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rings
linrings

☆極資深耽美愛好者,自稱耽女。討厭腐女這個詞 ☆中耽評論專用號,評分標準:天雷滾滾→槽點略多→文荒可讀→尚可一擼→系統推薦(出自《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極端受控,喜歡劇情文,熱愛BE及虐,受不了從頭甜到尾 ☆身邊充滿中國耽美小說及改編作品、相關歌曲,然後一邊罵習維尼快滾下台的人 ☆習維尼不倒,中耽永遠不會好!

《思緒萬千》&《白日事故》by 高台樹色

(edited)
因為被小粉紅們質疑不愛國引發爭議而退圈的令人惋惜的作者。忍不住要說,作品稍微提到外國比國內好就是跪舔?說自己國家不是之處就是不愛國?這是標準的自卑者心態好嗎。圖出自兩部的廣播劇

這兩篇創作於同個時期,《思緒》先《事故》後,我覺得是作者有意安排的兄弟文。不是系列文因為四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是除了攻受關係的形式是相反的(《思緒》是年紀差很大的年上,《事故》則是年紀差很大的年下),事實上背景設定差不多:時間是00年代末一直到10年代,以年紀小的那個在北京的大學生活為背景,正文結束於小的大學畢業時;攻受兩人第一次相遇是在小的小學時期;小的都缺愛,被父母家暴或拋棄(《思緒》是父親家暴母親不要,《事故》是母親家暴父親不要);小的從小就暗戀大的,大的原本把小的當兒子/弟弟;大的很會讀書很優秀,小的為了追隨大的,努力讀書和大的念了同校同系等等。還有就是都有賺到我的眼淚。

當然相同的背景之下還是要有不同的特色,比如雖然都是小的在小時候就認識大的,但《思緒》的攻受年齡差比《事故》大(《事故》差六歲,《思緒》則差了十歲),《思緒》是攻去山區支教時認識的受,中間兩人分離了七年,到大學時才重逢;而《事故》則是從小是鄰居算竹馬,雖然大的在外省讀大學,但算是一路看著小的長大。另外,《事故》比《思緒》的篇幅長了一倍,所以同為現代小品文,《思緒》比《事故》更甜更童話一些,少了對各方家長對於自己鵝子搞同性戀展現態度的描寫,《思緒》的父母對鵝子比較尊重(或說比較沒輒),就兩個主角與長輩的關係著墨也少;《事故》就有那種被(受的)父母激烈反對導致兩人不得已分離的橋段。還有,由於《事故》的兩人在小的成長過程中沒有經過長時間的分離,所以有描寫小的是如何查覺到自己對大的的感情變質,筆觸細緻很多。

不過也由於篇幅比較長,《事故》對於生活瑣事的描寫就太過瑣碎,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有點囉嗦,看著比較不耐煩;《思緒》就精簡扼要得多。還有,《事故》破題於後來兩人分離,易轍在南極的時期,而且故意寫得沒頭沒尾,序章看著有點莫名其妙,等到劇情走到那邊再回頭看,才會覺得接得很順;簡單講就是一個隨著時間序的故事,把其中一章抽到最前面當序章的那種感覺。

我個人比較喜歡《事故》。同樣是鶵鳥情結,年下攻的文到後來攻總是會變得成熟,在小的長大後兩人比較有對等的感覺;但年上的《思緒》,我覺得唐緒從頭到尾就是在照顧弟弟(說照顧鵝子也可以),唐錯給我強烈的找乾爹之感,兩人既是父子又是師生,悖德感比較強烈,唐緒事實上是光源氏計畫成功,他如果惡劣點,就成了千夫所指的狼父或狼師,基於職業我個人比較不吃這種設定。

BTW一句,唐錯第一次拒絕唐緒有更進一步的身體親密接觸是典型正港的「口嫌體正直」,這種到底能不能被認定為性侵呢.....不過基於職業,我還是希望言情耽美的作者們少寫類似這種的口嫌體正直,不要和男性同胞一起灌輸女性閱聽者「不要就是要」的觀念,因為這會洗腦女性「氣氛正好的時候,如果你說不要的意思是真的不要,那就是你不對」,而這種想法是錯誤的。

總結,高台樹色的文都是這種調性,就是寫實文,描繪平凡人的日常生活,看著很舒服,感動的地方也很能賺讀者熱淚,撇去童話般的HE結尾,差不多接近同志文學的境界;不過這種文也不是我的菜(因為現實世中BE的還是比較多,看BE比較容易讓我留下印象),所以文荒可讀吧。可惜作者退圈了,少了一個閱讀體驗很舒服的作者。最後,廣播劇我還沒聽,無法給評價,不過有看到批評《事故》製作得很爛,叫書粉出來抗議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