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花
永恆的花

原創故事, 為愛而生。 #小說 #散文 #心情 #寫作 #文學 #創作 #人生 #詩

對過去的自己說一聲:辛苦了,我愛妳。

(edited)
我原諒過去,但不代表忘記過去。

🍃此篇參與「內在創傷與成長教育」徵文活動,一看到這個主題,便使我思緒萬千, 腦中閃過諸多畫面, 希望能藉此篇文章療癒自己,勇敢面對過去的一切。🍃

正文開始。

自幼以來,家中長輩便灌輸「努力讀書,才能翻身」的觀念,我懂得父母的辛苦,畢竟他們那個的年代沒有所謂高等教育,學術造詣並不高的他們已經用盡了全部的心力栽培我長大。我努力讀書,取得名列前茅,自國小便懂得熬夜苦讀,為的就是讓他們臉上有著因我而驕傲的光芒。

上了國中的我正式邁入青春期,遇見了自己的初戀,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甚麼是心臟撲通撲通跳的感覺,第一次盼望著放學時刻和對象一起走回家的小時光,第一次在課堂上偷瞄對方被發現而四目交接的心動,第一次被告白後心中滿滿的悸動,久久不能言語。然而這樣子夢幻般的戀愛卻迎來了我此生不願再回首的陰暗過去。

在我們熱戀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被當時的導師單獨叫到她的辦公室。

「跪下!」她冷厲的言語穿透我的耳朵,翹著腳,居高臨下地俯視我。

「妳知道我為什麼叫妳來嗎?我們班上是不允許談戀愛的,妳才甚麼年紀就想著談戀愛,根本自毀前程!」她冷笑著說。

她這個人著名的重男輕女,當時的對象在班上仍然逍遙自在,絲毫沒有察覺我的不對勁,而我卻在煉獄中求生不得。

我的雙腳跪在地上顫抖,她從皮夾中取出兩千塊,「啪!」用力地甩到地面上。

「去撿起來阿!就當作是我包的結婚禮金,夠不夠?妳呀,真可悲,父母都白養了!」她用一種極其藐視的眼光,以及輕蔑的口吻對著哭到不成人形的我說。

那天的我在辦公室跪了整整四個小時,下午的課都以導師約談為由沒有到課。

原以為忍著這一刻屈辱,便能繼續認真讀書,度過無風無雨的求學之路,沒想到一回到家便看到面色凝重的爸媽坐在客廳前。

「妳的導師都打來跟我們說了,妳在學校不好好念書居然在談戀愛!我們這麼辛苦得養育妳,妳用這種方式回報?」我媽那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使我內心揪的非常難受。

但我真的不明白,我們並沒有做出逾矩的事情,成績也沒有因此落後,為甚麼就要這般用力阻止?我哭著說出老師讓我罰跪一整個下午的事情,還要我撿起地上她灑落的錢,沒想到我的爸媽卻避重就輕,只喊著要我馬上分手,否則就滾出家門。

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如同地獄,我哭著醒來,一向都會幫我準備早餐的爸爸卻只留下一句:「妳這一輩子就這樣了啦!真的撿角(台語)」便離開了。而我媽媽幾乎沒有再跟我說過第二句話。

在學校裡,我們班導師有著絕對的權力和威嚴,她一早便嚴肅的召開班級會議,不是要宣導班級內容,而是要殺雞儆猴。她對著全班同學說:「我們班上多出了一對情侶唷!大家知道是誰嗎?如果接下來不想像他們一樣,就乖乖安份地念書,知道嗎?」

不管是上課,下課,抑或是午休,我的身邊彷彿隔著一道結界,沒有人敢與我接近,我總是形單影隻,因為老師用許多言語和行為告誡過他們,我是犯罪者

自從被發現談戀愛後,我的座位被移到垃圾桶旁邊,午餐盛飯總是最後一位,每次老師請小點心我都是被刻意忽略的那個,時不時被暗喻,被諷刺,大家都知道老師口中那糟糕的孩子就是我本人。

那無數個夜晚,我都在淚水中度過,我始終不明白我到底做錯了甚麼,彷彿若不承認自己莫須有的罪名,我就會背負著罪孽而死。

後來我含淚撥出最後一通電話:「我們分手吧,對不起。」我心如刀割,明明不是自願的,卻只能妥協,犧牲自己想要的東西,換取安寧。

這慘淡的青春持續了一年多,我不理解老師,不理解父母,也不理解這個社會。

這一直是我內心很深的一道傷疤,十年了依舊歷歷在目,年幼無知的我,不懂得保護自己,任由他人不斷侵害,打壓,從一開始的無聲求助,到最後的哀莫心死。一直到我出了社會,家中都不曾有人主動提起這件事,每每觸及,便會引起軒然大波,它是潘朵拉的盒子。

那次事件之後,我對於親情,友情,愛情都有著很重的不安全感,很長一段時間不敢接受新的對象,與父母之間隔著一道牆,長期的言語和行為打壓,造成自尊心低落,時常覺得沒有存在的價值。最難過的是,我失去了最重要的能力-愛自己的能力

在這裡,我想告訴當年的自己:「妳的勇敢和堅強,我都看見了,現在的我,不會再讓妳受傷害了,不會再讓別人恣意的傷害妳,謝謝妳,妳真的辛苦了。」


謝謝大家,讓我有這個機會,重新面對自己,愛好自己。


♥️感謝Web3社區小補資助的5000likecoin♥️

♥️感謝珮妍媽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