事?讓他們都帶著忐忑難安的心情呢?

  一名女職員手裡拿著一疊資料夾,一邊看著同事,一邊步伐平緩的走到盡頭,一間緊閉著門的辦公室前,上頭的名牌寫著"許凱琳 業務經理",女職員整一整手中的資料夾,騰出一隻手來對門敲了敲,未等裡面的人回應,女職員已熟練地逕自開門走進去。

  「許小姐,妳要的資料都拿來了。」進了辦公室,女職員走到辦公桌前揚聲示意。

  「放下吧!」被稱呼為許小姐的業務經理沒有抬頭,即使有人走進來了,她仍是低頭工作著。

  「好。」女職員應聲頷首,將資料夾放在桌上的一角後對上司說道。「沒事我先出去了。」

  「妏瑄,等一下。」凱琳依然沒有抬眼,只是點了點頭便算了,聽到妏瑄腳下的高根鞋發出聲音,立馬又叫住了她。

  「還有什麼事嗎?許小姐。」妏瑄停下腳步轉回身,恭敬的探問著。

  「妳記一下,把下午四點後的行程都取消了。」凱琳終於丟下筆桿,扳直身子靠在椅背上,一邊稍作休息一邊更動行程。

  「取消?可是徐先生預約五點來公司跟妳談事情。」妏瑄翻開記事本,準備記下上司的行程。

  「改明天吧!」凱琳不假思索地說。

  「徐先生明天就出國了,大概要一個月後才回來。」妏瑄在徐先生約定的時間旁看見自己備註的事項,於是揚聲提醒。「而且徐先生已經打電話來預約好幾次了。」

  「那就跟他約一個月後吧!如果他不肯等就算了。」凱琳拿起手機,打開來查看訊息。

  「好的,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妏瑄低頭記下後,抬起頭來詢問道。

  「馬來西亞的董先生提早到台灣,跟曼妮說一聲,叫她晚上不用去機場接機了,待會兒我去機場接他。」凱琳看了看手機後放到桌上。「幫我訂絲堤拉晚上六點,三位,吩咐他們先把紅酒醒好。」

  「好的。」妏瑄點了點頭。

  「妳順便問各組組長Mr.JJB那批有問題的貨處理得如何。妏瑄,妳是我的秘書,有些事妳應該要幫我分擔,像這種事情讓他們跟妳回報,妳再統一跟我彙報就好了,這種小事妳可以處理的,不用我教妳怎麼做吧?」凱琳看著面前的秘書,忍不住唸了她幾句。

  「知道了。」妏瑄闔上記事本,專心致志地聽上司的訓話。

  「沒事了,出去吧!」凱琳看著她,這個剛從大學畢業就進公司跟她的新人,雖然才進公司一年,可是她的能力卻不是外面那些職員可以比拼得過的。

  「好。」妏瑄頷首後,轉身走了出去。當她打開辦公室門之際,卻隱約聽見身後傳來沉重的嘆氣聲。

  *

  下午四點不到,凱琳便離開了,照理說,上司提早離開公司,對員工來說是很樂見的事,只不過,在凱琳底下做事的人卻一點也得不到甜頭,他們都知道,即使凱琳不在公司,但她依然可以遙控公司運作,若是未能趕上當日的工作進度,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要捲舖蓋走路。

  許凱琳,一個做事幹練十足的女強人,未婚,行事作風甚為強勢,公司裡的資深人員對她的評語都是鐵面無情,絕對強悍的女人,她從不把私人情緒帶到工作上,但肯定是一個會把工作帶進私人生活裡的人。

  在她底下做事,有誰沒有在下班時間,甚至是假日時接到她的電話?如果有,那這個人大概也差不多該收拾包袱走人了。

  「曼妮,許小姐說董先生的班機提前了,她會去接他,妳不用過去了。另外,請各組組長向我回報一下JJB那批貨的處理進度,我好向許小姐彙報。」凱琳離開後,妏瑄來到同事們面前下達上司的指示。「還有,以後若是有什麼問題,請直接跟我說,我會一一統整,然後跟許小姐報告。」

  「對了,妏瑄,許小姐等等還會進公司嗎?」曼妮放下話筒後揚聲詢問道。

  「她不進公司了,有什麼事嗎?」。

  「倉管打電話來說倉庫來了一批貨,收了之後發現貨有問題,有幾款的顏色弄錯了,可是廠商不肯收回去,我剛才打電話給許小姐沒接,送貨的現在還在倉庫。」曼妮把方才從倉管那兒聽到的問題告訴了她。

  「不會又是JJB的貨吧?哎呀,他這次訂的貨怎麼都出問題啊?我看妳還是努力打電話給許小姐吧!妏瑄只是秘書而已,哪懂我們這些業務的事啊!」一名男職員丟下手邊工作,揚聲提供自己的意見,語氣中帶著對妏瑄能力上的質疑。

  「阿順,你叫人把有問題的產品都拍照了,如果顏色不是錯得太離譜應該都好處理,其他的叫他們全部帶回去,跟他們說,客人訂的款式跟顏色都是已經說好的,如果他們做不到客人的要求,當初就不要信口開河說沒問題。」就在男職員對妏瑄語帶揶揄之際,妏瑄已經打電話指示倉管組長了。「對,拍完照後把照片傳回公司,好的,麻煩你了。」

  「曼妮,等等倉管組長會把照片傳回來,妳收一下,然後發一份到許小姐的郵箱,請她問客人的意思。」放下電話後,妏瑄抬眼提醒曼妮後,便離開業務組回到自己位子上去。

  晚上八點多了,辦公室依然燈火通明,職員們還在努力埋頭苦幹,事情沒有做完,誰也不敢大膽的主動提議下班。

  妏瑄看看時間,起身離開位子,在經過同事的座位前時,用眼角餘光瞄了他們一眼後,沒有出半點聲音,便逕自開門走進上司的辦公室。

  須臾,她從凱琳的辦公室裡拿出一束百合花,這是她每日工作收尾時必做的步驟。

  每天在下班前,妏瑄會到上司的辦公室裡,幫她把桌上的文件收拾整齊,把她當天使用的杯具清洗乾淨,再把放在櫃子上的百合花拿走。

  走出辦公室,妏瑄又往裡面仔細地探了探,務求沒有任何遺漏後,才幫上司把房裡的燈關了並鎖上門,鎖門後,她會再細心地扭扭門把,確定無誤了才離開。

  「許小姐。」倏地,妏瑄手中的電話響起,她看一眼來電顯示後立馬接了起來。

  「下班了嗎?」回話一如她乾脆的性格,簡捷有力。

  「還沒,同事們還在加班。」妏瑄抬眼睨向同事,見大伙紛紛對她投以關注的眼神,她只是走到附近的空位旁,把百合花扔進垃圾桶裡。

  「很晚了,叫他們全都下班去吃飯吧!明天跟公司報帳,回到家不管多晚,叫他們打電話跟我說一聲。」電話裡除了有凱琳的聲音,還隱約聽見優雅的音樂聲。她還在應酬客人,見時候不早了,打通電話看看職員們的情況。

  「好的。」妏瑄順從地應一聲,等上司掛電話後,揚聲對同事們宣布。「各位,許小姐說可以下班了,她叫大家去吃飯,明天跟公司報公帳,回到家後不管多晚都要打電話給許小姐。」

  每個人聽見妏瑄的宣布,像是歡度國慶般一哄而起,整日下來的疲憊瞬間消逝得毫無蹤影。他們一邊收拾雜亂的辦公桌,一邊討論祭五臟廟的去處。

  「妏瑄,妳呢?想吃什麼?」一群同事有說有笑地經過她位子前,見她還沒走,便揚聲邀請了她。

  「你們去就好,我還有事。」妏瑄靜靜地收拾桌上的東西,抬頭謝絕了他們的邀約。

  「喔──好吧!那我們先走囉!回家路上小心一點。」同事點點頭,貼心地叮嚀一聲後便先離開了。

  妏瑄收拾好東西,拿起袋子走出去前習慣性地往裡頭瞧了瞧,一再確認後才把門鎖上。

  離開公司後,妏瑄搭車到一棟大廈前下車,進門放下袋子後,走進衣帽間,從籃子裡把已經洗乾淨的衣服拿出來掛在直立式熨斗上,技巧熟練地把每件衣服燙得平整,再一件一件吊掛在衣櫃裡。

  接著,她又到浴室,一一檢查沐浴乳、洗髮乳、潤髮乳和木盒裡香精油的存量,確定是否需要添補,然後又走到廚房,一邊看著洗碗槽一邊挽起衣袖,把槽子裡的刀叉碗碟洗得乾乾淨淨。

  待一切都整理好後,妏瑄走到客廳沙發邊拿起自己的袋子,走到屋門口,伸手關掉電燈後鎖上門離開,下樓後,妏瑄走到大堂旁邊的信箱區,從一格小櫃子裡取出信件,一封封看過一遍,確定那些信上的收件人是許凱琳後把它們放進手袋,然後才搭車回到自己的住處。

  這就是妏瑄日復一日的生活。

  *

  一年前,妏瑄從學校畢業,在人力銀行上看到琳瑯滿目的求職工作,懷揣著豪情壯志想一展鵬程,無奈自己在工作方面的經驗不足,於是,選擇了一間外貿公司的行政助理,來做為她累積經歷的踏腳石。

  甫進會客室時,妏瑄見裡面坐滿應徵者,頓時覺得自己成功的機會渺茫,突然間,她聽見外面有人扯著喉嚨大聲叫罵著。

  當時,所有的人聽見外面吵嚷不休,不禁好奇的拉開掛簾一探究竟,他們朝著女職員大叫的方向望去,當時許凱琳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冷冽地看著那個歇斯底里的女子。

  『許凱琳,妳這個變態的有沒有搞錯啊?我在公司做了四、五年,只是不小心搞錯客人的報價單,有必要這麼小題大做嗎?妳以為做妳的秘書簡單嗎?一點都不能鬆懈,還要二十四小時待命,我都快精神分裂了,妳看著吧!我就不信有人敢做妳的秘書......』女職員就站在會客室旁大聲吼叫。

  凱琳慢悠悠地走過去,當眾人以為這個外表高傲的妍麗女人會賞那個女職員一巴掌而暗暗期待一齣好戲之際,只見凱琳在她面前側過身,對著會客室裡揚起聲音。

  『坐在那邊那一個......就是妳,妳叫什麼名字?』凱琳站在門口,目光掠過擠在門邊的應徵者,對坐在最裡面的妏瑄問了問。

  『我?我叫葉妏瑄。』甫聽見那道聲音,妏瑄抬頭望去,見凱琳就在門口,立馬驚詫地站起來,連忙道出自己的名字。

  『妳應徵的是什麼職位?』凱琳很有耐性。

  『工......工作,不是,我來是......我來應徵行、行政助理......』妏瑄驚顫地看著面無表情的她,有著不怒則威的氣勢,莫說妏瑄,就連其他應徵者都隱約感覺到了。

  『有興趣做我的秘書嗎?』凱琳問道。

  『秘......秘書?我才剛大學畢業,沒有工作經驗......真的......可以嗎?』妏瑄被突如其來的狀況給震攝住了,這是什麼情形?自己只是來應徵行政助理,怎麼一下子變成應徵秘書了?

  『放心,我會教妳的。』凱琳吐出一聲輕淺的鼻息,笑了笑。

  『小妹妹,別說我不警告妳,許凱琳就是一個蛇蠍心腸的冷血女人,妳不相信我,吃虧倒楣的肯定是妳。』女職員見妏瑄對這份工作似乎很感興趣,隨即給予善意的叮嚀。

  『考慮好了嗎?是接受這份工作?還是聽她的?』凱琳看了看女職員,揚揚嘴角,似乎早已知道結果。

  『這個......我......我想,我還是不......』在如此慌亂的情況下被迫立刻做出決定,妏瑄原本打算拒絕,可是當她再一次看著凱琳時,卻像被催眠似的一口答應了下來。『......好,我做。』

  妏瑄手捧著一束百合花走在前往公司的路上,一年前初見凱琳的回憶在妏瑄的腦子裡重新播放過一遍,當時糊里糊塗答應接下的工作,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這麼駕輕就熟。

  進了公司,妏瑄按下電閘,倘大的辦公室一下子從昏暗變成一片光明,她走到自己位子上,隨手按了電腦開關後,拿著百合花又離開了。

  她捧著百合花走進凱琳的辦公室,把花放進花瓶裡後,細心地擺放漂亮,想讓上司一到公司便能看見這束她精心挑選的百合花。

  妏瑄將花瓶擺在上司一眼便能看見的地方後,拿著濕抹布將辦公室擦拭過一遍,然後才滿意地離開辦公室,跟著轉往進了茶水間,將咖啡豆研磨成粉,半會兒時間,一股濃郁的咖啡香味瞬間在茶水間裡四溢。

  她端著泡好的咖啡,轉身倚著流理台,悠閒地淺啜品嚐著,這時外面傳來說話聲。

  「妏瑄早啊!」幾個女同事聊天說笑地走進茶水間,一干人看見她的身影,反應倒是很習以為常。

  「妳們早。」妏瑄捧著杯子,轉頭對她們揚笑頷首著。

  「妏瑄每天都這麼早。」

  「我們真該好好感謝妏瑄才是,要不是妏瑄自願保管鑰匙來開門關門,我們哪能這麼晚來啊!」

  「誇張,大家都是同事,互相幫忙嘛!」妏瑄轉過身又動手煮了杯咖啡,是為上司準備的。

  「欸,我們妏瑄又在幫她的許小姐試咖啡啦?」此時,另一名同事走進茶水間,見妏瑄站在咖啡機前,語帶調侃地。

  「昨天買了新的咖啡豆,妳要嗎?幫妳泡一杯。」

  「不了,我喝不慣咖啡。」

  「嗯,好吧!許小姐快來了,妳們趕緊弄一弄就工作吧!」妏瑄端著咖啡走出茶水間。

  「欸,妳們覺不覺得妏瑄跟許小姐就像上官婉兒跟武則天啊?」

  「真的蠻像的耶!不過,也只有妏瑄應付得了許小姐了。」

  一組人馬趁上司未到之前,抓緊時間享受片刻的輕鬆愜意,他們可以毫不避忌地邊吃早餐邊閒聊或上網,直到上班時間開始,眾人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嚴正以待即將到公司的上司。

  果然,九點半一到,門外傳來高跟鞋的聲音,鏗鏘有力的讓大伙不禁屏息地低下頭去,深怕一個不小心和上司對上眼了會被她抓到把柄,即使他們自認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事。

  「許小姐早。」聽見妏瑄的招呼聲,大伙更加緊張了。

  「早。」凱琳看她一眼,淡然地頷首著。

  凱琳飄然走向自己的辦公室,妏瑄隨即起身,拿起記事本與信件跟在她後面。

  「妏瑄,打電話給劉小姐,跟她說下午有客人會去她工廠。」凱琳一邊走一邊交代工作事宜。

  「好的。」妏瑄不疾不徐地打開記事本記錄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