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文
子文

非常態基督徒、牧羊人、私人健身教練、喜愛美善和藝術、喜愛嘗試不同事物、喜愛創作,隨性率直。 在這裡隨手寫自己想寫的,約一週發文一兩篇,隨性選擇回應讀者,就這樣吧!

2022:廿零異易說些療癒小故事

(edited)
人總是有年少輕狂的日子,元旦的到來就纕我回憶起往年怎麼過除夕夜的歷史,多年來感覺時間好像快車、像飛梭,然而到某段累積了一點智慧的日子,反而在以往飛快、平凡不過的歷史細節中,發現一些令人深思和有趣的痕跡來……

剛從一個「靜修營」回來,天色已暗,背著大小行裝回到市區,怱怱忙忙吃個晚餐後,又趕回在郊區的家。

沿著鄉間的小車路,稍微吃力地往斜坡上走,快到了,到家就可以休息一下了!心裡很清楚這是一個除夕夜,這些年間,不知道過了多少個非常安靜的聖誕和除夕夜了。

走著走著,忽然聽到村民在放爆竹:搞甚麼鬼?!不是吧,這是公曆的除夕夜啊,並不是農曆新年啦!這兩年村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疫情」悶慌了?所以一有機會就「煙花爆竹大匯演」,我倒樂得回家後在陽台上欣賞欣賞,管它的呢。

坐下來休息時,隨著接近午夜,看到電話中不斷彈出通知信息,就是那些圖文並茂的「新年快樂」祝賀,不其然就有很深的體會:在許多年前的除夕夜,誰會想到今天智能手機飛速發展的盛況呀!

在沙發上靜靜地望著夜空,一顆顆煙花此起彼落地閃著火光向上升、在空中散開成七彩繽紛的閃亮火花球,然後又逐漸閃爍著再分散落下,雖然不及維多利亞港那些大型匯演的壯觀,但我安坐在家中有如「私人包廂」,面對著陽台欣賞,也還是很可觀的,這些「家庭式煙花匯演」畢竟資源有限,頂多只能維持十多分鐘,我就這樣靜靜地仰望著,讓閃閃火光引領著思緒,漸漸走向時光的迴廊……

當一顆煙花在夜空爆開,頭頂上漂亮的火花球那巨大的直徑,就彷如把天的一半都遮蓋了,伴隨著爆發時「砰、砰……」的聲響,人聲也「嘩、嘩……」地和應,就形成了一個非常震撼的場面,第一次與朋友們看維多利亞港的煙花匯演,是初中的時候,對於加入擠滿維港兩岸的人潮,經驗這樣湊熱鬧,看見這麼漂亮和壯觀的煙花,印象非常深刻!自始幾乎每年都約定一班朋友去看煙花匯演,就成為青年時過年等大節日必赴的節目,漸漸地心思這時沉醉在五光十色的火花中。

「砰……」,另一個煙花爆開,光影照亮著自己那一身潮流前衛的衣裳。那些年在 Disco 淋漓盡緻地熱舞著,也在寂靜昏暗的街燈下疲倦地踏著歸途,「夜鬼」生活不長久,但是夜深令人看到社會的另一個面相,也趨人成熟,看著當時街角的醉漢,夜班工人的辛勞,露宿街頭的邊緣人士,視覺也開始迷糊了。

「砰……」,再一個煙花亮著火花散開,火花彷彿某個同伴夾著香煙的手指一抖,火花夾著煙灰彈在牆角然後落在地上,有時是我們被人追逐,也有時我們在追逐別人,流連夜晚的街上,荒唐、吵鬧、打鬥、追逐、喧嘩……像家常便飯,僥幸自己從沒出過甚麼大事,也明白狂過、放浪過之後,內心年輕的衝勁得著滿足,而往後的冷靜和沈實,也是另一種生命的表達:互相協調和補足,「陰陽調和」啊哈哈……火花照亮了一段過去迷失的路徑,也指向一個個奮鬥的目標。

「砰……」,又一個美麗閃亮的煙花爆開,彩色的火光映照著一對互相依偎的年輕戀人,在背光黑暗的倒影中發出驚呼,再相視而笑,兩人再漸漸靠近……然而,幾年之後這份親密也化成許多瑣碎的回憶,回憶漸淡,雖是如此那感覺、那氣氛、那香味的印象,也是路途的某個階段,經驗形成今日那個浪漫的我,想著想著,思緒把我帶回到此時此刻。

人總是有年少輕狂的日子,元旦的到來就纕我回憶起往年怎麼過除夕夜的歷史,多年來感覺時間好像快車、像飛梭,然而到某段累積了一點智慧的日子,反而在以往飛快、平凡不過的歷史細節中,發現一些令人深思和有趣的痕跡來…….

年少輕狂也是歷史


現在,反而喜歡靜靜地待在家裡,在沙發上欣賞著煙花的火光、煙霧漸漸散去,然後是漆黑的星空和月亮映照下的樹木、村裡的小屋和街道,遠處山丘的輪廓,把自己心裡的思緒沈澱起來。

歷史像美酒,是建構人生智慧的材料,當一次次把往事拿出來品嘗的時候,就更有味道,也令自己成為一個更有味道的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因「小」不一定失「大」:我總是喜愛說「小」事的原因

遠古時代撼動我的「小」事

我的醫療「小」事故!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