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论语漫读(38):是亦为政—广义的政治与狭义的政治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为政第二)

孔子天天给学生讲当官施政的学问。就有人感到奇怪,或者暗地挤兑孔子,问孔子,“你怎么不去从政呢?”言下之意是,你行你上呀!这个得看具体的情景。到底是哪种情况,不得而知。不过,这话问得没道理。许多情况下,说和做是两回事,会说不见得会做,会做不见得会说。比如说足球教练员,能教球员怎么踢球,但并一定他上场就踢得好。

这个对话肯定发生在孔子当官之前。孔子一直是很想从政的,但一直没有机会。或者是诸侯大夫没看上他,或者是他觉得与当政者不投缘。于是就搪塞道:“《尚书》上说,‘孝就是孝敬父母,友则施于兄弟。施行孝和友就是政事’。这就是为政,又要怎样才能算是为政呢?”

这里,孔子明显偷换概念,将狭义的政治换成了广义的政治。但现代政治理论确实也认为,广义的政治就是处理一切人与人的关系,特别是权力关系,谁控制谁?谁听从谁?如何做出决策等。例如现在人们所说的“办公室政治”,就属于广义政治。极端的情况,家庭内部也存在政治,特别是过去男人可以纳妾的旧式家庭。宫斗剧就可以看成是家庭政治的演绎。大的家族内部政治关系更复杂,如《红楼梦》。但狭义的政治仅指公共领域内的权力关系,特指政府或政权的权力关系与运用。问者是问为何孔子不去为诸侯为国家办事,而孔子却用更一般性政治含义来敷衍。说我管教学生、孝敬父母,友爱兄弟,使唤妻子仆人,善待乡里,这些也是为政。

再者,儒家本来就不分私域和公域,将家事等同于国事。家庭内部关系与国家内部关系等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谓“家国同构”。国家国家,国即是家,家即是国。因之,家事和国事之间也没有明确的分野,“齐家治国平天下”,于儒家而言,是顺理成间的逻辑延伸。“齐家”则能“治国”,“治国”则能“平天下”。反过来说,“齐家”是为“治国”打基础,“治国”是为“平天下”打基础。

所以,孔子这么回答,虽然不实诚,但理由还是很充足的。

2018年4月12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