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酷
阿酷

普普通通的人

IT办公室的故事 2023-10

暑假是大家整理、升级数据中心的时候。这段时间没有多少使用虚拟系统的用户,我们切断老系统,安装新产品带来的停工不会影响到太多的用户。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七月一号是我们的财政年度的开始,五、六月份再不花钱,钱就没了。

今天难得一群IT职工在数据中心集合。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放在校数据中心的GPU服务器集群。这些设备属于电脑工程系。当年工程院的IT职工太少,没有全面支持这组系统的资源。

系主任把机器挪到了校IT。不过当时我就知道系主任不会满意,因为他指望干IT的要全面负责所有学生的问题,包括教学生怎么使用Python,Anaconda,甚至Docker。

我们是干系统维护的,不是教课的老师。哪有经历和资历做教授该做的事情。你们教书的懒不等于就能把教书的事情甩给我们。果不其然,一年过后,他们又要挪系统了。这回交给了一个在学校里面开公司的大神教授T和他的博士生们管理。

据说教授T是哥伦比亚大学最年轻的获得副教授头衔的博士。这位大神为什么会跑到我们学校这种小庙来了呢?

因为我们学校答应给他在校内开一个公司。在这个公司里,他拿到了15个专利。财富自由是肯定的了;剩下的就是自己干着开心。

他接受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我们再也不用耐着性子指导一群连Jupyter Notebook都架不好的博士生怎么写Dockerfile。教授T是个德高望重的人物,别的教授也不会轻易给他脸色。

“德高”可能有点过了,学校里面唯一一次因为隐私问题被学生告是他搞出来的。他有一个摄像头,一直照着教学楼里面的人流。他觉得这些数据挺好,便拿来做人工智能训练。虽然是在公共场合,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但是他谁都没告诉,惹得一群学生感觉自己被监视。不过以他的“望重”,事情很快就平息的。

校数据中心有前后两个大厅,里面的是校OIT的,外面的摆设着很多教授T的系统。我们把所有的GPU系统搬出来放到他的服务器机架前就算完事了。他的学生自己安装。

就在我们往回走的时候,突然间我的老板E停在一组机架前。

好奇心,我们也凑了过去。立马发现架子上安装的服务器的商标有点面熟。

这不是华为吗?美国政府禁运的商品,怎么会出现在美国州立大学,国家网络安全中心,太空军合作学院的数据中心里面?

我感慨道:“教授T这是从哪里买的?怎么过的海关?我也想买……”

老板E说:“估计是从阿里巴巴上面淘来的吧?”中国的电商这些年可以说占据美国了美国很多时常,淘宝、拼多多,还有Shein这些网站让老美老公们也了解到中国人是怎么赚女人钱的。

“要不要上报一下?”我们讨论着,什么时候太空军、空军合作对象跑我们着审核视察来,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上级回答说可能是教授T得到的赞助。

新招的同事I打趣说看来有免费的售后服务。要不然教授T不会贪便宜。为了廉价,原来出现过教授T从EBAY上买了一堆设备回来的经历。

“那最好只有中文服务,我就有铁饭碗了!”我回答。

好在教授T有自己的一套网络,和我们的不是连着的。我们现在不用做任何补救。

其实美国指定的政策和明显有太多的漏洞。当年我们要买3COM的路由,由于有中国投资,也是禁止购买。没过半年,3COM被惠普买了,换上了HP的牌子,里面的软件,系统啥都没变,就是挂了个羊头,我们很顺利的就买下来了。哪有什么安全疑问,纯粹就是钱谁赚。

往外走的时候,一名职工说:“也不知道这些设备有没有后门?”

我说:“国家安全局没法在上面加后门,所有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后门。无从查证……”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