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y
Carry

一個努力完整的人

跟中國互聯網「競賽」

Bill是一位上世紀活躍至今的音樂藝術家,他的個人網站是他用自學的並不精通的技術親手構建的,為的是在這個功利主義時代看來毫無意義的「自由」,有一個好處是他可以將如今我們通用的箭頭標識設置成雨傘的形狀,「天上在下垃圾,我需要一把傘擋著垃圾」他解釋道。後來我在Paul個人主頁上看見一則有著異曲同工的話術,「讀書,是為了遮住眼睛」。

魯迅曾說「不必羞於將未來過於惡化,因為它一定會如期而至的糟糕」,《1984》已經不是魔幻現實,而是成為真正的現實主義。2月15,在《紐約時報》的一篇關於「學習強國」app的文末,幾位年輕人自述:「沒有人強迫我們這麼下載或者這麼做,我想學習。」我越來越相信,漢娜倫特的《平庸之惡》正在重演。當對資本巨頭失去信心時,人們願意相信一切,特朗普就是最好的例子。一個過於經世致用的人,往往面對真理沒有耐心,當無神論作為存在的基礎成為一種精神幻覺時,「這一領域的知識知能導致人類走向邪惡」,德波頓的《身分的焦慮》沒有惡意,卻致使讀者更加焦慮。隨著人類知識大廈逐日增高,新的問題是:我們需要一個完整的世界,哪怕它是虛假。機會主義氾濫的今天,我們關心的是:生之年能不能至少完成一件事,同樣的,哪怕它是虛幻的。生活要幸福,事業要達標,名聲要體面,財富要守護,憤怒、爭吵、批判都是「幼稚和無聊」的。時間能讓人脫離凌空蹈虛的烏托險境,殘篇斷簡能改變根治意識形態的思維模式,如此陳詞濫調的雞湯沒想到是真的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