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book icon

王立秋

@liqiu_wang

大学应该给人挑战,而不是给人创伤

如果你有权力帮助创造对博士生来说积极的、有挑战性的文化,请行动。或至少开始公开地谈论这些问题。你的研究生需要知道他们还有得选。

齐泽克:关于泰勒·斯威夫特的深度伪造的恐怖

硬核深度伪造根本就不深。应该感到羞愧的不是它们的受害者,而是那些观看它们的人。

齐泽克:说出,沉默和示出

不能说的,该怎么办?

比弗:我们该怎样向自己解释抑郁?

纪念马克·费舍

福柯在日本:莲实重彦访谈

原发布于澎湃思想市场,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请勿作其它用途。

马克·费舍:文化已经失去了把握当下的能力

日常生活加速了,文化却慢下来了。

马克·费舍:给“共听”的一封情书

我们能重新发现、发展出私密又公共、集体又反社交的聆听方式吗?

弗朗西斯科·福特·哈德曼:致巴勒斯坦艺术家赫巴·撒古特(Heba Zagout)的公开信

世界上任何一场大屠杀都不能成为前受害者对其他民族、其他文化和其他世代的暴政的理由。

马拉伊卡:新年

新年,别来我们的家

马克·费舍:受够了嘻哈

它已经没有什么令人不安的地方了。

马克·费舍:没人无聊,一切又都很无聊

资本主义消灭了无聊吗?

弗朗索瓦·埃瓦尔德:保险与风险

编者按:译介国外保险史和保险文化研究成果是中心的宗旨之一,我们今天向大家推荐法国哲学家弗朗索瓦·埃瓦尔德关于保险起源和本质的思想史的作品,此篇文章的引用率很高,系统阐述了保险和风险间的互动关系及保险体系的形成,从全新的视角展示了保险的本质。此次特地编发出来供大家交流学习。(原载发布于 中国保险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公众号)

关人杰:邦葛罗斯教授去沙东

评贝淡宁的《沙东院长》

萨义德访谈 | 这次起义……反对的是整个“大局”

2001年5月,在阿克萨起义最激烈的时候,在沙龙和布什分别在以色列和美国上台几个月后,爱德华·萨义德到巴勒斯坦悼念他因病去世的亲密战友和同事,巴勒斯坦学者和活动家易卜拉欣·艾布-卢霍德。5月28日,现任Jadaliyya的编辑穆因·拉巴尼和荷兰记者贝蒂斯·亨德里克对他做了一次访谈。

彼得·亚当森:伊斯兰世界的哲学(三)

Philosophy in the Islamic World: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Peter Adamson. 几年前的译稿,没机会出且最近的将来也不太会有机会出,一直放着没改。想起来分享出来应该有点儿用吧。译文为初译稿,没有仔细校对,错误疏漏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请勿作其它用途。

彼得·亚当森:伊斯兰世界的哲学(二)

Philosophy in the Islamic World: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Peter Adamson. 几年前的译稿,没机会出且最近的将来也不太会有机会出,一直放着没改。想起来分享出来应该有点儿用吧。译文为初译稿,没有仔细校对,错误疏漏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请勿作其它用途。

彼得·亚当森:伊斯兰世界的哲学(一)

Philosophy in the Islamic World: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Peter Adamson. 几年前的译稿,没机会出且最近的将来也不太会有机会出,一直放着没改。想起来分享出来应该有点儿用吧。译文为初译稿,没有仔细校对,错误疏漏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请勿作其它用途。

鲍曼:我是谁?

反思“波兰性”和“犹太性”

穆罕默德·库尔德:为自己说话的权利

2023年2月普林斯顿大学爱德华·萨义德纪念讲座

哈桑·卡纳法尼:加沙来信

这个加沙里的一切都在不限于哭泣的悲伤中搏动。它是一个挑战:不只如此,它是某种类似于让被截断的腿长回来一样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