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晴君(詞﹑曲﹑畫﹑小說﹑手繪﹑動畫)

專長填詞/作曲/繪畫/新詩/小說/貼圖/小動漫/周邊製作,多方位創作人歡迎估狗方晴君,皆有作品。就畫畫…寫寫﹑唱一唱,塗寫出我眼中的世界

〈蜂巢取蜜〉 /圖文:方晴君

「親愛的蜜蜂,你們的家被我挾持了,勸你即時離開,不然後果自負!」這一招看起來是沒用的! 好吧,要改變戰術了,你們不願意走,我就想了一個險招,我不想弄死你們,但是蜜還是得取啊!

蜂巢取蜜〉 一文刊登在金門日報,我還有加了自己畫的蜜峰採蜜圖.這是之前發生的故事。

〈蜂巢取蜜〉 /圖文:方晴君

去拿兩瓶蜂蜜,因為一時好奇,買了一袋蜂巢,現場看到貨時,真的是一袋呀。而且不只蜂巢,還有蜂蜜,當然,也有蜜蜂……真的很物超所值。

覺得這事頂新鮮的,然後就想說這個體驗我還真沒有,就來試試;話說蜂蜜是一個網友他們家養來授粉的蜂,所以量不多,還得到採好時拿貨。

現場阿姨很親切的教我處理,聽不懂還問好幾次。

首先準備好器具,然後,把蜜蜂放走……(這是不是太刺激了……)。

雖然看到這一袋蜂巢,讓我瞬間晴天霹靂,我是個很怕麻煩事的人,尤其是把蜜蜂從蜂巢中趕走這個浩大的工程,不過,覺得實驗性質的給自己一點耐性好像也不錯。

打電話給上班中的妹妹,她說:「妳是不是有病啊--自己慢慢玩吧妳,蜜蜂耶!」(本義我是要找妹妹善後,結果沒得逞。)

所以我不能在家裡放生,不然我妹一定會先放生我, 其實我的好奇心並沒有減少,我還是想吃人家說的蜂巢,看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

回家的路上,我就想到一個方法。

就是拿個大盆裝著,然後從最上頭的塑膠袋弄開,讓蜂群飛走,因為我們家的大門有紗窗,我決定在後面偷看牠們是不是飛光了。

但是……真正的操作起來,事實上是--我把袋子弄開,牠們並沒有想要離開的意願;後來朋友打電話來,我才知道,那是牠們的家,牠們怎麼可能棄家不顧? 

老實說,剎那間,我好感動。(但是我還是要吃蜂蜜)

「親愛的蜜蜂,你們的家被我挾持了,勸你即時離開,不然後果自負!」這一招看起來是沒用的! 好吧,要改變戰術了,你們不願意走,我就想了一個險招,我不想弄死你們,但是蜜還是得取啊!

於是我再拿一個鐵碗,一塊一塊的夾蜂巢,如果有蜜蜂在爬,我就把牠輕輕夾著,往後頭庭院放生……。

其實蜜蜂們挺乖的就是,我沒有傷害牠們的心,所以牠們也沒有想要叮我,所以我還是小心的把牠們一隻隻往外頭送--希望牠們可以找到新家。

有的蜜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死在甜甜的蜜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但是我都很小心的把牠們夾出來,希望給牠們留個全屍吧。(我的筷子用的很不好,今天真的是發揮到一個極致,平常我習慣用湯匙吃飯。)

然後看到有點白白的,肥肥的有點小粉紅的,捲曲狀的蟲在蠕動,我推測牠應該是蜂蛹吧……。

看起來沒有生命跡象,我就把牠們裝起來,最後用水沖一沖……不知道怎麼做著做著,心中有很多感受。

一邊裝著,一邊還是會沾點蜂蜜吃。

最後裡頭的蜂蜜真的很多,我一百克就裝三瓶半了……。

為了要過濾,妹妹提供兩個工具,一個篩麵粉的,結果完全流不出來,我馬上換過濾袋,這才成功。蜂巢很多,聽說冷凍起來很夭壽甜。

剛剛帶回來一塊古早味蛋糕,就讓蛋糕嚐嚐蜂蜜的滋味吧。蜂蜜真的很香甜,和以前在外面喝到的不一樣。

這樣一搞弄了一個多小時,心得就是--我以後不幹這種事了啦!要吃蜂蜜還是去買現成的,雖然這樣的體驗非常的特別,除了心力交瘁,多多少少,還是有心裡油然而生,一種對生命脆弱的異樣感覺。

金門日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奉茶》文:方晴君(徐嵐姍)

《我夢,故我在》圖/文:方晴君

失格家長 /方晴君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