擢寧

我與我盤旋久,寧做我。

第一天

終於找到了一個小房間,第一次選擇用文字嘗試去記錄無數無數的生活瑣碎、而沒有意義的想法。希望能夠繼續堅持下去,假設能一直科學上網的話。也創建了一個文學想象與烏托邦的個人公衆號。原因無他,甚至只是想要去轉載upload老師的一些論文,倒逼自己定期看幾篇論文,在這個不斷顛沛不斷流浪的時間段,好歹能幻想一下自己的歸屬感。

所以更向文學接近了。政治想的太累了,太複雜了。盡可能純粹一些吧。“無窮的遠方都和我有關。”所以想象和建構出烏托邦了,這不就是我想在媒體橫行的時代找到一個安靜的書桌的原因?字太醜了,可能也會累...所以或許還是電腦打字好一些。

空間找到了,載體也擬定了。希望外界的浪別太快衝擊過來吧。

《第一天》,我存在。孫燕姿的這首歌無論是詞還是旋律都實在是太美太美了。

最近似乎陷入很多關於過去的遐想?可能和讀小説的喚醒有關。總能想到一只大蜘蛛,記憶的脈絡是他吐出的網。盤亙在木床的那頭。耳邊是數千米外夾著風聲的戲劇。奶奶的哄騙,皺紋手中捏著的十元紙幣,戲院人流攢動和賣叫聲。

流質的叫賣聲和流質的記憶區別在哪呢?

做的事情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寫的東西也是沒有意義的。可是活下去難道就有意義了嘛?只是用文字嘗試去再次構築一個過去的世界,過去的天堂。於是過去的逝去的死去的東西得以保全和得以上升。儘管遺忘、儘管逝去是不可避免,也希望能夠做一些沒有用的事情去對抗宿命。

或許,這就是終於打算寫一些文字的開頭和原因?

看了《隱》,一本歷史題材的小説,用敘事重構春秋世界。歷史/時間/空間的糅襍一向是我的癖好。所以也想要寫出這樣的東西來,裝酷也是必要的。又能練語言組織能力,又能練古漢語的熟悉程度。這還不好嗎?

也很想寫一篇大陸内地的同志小説。

白先勇老先生的孽子,郭强生的斷代給了我一點希望,讓我發現出來了一點可能了吧。

想做的事情似乎還有非常多。比如在自己的教研工作上,要和多一些的人進行稍微深入的瞭解,認知,想得到自己模板模型的使用反饋。無果。

想去做一個二十人計劃的項目。不知道能不能順利一點。想和一些同樣喜歡中文,但是可能不大懂得該如果聯係素養和應試的那些人一起討論話題。希望能夠順利些。

好睏呀現在。該做一點的休眠了吧。嘻嘻,昨晚真的聊的太久了啦。

雖然沒有一點的文學素養,和語言天賦,還是希望能看得見自己的思維外化。

ps:谷歌的google art 插件實在是太棒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