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想

開心一點吧 都會過去的

【封城日誌】第52天

時隔52天,昨天第一次得以走出小區,路上人還蠻多的,除了偶爾幾輛私家車,基本都是騎行或步行。一路上走走停停,偶然發現了一條河畔步道,河水渾濁不清,但河畔的草木郁郁蔥蔥,生機勃勃,有人在河畔垂釣,岸邊的桶裡還放著一只釣上來的老鱉。河邊有人用衣服和塑料建材搭了一個簡易的帳篷,帳篷前的草地上散佈著晾曬的衣物。因為無人打理修整,野草長得很高,一腳踏進草堆,激起成群,密集的飛蟲,我侵犯了他們的領地。

河畔對面是一個產業園,有一群人在聚一堆閒聊,鑒於出入口被鐵皮圍起來了,這群人應該是被封在裡面。其中一個隔岸喊話,問我要去哪裡?也許是看我一個人,沿著步道不停往裡走,擔心我是要尋短見。這個步道要爬過石橋才能進入,人跡罕至,倒真像個室外桃源了,可惜天色晚了,我又只有一個人,沒敢待太久。

最後還是要回到現實世界。

上海未平,北京又起,同樣荒唐的事情在北京重演,已經麻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曾國藩曾說,社會大亂之前,必有三種前兆:「1.無論何事,均黑白不分。 2.善良的人,越來越謙虛客氣;無用之人,越來越猖狂胡為。 3.問題到了嚴重的程度之後,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認,不痛不癢,莫名其妙地虛應一番。」

現在對第三點深以為然,公權力罔顧綱常禮法,無視經濟衰敗,漠視人命,造成的次生災害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似乎也就無需挽回了,民眾已經習以為常,甚至吝與施捨眼神。從認為這是不正義的,到認為這是不幸的,到最後也許會變成本就如此。

我們對不正義的事情,有義務去尋求正義,對不幸的事情,會抱有同情,前兩種還會設法改變,而如果默認“惡”是一種常態,所有的不幸和不正義都被合理化,懲善揚惡,那社會肯定會滑向更深的深淵。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無力阻擋,但和徹底躺平之間還留有一定的空間,做些什麼吧,用行動來對抗空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