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9 articlesIn total 51630 words

秋天别来

黑暗电话

降温了

十年一觉魔法梦

黑暗电话

写在《重返霍格沃茨》之后

媛媛 第1章

黑暗电话

她感到自己什么都没有,只得一点若有若无的好运。

我们好吗?雨会在云层落下

黑暗电话

封城日记

逛植物园请勿出声

黑暗电话

关于一些往事

当我失眠时我在想什么

黑暗电话

愿世上再无失眠人

舊機博物館/旧机博物馆

黑暗电话

Hello again with Windows Phone

超生

黑暗电话

嘉醒来时已经很晚,母亲很难得没有发脾气,她站在屋檐下摁着手机键盘,脸上眉心皱起,谨慎又怀疑。披散下来头发下半张脸带着奇异的油光。蜂窝煤炉上烧好一锅热水,嘉揭开烧热的铁皮,舀了瓢水泼到盆里洗脸。大黄狗热情凑上来,嘉轻推开它的鼻尖。放学时走出教室听到有人喊他,嘉扭头看见母亲拿把遮阳...

她的碎片

黑暗电话

真实故事计划:二十年婚姻和一记耳光

大屿卡门

黑暗电话

难以定义的小说/散文/日记/叙事疗法

数金鱼

黑暗电话

她在十一点醒来,眼皮倦得几乎睁不开,窗帘被月光穿过,成了沙沙的毛玻璃状,她睡得不好,半梦半醒之间,已经看得到风微微吹着窗帘。房间是个乳白色气球,墙壁上的瓷砖反射清冷的光辉。她习惯性点亮手机,一大摞通知挂起在屏幕上。购物网站歇斯底里促销;某某明星久违的露面;和某位高中同学睡前的聊天,最后只显示着晚安加一个表情符号。

奇葩打工记之在南京东路鉴黄的日子

黑暗电话

我们的工作就是下片拉片审片,从头到尾大致翻阅,把不合适的大尺度片段拖进剪刀手软件,咔嚓剪掉再传到后台片库,输入主演名单。不用考虑清晰度,反正片源也不是高清4K蓝光。面试时反复被问到是否会操作剪辑软件,得到确认后很快就通知可以去入职。

洗牙记

黑暗电话

换牙要把上牙扔屋顶上,下牙扔床底下。老屋前面的邻居家瓦片上至少被扔过两三次,有回做梦醒来,嘴里含着颗掉落的牙,跟得了个糖果一样惊喜。邻居是个可怕的老太太,絮絮叨叨又凶巴巴。她家门前有个倒放的大缸,黄狗在上面趴着睡她见到了一定会用扫帚把它赶下去;如果打羽毛球把球抛到...

一场着火

黑暗电话

他们是在中午决定开始屋顶冒险的,打开楼上后厢房的门,蹑手蹑脚走到平房顶,稻谷收回来一箩箩摊晒在水泥地上,光脚踩上去,脚心特别痒。骑上低矮的红砖墙,翻过去稳稳落在隔壁屋顶,那里的地面更热,黏黏的,都是枯掉的青苔片和尘土。竹竿仿佛化石,上面晾着的抹布干透了,远看像把灰绿的咸菜。

食之療癒:覆盆子之味

黑暗电话

By Nikon D3200去山上放牛最期待能摘到覆盆子。覆盆子、桑葚、蛇莓,一切可吃不可吃的浆果在方言里都被称为pao,取第一声。村里的山要穿过一条马路,穿过池沼田地,到了红砖厂,路变窄。转身牵着牛只上去,夏天早起,露水还非常重,很快塑料拖鞋就湿成一片,走起来打滑。

夏天总在大雨后

黑暗电话

高三的政治老师,小个子长直发戴眼镜。有一回新烫个梨花头进了教室,同学们假装被惊艳开始起哄。她跺着脚在讲台转圈,捂着嘴不好意思地笑。课讲得怎样不太记得,但孩子们很乐意给她投最佳教师——大概因为轮到她盯自习课偶尔会放放电影,推着眼镜严肃点评《生化危机》是环保主题。

平地落日 第二章

黑暗电话

“你小姨跟你妈倒是很像,你不大像她。” 楚方出来尽责约会,子奉这样说她。他们两个都不过是敷衍,先堵住爹妈之口再说。子奉在银行做事,托他爸以前是一把手的福进去的。两个人分开看职业学历都不算光鲜。她暗暗觉得好笑,眼神越过他瞄过他背后的那个摊位,上高中那...

平地落日 第一章

黑暗电话

月光白茫茫照下来,沿着河边的雾气,给搅成不成样子的阴影,慢条斯理滚落在有气无力的LED招牌底下。一只蜘蛛挂在纱窗外,缓缓把腿拉得长长的,在它所织出来的网上等待并不存在的猎物。楚方看着那蜘蛛好一会,把一缕头发拢到耳后,她的头发是自来卷,一缕缕纠缠在一起,上学后图省事一律剪短发,直到...

八月未央 七月怪谈

黑暗电话

雪巷发生在初中二年级的事情。上完晚自习回家,抄近路是经走一条小巷子。在清末民初就有,延续到现在还保留着青砖石块的街道、歪歪扭扭的木头老房子。

我所听过的人间蒸发

黑暗电话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班上转来一个女生。叫馨子,乡下中学停办了就转来镇上学校。馨子长相上似乎没给人印象深刻。记得她爸爸倒是比一般家长更紧张女儿,隔几天就过来看住校的馨子,带着大包小包,很多零食:糖果饼干曲奇、奇奇怪怪的冲泡饮料。馨子常吃不完。很大方和同学们分享。

离台陆生记事簿:重访

黑暗电话

下午三点半,台北中山区。学校办公室放下遮阳的百叶窗,四月份已经很热,冷气开得非常足。不远处准备降落松山机场的航班,掠过教学楼上空轰隆隆作响。离得太近,能看清楚属于华航或是立荣。尚义机场几天前,从金门走小三通来到台北,当然是为省钱省心:机票便宜大约一半还多。

重逢在布加勒斯特之前

黑暗电话

五月初的布加勒斯特从高空看,红色的伤痕累累的屋顶疊成一片,绵延跟随道路流向城中的白色高楼。那是城市中心,充斥着精巧玻璃窗户混合泛旧拱顶的咖啡店、带着各国囗音的叽叽喳喳的游客。流浪狗在街道上成群结队,鼻子抖动,满怀希望地嗅空气残余的食物味,鸽子扑扇翅膀飞上清晨略暗的天空。

同人警告:当《红楼梦》混搭《美国队长》

黑暗电话

这是大二时写着玩的盾冬同人文,一直放在硬盘里。《红楼梦》混搭《美国队长》,效果就真的很诡异。好啦回目并不工整,博众君一笑。迪士尼请不要跨海追杀科科。有修改增删。且说美队史蒂夫进门一瞧,只见那巴基歪歪躺在软榻上,见史蒂夫进来也不抬眼皮,只懒懒道:"原是你来了,桌上就有健怡可乐并两色牛油果金枪鱼三文治,你自便就是。

开往文山的夜班车 第一章

黑暗电话

“我想要旅行,没有目的地也没关系。” 用配合并不默契的双手在发光的脏兮兮的键盘上敲下这句话,按下发送。合上盖子,出门下楼。头顶一架飞机低低地擦着风往闹市里的机场绕过去。宿舍对开的建筑玻璃窗户反射着飞机的身影,甚至听得到轰鸣里玻璃也在微微颤抖。

写是解药?

黑暗电话

来到马特市,终于有机会擦一擦无处安放的表达欲和不安感,也能够安心自说自话,还能看有意思的东东,感觉把这里当成是一个数字化的匿名戒酒会。来这里有一阵了,是在搜索未经审查平台的时候找到的。然后就冒失失写了几篇。这里是阿咕。95后,性少数。最爱的类型是恐怖片。

吴倩莲:恋恋风尘 查无此人

黑暗电话

重温《饮食男女》,想到如今已经隐退多年的吴倩莲。出身台湾,却老被当成正宗港女。上访谈笑言最爱的美食就是家门口巷子往左拐的蚵仔面线。她已久不在江湖,江湖也没有她的传说。那个年代的女星里,她不算最顶级的美人,也的确不是最耀眼的,但一定是最没有攻击性的。

杨采妮:出走的玉女 才不会哭于你面前

黑暗电话

90年代香港电影圈里有没有谁比杨采妮命好?掰手指头数来数去也实在没几个。出道不久就被王家卫看中,作为新人就能合作一众大咖:林青霞、张国荣、张曼玉、梁家辉、刘嘉玲、梁朝伟、黎明、金城武,先是《东邪西毒》再是《堕落天使》。吴倩莲也算幸运儿了,但也没有好运到只用两部电影就把大咖们几乎全部集齐。

离台陆生记事簿:金校医的碘甘油

黑暗电话

金校医只在礼拜二四五坐诊,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只觉得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走进保健室的推拉木门,两位住校护士已经很熟,都认得了,直接就问:又是溃疡了吗?无言点头后,她们转去屏风后,跟那边轻声细语了几句,再转回到前台,把人领过去。颇有点林黛玉初见外祖母的错觉。

离台陆生记事簿:离岛老师&涂鸦

黑暗电话

(歪个楼老师不长这样,这是在他课上画的涂鸦) 想不起来老师名字,只记得他介绍时说自己来自离岛。陆生大约能遇到两种老师:严厉但怎么努力也讨不了好——课题报告全繁体都不行,会被挑出用错的繁体字;或是嘻嘻哈哈比较亲切,作业没那么出色时也不会有当掉的危险。

他杀无可疑

黑暗电话

2000年的一个下午,母亲走进家门说:放学了不要一个人回家。要等人来接。晓得么?丑妹儿她家全被杀了。她急急走开,把后院天井的木门哐当关上。又给牛栏那边的后门推上一根大木棒。后边的四嬢嬢院里,新栓了一只大黑狗,汪汪叫得特别凶恶。再不能走小路去上学了,只能走大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