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rings
linrings

☆極資深耽美愛好者,自稱耽女。討厭腐女這個詞 ☆中耽評論專用號,評分標準:天雷滾滾→槽點略多→文荒可讀→尚可一擼→系統推薦(出自《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極端受控,喜歡劇情文,熱愛BE及虐,受不了從頭甜到尾 ☆身邊充滿中國耽美小說及改編作品、相關歌曲,然後一邊罵習維尼快滾下台的人 ☆習維尼不倒,中耽永遠不會好!

《心毒之隕罪書》by 初禾

應該跟《心毒》一起寫的,但一來心毒的內容已經不記得,二來前面寫心狂的那篇也寫了不少心毒,所以還是單寫這部吧

花崇和柳至秦的續篇。《心毒》在解花崇之謎,為什麼從特警轉刑警;而柳至秦因為懷疑自己哥哥的死是花崇害的而接近他(但又因為小時候就暗戀人家而很掙扎),最後的大BOSS是和花崇還在當特警出任務導致柳至秦哥哥死亡的內鬼。而《隕罪書》則是在解柳至秦身世之謎,大BOSS是柳至秦的國中同學。架構一樣是前面幾個案子是聯手偵破一些刑事案件,最後一個對決大BOSS。

這篇的感情線比較像心狂,就是兩人感情很穩定沒什麼好寫的,又不能寫肉,所以重點都在破案,只提到如何從旁支持對方,沒有心毒那麼迭宕起伏。最後一個案子柳因自己的身世大受打擊那段當然有寫相互的慰藉,但前面只有雙方如何在工作上如何互補,在心靈上如何支持,花隊一早起床如何的腰痛。簡單一句話,就是比較無聊。

這篇評論主要想講對於故事中案件的感想。

在《金嘉軒去了哪裡》那篇評論說過,我把刑偵耽美分成三種,第一種是劇情線和感情線相輔相成的,各個案件裡都會帶著主角本身劇情的線索;第二種是起居注式的,劇情線和感情線完全分開,感情線只在和劇情無關的主角互動中看得到;前兩種都是以劇情線為主,而第三種是感情線為主,劇情線會比較單純。以這個系列來說,心毒是第一種,心狂是第二種,隕罪則介於這兩種之間。其實這部的目標應該和心毒一樣是第一種,但後來案件連結到柳至秦的身世與大BOSS,我覺得稍嫌突兀;另外,心毒時兩人還沒開始談戀愛,感情線隨著劇情(洗清花崇害死安哥哥的嫌疑---柳至秦原本姓安)而進展;但隕罪因為是續集,兩人感情已經穩定,所以感情線就是甜甜甜,和劇情線沒有直接關聯,也就是第二種;但因為劇情走到後來又講回主角的故事,大BOSS所屬的組織就是害慘柳至秦親人的邪惡組織,又回到劇情線和感情線相輔相成的第一種模式,所以整體呈現出來的感覺就變成二者之間。

為什麼我沒有直接認定這部為第一種呢?這就是作者安排劇情的問題了。好的第一種刑偵耽美,以我現在的前三名《默讀》、《破雲》和《皮囊》三部來說,都是從一開始,或第二個故事就可以看出其中一個主角背後是有謎團的,之後隨著其他案件的偵破、感情的進展,最後一個案件再繞回主角背後的謎團。隕罪一共7個故事,雖然一開始就把大BOSS組織點出來,但一直看不出與主角的關聯,一直到第5個故事大BOSS出現,發現竟是柳至秦的老同學、第6個故事柳至秦因此被停職,花崇繼續調查下去,才發現這個邪惡組織和柳的身世的關聯,也就是說,到了倒數第二個故事才出現劇情線與感情線的關聯性,會顯得有點突兀,我個人認為這種安排會比上面說的前三名低了一個檔次。當然也有可能是作者在前面幾個故事也都有埋一些線索而我沒發現,但我覺得吧,沒發現就表示並沒引起讀者的興趣,也就代表這樣的安排並不成功。

劇情線方面,心毒二部曲的案件都相當獵奇,還算吸引人,而我個人認為隕罪的獵奇程度更勝心毒。不過大部分的刑偵耽美小說在寫案子的時候,都側重在講每個關係人發生的各種故事,比如說被害人的背景、加害人的殺人動機等,不會特別去設計主角如何發現關鍵線索,所以也就經常出現主角不知道什麼狗屎運,關鍵線索總是不經意會在他辦案辦到最卡殼的時候出現,然後主角一番神推理,加上一番比Matrix等級還高的電腦駭客操作,就破案了。老實說這是推理小說讀者比較看不起的寫法,但對我這種不太挑的讀者而言,只要案子的來龍去脈吸引我就夠了,所以雖然會嫌棄花崇總是運氣好遇上關鍵線索,但因為案件真的夠獵奇,已經是我心目中排名靠前的刑偵耽美文了。

但也因為太過獵奇,我還是有些牢騷要發。所謂獵奇,就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奇異,也就是作者在安排案件發生與破案過程是非常刻意、非常匠氣的。這種刻意過了頭,就會顯露出一些作者不經意流露、而我不太能接受的想法。但先聲明,這不是三觀正不正的問題,老實說三觀不正的作者寫出精彩作品的不在少數。我要說的只是我個人看著比較不舒服。

首先要講的還是我之前說過的,不能接受女性為殺人甚至連環殺人的兇手。由於女性一般比較不會是加害人,所以由女性作為兇手的劇情安排,是作者及讀者雙方都很感興趣的一種設定。但,如果誕生這個作品的國家是一個性別還算平權的國家那可能還好,問題是,中國是個連被家暴得很慘的婦女殺夫,都有可能被判終生監禁到死刑的國家,女性加害人的作品多了,會加深對於女性犯罪者的歧視。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第6個案子「奪生」,被害人集體變成加害人的一個案子。連環殺人案的兇手是一群女性,而這群女性原本是一個被輿論所害的村子中的倖存者,他們的村子因為太窮冬天死了很多人,媒體圖新鮮去採訪村子時,村民老實的說吃了貓狗,導致網上嘩然,被罵到臭頭,夏天又因土石流幾乎滅村,連救難者也死了好幾個,網路上都說這個村子活該。倖存者當中的幾個女性因此懷恨在心。這個案子的被害人們一開始根本找不到共通性,後來才發現,這些被害人們曾經也有「奪走某一批人的生路」的言論或行為,他們就是用這個很不成理由的理由開始報復社會。呃,如果是人口販運案,被販運的女性在那樣的環境下不知不覺成為加害人,幫忙村民買賣其他女性,這種狀況因為常見我還能接受,但這個案子用這個奇怪的理由把一群女人打造成犯罪者,我真覺得很心累。再次強調,經統計,女性會犯下重傷害以上等級的暴力犯罪的比例只有男性的十分之一,這數據全世界都差不多,在一個性別已經很不平權的國家,由女性寫出「可惡的」女性犯罪者,犯罪的理由還這麼牽強,我真覺得這已經是加深父權的幫兇。

其實初禾寫的案子都有一定程度寫出社會現象,只是我還是想呼籲,寫以女性作為兇手的殺人案件要很小心,「奪生」這個案子就是很不好的例子,在一個女性已經被打壓的社會裡寫這種案子,會使得女性更加受到歧視。

最後再BTW一句...裡面寫「銀河」這個犯罪組織,因為俄羅斯的官員會包庇、警察不值得信任,所以大BOSS想幹掉自己的組織「只能救助於我國」(主角的我國,不是我的我國)。從去年以來中國的亂象,我只想說,作者真的很活在中共塑造給人民的假象裡,難怪她的作品主角的背景不是軍就是警。然後我也很矛盾,明明知道刑偵文裡會大量美化中國軍警,但就還是愛看...

結論的話,如果只想看案子的起承轉合,不要講究「跟著主角破案的樂趣」,不要深扒意識型態,也不要嫌棄感情線有點無聊的話,這部還是滿好看的。

PS. 他們為什麼一個姓花一個姓柳,這樣CP名很難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