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靖Ling Jing
凌靖Ling Jing

一個文字藝術不純熟的網路小說寫手、會突然神遊在無亙的慵懶之人。 用零碎片花的回憶編織出一篇篇令人動容的樂章。 GL小說:《撕裂情殤》、《雙姝蝶影》、《梔子望夏》、《世界有妳才奇妙》 實體書:《撕裂情殤》

GL短篇故事:百合花的凋零 (02)

  夜晚,妏瑄獨自窩在沙發裡看電視,就在她感到無聊之際,桌上的手機赫然響起了。

  「喂。」她拿起手機看一眼來電後連忙接了起來。

  「妏瑄,我鑰匙不見了,妳現在帶鑰匙來我這裡。」

  「好,我馬上過去。」


  半年前──

  深夜,妏瑄盤腿坐在沙發裡看電視,電視機裡的畫面充滿陰鬱、潮濕和譎詭的音效,隨著演員生動的表情,妏瑄亦不禁恐懼的雙手摀臉瑟縮著,驀地,茶几上手機發出聲響來,著實嚇壞了正沉浸在恐佈氣氛中的她。

  「喂?」

  「妏瑄,我是許小姐。」電話那頭傳來胡亂翻袋子的聲音。

  「許小姐,有......」聽見上司的聲音,妏瑄立刻繃緊神經回應。

  「在家嗎?」但凱琳卻不等她回話,便逕自接續說下去。

  「我在......」妏瑄拿起搖控器按下靜音後坐正身子,將手機貼得更緊實。

  「我鑰匙不見了,妳現在馬上來我家。」尋找鑰匙的凱琳放棄了,無奈地嘆一聲後,直截地丟下命令便掛了電話。

  「好......的。」妏瑄話都還沒說完,耳裡便聽見了嘟嘟聲。

  半個鐘頭過去,妏瑄來到凱琳住處下,電梯門一打開便看見她倚在牆上,雙手交叉在胸前地垂著頭。

  「許小姐。」妏瑄踏出電梯,揚聲輕喚。

  「妳終於來了,我等了妳......快一個小時啊!真是的。」凱琳聽見聲音,抬頭看見自己的救星,看一眼手錶一邊敞聲嘮叨著。

  「不好意思,我已經盡快了,坐計程車過來最快也要半個多小時。」妏瑄一臉歉意地從袋子裡出備份鑰匙,邊解釋邊打開屋門。

  門應聲打開了,凱琳見狀,站直身子準備走進去,卻因為一個趔趄差點跌倒。

  「沒事吧?沒弄傷哪吧?」妏瑄見狀,機警地上前扶住了她,從凱琳身上,除了聞到濃重的紅酒味,還有她的香水味。「喝很多酒啊?」

  「喝了一些,沒事,可能站太久暈了一下。」凱琳搖搖頭,離開妏瑄的攙扶,步履蹣跚地走了進去。

  進了屋內,妏瑄扶住踉蹌的凱琳進臥房,讓她躺到了床上後,幫她拽好被子。

  「謝謝,很晚了,妳早點回去吧!」躺好後,凱琳從被窩裡伸出手來輕搥柔按著額頭,語氣變得虛軟。

  「沒關係。妳不舒服啊?」妏瑄站在床邊,看著她這樣的舉動遂揚聲關心。

  「頭痛一天了,等等吃顆止痛藥就好,沒事。」凱琳輕柔地應了一聲。

  「這樣不行的,要不我幫妳按摩一下,這樣會舒服一點。」妏瑄蹙著眉,對凱琳不愛惜身體的行為無法認同。

  「......好吧!」愛面子的她哪能容許自己脆弱的一面在人前表現出來,可是,此刻的她已讓疲憊跟疼痛給折磨得再也堅強不起來。

  自從妏瑄做了自己的秘書後,凱琳對她的依賴便逐漸加重,在公事上,妏瑄是她的得力助手,她的應變能力讓她讚賞,就如昨晚收到曼妮發給她的郵件,一看便知是妏瑄處理的。

  在私事上......也不知從何時開始,她對她的信任就這麼捎聲無息地進階成強烈的依賴感,就好比現在......她居然會卸下穿戴一天的武具,任憑自己的秘書處置。

  妏瑄坐在床沿邊,順時鐘的輕輕揉按凱琳的太陽穴,姆指輕巧地推拿她的額頭,柔軟的指腹在她額上綻放著溫暖,凱琳緩緩地閉上雙眸,感受著原本的疼痛漸漸得到舒緩。

  「好舒服,想不到妳還會按摩。」疼痛感漸漸消失,凱琳輕揚嘴角地讚許著。

  「以前常幫我爸媽按摩,他們都說我的技術很好。」妏瑄銀鈴一笑,不知為什麼,被凱琳誇獎的開心遠比父母更甚。

  「做我秘書這麼久,好像從沒聽妳提起過家裡的事。」凱琳的語氣變得溫和許多。

  「當然囉!在公司妳是個鐵面無私的上司,我們除了公事,哪有機會聊私事呢!」妏瑄的臉上始終帶著笑容,看著閉目養神的凱琳,她的目光變得柔和。

  「......看來我不是個好上司,呵──」頓了頓,凱琳為自己沒盡到對下屬該有的基本關心而感到愧疚。

  「呃,不是,不是的......」妏瑄為自己的無心之失感到訝異,連忙出聲想解釋。

  「別這麼緊張,我說的不是違心話,我確實是顧著公司運作,忽略了下屬的心情。」凱琳輕輕一嘆後,笑笑地反省著。

  「別這麼說嘛!妳對同事們是很嚴格,可是妳對自己更嚴苛。」妏瑄凝看著她,這個上司平日總是予人高傲的感覺,但是,這個世界上有誰天生就是這樣的呢?

  「我知道他們很討厭我,覺得我是個不講理的人。」凱琳盈盈一笑,自己有多討人厭,她怎麼會不清楚,但她從不在意。

  驀地,她睜開眼,一把抓住妏瑄的手。「妳呢?討厭我嗎?」

  猛地被抓住雙手,妏瑄一個趔趄撲跌在凱琳身上,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縮短,四目定定地相視著。

  妏瑄錯愕的看著她,心裡噗通、噗通的狂跳,臉上熱得滾燙,眼前的凱琳也不遑多讓,只不過,她臉上的嫣紅讓人分辨不出是因為酒精還是......

  凱琳仰看著她,倏然覺得,從來就沒有人用這麼柔情似水的眼神看著自己,在別人眼裡,她的能力遠勝許多男人,但他們永遠都不知道,每天用沉重的盔甲來偽裝自己脆弱的痛苦,她不敢把心隨便交給一個人,深怕被對方發現弱點後會被無情的攻擊。

  但是這一刻,她竟然在妏瑄的眼裡,看見卸下武防後變得脆弱的自己,她忍不住地再將她拉近幾分,想再仔細的瞧個清楚。

  兩個人的距離更靠近了,近得能夠感覺到彼此間噴吐出溫熱的鼻息,妏瑄愕然地看著凱琳,從她吐出的鼻息中,妏瑄聞到了淺淺的葡萄香,讓她迷醉不已。

  「妳還沒回答我呢?」凱琳鬆開她的手,撫上了她的臉再慢慢撫摸到從妏瑄肩膊上垂落的髮絲,語氣變得更加柔軟。

  「什......什麼......」妏瑄眼眸閃燦不定,靈魂似乎正在慢慢飄離自己身體。

  「妳討厭我嗎?」

  「......不討厭,我怎麼可能會討厭妳呢?我......」妏瑄輕輕撫摸上她的臉龐,耳畔裡清晰的聽見心跳加速的聲音,不規律的心跳動像是在不斷催促她去做某件事。

  聽見妏瑄如是說道,凱琳的眼眸不禁迷離起來,她凝視著她,任由妏瑄用指尖劃過她臉上的輪廓直到她的雙唇,她微微張開口,柔柔地親吻了妏瑄停在自己唇上的手指。

  妏瑄再也忍不住心裡迅速繁衍的慾望。

  打從第一眼見到她開始,即使經常受到凱琳的數落,但她卻從未討厭過自己的上司,甚至偷偷地喜歡上她,喜歡她工作時的專注、喜歡她做事的魄力、喜歡她對人內斂隱誨的關心,就連讓許多人憎厭的強勢個性也令她深深著迷,就算待在她身邊做一輩子的秘書,她也願意。

  紊亂的心跳讓妏瑄就快呼吸不過來,這種急促的不適逼迫著她微微張口,好讓空氣能進到嘴裡,驀地,她放棄做最後的掙扎,傾前吻上了她的嘴。

  妏瑄的嘴唇在凱琳唇上笨拙地輾轉著,沒有太多接吻經驗的她,不知道該如何把接吻發揮得極致,凱琳靜靜地感受著她拙劣的吻技,伸手撫在她的腰間上,輕輕一攬,將她拉進懷裡,柔情地回應了她的吻,這一刻,她倆拋開了所有,什麼道德觀念、什麼上司下屬的身份全都一併被拋諸在腦後。


  「凱琳。」妏瑄來到凱琳的住樓,電梯門一打開就看見她疲憊地靠在牆上。

  凱琳很要強,她的自尊心很重,不管再累再病再痛,都不會允許自己在外面曝露出破綻,好比現在,就算不勝酒力、就算穿了一整天的高跟鞋,現在腳又酸又疼,她也不會允許自己就這樣蹲在地上或坐在台階上,這不是她的風格。

  「終於來了──」凱琳抬頭看一眼,吃力地撐起身子,拽了拽身上的套裝。

  只有進了屋子,回到屬於自己的私人領域後,她才算完成了今天的工作任務,才可以卸下武防休息。

  打開門,妏瑄側了側身,讓凱琳率先進屋裡去。「妳怎麼老是丟鑰匙啊?光是鎖就換了三次了。」聞著凱琳身上淡淡的果香味,再看她搖搖晃晃的把袋子往沙發一擱,妏瑄又忍不住心疼了。「每次跟客人吃飯就一定要喝酒嗎?能不喝嗎?」

  「妳明天一早到公司後......」凱琳走向廚房,經過走道,轉頭看一眼正在叨唸的妏瑄後,一邊打開冰箱一邊說話,但卻不是回答她的疑問。

  「要改行程?等等,我拿記事本......」妏瑄一聽,忙從手提袋裡拿出行事簿翻開。

  「明天,到公司後,妳上網,去找房子。」凱琳啜一口水,抑揚頓挫地把話一字一句說得清楚明白。

  「什麼?為什麼要找房子?最近幾組客人,我已經幫他們安排好飯店了。」妏瑄愕然又不解地翻察記事本。

  「是妳要找房子......」凱琳放下杯子走到她面前,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後,在她的鼻尖上點了點。

  妏瑄不解的看著她。

  凱琳繞到妏瑄身後,雙手環上她的腰間,將她拉進懷裡抱住後,低頭輕嗅著她的頸間並留下輕吻。「妳現在住的地方離我這兒太遠了,每次等妳來都要大半個鐘頭,找間距離我這裡只要五分鐘的房子,知道嗎?嗯?」凱琳柔軟的聲音裡帶著不可違抗的命令,一邊發號司令,一邊輕輕舔咬著她的耳垂企圖誘惑她。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不乾脆叫我搬來跟妳一起住呢?」妏瑄側著頭,耳朵、脖子傳來的酥麻感,讓她覺得很舒服。

  「當初不是說好要給彼此空間嗎?」凱琳邊說邊在她脖子上留下碎吻。

  「但是現在我想跟妳一起生活。」妏瑄提了提膽子,揚聲對她提出建議。

  「我們是一起生活啊!在同一間公司上班,下了班我要是不用陪客戶就會叫妳來家裡,這樣不是嗎?小傻瓜。」凱琳在她耳邊柔聲訴道,環在妏瑄腰上的雙手開始不安份的游移。

  「我要的是兩個人一起共同生活,妳出去應酬客戶時,我會在我們的家等妳、為妳開門,妳不用應酬的時候,我會在我們的家做飯給妳吃,假日的時候一起出去走走,而不是老待在家裡......」妏瑄鼓足勇氣的膽子,透過雙手緊緊抓住了凱琳游移的手。「我不想每次都要在妳打電話叫我過來時才能來找妳,不想每次都要等妳鑰匙丟了才能來見妳,不想每次睡到半夜就得起床回我自己家,妳懂嗎?」

  凱琳掙開她的手退到離她幾步距離的餐桌邊倚著,雙手交叉在胸前,一句話也沒說。

  妏瑄見狀,不禁蹙起眉宇,她知道凱琳雙手交叉在胸前的動作是什麼意思,就是因為知道,所以心裡有一股不悅的情緒更加迅速泛起。「不要這樣對我,我不是妳的敵人,為什麼要對著我做這樣的動作?」

  「妳知道我們的關係是不可以被人發現的,當初我說維持現狀妳也答應了,現在卻又跟我說要一起生活?」

  「是,我是答應過,但是現在我不想維持這種現狀了,在一起半年,做任何事都只能巧立名目才能做,我們之間就只能偷偷來嗎?我真的愈來愈覺得自己像個見不得光的情婦,每天只能乖乖在家裡等妳打電話召見我。」

  「妳胡說些什麼?當初在一起時我說的話不記得了嗎?」凱琳蹙眉,語氣比方才更加顯露出不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百合花的凋零 (01)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