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鳳
老鳳

「老鳳」,是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https://portaly.cc/xereo

泥娃娃 - 7 - 滾

僅僅只是從走到門口,我都能感受到紅嘴角綻放的笑容在我的餘光中渲染而開。琳芸回頭看著我,那是一張無法形容的徬徨臉龐,帶著滄桑的淚痕。她似乎想對我呼喊什麼,但是話到了喉頭,似乎就打住了。

琳芸的到訪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本以為我與紅之間那突然其來產生的隔閡會得到緩解。但是當琳芸回到我家時,我看見了紅過去從未展現的警戒狀態,彷彿回到了與我剛認識的時候。

她的惶恐全部寫在臉上,
就像是驚魂失措的迷路少女一樣。

琳芸試著想要靠近她,對她說說話,
但是紅卻露出凶狠的眼神,
像是獵犬鎮守自己的陣地一般。

「聽我說,紅,看著我。」我看著她,試圖彌平她心中的恐懼。
「妳還好嗎?」琳芸緊張地看著紅。

「妳不用緊張,她是來幫妳的。」我解釋,琳芸在旁點頭,但是這幾句話反而沒有讓紅的情緒穩定下來,當我要試著解釋的時候,紅已經失去了控制。

她撥開了我,然後往琳芸衝去。
我第一時間抱緊紅,要她不要作出傻事,
但是很快地我就發現自己的愚蠢。

我怎麼會忘記過去紅曾經在我面前展現過的食物鏈主導權呢?
那個幾個月前可以讓捷運上的成年男性都制止不了的紅。

那如獵豹的速度幾乎讓我僵在原地,
紅用單手抓住琳芸的衣領,
其超乎常人的臂力幾乎宣示著自己的權力。

她雙眼佈滿了血絲,
狠狠地用雙眼攫住眼前如同小白兔般脆弱的琳芸。

「不要,聽我說。」我拉著紅,然後試圖要制止她,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全身的肌力都處於極度亢奮的階段。緊接而來抵達我耳膜的是琳芸的尖叫聲。她是第一次承受到這種超現實狀況,雙腳近乎接近騰空的她根本還沒有時間接受這一切的發生。

而處於絕對主導權的紅卻正在發抖,我看見她的嘴唇在顫抖,我不確定原因是什麼,但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她與琳芸之間的相處模式正發生微妙的變化。

琳芸開始放棄掙扎,停止尖叫。用祈求的雙眼,看著眼前如魔一般存在的女孩。或許是因為相信放棄掙扎,紅就會放鬆她那充滿威脅能力的肌肉。

當我啞口無言地不知所措時,
我聽見了一個我過去從沒聽過的聲音。
起初,我以為是琳芸在悲愴的痛苦之下所引發的低沈嗓音,
但仔細一聽才發現是紅。

「滾……」這是我第一次聽見紅在說話,她說得很慢,但是我與琳芸都清楚她要說的,字的發音從誕生到在空氣中產生縱波震動的每個瞬間,都像是慢動作重播。僅僅只是一個音節,卻像是幻燈片在眼前不停迴盪。

驀地,砰的一聲,那是近乎沒有猶豫的放手。
琳芸因此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的無助與簌簌淚下的淚滴落在地上。

當我想扶起琳芸的時候,我感受手中有一股電流流過。紅牽起我的手,而那雙手不像是歷經了風霜,如此稚嫩的雙手讓我的心跳怦然蕩漾。她用著深情的表情看著我,我懷疑我過去真的有教過她這些知識嗎?

我的身體雖然感受到過去未有異樣的興奮,但是心頭卻像是殘缺的瓦片,一片片地堆起恐懼。那種衝擊的感受不停地侵蝕我的思考能力,像是短路的金屬連結線一樣。

而在我不知所措的幾秒以內,琳芸強忍著疼痛,緩緩地站起。她複雜的情緒已經無法用表情去詮釋。我看著琳芸一拐一拐地走著,並撿起地上的包包。我想好好攙扶她,但是我正被紅挽著,紅似乎在宣示自己的主權一般,凝視著琳芸走完這段難以負荷的最長旅程。

僅僅只是從走到門口,我都能感受到紅嘴角綻放的笑容在我的餘光中渲染而開。琳芸回頭看著我,那是一張無法形容的徬徨臉龐,帶著滄桑的淚痕。她似乎想對我呼喊什麼,但是話到了喉頭,似乎就打住了。

接著我聽到的是沈重的關門聲,
那巨響與室內安靜無比的氣氛成為對比。

此時,紅轉向我,對我露出微笑。過去的她不曾用力擁抱我。現在的她,在我的懷裡似乎化身成一個我從沒想像過的身份。而我最大的錯誤就是我不忍阻止這一切,因為我內心逐漸膨脹的慾望支配了我的思考。我的雙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背上,而我們相擁著,像是家人。

當我聽見紅低沈地說起話時,我的內心有兩個巨大的聲音在碰撞,高興的是我終於能看見她往更好的方向走去,但令人不安的是,這一切反而變得不真實。

究竟她的內心藏著什麼?
她的過去藏著什麼?
我真的認識她嗎?
這些疑問像是不會退潮的浪,
拍打在我的思緒之中。

但抵抗著疑問與猜疑的是那緊緊擁抱,
那股溫暖將我的自私與理性定上結局,
決鬥之螺旋的落幕宣告著天平的傾斜。

當琳芸戲劇性地關上一扇門之後,
我能感覺到自己內心有股奇異的情愫持續膨脹。

對於紅來說,我是如何的存在?
當那如真情流露的佔有與擁抱在眼前定格成畫面時,
我內心的膨脹將無所遁形地顯露。

我與她,
會是怎樣的未來?

當我思考這件事的時候,
我能感受到她的眼神如黑洞般,
將我的情慾無情吞噬。

她的過去,
肯定能理解我所做的吧?
她的擁抱不就是宣判了答案嗎?
要不是如此,我也不會──

我腦中剩下的只是我在合理化的斷句。
此刻,是最美好的時刻。

我知道我跨過了界限。
原則上,我並不能跨越這道界線,
那道界線一旦跨越了,
我們之間就會存在越來越多不對等的信任問題。

對於紅來說,我只是因為生活上沒有選擇下的一種依存,
而對我來說,她卻像是彗星一般燦爛,
雖然只是在我生命短暫閃爍,但已經留下無法取代的痕跡。

「對不起……」我不確定她是否能聽懂我的用意。我那深刻的擁抱只為了抹平我內心巨大的罪惡感。她轉頭看著我,用她那獨特的眼神安撫著我,我們之間沒有語言及言語,但卻無聲地令人動容。

我知道,這是巨大的轉變,
我們將會以別的角度、別的故事,重新一段新的生活。

是吧?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