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99 articlesIn total 768164 words

#围炉 开炉通知:【航通社的朋友们】

lishuhang

设立这个围炉是希望您有固定的支持渠道,以激励我的持续创作。感谢您!

1
航通社的朋友们

短评 | 三种连锁经营

lishuhang

不论是人力作为一种资源、一种产品、还是一种“耗材”,它都会给管理者带来问题。

航通社的朋友们

短评 | 展望 2022:疫情防控常态化,可看好这三个领域

lishuhang

线下店铺中的社区网点;远程工作、学习所需的软硬件;方便居家生活的工具和消耗品。

航通社的朋友们

“转免”、上星和切条:老树如何发新芽?

lishuhang

首播过后,压箱底的历史片源究竟价值几何?

航通社的朋友们

短评 | 为什么建议年轻人“在公司附近租房”会被喷

lishuhang

问题其实糟糕得多,因为我们在讨论的并不是社会最底层。

航通社的朋友们

聊聊轻芒和内容社区

lishuhang

审核能力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调性”,成为事关社区生死存亡的核心竞争力。

航通社的朋友们

短评 | 坑位费定性颠覆直播业 新业态监管应防微杜渐

lishuhang

让创新创业者始终走在正确的方向上,让可以预知的风险不爆发

书航的 2021 Matters 年度问卷

lishuhang

如题

航通社的朋友们

突破“屏”颈:谈谈折叠屏和全面屏

lishuhang

讲个鬼故事:手机“全面屏”已经五年了。

航通社的朋友们

“联想不是中国的!”论如何判断一家企业是不是中国的

lishuhang

都是中国的!都是!

航通社的朋友们

Windows 11 安卓子系统:一个半成品

lishuhang

现在它并不是为普通消费者准备的,只对开发者有意义。

航通社的朋友们

联想无需惊慌

lishuhang

不要期待“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航通社的朋友们

李佳琦和薇娅会不会倒掉?

lishuhang

关键在于,谁来提供有效的维权渠道,以及重建几近被摧毁的评价机制。

1
航通社的朋友们

Facebook 对元宇宙做了什么

lishuhang

“定名”、“定义”和“聚焦”。

1
航通社的朋友们

AI 修复老视频的“魔爪”,终于伸向了动画片

lishuhang

这一修复工具还同时免费向公众开放,而且效果超出预期。

2
航通社的朋友们

Facebook 大宕机:远程工作的一曲悲歌

lishuhang

只需要一次简单的服务中断,一切就都有可能被打回原点

1
航通社的朋友们

9/11:一场被电视直播定义的灾难

lishuhang

你看到什么,你就是什么。

1
航通社的朋友们

事实核查:东京残奥会中国游泳选手要重赛,到底发生了什么?

lishuhang

健全人对残奥规则的不了解;翻译不准导致的误解;其他地区对中国大陆的刻板成见。

1
航通社的朋友们

解码山西便利店

lishuhang

小省会里的数字化大网。(注:因本文如开放预览,则无法选择“作者保留所有权利”的版权选项,所以只能上锁。感谢您对航通社的支持!)

航通社的朋友们

在电脑上装安卓摸鱼,你要感谢一位中国工程师

lishuhang

中国人做了很多关键的工作。(注:因本文如开放预览,则无法选择“作者保留所有权利”的版权选项,所以只能上锁。感谢您对航通社的支持!)

航通社的朋友们

6 月泄露版 Windows 11 多图完全拆解

lishuhang

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博:@航通社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2021年 第23期文 / 书航 2021.6.17 几天前,社长发文详细介绍了曾用代号为“太阳谷”(Sun Valley)的下一代 Windows 的一些传闻和可能的发展路径。

航通社的朋友们

从“国民老公”到“想你的夜”

lishuhang

转变只用了 5 年。

航通社的朋友们

说说鸿蒙和“万物互联”

lishuhang

多端跨屏协同非鸿蒙独有,而是未来操作系统的必经之路。

航通社的朋友们

从“疫苗犹豫”看“生娃犹豫”

lishuhang

假设我们把所有该给的条件都给了,生育率就会立竿见影的提高吗?

航通社的朋友们

我们永远也够不着的“下一代 Windows”

lishuhang

视窗“造反”,十年不成。

航通社的朋友们

“我的理想是成为比尔·盖茨”

lishuhang

现代社会并不是一个适合制造英雄的社会。

航通社的朋友们

人口总有变少的一天,我们怎么才能不那么“卷”?

lishuhang

在提供了基本安居乐业的生活保障之后,人们会不会还继续“卷”下去?

1
航通社的朋友们

字节为什么不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lishuhang

把知识和经验做成 B 端产品,生怕别人学不会。

航通社的朋友们

造车 8 年的百度,为啥认为“弯道超车”行不通

lishuhang

看它怎么对新入局者“见招拆招”也让人觉得刺激。

航通社的朋友们

一个文科生眼里的“文科生太多”

lishuhang

遇到此类“暴论”,一个常见的美德是“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