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is

temporary digital nomad in tech industry

邂逅Zehra

(edited)
这个邂逅的开始是轻松的,但是你越了解她,越了解她的作品,越会感觉沉重。

她叫Zehra, 我是在从巴黎到机场的火车上碰到她,我们都坐错了方向。她不说法语,英语也很不好,着急地不知道怎么赶到机场,她的飞机50分钟之后就起飞,坐火车返回再换正确的线路肯定赶不上。于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热心地跳下火车,带她一起坐Uber。

在等车来的时候,才知道她是一个艺术家,来自土耳其的库尔德地区,要去伦敦办自己的画展。她告诉我她在监狱呆了两年,只因为画了一幅土耳其政府不喜欢的画。

就是这幅画

我惊呆了,又充满好奇,于是她在谷歌上搜出自己的维基百科页面给我看,我也发现了她的更多身份,记者,作家,杂志编辑,女权主义活动家。在各个国家都有办展览,马赛的欧洲和地中海博物馆更有永久收藏她的作品。

“在监狱的时候可以有家人朋友来探望你吗?”我问她。

“会有朋友来看我,但是不会常来。”她回答。

“监狱的日子一定很难吧?”犹豫半天,我都不知道是以怎样的语气问出这个问题。

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最困难的地方是他们不给我作画的工具,我只能用铅笔来作画,但是常常连铅笔都没有。只能用调料,咖啡磨,和血来作画。”她回答。

她告诉我,在监狱里,她不仅没有停止画画,而且她还和很多同样因为勇敢发声而被囚禁的女性一起创办报纸。甚至在她被困监狱时,大名鼎鼎的街头艺术家Banksy也为她在纽约街头创作了一幅壁画,呼吁让她重获自由。在这幅壁画上,Zehra握住铁栏杆,目光坚定。旁边大大的写着 Free Zehra Gogan. 

Banksy, Free Zehra Dogan (2018). Courtesy of the Houston Bowery Wall

继续浏览她的作品,那些画作想表达的主题大多都是,女性,自由,和平。都那么直击人心,就像一颗看不见的子弹,带着沉重的命题,射入你的心脏。

Diyarbakır Prison 报纸画作合集 2017-2018

目前她在欧洲各国办展览,所以也旅居在各国,没有固定的居住地。只是不能再回到土耳其。但是她依然跟我说,一定要去土耳其看看,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国家。

后记

把Zehra的故事发出来,是因为昨天在她的社交网络账号上看到,她为了声援因为没有“正确”佩戴头巾而被害致死的女孩Mahsa Amini,将指甲花,经血和头发涂抹在伊朗驻德国领事馆的门柱上。看她画着黑色眼线,将头发撺在手里,大步往前的样子,好像一个任性大胆的坏女孩,却更是一个勇敢无畏的战士。

至于Mahsa Amini的经历,实在令人窒息。It's all about having a choice. 她们只是想要拥有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权利,就这么简单,却如此艰难。

时常会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可是从没想过,不幸运的那些人,她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Zehra,这是她的个人网站,上面有她的一些project和她的文字:https://zehradogan.net/

来自插画家Dina的作品 ins: dinasaurus.art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