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

喜歡旅行, 因家境貧窮,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到國外旅行,甚至有天會住在國外。到夏威夷唸書的機會開拓了我人生視野和生活經驗。 從台灣到夏威夷﹐奧蘭多﹐紐約﹐Danielson 遇見了麥先生, 與他許下了下半輩子相知相守的誓言, 哥本哈根成了我第三個家。在這裡以平實的文字分享我人生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還是陰性

今天原本要去參加馬丁先生的生日早午餐趴踢,但從週五下班回家後就開始咳嗽,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跡象,到了半夜時還數度咳醒,週六一早就起床,因為咳到無法回去睡回籠覺,於是起床後就開始猛灌蜂蜜檸檬茶,然後當然也是一直跑廁所,因為每次只要感冒 Danielson 都是這樣做,有人建議 Danielson 去看醫生,但在歐洲感冒根本不太會去看醫生的,即使你打電話給家醫,醫生也是會告訴你多喝水多休息,若是要安排看診時間,通常也都是一個星期之後,到時其實感冒症狀大多也都好了,這其實就是一種不浪費醫療資源的做法,自從離開台灣到美國唸書再到歐洲來後,開始習慣這樣的方式,也懂得/覺得這樣其實是好的,講難聽一點,台灣真的太多醫療資源被浪費了 (可能我又要被炮轟了)。


經過週六一天在家的多休息多喝水後,狀況有比較好一些,至少沒有那麼累 (雖然還是覺得沒什麼精神),但至少比好多了,於是想說今天起床後應該可以跟麥先生去參加馬丁先生的生日早午餐聚會,但昨晚半夜依然偶爾咳嗽,所以早上就告訴麥先生讓他自己去,我最好還是在家休息。


因為麥先生是個很小心的人,自從疫情開始,麥先生真的就是非常極度小心的一個人,真的比很多亞洲人都還小心,即使現在歐洲早就大解封,但是他還是出門依然帶口罩,隨身攜帶乾洗手酒精清潔用品,回家馬上將洗手並將手機也清潔一下,有時我都覺得他有點過頭 (但其實他這樣才是正確的)。


於是在要去馬丁先生家前,我又做了一次快篩,如果我是陽性反應,那麥先生最好也不不要出現,畢竟我們兩個人 24 小時在一起,即使他沒有任何症狀,但為了保護他人,也對他人負責,最好還是做到我們可以做的部份。


我們兩個每次只要有不舒服,即使知道自己應該就是單純感冒,但都會檢測一下,每次出來結果都是陰性的一條線,今天再次快篩,結果出來仍然不是懷孕的兩條線 (不是啦,是沒有中獎的一條線),果然還是陰性,朋友們真的都說我們很厲害,經過了歐洲最嚴重的疫情黑暗期都沒中標過,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中獎 (莫非這是我們從來沒有騙財運的原因?),也因此朋友也都說我們真的是天選之人 (應該是好事吧?!)。


既然是陰性,麥先生當然還是依照約定去生日早午餐聚會,而可憐的 Danielson 就一個人獨自在家,繼續猛灌熱茶猛泡廁所。


話說我們兩個最近都打了第四劑,而週五 Danielson 也在公司打了今年球季流感疫苗,但就那麼剛好,在週五打完流感疫苗的當天也感冒了,應該是從八月時去斯洛維尼亞渡假時的最後幾天感冒後一直沒有完全全癒,加上兩個人你濃我濃的不斷來回傳染 (連感冒都要這麼愛對方的分享嗎?),就這樣 Danielson 二度感冒又沒有完全復原時三度感冒 (真的很煩),每次感冒咳嗽這件事都拖..........好久。


不過還是要感謝沒有確診啦,畢竟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如果確診後自己會不會是重症的那個,也無法預知自己會不會有很多的後遺症,而且我還認識確診 兩次的,我自己真的不想有機會就是了,所以至少自己能夠做的防疫動作還是自己做好,剩下的也真的只能聽天由命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感冒了不開心

小孩又感冒了

感冒了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