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HYPEBEAST CN编辑 SABUKARU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前摩登天空ZERO编辑 Pornhub中文译者

從希特勒到嬉皮士,這輛巴士是如何成為反文化標誌的?

Volkswagen Type 2為不安定的靈魂裝上了輪轂,讓浪漫與自由流轉各處

六七十年代,搖滾樂給嬉皮士運動插上了機翼,將愛與和平散播各地,回到陸地,外殼被反戰符號與鮮花塗鴉覆蓋的「嬉皮巴士」Volkswagen Type 2為不安定的靈魂裝上了輪轂,讓浪漫與自由流轉各處。

不到五十匹的後置發動機給不了這輛大眾小巴澎湃的動力,但作為嬉皮浪潮的推進器,它所提供的加速度即使是V16引擎也難以企及,這也是它能被稱為反主流文化ICON的原因。

流行文化中對Type 2的致敬比比皆是,Bob Dylan在1963年的專輯《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封面中將大眾小巴作為背景;《阿甘正傳》中Jenny與Gump道別時,頭戴花環縱身躍進色彩斑斕的Type 2。

Type 2也不曾忘記對支持的聲音給予回禮,1995 年Grateful Dead的主唱Jerry Garcia去世時,大眾汽車發布了一則小巴車頭燈掛著淚水的廣告,刊登在《滾石》等主流雜誌媒體上。

「對於很多人來說,大眾微型巴士成為了抗議底特律汽車和整個社會的象征,這是對建製派的一種嗤之以鼻」,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的Roger White說。

不過最初大眾汽車進入美國的市場反響算不上火熱,某種程度上歸咎於品牌與納粹之間的瓜葛,以及它違反常規的小巧尺寸和圓潤外型,和當時出產於底特律叫做肌肉車的玩意兒大相徑庭。

大眾的故事得追溯到三十年代,當時Adolf Hitler想製造每個德國人民都負擔得起的「大眾汽車」,於是委托了汽車工程師Ferdinand Porsche完成這個任務。Volkswagen Type 1(俗稱「甲殼蟲」)便是Porsche交出的作業,也是大眾的第一輛車。

而1950 年投入生產的Volkswagen Type 2是第二輛,由甲殼蟲的荷蘭進口商Ben Pon設計,靈感源自大眾工廠裏的零件搬運平板車,它的面世改變了世界看待汽車的方式。

「這是第一輛面包車,在此之前,人們使用大型汽車、卡車和公共汽車來運送人員和貨物」,Roger White補充道。

轉捩點被安插在了1959年,廣告公司Doyle Dane Bernbach決定將mini尺寸作為Type 2的營銷亮點,突破性的提案加上汽車本身空間寬敞、價格低廉、易於維修等特性,擊中了沖浪愛好者、露營玩家和音樂人等群體的G點,它迅速在美國流行開來。

同時大眾小巴也受到了社會邊緣成員的青睞,在六十年代政治和文化的動蕩期間,Type 2化身為新青年力量的貨拉拉,將人們送去反戰集會、投票站、音樂場景以及其他任何地方。

對於當時放蕩不羈的嬉皮士而言,脫離陳詞濫調的外觀,足以容納整支樂隊以及所有樂器的後排空間,是巴士,也是帳篷,更是他們踐行遊牧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Type 2載著嬉皮士們跨越一段又一段good trip,嬉皮士們反哺Type 2以迷幻艷麗的塗裝,深奧的符號搭配著多元的色彩,無時無刻不在傳遞著叛逆狂野的無政府主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出現在1969年伍德斯托克上的一臺名為「Light Bus」的小巴。

「Light Bus」的塗裝是符號學博士Bob Hieronimus幫朋友Bob Grimm繪製的,他為此花了六個月,車身爬滿了晦澀的文字和圖像,譬如星座天體、獅身人面像、和印度教的毗濕奴,傳達著希望和啟迪的信息。

Bob Grimm以他的樂隊「Light」為這輛小巴命名,並將它駛向三天的和平與音樂,陽光明媚的時候他們坐在車頂上看演出,風雨交加時就躲在車裏談天說地。美聯社的一名攝影師在擁擠的人群中記錄了這一切,讓這輛車聞名於世。

「大眾小巴一座有輪子的房子,它代表愛,在這個星球上的我們都是一體的。從希伯來語到古埃及語和梵語,我一頁一頁地研究不同語言的內容,將信息塗鴉到車身上,我希望人們能明白其蘊含的愛意」,Bob Hieronimus說道。

遺憾的是「Light Bus」 在 七十年代失去了蹤影。2019年,伍德斯托克誕生50周年之際,加拿大紀製片人John Chisholm和Bob Hieronimus踏上了尋車之旅。搜尋無果後,他們找到了另一輛Type 2小巴,對其進行修復和塗漆,這輛1:1復刻的嬉皮車被命名為「Light Bus 2.0」。

Type2在之後的幾十年裏攏共推出了五款車型,從T1到T5,因為沒有安全氣囊和缺乏防抱死製動系統,最終在2014年被判定為不符合現代安全而被迫停止生產。

新款的大眾小巴ID Buzz在2017年北美國際車展上亮相,Type 2的輪胎仍然會在柏油公路上軋出痕跡,嬉皮精神也會在青年群體中繼續傳遞,只不過在不同的時代它們都不得不更換上新的載體。

「新的ID Buzz形狀很棒,我很想再畫一次,也許這次的主題是:愛地球」,Bob Hieronimus說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