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康
林晓康

china political institutional journalist/photographer/writer 记者/摄影师/专栏作家~ ~安全爆料和來信:[email protected]

不擅长发疯的年轻人却在citywalk,背后却是一场与GDP的赛跑和争夺

Citywalk指城市行走或城市漫步,最早起源于欧洲,泛指以行走、骑行的方式在城市中漫游,从历史、地理、人文、风俗等深入认识、感受一座陌生城市的魅力。起初,“城市漫步”在欧洲、日本等城市兴起,近年来慢慢在中国一二线城市流行开来,并逐渐扩展至二三线城市。北京、山东等地已将其列入促进文化旅游休闲的行动方案,上海专门则开设公交巴士组成的Citywalk路线。

这种看似像散步的简单休闲方式越来越成为中国年轻人认识一座陌生城市的方式。它区别于传统的背包客,选择路径多是在一个城市随意的路线,并没有目的地限制。近年来,中国各地文旅局都在推出自己旅游发展大会,试图借此机会来弥补当地本已亏空的财政赤字,同时希望在一些节假日期间获得一些额外的旅游收入。Citywalk带动了当地旅游经济发展,然而由文旅局组织的旅发大会却没有能够为citywalk进行服务。

本身,旅发大会是政府主导的一场关乎本地区旅游产品的官方推介窗口,很难在短时间内获得巨大的收益,往往是要依靠长期的盈利项目来支撑当年的旅游财政收入。

北京的中央商务区,摄于9月。

进入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很多中国三线城市的景区不再是单纯依靠财政拨款来维持,在一些比较有名的景区里,比如杭州西湖景区、北京故宫博物院、北京八达岭长城还有在今年夏天洪水冲毁的河北的野三坡景区,相继都成立了旅游发展集团,以一个事业单位的二级企业身份经营这些公共旅游设施和资源。一些当地的官员讲,这是为了适应变幻莫测的市场经济,是促进当地旅游市场良性循环发展的重要举措。

当然,一些市属性质的博物馆、文物保护单位不是纳入市场化经营的项目,它们始终在发挥历史价值和公益属性,因为这些单位都是拥有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其管理人员多数是事业编制或者公务员的身份。比如,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的直隶审判庭博物馆(早年属于民国时期直隶省的高等法院)。而citywalk在这些景点里诞生了。不过,由于是属于公益性质的管理单位,游客设施并不是很健全,我在去这样的景点发现,连公共无线网络都是带着密码,但是并没有在哪里能看到WiFi密码,工作人员也不愿意告诉我。(由于是老建筑,手机信号很差)

中国消费者上个月的支出比去年同期略有增加。

旅游服务设施的滞后成为很多景点的通病,在一些刚刚建成的景区里需要等上更久的时间才能享受到优质的服务。多数citywalk能够满足年轻消费者进行消费的场所并不多,反倒是那些需要你花更昂贵的价格景区才是王者。值得注意的是,citywalk的人群消费力并不旺盛,愿意以更低的价格享受一种氛围和遵循一种公共服务设施的享受。但是,多数文旅部门似乎更愿意洽谈一些几个亿的大项目,却忽略一些看似很少但是覆盖人群非常多的旅行者们。

对于citywalk的出行方式上,多数citywalk是愿意乘坐当地公共交通工具或者自己的小型交通工具,比如,随处可见的共享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但是,在一座以电动自行车出行为主的河北省保定市,这种对于电动自行车的交通便利设施却很难见到,只有一些供外卖骑手们更换电池的充电站和电动汽车的充电站。

文化旅游市场的复苏一直是自去年年底新冠肺炎大流行结束后,一直期盼复苏的产业市场,在今年中国服贸会上,对于提供旅游产品的供应商不计其数,但是旅游市场归根结底还是服务业的彰显,与其说旅游发展大会是推介旅游产品,倒不如是对中国各地文旅服务产业观察的新窗口。

各地的文旅局一直在费近心机的希望推出针对文旅产业的新思路,但是旧思路的没有改变,谈何那些看似火爆但是只是一时的产业现状。比如,在河北保定市的西大街和一些被政府规划的历史文化街区里,游客服务中心却少得可怜,卖奶茶、水果茶的饮料店比比皆是,一杯饮品的价格在4-20元不等(折合1.5-4美元不等)。相反,很多人希望能够体验到公共服务设施带来的便利而不是商业设施所改变的结局。

前不久,在中国天津市火爆的狮子林大桥跳水,以安全为由被当地给叫停。是不是由“管”变为“服”,由“主动靠前服务”总比皆是“被动靠后服务“要强很多。

Citywalk的背后是对于商业新思维强大的流量密码也是各地文旅局应该反思的问题。

后续将陆续推出关于city walk的相关报道,敬请期待。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