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靈姝

終身與文字為伍的行銷人|喜歡閱讀世界,喜歡人,喜歡寫文案,喜歡文字能帶來的力量,更喜歡你喜歡我的文字。 More about me:https://sites.google.com/view/lingshu1019/

▇ 思生活 ▇ 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

這是發生在一週以內的奇幻經歷。事情其實很小,但我感覺很大。而一切於我仍是幸運,因為發現並接納真正的自己,永遠不會太遲。
藝術家的格言常常有一種自虐感,可是我偏偏很喜歡
▇ 思生活 ▇ 思考生命維持存與活之易與不易,因為相信有終點,所以樂觀

萬萬沒想到,原本只是單純想幫朋友的忙,竟讓我在短短一週內猶如搭乘雲霄飛車,從自信的天堂跌落自怨的地獄,克服沮喪後又不服輸的攀升自救成功。今日此事算是告終,我也上了寶貴的一課。回到馬特市,恰好讀到前天 @Sunline 關於寫字的誠懇一文,心有七七煙。想把自己的這個體驗紀錄起來,echo致敬。

當局者迷:作品被否定,就否定全部的自己

事情的起始很簡單:友人因案子棘手,探問我能否救急,報價也不囉唆,委託內容是以前熟悉的工作範圍,需求600-800字的文案,我還算有個七八成的把握,盤了時間,應該可以如期甚至提早完成,就接下來了。

所以,當預訂最後交稿日星期一的晚上,我陸續在三天內交出的第四版文案也被通篇退回時,我不可思議,又惱又怨。

惱的是,我雖然提早進行,但第一/二版方向抓錯,即便給了兩個不同口氣的版本也徒然。第三版卯起來重寫,但是字數超過需求太多,標題不夠抓眼,再次被退。第四版,我痛定思痛,格式和架構全幅調整,再大刀闊斧把1,200字殺到剩一半,仔細檢查文字前後邏輯,再三斟酌並比對需求條件,甚至給了三個主標搭配內文,居然,還是過不了客戶主管那一關。

怨的是,我決定休長假卻還接下「工作」,就是因為太過自信,自以為不會花太多時間,應該可以幫上朋友的忙,結果稿子竟然退到第四次,會不會不但沒有幫上忙,還讓朋友更焦慮了?

我和朋友在私訊裡對完她們內部開會的結果,詢問原因及反饋,再針對彼此對內容的認定更深入討論,朋友一直對我感到抱歉,更貼心謝謝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可以消化完為數不少的資料內容,還給出四個版本的文案,她強調時間就是最珍貴的付出,安慰我這只是彼此對成品的認知還沒有溝通到共識,也許我們都休息一晚再想想看。我勉強打起精神回應她,會的,我一定會再繼續試。

轉頭後我跟隊友說:我又被退稿了。
然後眼淚就情不自禁掉下來.......
不是我玻璃心禁不得退稿,而是這真的太尷尬了。信心滿滿的答應幫忙,結果幫倒忙。太有把握,然後踢到鐵板。我感到委屈,因為我對自己有期待,答應下來之後就進入日常工作魔人模式:計算完稿進度,安排做功課,抓重點和試寫的時間,一如我平常的工作態度:計劃,執行,解決問題。那到底哪裡出了錯?

行銷工作二十年,寫過大大小小文案不知凡幾,命中率當然不是百分之百,但也可說雖不中亦不遠,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明確的「被畫叉」,而且是四篇完整的內容,整個人一下子掉入絕望深淵:是不是真的寫得這麼差呢?瞬間自信潰堤,說不出有多麼沮喪。

不要苛責那個努力的自己

隊友非常溫柔的安慰我:
「案子一開始來找妳,是知道妳有能力。這樣想好了,對方是一個嗜吃牛肉料理的人,他聽說妳超會料理牛肉就來找妳,想要好好吃一頓。妳也大顯身手,端給他一碗超厲害牛肉麵。可是客戶看了之後面有難色跟妳說,欸我不是要這個。他沒有不喜歡牛肉麵,可是他心裡想著厲害的牛肉料理是牛排,所以他看到牛肉麵的時候,就沒有想吃。這只代表妳不知道他想吃的是牛排,妳也不是不會煎牛排,只是妳特別會煮的牛肉料理是牛肉麵,而他現在不是要吃這個,如此而已。

「如果妳的東西不被接受,那只是表示你們彼此的需求和期待不符合,不管妳覺得事前溝通的多充分,不符合有非常多主觀的原因,這不是妳可以完全掌握的;也不是妳給的東西不對或能力不夠,妳已盡妳所能,所以不要苛責那個努力的妳喔。」

這麼溫柔的安慰當然又招來一陣痛哭,但我聽進去了。哭泣只是把難過的情緒排解掉,在一邊流淚的同時,我心裡的怨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陡生的勇氣,我快速思索著這一次收到的反饋,心裡已經有了第五版的初步樣貌:牛排就在那裡,等我睡飽有力氣了,我就把它,煎,出,來!

拆除框架之必要

萬幸有知心伴侶在身邊,用直白的比喻幫助我把事情的狀態理清楚:是稿子被退不是人被退,挫折是必然的,但苛責努力的自己,也不會讓結果變好。心智一但清明,我就看見自己的框架:我在意自己的表現要一次到位,是否大於工作內容本身?

昨天早上醒來。好好的吃了早餐,喝了咖啡,我打開一個全新空白的文件,丟掉前面四版文案,腦中慢慢咀嚼並回顧我已反覆讀了好幾遍的內容資料,這些要怎麼優雅而直接的,勤勤懇懇的,向閱聽者訴說?勾動他們心中對這個產品的渴望和需求?

怎麼樣讓他們覺得這是必需的,是他們心裡所想要的?
設定裡的受眾,在這個主題底下最感困擾的是什麼?
最缺乏的是什麼?最希望被解決的是什麼?

一個對我自己有感的標題和內心的故事對白冒出來後,後面就行雲流水。一個小時內我完成了第五版,幾乎可以肯定它絕對就是客戶要的牛排。但前幾次密集被退還是有點陰影,我鼓起勇氣把檔案交給朋友,還幫自己打預防針......

大概十分鐘以內朋友就回覆了:「這次我覺得蠻好的喔。」
蠻好的喔。蠻好的喔。蠻好的喔。

有別於前幾次她直接點出哪些地方有問題需要改,這一次:蠻好的喔。(因為是牛排嘛,還不吃起來~😆)


雖然朋友的主管還沒有真的回覆沒問題,但在我的心理層面上,這件事已經結束了。

我在乎是究竟是什麼呢?很顯然的,我更在意朋友的反應。她是非常專業且資深的文字工作者,我就是因為知道她做過的東西,一直景仰她,對她的品味和能力毫不懷疑,也因為這樣而開心有合作機會。

我不認識她的主管,我也知道文案這種東西本來就非常主觀,所以其實我最在意的,不是有沒有通過主管審查,反而是朋友對我的評價。

整個合作過程才短短一週不到,但她密集針對我提供的版本給出誠實直接的建議,促使我一次又一次重新思考自己交出來的東西哪裡味道不對。有稿件時間壓力的是她,但她並沒有對我表示過任何不耐,只是平穩和緩的試圖讓我更加理解,她們要的東西是什麼方向。

這個磨合的過程非常珍貴,促使我放下心中的自高,謙卑的面對現實:不要以過去成功的經驗預測未來。不管再來幾次都一樣。

「寫字的誠懇」只是基本功。最基本的基本功。不管是寫自己想寫的,還是商業交換而寫的,這誠懇兩字,意謂的不只是起心動念的誠懇,還有站在閱聽者角度跟感受的誠懇。

寫自己的東西,不管寫什麼或賣弄什麼都還可以說言責自負。但是寫商業交換的東西,除了對目標受眾的誠懇之外,融入情境的同理,拔掉老王賣瓜的濾鏡,都是一個文字工作者要不斷提醒自己留神別踩空的。

當然不是說要對客戶的批評或否定照單全收,但正如隊友的分析:「需求與期待不符合」,這是一個中性的敘述。對彼此來說都是。

有這個中性的認知,才能繼續往下走。對彼此來說都是。

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

寫完這篇紀錄,我問隊友,像我這樣自我感覺太過良好而慘遭滑鐵盧的境遇,有沒有什麼成語可以形容?隊友皺著眉頭看我:我不是這樣看這件事耶,妳過度自我審查了。

是嗎?

我不覺得我有過度自我審查,反而是給了自己一次震撼教育。
近年inhouse的工作可以說處在小高峰,愈來愈如魚得水,也因為這樣我才覺得需要游出同溫層,給自己重新定位和探索的機會。但不能不承認,當然有一定程度的自信才敢這樣說放下就放下,決定轉職後我也不諱言讓身邊人脈圈知道,果不其然,新的機會一個一個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團團繞,等著我丟出捧花。

在這麼意氣風發的時刻享受著光環與自由,怎麼會料得到還有這樣的起伏呢。

而終究這些都是我的機運和幸運。因為這樣走了一遭,我一定會更加謹慎以對我答應的每一件事情。因為這樣走了一遭,我更明白自己的框架,也更清楚自己的能力。

感謝朋友的信任與托付,是妳的寛容有度,讓我完成任務。
感謝隊友的愛與智慧,是你接住了任何時刻需要你的我。
感謝我自己,忠於自己。

而我相信,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這句話實在太適合收尾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 思生活 ▇ 停下來與追上去,I am here.

寫字的誠懇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