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

喜歡旅行, 因家境貧窮,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到國外旅行,甚至有天會住在國外。到夏威夷唸書的機會開拓了我人生視野和生活經驗。 從台灣到夏威夷﹐奧蘭多﹐紐約﹐Danielson 遇見了麥先生, 與他許下了下半輩子相知相守的誓言, 哥本哈根成了我第三個家。在這裡以平實的文字分享我人生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父親的愛不在嘴上:

台灣的五六年級生,在小學時一定都寫過 "我的志願",但除了這個以外,應該很多人也都寫過 "我的父親" 為題的作文吧? 每次遇到這個題目 Danielson 都要想好久,因為不知道要如何下筆,也不知道要如何描述自己的父親,因為印象中父親是個有威嚴的人,如果孩子做錯了什麼事,他不用打,只要一個眼神臉色,我們幾個兄弟姐妹就已經很害怕了。

在那個年代,每次學校有所謂的母姐會或是家長會,Danielson 心裡總有些許落寞,因為父母不可能會到場,看著同學們的父母來參與,心中總是會有點羡慕,長大了才發覺,原來父母不來是好事 (這個不用說原因大家應該可以猜得出來)。

很多人都說當自己為人父母後就會了解父母的辛苦了,雖然現在的 Danielson 不是位父親,但我也懂得父母的愛,只是這樣的事情似乎都要等到為時已晚的時候才知曉。

丹爸和丹媽都是在傳統的台灣社會下成長,也就是說他們都是上個世代的人 (其實我自己好像也是上世代的人了),對於那個年代的父母,對孩子說 "我愛你" 三個字是不可能發生的,我曾經在想為什麼我的家庭不像很多人的家庭一樣有所謂的全家福照片,有所謂的家族旅遊,有所謂的慶生會等等,連家人一起在餐桌上吃晚餐的景象都只有農曆除夕夜才有一次,就像牛郎織女一年會面一次一樣。

但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即使父親從來沒有抱過我們 (長大以後),也從來沒有說過 "愛" 這個字,但其實他對我們的愛是很大的,而且都表現在生活中。

記得在我到了上幼稚園的年紀,家裡沒有錢,於是我只能每天早上固定時間站在家門口看著幼稚園的娃娃車經過,接送可以上學的孩子,到了中文時分又站在門口看著送孩子回家的娃娃車,就這樣每天像衛兵一樣,對著娃娃車迎來送往不知道多久,父親看得出我渴望跟其它的小孩一樣去上幼稚園 (上了小學,國中和高中才發現上學根本一點都不好玩),於是帶著我去幼稚註冊,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花費,而我也是家裡唯一一個唸過幼稚園的孩子。

小學五年級時,我只是回家告訴爸爸,老師下課後有在自己的家收學生補習,隔天父親就讓我帶著錢去給老師,就這樣每天下課後就到老師家去補習,那時候的補習說穿了就是老師會對有補習的學生透露一些月考會考的題目。

在我小學五年級還是六年級時,學校視力檢查出我似乎有近視,後來驗出只是假性近視,也只有輕微的 50 度,但父親只單純要自己的孩子健康,馬上帶著我去當時最好的眼鏡行 "小林眼鏡公司" 配戴眼鏡,而且堅持鏡片一定要用最好的,還記得那時候那支眼鏡的價錢就已經要台幣兩千多,在那個年代,那個價錢可是可以讓母親買不少的菜呢!

小學五年級升六年級那個暑假,學校有開一個美術畫畫訓練班,Danielson 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跟父親說我想學畫畫,父親也沒有因為家裡貧窮而拒絕,馬上讓我報名一個星期兩次,為期 6 週的畫畫課,就在上沒幾堂課後,我就知道那是個錯誤,因為我根本沒有畫畫的天份啊,結果到了最後一堂課,我竟然可以完全沒興趣到一整個忘記有課而沒去上,但父親卻一句話也沒有罵過我。

小學六年級畢業的那個暑假,我告訴父親說同學都開始去補習班上國中暑期先修班,就這樣父親也馬上給了我補習費去報名,從那個暑假開始,我就這樣國中三年補習了兩年,一直到國三時,學校規定所謂的 "好班,升學班,A 段班" 要留在學校晚自習才停止補習班的生活,我也成了家裡唯一一個有補習的孩子。

上高中後,父親開始每個月會給我一個月一千塊的零用錢,看似不多,但我是家中所有孩子中唯一在當學生時有零用錢的。

大哥小學畢業後就沒繼續升學 (那個年代還沒有所謂的九年國民義務教育法),他只問了大哥是不是確定不想繼續唸書,大哥說是,父親便只有說了一句,自己決定就好了。

二哥國中快畢業時,每天早上一如往常地穿著制服,背著書包出門方沒什麼異樣,後來學校通知家裡說他沒去上課,這時父親才知道二哥每天書包裡只有帶一個便當出門,他不是去學校上課,而是出門去上班。此時父親也沒有生氣,他依然只有問二哥一句話,你要工作還是上學,後來二哥自己想想還是上學好了,父親便告訴他,那就去把工作辭了,回學校去上課。

大姐和二姐要結婚時,父親雖然對兩位未來的女婿不是很滿意,但他也不會阻擋姐姐們的決定,他只告訴兩位姐姐同一件事情: 這時你們自己選擇的,以後如果受苦不要回家來訴苦。雖然父親嘴裡這樣說,但是每次知道姐姐們如果真的在夫家受了委曲,他還是二話不說前往親家,寧可把姐姐們帶回來,也不願看到自己的女兒們受委曲 (當然不是動不動就去,而是真的有很不合理的事情發生時)。

小哥國中畢業就沒繼續升學,他的一些現實狀況也讓他找不到工作,為了幫助小哥,父親四處打聽有沒有地方可以讓小哥去當學徒,這樣以後不管什麼工作,他至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終於父親幫小哥找到了一個電鍍工廠的學徒工作,平日需要住在工廠宿舍裡,週末才可以回家,就這樣做了幾個月,父親發現工廠佔便宜,除了供小哥吃住外,基本上沒有什麼薪水,父親覺得這樣不合理,對小哥也不公平,而且可能造成他沒有自信心,所以直接告訴工廠說他的孩子不會再回去了,可以想象父親其實為自己孩子感到心疼。

父親年紀大時,媽媽有一陣子為了貼補家用而幫人家帶孩子 (是那種一天二十四小時的保姆),父親對那些孩子真的是疼愛有加,比當年對我們幾個兄弟姐妹更加倍的愛,幾次看著媽媽帶的孩子要被接回去時,可以看出父親的眼睛裡表現出的不捨與難過。

父親從不誇讚自己的小孩,在我高中畢業兩年後開始跑補習班教英文,常聽姐姐們說父親其實為我感到很驕傲,他常跟別人說我在當英文老師 (其實只是個偽英文老師)。。

在我離開台灣到美國去唸大學時,姐姐們也偶爾會提起父親更是以我為榮,他只要有朋友問起我,他都會說我不聰明,高中沒考上第一志願,大學更是名落孫山,家裡也沒錢,所以我只好自己賺錢,然後現在年紀大了才到美國去唸書,從他的言語裡可以聽出他用一種謙虛的方式在光榮的告訴朋友們他有個出國留學的小孩。

現在父親去當天使了,所以現在的父親節並不是一個讓 Danielson 會想過的節日 (即使以前我們家也沒在過 88 節),這似乎對每個失去父親的孩子們都是一樣的心情。

父親沒有受過什麼教育,但他對自己孩子的開明卻不輸許多有高等教育的父母們,他一生從來沒有對自己的孩子說過一聲 "我愛你" (不過我們也沒對父親說我愛你),但他對孩子的愛都表現在行動上。

一個很有威嚴的父親,完全不用吭聲,只要他的一個眼神我們就不敢說出任何一句話,但他卻是個很愛自己孩子的父親,父親的愛不在嘴上,而是用實際行動表現在我們的身上。

雖然不過父親節,但在這屬於您的日子還是要跟您說聲: 爸爸,祝您父親節快樂。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的父親

我的農民父親

原來我有這樣的父親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