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is

temporary digital nomad in tech industry

做一个chill一点的Web3创业者

(edited)
“告诉你个秘密,我们目前的计划是,赚到明年去墨西哥冲浪的钱,可以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就超级开心了!”

Lancelot一边切着他的crêpe一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咳咳,言归正传,还是从介绍主人公开始。

关于Lancelot

party boy Lance

软件工程师,15岁就开发了自己的网站,一年后因为没时间打理就卖了出去,毕业后在不同的创业公司工作,今年和朋友一起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Boring blocks,开始了从Web2转向Web3的大冒险。喜欢哲学,不写代码的时候也在Medium上写自己的博客。

关于我:我是Lois,软件测试工程师,数字游民, @Women Buidl 的一员。

认识Lance是因为一起做了一段时间的数字游民,疫情结束大家纷纷回家的时候,Lance却认真地说,完了,我觉得我再也回不去了。于是再也回不去办公室的Lance开始跑到加勒比群岛,每几个星期换一个小岛,住在co-living space,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字游民一起工作上班写代码,下班游泳打排球。他也在小岛上结识了现在创业的伙伴,6个月后他厌倦了小岛生活,又跑到了南法小城Biarritz,从公司辞职,开始和伙伴一起创业。

早在一年前就听Lance说起过他厌倦了当下的工作,想要做点新的东西,却没想到居然一头跳入Web3这片汪洋。

很碰巧的今年抱着好奇心在大理参加Web3活动的我被各种五花八门的新名词搞的一头雾水,几个分享会之后我缴械投降,想起了Lance刚好开始在Web3领域创业,便向他求救。

我叽里呱啦说了这些我看不懂的应用场景后,问他:“所以你们公司到底做的是什么?”

他笑了:“我明白你的感觉。我也觉得很多Web3的应用场景很没意思,很大材小用。我们公司做的是Web3应用的技术支持,就相当于技术外包。我们都知道Blockchain是一项很深很有潜力的技术,但是老实跟你说,我自己也搞不太懂目前的一些Use Case,我只是觉得Web3 一定还有更大的潜力。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创办这个公司,去学习Web3。我们不用考虑有什么应用场景,不用考虑Use Case,我们的客户会带着他们的Use Case来找我们,我们只要帮助他们实现就可以。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途径,来了解和学习Web3领域的各种技术,来看到不同的Use Case。也许一年或者两年之后,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学到了新的知识和经验,我们就会有自己的想法,诞生自己的Use Case,那个时候我们可以成立一个新的公司,来实现我们的想法。”

“我们团队目前只有四个人,我和我的好基友是founder,但是我们Web3的经验还不足,所以我们又找了两个已经在Web3领域有一定经验的朋友加入。我们下周要去两个在欧洲的Web3大会,我今年已经去了好几个Web3的活动,还挺有意思的。”

我听着他说的,突然觉得这似乎把站在云端的我拉到了地面,虽然他们团队规模很小,却让我觉得有种非常脚踏实地的感觉。

几个月后,在Biarritz又碰到了Lance。我们坐在在海边的一家咖啡厅露台,又聊到了他的公司。

他开心地说:“我们最近刚刚接到了新的客户,帮他们搭建NFT的Marketplace。报酬很丰厚,工作量的话大概一两个月就可以完事儿,我们四个人平分收入,所以算是好的开始。对了,告诉你个秘密,我们创业没有什么大的追求,完全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们的目前的计划是,赚到明年去墨西哥冲浪的钱,可以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就超级开心了。”

“我估计下个月就要从Biarritz搬走了,居然在这里住了半年,这次也是够久的。”

“那你要搬去哪里?”

“肯定要去大一点的城市,这里好是好,但是有点太小了,社交生活不太够,我想要交多一点朋友。”

他天真地笑起来,我有些恍惚,这个不务正业的大男孩一点也没有创业者的样子。想到这里又突然想要敲打自己,为什么创业者一定要苦大仇深的,chill一点有什么错吗?

有一万个想要改变世界的创业者,多一个只想赚到冲浪经费的怪胎,有什么不好。万一这个人又刚好是充满好奇心,而且刚好拥有很强的技术能力,也许这也可以是一种成功的recipe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