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晴君(詞﹑曲﹑畫﹑小說﹑手繪﹑動畫)

專長填詞/作曲/繪畫/新詩/小說/貼圖/小動漫/周邊製作,多方位創作人歡迎估狗方晴君,皆有作品。就畫畫…寫寫﹑唱一唱,塗寫出我眼中的世界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九集 打洞?!搶魂?

在現實中,一個曾經有過人神之戀的女子,就算再好也不會被人高看了!」仙娘如此說著。

「仙娘,妳說打﹑打洞?!跟洞神搶﹑搶魂?!找法師?!」王老爺問。

「對。」

「可以大概知道一下是什麼狀況嗎?仙娘,我們真的不明白。」

「嗯,到時法師會開壇弄個儀式,殺雞宰羊,帶篩子去篩魂,還有帶一群人持木棒在洞口那裡敲,人越多越好,然後法師口中會持咒請天兵天將下來幫忙,如果順利的話,在他與洞神交涉過程,念著念著,洞神可能就讓步了,而眾人帶木棒敲著敲著,洞神也許就嚇跑了。拿著篩子,篩著篩著,魂魄或許就篩回來了,大致上是這樣。」

「要請一群人帶木棒?!」王老爺問仙娘。

「是的,要有人打洞,是儀式的一部份。」仙娘回應著。

「可是請眾人來,不就等於讓人知道青青落洞了嗎?我就是不希望她日後被指指點點的。」王老爺說著心中的顧慮。

「事情有輕重緩急,想想還是命比較重要吧!」仙娘說著。

王老爺聽了仙娘的話,沉默不語。

「那仙娘,如果照妳說的真的能夠?青青就能回復原來的樣子嗎?」王夫人急忙的問。

「這我不敢肯定,但目前只有這個方法,聽說在我這代之前,聽說搶回魂魄的女子少之有少,微乎其微,但成功後,會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她曾經做過的事,講過的話,都不記得了;連同她不記得跟洞神之間的愛,也不記得跟洞神的情,她就記得,像在仙界裡走了那麼一回。不過在現實中,一個曾經有過人神之戀的女子,就算再好也不會被人高看了!」仙娘如此說著。

「我根本不在乎青青被高不高看,我只要我寶貝女兒能回來啊~」王夫人哭了,只要有一線生機,她都試。

「這只是一個方法,成不成也要看妳女兒的造化了。」 仙娘平淡說著。

「求妳了仙娘,幫幫我們!」王夫人說。

「我會找法師,請他來處理,這種事只能盡人事,聽天命;儀式如果搶魂真的失敗了,最後還有一步!」

「哪一步?」

「贖魂。」仙娘說。

「贖魂?」

「就是姑娘的爹娘,總之就是親人,在旁邊燒金紙,動之以情,求洞神放過自己的女兒,說不定能是最後一線生機。!」仙娘說。

「如果洞神還是不放呢?!」王老爺問。

「就等洞神帶走之後,辦喜葬了!」仙娘回答著。

「帶﹑帶走?喜﹑喜葬?!」王老爺的話哽在喉中,緩慢說出。

「洞神一般選定好人,就會接走姑娘的,時間有長有短,看衪自己的決定,但因為這些姑娘生前沒有結婚,死後,別人是辦喪禮,而落洞女的家人,不辦喪禮,還要辦婚事,以示婚禮之喜。畢竟嫁給神,也算是喜事一椿啊~」仙娘說明喜葬的部份。

「這算什麼喜事啊!我一個閨女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落洞,我不甘心啊~」王夫人心痛的哭了。

「唉~這也是無可奈何的!有的就算搶到了魂,姑娘沒死,這一生也就這樣瘋瘋癲癲的度過餘生。」仙娘長歎了一聲。

「仙娘那再請妳幫忙找法師!救救我的女兒。」王老爺說著,他拍了拍王夫人的肩。

「會盡力的!法師遠遊,還要十日才會回來,時間訂在十天后,我會差人去告知的。」仙娘最後這樣應允了王老爺。

王家二老告別了仙娘,腳步沉重的走回家鄉,就算勝算不高,為了唯一的閨女,也是得拼個勝負,與命運中的刧數抗爭,究竟誰會輸誰會贏呢?!

一直走到回家,天都黑了,兩人都不知道這段路上,心思有多麼的複雜與充滿痛楚。

「老爺,夫人,有人來訪!」王家兩老回到府中。

「有人?在哪裡?」

「大廳中。」

正當兩人狐疑時,一走到大廳,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

「建﹑建文,你不是回去了嗎?」王老爺又驚又喜,原本想這一回去,大概就是退婚了,忙青青的事青了十數天,也沒心思去想這個。

「爹,娘,我回來了,抱歉,讓你久等了。」建文說。

「不不不,建文我們這個婚不是罷了?!」王老爺說。

「沒有!爹爹要我來這裡幫忙,只是抱歉,我之前太累,我爹要我休養好才肯我來。」

「我們青青這樣,你爹還同意?!」

「嗯。」

王老爺的喜悅之情,神情滿載,他真心感動這世交之情,是如此的溫暖,在此時此刻,顯得多麼的珍貴。

「那個雖然青青還沒過門,但我把你們當成自己的爹娘,現在開始,我要來照顧青青,那個我不用床,有張長椅,讓我能睡便成,我想要陪著青青。」

「那個建文,你真是個懂事的孩子,青青這樣,你還不離不棄!」

「自己人不要那麼客氣!倒是你們去哪裡呢,那麼晚回來?!」建文說著。

「我們,我們去找仙娘,仙娘說青青可能有救了,要找法師幫我們打洞搶魂!」

「仙娘是?!」建文不知道仙娘是什麼意思。

「仙娘就是人與神鬼的媒介,我們也是這次才知道有那麼一號人物,她還說那個洞叫做雲什麼…」王夫人說。

「雲嶽洞!要去那裡打洞搶魂回來。」王老爺接著說。

「打洞搶魂?真的!」建文聽到這個消息,和王家二老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浮草的有了一線生機。

「不過,要十天后,因為法師出遠門,說要十天才會回來。」

「嗯。沒關係,只能等,不然能怎麼辦呢?!」

「建文,晚了,吃飯了沒?我叫下人去弄弄。」

「不用,我吃過了,我想去青青那裡。」

「青青,應該又在昏睡中吧~」王夫人說著。

「一直昏睡嗎?」

「你回去的頭幾天,都有醒著,還找了大夫來看看,但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昏睡時間比較多,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急了,才會去找仙娘。」

「好,我再去看看。」

「嗯,小翠,帶少爺去小姐那裡。」

●●●●●●●●●●●●●●●●●●●●●●●●

「李少爺,這就是小姐的房間,等一下會再給小姐送餐來,己經備好了。」

「好,妳下去吧。」

建文打開了房門,看到青青正在床上睡著!

『叩叩~』小翠輕敲了房門。

「少爺,我給小姐送飯來了。」小翠將飯菜放上桌,但那飯菜的份量,真的很少。

「小翠,青青都不吃飯的嗎?」建文看那點飯菜,真的夠吃嗎?

「大都不吃,就算放了那麼少的量,也少見她動過。有時小姐一昏睡就兩三天不醒。」小翠說

「好,我知道了,先擱著吧。」

「對了李少爺,這一床被給你,夫人說小姐房裡的長椅,如果不適合,告知我們一下,我們再搬小床進來。」小翠從櫃子拿了一床被到長椅上。

「好,我看也夠大了,這樣就好。」建文一瞥,回應了小翠。

小翠轉身離開,建文走近了青青,他走到床邊,拿了張木椅就坐在旁。

在房裡有一股淡淡的馨香,說不出是什麼味道!建文他望著她的眼,她的眉,一切就是那麼的歲月靜好一般,時光就像靜止了一樣。

「青青,青青……不知道妳聽的到我叫妳嗎?」他溫柔的用手撥動她前額的瀏海,再用手握著青青的手,青青的體溫並一般人還冰涼,但還是有著微弱氣息,建文看了好心疼。

「妳知不知道,我好想妳,我們一定會想辦法讓妳回來的,我已經說服了我爹娘,或許,我不是妳喜歡的那個人,但我會努力的,成為妳喜歡的樣子,我會守護妳,一直一直,等到妳哪天回來。」建文將青青的手拿到嘴邊輕輕一吻,在那瞬間,那奇特的香味再次傳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八集 求且仙娘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七集 等她走了,我一定聽從爹娘的安排

短篇小說:【落洞花女】前言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