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康
林晓康

China political Journalist/photographer ~Focus sur les reportages sur la culture, l’éducation et ~safety-email:[email protected]

被中国年轻一代所不为熟知—— 台湾民主活动人士施明德去世:享年 83岁

他因争取民主运动而入狱25年,获释后,他领导了罢免一位总统的抗议活动。
施明德(中)在国民党政权的法庭上,右为吕秀莲,左一是陈菊 ,左二是姚嘉文。

Beijing(January,23th)—— 施明德说,当法官以煽动叛乱罪判处他无期徒刑,而不是他预期的死刑时,他感到很惊讶。 1977 年,当他获得提前释放时,他重新投入反对派活动,尽管存在被发现违反假释条件并被送回监狱的风险。

这位活动于上个世纪德台湾著名民主活动人士,在2024年大选前黯然离世,曾经的他给台湾社会带来众多政策上的变革与社会层面的改变,然而这也遭到当年国民党当局的不断骚扰与迫害。对于施明德,绝大多数中国年轻一代并知道,很多人只是在历史教科书上看到过有关”二二八“事件的简单陈述。

在中国的历史教学课堂上,学习历史是为了备战高考,真正意义上获得对于一段历史的了解只有在弥足珍贵的课外时间。

而如今,这位台湾民主人士似乎难以对今天中国大陆年轻一代产生更加深刻的影响。

陈菊要求释放施明德的请愿,来自陈菊的脸书。

“我看得出来,他正像火热的人一样,努力挑战独裁统治,”美国学者、台湾民主运动人士琳达·盖尔·阿里戈 (Linda Gail Arrigo) 在一份声明中说,她于 1978 年至 1995 年与施先生结婚。 最近接受福尔摩沙档案播客采访。 “他预计会死在监狱里——被处决。”

到了 20 世纪 70 年代末,国民党对台湾社会的控制开始松动,反对派团体开始蔓延。 施明德和其他活动人士创办了一本杂志《福尔摩沙》,作为他们事业的载体。 它在台湾各地设立办事处,招募支持者并举行会议。

1979年,美国决定与台北转而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激起了反对派,台湾国民党政府予以镇压,导致当年12月在高雄发生冲突,数百名警察驱散了他组织的游行。

他的许多同事很快被捕,但施先生躲避警方近一个月后才被抓获,并与另外七人一起受审。 一张被捕照片显示,他的下巴缠着绷带,这是他匆忙进行整形手术改变外貌的结果。

这次审判让他们对民主的呼吁得到了更多关注,特别是因为政府渴望向台湾公众和更广泛的世界证明自己的案子,因此允许记者和国际观察员进入法庭。 施先生又高又瘦,对着镜头微笑,双手插在口袋里,他说这是为了传达一种漫不经心的自信。

施民德曾被国民党政府悬赏通缉。
施明德2006年发动百万“红衫军”上街要求贪腐的陈水扁下台。
施明德发动百万“红衫军”倒扁。

他利用这次审判来攻击国民党政府关于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 相反,他认为,台湾已经与中国分离数十年,实际上已经独立,即使台湾统治者不会接受这一现实。 这一论点随后进入了该岛的政治主流。

“这些说法现在看来没什么特别的,但在当时却是一个突破,”石先生在 2021 年发表的庭审记录中写道。“我的微笑和我的政治反击,是暴君没有这么做的原因。” 竟敢处死我。”

他因煽动叛乱罪再次被判处无期徒刑,尽管外面的社会开始开放,但他在狱中继续反抗。 他的前长期助理黄惠春在接受采访时说,从1985年到1990年,他绝食抗议反对派人士及其家人被暗杀,并被强制灌食约3000次。

施明德发动百万“红衫军”倒扁。

1987年,台湾总统李登辉提出释放所谓的高雄事件囚犯,但施明德拒绝了。 他说,只有完全无罪,他才会走出监狱。 这一步发生在1990年,施先生重新进入了动荡的台湾社会。

他为民主而进行的长期斗争给了他广泛的影响力,他成为立法者和民进党主席,该党成为国民党的主要反对派。 但在入狱数十年之后,施先生并不总能适应台湾的新政治。

2000年,当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赢得台湾总统选举时,许多台湾自治支持者为他的意外胜利而欢欣鼓舞。 但施明德却更加谨慎。 他退党以强调自己的政治独立性,后来因越来越多的腐败指控而愤怒,转而反对陈水扁。

施明德站在一辆类似吉普车的卡车的敞开的车厢里

施明德站在一辆类似吉普车的卡车的敞开的车厢里,向包围着车辆、一直延伸到他身后的一大群人挥手致意。 他穿着一件鲜红色的夹克。

施明德似乎很高兴重返政治斗争,他混入人群,有时穿着一件宣称他是这场运动“总司令”的衬衫。

“如果我看起来很年轻,那是因为我被冰冻了 25 年,”他当时告诉《纽约时报》,指的是他在监狱里的那些年。

但他的重新崛起疏远了一些与民进党结盟的朋友,并对他与国民党政客合作感到不满。 施先生辩称,他一直在努力保护民主,这种努力比党派关系更重要。

晚年,施明德提出了寻找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共同点的建议,但他的一些前朋友认为这些想法很幼稚。 他出版了三卷书,讲述了他的审判和几十年的监狱生活。 陈女士说,那段时光一直萦绕在他心头。

“他告诉我,白天他知道如何放下仇恨,但那些东西晚上会在他的梦中回来找他,”她说。 “这一切都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