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璐璐

@lululuo

拍摄战争、海啸、变性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备注:多年前编辑的一篇旧稿, 2017年首次发表于”新闻实验室“微信公众号。) 张群一是丹麦国家电视台的摄影和摄像记者,从业近十二年。他将新闻与艺术的拍摄手法结合,怀着对镜头前形形色色的人与事的尊重,拍摄每一帧画面。在他的拍摄清单里,有阿富汗和缅甸战场、泰国变性人、朝鲜脱北者、...

韩国“雇佣许可制度”下的劳工问题

韩国为改善国内劳动力短缺,于2004年启动了雇佣许可制度(Employment Permit System)。这个制度帮助韩国从16个国家(主要来源于东南亚国家)输送廉价劳动力到韩国制造业、农业和渔业等部门的中小型企业。这些低技术含量的工作往往因工作条件差、工资低,韩国工人避之唯恐不及。

关于垃圾分类的一点想法

隔离期被通知要和自己的垃圾共处两周,我花了几天时间认真地研究了韩国的垃圾分类方法。韩国的垃圾分类出了名的复杂,并且需要付费,具体方法可参考(http://global.seoul.go.kr/webzine/2017_May/ch/html/sub07.html)。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