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邊的小鳥

接近沒有信仰的廢青,只是個在世上迷途的人

生活日常|最後一堂了

更重要的是我的眼光確確實實因為與同學、教授、先賢的交流而擴闊了
由 Studio Incendo - IMG_6383, CC BY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96498287

昨晚上完最後一堂,寫完最後一篇論文,完成了最後一次報告,兩個碩士學位,經過四年的時間,學業生涯應該在此劃上句號了。

回想當初報讀第一個學位時,主要是為了興趣。本身自己理科出身,對文字的理解不足,但因為喜歡對人生的思考及抽象的思考領域,就硬著頭皮報讀。雖然哲學書本身已經深奧,讀的還是英文書,就難上加難。但當中是一個愉快學習的時間,可以在古今哲學家的思想中翱翔,又可以與來自五湖四海的同學在思想上交流、碰撞,在智性上是一件何等美好之事。(題外話:哲學對人生思考是沒有太大幫助,相反,只會有更多的問題...)

二零一九年,是香港動盪的年份,正值畢業的一年。當時自覺讀過少少書,而成為半個讀書人,不斷思考讀書究竟可以做什麼。想深一層,書本上的知識在強權之下其實沒有太大作用,反而讀書人要有風骨。於是嘗試一下身體力行,曾經去過遊行表達訴求,曾經幫忙做攝影留下記錄。所做的事很微不足道,可能只是一種心理上的自慰吧。

畢業後過了一年,又再次跳入學海之中。一半也是為了興趣,另一半是看看會否被學術之神所眷顧,離開香港走上學術之路。第一年的成績還不錯,滿有希望GPA可以過3.5,但在第二年第一個學期,發覺自己的腦袋不靈光,論文愈寫愈辛苦。當然,最後成績也慘遭滑鐵盧,彷彿已經摸到自己能力的天花板,灰心過,也最終只能接受一個事實:學術與我無緣。

回看這四年,究竟除了兩個不值錢的學位外,我還得到什麼?是知識?是了解自己更多?兩者都有。但更重要的是我的眼光確確實實因為與同學、教授、先賢的交流而擴闊了。這段日子,我見過絕頂聰明又學富五車的同學,見過出口成文的教授。我永遠無法與他們相比,但有幸與他們相遇。


畢業後短期也不會再入學園了,反而會發展多些不同興趣吧。可能會學寫program, 會學畫畫,又或重拾放棄已久的大提琴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