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子維

遊走於民間團體、環團、智庫和政黨之間的讀書人。

重新思考Arendt之四

每一個留在香港的人,都想在「新世界」找到一種安身立命的方式。「Living in truth」被重提出來,作為某種退守私人領域的自我慰藉,但香港的情況,不可能直接套用哈維爾描述蘇聯鐵幕下的應對方法。現在需要做的,是如何仍可以創造及維持可以與他人分享的共同世界,令日漸感受到漂泊無根的人,仍可能互相展現言行。以Arendt常用的比喻,如果政治行動是「表演」,他人在場是「觀眾」,那麼公共空間就是「舞台」。這種獨特對政治的見解,基本上完全反對代議民主。這不是「精英政治」,亦非歌頌希臘城邦。Arendt認為,現代性的主要缺失,就是人被迫從公共生活消隱,越來越講求「小確幸」,失去古希臘羅馬那種重視爭勝和榮耀的行動力,無法創造新的可能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重新思考Arendt之一

重新思考Arendt之二

重新思考Arendt之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