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願
邱願

願世界和平、地球健康、親友平安、愛人永在。

社區活動|點滿幸運值吧

一個沒有殼又沒有太多錢的蝸牛,在這個繁華都市裡,就只能勒緊褲帶,捧住小心臟,帶著一點希望上天保佑的信念找殼了。

▦ 租房的過程

兩年前,和還是男友的先生為了展開新生活,一起到了台北。我們都在台北唸過書,對台北的一切並不陌生,也都清楚要在台北擁有一個適合、租金又在預算內的租屋處,實是需要一些運氣和努力。所以為了在台北挑選適當的租屋處,我們特地住了幾天的便宜旅館,沒找到房子前誓不返家,這樣的決絕,伴隨的是一天天增加的旅館費用,這樣的壓力迫使我們更專注而認真、有效率的找房。

因為一些緣故,所以我很堅持租屋處要非常安全,至少從大門到房間要有兩、三道可靠的鎖才行,也希望能找個可以開伙的房子,能偶爾開伙煮食,照顧我們的健康和省一些外食費。而先生的挑選原則非常簡單,他只要網路順暢,有張桌子放電腦,就能順利過關。我們上租屋網站一一查看,選了幾間聯絡房東後,就開始了看屋行程。

第一間安全堪慮,附近噪音多,能用的空間也小到不行,我們很快就放棄;第二間在一個非常老舊的公寓,樓梯間很像快要坍塌一樣的破舊,進去房間後卻是很嶄新,空間雖大,但卻是個奇怪的三角形空間,整個配置就有說不上的怪,加上沒有簡便廚房,附近亦沒有什麼吃食,便也作罷;第三間是在狹窄的巷子裡,是那種典型的明明位置很精華,但卻是老舊到像鬼屋,房東明擺著這裡位置方便,醜一點、破舊一點也沒關係,你要租不租都隨便的態度,讓我一到現場,就龜縮不敢上前,只能在樓下等先生去探看,他下樓便朝著我搖頭,說我肯定不喜歡。

第二天又看了一些不滿意的房子,回到旅館,先生變得急躁起來,我感到有些抱歉,因為大多問題在我,加上當時先生因為剛要踏出舒適圈,到新的地方工作,他的心態上有一些毛躁和不安,所以在一旁的我只能盡力安撫,心裡怨嘆,房子真是難找,有時候實在不知道應該死守在有限預算內,努力降低自己的標準,還是找一個兩人能住得開心、舒適,但預算有些超過也沒關係的,而這些猶豫,又在看到一個個可怕的房子後而更加躊躇不定起來。那是一種很慌又茫然的感覺,一個沒有殼又沒有太多錢的蝸牛,在這個繁華都市裡,就只能勒緊褲帶,捧住小心臟,帶著一點希望上天保佑的信念找殼了。

晚上,我們都還在瀏覽租屋網站,慌忙而緊張的情緒到了極點,我卻反而有了一種一切都是緣分的心態,我告訴先生,我們放輕鬆一點,就繼續多看多找,我相信應該會有好消息的。沒想到過沒多久,我們就看到一間剛好離我們當天住的旅館不遠的屋子,雖然預算多了不少,但附近機能的確不錯,有大樓管理員,不遠處有捷運,公車也發達,離先生工作地點也不算遠,我們約好看屋後,我就有預感,這或許會是最終的選擇。

隔天我們一進去那間租屋處,先生就小聲在我耳邊說:「就這間吧,我感覺很好。」我心裡也如是想著。觀察了一下,我們就決定簽約。一大筆錢出去,實在肉疼,但先生心情卻豁然開朗,很開心的說:「終於解決這件事了!」露出燦爛的笑容。

Photo by Lukas Bato on Unsplash

▦ 租房的日子

我們在這間租屋處住了一年半。期間馬桶壞過,造成了一點麻煩;也曾洗澡握蓮蓬頭時會被電到,最後發現是別的房客那邊有漏電,感到害怕過;還有過開冷氣,卻傳來一股超級可怕的異味,過幾天我們再次打開,竟從出風口掉出一隻巨大蟑螂,讓我嚇得直發抖,成為我和先生的一個夢魘。雖然有這些事情,但我們的房東都很盡責的只要傳訊息跟她說,便會很快派水電師傅來解決,也不曾讓我們支付其他的費用,這樣的乾脆和負責,讓我們很放心也覺得高出預算的房租很值得。

即使隔壁的男房客會偷抽煙,煙從廁所的抽風口傳到了我們房間而讓我們困擾不已,有時,甚至會帶很多朋友到他房間開派對吵鬧;另一側的女房客則會帶男友回來,偶爾大聲的吵架尖叫,或者傳來不可言喻的聲音;亦或是樓上的小孩蹦蹦跳跳,偶爾從早蹦到晚,這些種種,我們都一一忍受下來,因為明白這就是租屋會遇到的事情,這些應該都還算小事,忍忍就過了吧。

最特別的兩次經驗,是自殺宣言和瘋狂派對。有次週末早晨,我和先生還在睡懶覺,突然有很大聲的女婦人聲音,彷彿在耳邊喊叫,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喊著說:「我要跳下去了,你不要過來!」我原本朦朧的意識在聽到她說的話後瞬間清醒過來,頭皮發麻,心裡升起一些害怕。先生一拉開窗簾,就發現那個女婦人坐在距離我們非常近的隔壁公寓,和我們同樓層的屋簷上,另一邊有男人氣急敗壞的聲音,兩人就這樣在週末的大清早互相埋怨,女婦人從痛哭痛喊到輕聲試探,男人從憤怒痛斥到輕哄安撫,最後女婦人終於願意回到屋內,一場鬧劇才總算落幕。我們也總算能安回一顆心,再繼續睡回籠覺,做做夢。

瘋狂派對是因為有段時間,一到週末深夜,就會有年輕男女毫不掩飾的誇張大笑,那種大笑是完全自我,不在乎他人,近乎瘋狂的釋放,一起哄笑時大聲到擾人清夢。發生過多次後,一天深夜,突然有警察上門敲了我們這層樓的所有住戶,說有人檢舉是我們這棟樓發出的噪音,但我卻覺得是其他大樓,並非我們這棟,後來警察無所獲的離開。我和先生都懷疑那是一群喝酒喝high或者嗑了藥在放飛自我的年輕人,幸好後來就沒有怎麼聽見了。

後來,因為先生的規劃,我們決定返鄉。原本簽約簽了一年而已,我原先很擔心房東不會讓我們多簽幾個月的合約,因為以前曾遇過只簽一年的房東,但這個房東卻很大方的讓我們自己選擇要多住幾個月,自己訂日期,於是我們很順利的多簽了五個月,不用再重新經歷一次找屋噩夢。簽約時她很親切,我們問了一些傢俱的問題,也都很友善的提供一些建議和解決方案,這應該是我住過最舒適的一次,遇過最好的房東了吧!

Photo by Amin Hasani on Unsplash

▦ 租房的幸運

搬家時,和房東約好下午交屋,我從早上開始直到下午都努力的在擦拭房內的所有東西,把有灰塵的窗戶縫隙用力的擦乾淨,把廁所裡的東西全部移開,細心的把每個角落都刷好拖乾,也將所有的桌面都用抹布重新擦拭,然後沙發床舖用專門的吸塵器吸好,最後跪在地上把地板慢慢的、仔細的擦乾淨。先生有點納悶也有點不開心,不理解為何我要這樣辛苦的把房子清理的那麼乾淨,他說,我們上次來看房子也沒那麼乾淨,房東會另外找人來清理,妳這樣是在幫房東省一筆清理費嗎?我明白他是看我忙東忙西,汗水狂流,有些心疼,依他的標準又已經幫忙整理得很好了,我這樣的好上加好,讓他覺得我的辛苦有些多餘。

不過,我卻有另一種想法。我覺得我們很幸運租到了這間房子,雖然租金的確也貴得我們沒有什麼餘力可以常去旅遊或隨心所欲吃大餐,但在生活上確實很方便,食衣住行都能輕易的滿足,也因為很安全,我的心一直都很平靜又輕鬆,就算曾經耍蠢,忘了帶鑰匙,房東也能快速的幫我找到在屋內的其他房客幫我開門。我和先生住在這裡很舒適,一起度過了很平安又開心的一年半,我覺得光是能如此,就是一個非常值得感謝的事情了。我用心的清理,是因為這屋內的一切陪伴了我們度過快樂的日子,謝謝它們的配合,我應該在離開前,讓它們再度煥然一新,讓它們繼續陪伴下一個房客;另外,也是想感謝房東的幫助,在這樣的社會裡,弱肉強食的都市內,要遇到善心又親切的房東實屬不易,我們遇見了,是我們很大的幸運呀;最後,只是想迷信的積點福德,我相信我和先生之後應該還是會有租屋的需要,我希望我這樣的舉動,能讓我們之後再次尋找房屋時,能多點運氣,很快的找到適合的房子,也能再遇見像這次這樣好的房東。我花一點小小力氣做的這些事情,僅僅只是期望有下一次的幸運罷了。

租房很容易,但要租到適合的房子,遇到友善的房東就是件考驗幸運值的事情了!我無法改變現今社會的租屋樣態,無法把握房東、房客的個性與習性,更無法確知在租屋處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但我唯一可以掌握的是我自己,我有些偏執的相信,做一些小小的好事也能累積一些小小的運氣,有些幸運需要來得恰到好處,而這些幸運靠的是我們在生活中每一次明亮的善心。好好累積幸運值吧!租房的時候就能拿出來用用了!


"When it comes to luck, you make your own."                                                                                                
                                            -Bruce Springsteen


如果喜歡我的文字,歡迎給我鼓勵。

點擊此處,可以贊助我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