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靈姝

終身與文字為伍的行銷人|喜歡閱讀世界,喜歡人,喜歡寫文案,喜歡文字能帶來的力量,更喜歡你喜歡我的文字。 More about me:https://sites.google.com/view/lingshu1019/

▇ 說小說 ▇ 這可能不是真實故事。之五

我們只是相視一笑,讓不會發生的,停在它的平行宇宙。
▇ 說小說 ▇ 這個系列斷續寫了五年,近一年都沒有新的篇章,因為每一次寫都太傷神。可能因為它雖然不完全是真的,也可能正是因為,我無法讓它太假。

****
幾分潮汐 岸迴虧盈
在星星碼頭 等待月亮的歸期

****

很少遇到跟我一樣喜歡張曼娟的男生,二十多年前。

我們鍾愛她深情款款藏之甚緊、厚積薄發的文筆,愛那隱隱約約不說清楚,但表面張力一觸即落的情懷重擊,愛她的含蓄比喻、愛她的手寫小品,更愛抄錄幾句最觸動心情的,在給彼此的信裡,等待對方回應,對對對,就是這句最虐心!

「哈,你那個時候都挑選很中性的句子啊,哪來虐心。直條條的沒有暗示吧?每次都讓我搖頭嘆氣,什麼不好抄。」

「拜託,大人冤枉。妳再回去重看一下好嗎,是妳沒看出來!」

我沒看出來。
我怎麼敢看得出來?

年輕女孩的面皮比蟬翼還薄,心腸的百轉千迴攤開來可以繞地球數圈。

如果說我看出來了,故事的版本就不是我們現在知道的樣子了。走過這麼長的歲月,我們如今的年紀比相識時的年歲多上兩倍不止,那些曾經以為膠著的慌亂心事,都只剩下看不清楚的痕跡了,就算回到舊日的回憶地點,再見那些窗啊廊的夜色,再拆開那些褪色的信封,估計,我們根本認不出當時的自己為何哀傷,被誰執迷。

你不曾鬆口的告白如果藏在日積月累的抄錄裡,
我的不回應就是少女的矜持與驕傲。

命運的安排,總是要等到多年以後才會顯示意義,你不也沒看出來我摘下的句子裡,有多少斟酌和小心?

「妳記得妳跟我說過,畢業典禮後那幾天,妳自己跑去剛開幕的101,在那裡留下了一張許願的紙條嗎?」

這個問句把我猛地從對過去的冥想拉回現實。
「喔?是嗎,好像有吧。」

「那張紙條在我這裡。」

我怔怔然的望著你,一時間沒辦法消化這個訊息。

101大樓的落成是那年的大事,台灣第一棟擎天之高的樓層,無數宣傳完整俯瞰整個台北市區,近可探月摘星。我找了一個空檔前往朝聖,但挾帶著惶惑不安的心神。

彼時收受一段情愫的吐露必需回應,我懊惱為何「說不」如此困難,於是把逃避現實的願望寫在紙條上,妄想掛在靠近天際線的地方,也許有什麼神蹟能為我解圍也說不定。

那張紙條張貼在一大堆同樣上來許願的心事中,一點也不醒目,看著它夾雜在眾生痴望中我突然醒悟,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人能為我解決問題,任何層面都一樣。離開之後,我好好的說了謝謝與拒絕,然後將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竟也就這樣倏忽蒼狗了。

「為什麼會在你那裡,少來,根本不可能。」

「真的在我這兒,妳那時候不是傳訊息給我嗎,說妳上了101大樓寫了願望字條,收訊很差我回電妳沒接。我隔天就北上去找,妳的字我不會看錯的。要不要唸給妳聽,我看了那張紙條大概一百遍,都會背了。」

「...........................」

「對不起。我那個時候真是呆頭鵝,只有這個方法能知道妳想要什麼。」

「我不是生氣,我不記得我寫什麼了。你不要唸,我怕我會羞愧而死,快點拿來還我。」

「哪有那麼誇張!但是我不能還妳。那張紙條是屬於我的。」

「我又不是寫給你的,拿來拿來。」

「妳是寫給我的,我知道,我看出來了。我鼓起勇氣想跟妳確認的時候,妳不是劈頭就跟我說妳答應學長的告白了嗎。我遲了一步,所以只能保留這張紙條當紀念。反正都過了這麼久,妳就繼續假裝是101之神拿走的吧。」

你安靜的說完,
乾掉最後一口Highball,
眼鏡裡的眼神裡不帶任何情緒。

我的老天。哪有什麼答應學長。

我脫口而出的謊言,為了維持莫需有的弔詭自尊,最終,讓我們無法為彼此寫下更多可能性,也讓你當時就這樣黯然地離開了我的生命。在說也說不清的暗潮裡,歲月就這樣駛遠了。

「給蝴蝶:曾經我以為,勤懇踏實,對別人負責任,安靜過日子,就夠了,現在我知道,沒有勇氣和熱情的生命,只是一片荒蕪。 ───大蟲」(《我的男人是爬蟲類》,張曼娟,1996)

我記得的。在紙條裡,我寫下了回應大蟲的一句話。

******

失去與獲得都在須臾間發生,我們照著鏡子,看見脖子上無法用美肌相機消除的那些橫紋,嘆息膠原蛋白都磨耗在生存的掙扎中一去不返。埋首於字句揣寫,握緊那筆直到出汗手滑的青春,亦流逝在光陰的邊際。我們長成了世故成熟,知曉玩火自焚,所以不該任性撒野,也不可輕許挑撥以致假戲真做,傷己傷人的平凡大人。

夢兆仍說著遺憾與埋伏,但我們不再假裝拿過酒杯的時候,微微的碰觸了對方的手,我們只是相視一笑,讓不會發生的停在它的平行宇宙。

也許就只能這樣了。

把餘生相遇都當成最後一次,像星星在夜晚湧入碼頭,像遊子回家那般突然厭倦了寂寞,把月亮的圓缺看成是微妙的伴奏,有時笑著說苦痛,有時又發著愁的擁抱著。然後啊然後,在好不容易才見到面的溫度中,一邊開始預習著排演著離別後的下次重逢,哪怕,還要很久,很久,很久以後。

給大蟲:毛毛蟲要想過河,只有一種方法,那就是變成蝴蝶。
Take My Breathe Away theme from Top Gun

最近期待度最高的電影續集。除了想複習第一集,這首主題曲也是浪漫到一個爛掉。

原作於2020.01.08,修訂於2022.5.29

因為本名很特別,就不再取暱稱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闖盪元宇宙囉。我是靈姝,喜歡閱讀世界,喜歡人,喜歡寫文案,喜歡文字能帶來的力量,更喜歡你喜歡我的文字。

❥如果你喜歡,就幫我拍拍手吧。↙↙↙↙
❥IG:
情書之道 | 個人:自介網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 說小說 ▇ 這可能不是真實故事。之四

▇ 說小說 ▇ 這可能不是真實故事。之三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