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遊世界
朗遊世界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環遊世界700天 加拿大篇 7】加拿大的原住民

在原住民的世界裡,這世界萬物互相扣連,互相轉化……

來到加拿大,到處都可以見到有關原住民的展覽和議題。加拿大的原住民分為三種,分別是印第安人(這裡稱為第一民族 First Nation)、因紐特人(愛斯基摩人)和梅蒂人(印第安人和殖民者的後代)。

在官方論述中(以及我接觸的大部分人口中),土著人民從遠古已經來到加拿大,但當初殖民者來到時將他們驅散、壓迫、殺害,所以現在的加拿大人很注重他們的權益,覺得虧欠了他們很多。

權利與弱勢
原住民大多住在原住民聚居地,擁有自己的自治政府,甚至可以用原住民名義組隊出戰國際賽事(例如世界袋棍球 Lacrosse 錦標賽,因為 Lacrosse 本來是從北美原住民的儀式中演化出來)。在加拿大很多地方,建築物都會註明他們位於未被原住民割讓的領域 unceded territory之上,註明原住民仍然有權取回他們的土地。

雖然原住民好像擁有很多權利,但他們仍然屬於弱勢社群,他們的死亡率和自殺率都遠高於常人。這次旅程未有機會和原住民聊天,所以不是了解箇中原因-- 是仍然受到歧視?是生活不如意?還是在原住民的眼中,死亡只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原住民打 Lacrosse(網上圖片)

生活與價值
不過原住民的生活的確和殖民者相當不同。傳統上他們以打獵捕魚為生,和大自然處於共存的關係-- 他們雖然能夠戰勝野牛和海象,但他們仍然處於食物鏈的一環,就像獅子和殺人鯨一般。

所以在他們的世界裡,這世界萬物互相扣連,甚至互相轉化-- 在原住民的神話中,鯨魚可以轉化為野狼,人也可以轉化為其他動物;唯有心存感恩的獵人才可得到海狗的青睞,貢獻自己作為食物。這種精神,在殖民者到來後慢慢消逝-- 因為在西方人的眼中,他們早已與大自然剝離,大自然在他們眼中只是資源,是可搶奪轉讓的財產。

我們常見的圖騰,訴說著一個個生命互相聯繫的故事
歷經風霜的原住民酋長
Norval Morrisseau 是我見過最出色的原住民畫家。他以大膽鮮明的筆觸,訴説原住民與身邊的動物和靈魂的故事。下圖為我最喜愛的畫作,描繪他由人類轉化為守護靈雷鳥。

誰勝誰負
憑著火槍和大炮,殖民者的確佔盡優勢。歷史上原住民曾經多次反抗過,他們發動游擊戰,試過突襲,甚至與殖民者堂堂對陣。但每一次的對決,原住民都因為武器實力的差距而挫敗,甚至被人屠殺。如果你看原住民酋長的相片,每個都是歷經風霜的戰士,但是他們還是不敵火炮的威力。

殖民者自以為自己是贏家,但不要忘記,西方文化(尤其是現代工業文明)只是維持了幾百年,但原住民的生活模式已經維持了數萬年之久。看來,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從原住民那裡學習呢。

歷史上很多原住民部族都住在長長的屋子裡,每間屋子大概可容納四五十人,按家庭分為不同房間,中間有共用的大廳。這種安排,或許更符合人的社交需要,讓他們既有私人空間之餘,也能滿足和人聯繫的渴求。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