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hard

我希望我在寫的最終只與我自己有關,但在那之前我不會知道,只好當起關注表。 https://github.com/locharp/asylum_daily

沒有的事

……重點是我們要有共同的朋友和敵人。」「我們依自己的意願結交朋友。」

曾想過要寫個遊戲,一個模糊的背景故事在我來到現在這裡的途中浮現。

遊戲是不是會有很難說,但作天寫了兩個情節。

英文版post了在Publish0x

還有之前嘗試寫了一些英文版歌詞。感覺是有點 lame,尤其 chorus,不過既然現在只能寫出這個,也就暫時這樣吧。

問誰未發聲

* {

Have you not yet risen up against the mud in which we're stuck

Fear be what we have to offer ain't going to be enough

Is everyone awakening? Lest we have not too long remain

To brace for the lurking evil that knows not refrain

}

Know that dream is but a dream, for what we look to the pit for light

With the black and white, the wrongs and rights that'd taken place in our sight

For our children and the children of our children we must wipe our eyes bright

*

No one has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when the community's tumbling down

Let your step follow your heart and set off onto the righteous path

Your have no one to answer to other than your heart

*



沒有的事

這片大陸離上一次大戰將近一世紀了。經濟得到復蘇、繁榮,爭霸的慾望又在次滋長。其中有一個近乎跟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一樣強大的帝國。其他國家不對它順從便會因拒絕其「友誼」被孤立。今天它召集了各國的領袖進行會議。


會議上,皇帝提出例如協助建設基礎設施的方式對盟國展示友誼。在主權和未來的談判籌碼與經濟迅速發展的權衡間是帝國強勢的壓力和不言而喻的個人利益。 贊成的聲音開始從最弱勢和貧窮的王國間浮現。

這趨勢迅速蔓延,勝利的微笑在皇帝的嘴角泛起,並與大陸另一端的幾個較強大的國王形成對比。允許影響基礎建的能力會對生活必需的供給、完整的決策力、甚至生活方式等它們作為獨立王國的一切帶來威脅。但拒絕,甚至單純被排除在外的後果越來越大了。正當幾個強國之君面面相覷時,同意之聲驟停。

Lilith,一個很多君主都僅知其存在的初興小國的女王。同意的浪潮轉到這位就像其王國一樣嬌小,幾近柔弱的女王時,因其閉目不語而停止。皇帝半好奇,半不耐煩地打破沉默。

「美麗的女王,我們國家之間的友誼會為我們所有人帶來好處。這很易選吧?」

「我們歡迎經濟及文化等各種交流。」在難以察覺的深呼吸後,王女張目:「可是我們國家的結構恐怕有明顯的差異。」她以幾乎不帶感情的聲音回應。

「那些留給建築師再討論好了。重點是我們要有共同的朋友和敵人。」

「我們依自己的意願結交朋友。」

「我已經是眾多國王的朋友了,作為我的敵人的話恐怕不會有太多朋友。」

「所以如果不是你的盟友,便是你的敵人?」

「我們聯合起來會更強大。」

「我們可以在共同的事業上合作。讓我重申,我們歡迎經濟及文化交流。」

「你和你的王國需要保護,小女王。」

「這算是威脅?」

「不想接受帝國及其人民的友誼的人現在可以離開了。」

會議變得有點不得體了。不過真的要說的話,它本來就不太得體了,帝國的軍隊正在它的邊疆演習。

「你的王國會被輾壓的。」一位屈服了的國王壓盡量低了聲音。

「我們不想戰爭,但我們會捍衛我們的國土。」

「你不可能獨力對帝國的。」

「我沒想過要獨力做甚麼,但如果事實如此,那就如此好了。」Lilith站起時,椅子的聲音引來回響,是其中一位大君,目光中帶著敬意:「沒甚麼是女王需要獨自承擔的。」

幾位大君都起來了,除了一位興致盎然般的看著眾人。一個剛開始就屈服了的貧窮國家的老國王也蹣跚著站起來了:「我也許是太老了,我似乎忘記了一些事。」國王們陸續站起,椅子的聲音成了匯成了奏鳴。

「不想跟接受『皇帝』的『友誼』的人現在可以離開了。」帶著愉快的語調,最後一位大君起來帶頭離開。


隨著會議的恥辱,全面戰在帝國及其盟友跟眾王國間爆發。

眾國王將逼近的危機告知其子民,並盡所能地讓國家做好準備,捍衛他們的生活和尊嚴。受到國王們的鼓舞,威脅激起了人們氣魄。

可是氣魄未能讓他們的防守牢不可破。面對帝國及其盟友的大軍,郡接郡,王國接王國的被攻陷。

但牢不可破的是他們的意志。被同樣的精神聯繫,陷落王國的家庭在鄰國得到民眾的幫助繼續生活,士兵們迅速療養重組,跟戰友重投戰線;每次撤退都只讓他們戰意更加高昂。

面對一波波的的反擊,侵掠的大軍漸見中衰。補給線緊張,身心疲憊,征服處迎接他們的只有鄙夷。

入侵的軍勢開始停滯不前,局勢開始扭轉。強弩之末面對無窮戰意,入侵者終於被趕走。

反戰情緒在帝國爆發。戰爭連帶一般領導的合理性被受質疑,大戰終於落幕。既然人們開始反思,幸運的話,也許戰爭終將不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