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论语漫读(75):朽木不可雕也—孔子骂人挺厉害的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公冶长第五)

(wū),粉刷墙壁。宰予大白天睡觉。孔子很生气,在其它弟子面前责骂他:“腐朽的木头没法雕刻,粪土垒的墙壁没法粉刷。对宰予而言,什么责骂都不管用了!”说完还不解恨,接着说道:“原先我判断人,是听了他说的话便相信了他会践行;现在我判断人,听了他说的话还要观察他的行为。就是因为宰予而改变的。”

孔子责骂人还是很厉害的,将宰予比作朽木和粪墙,有些毒舌。这个排比冲击力很强,容易记住,因而很有名。但其实宰予没那么不堪,天资非常聪明。孔子对他生气,并非学业不好和不好学,而是宰予对孔子不太尊重,经常翘课,大白天睡觉。

宰予大白天睡觉这事挺可疑。古时候,晚上没有灯光,早早就睡觉了,又不像今天的学生喜欢熬夜。不太可能是睡眠不足。而从宰予能问些刁钻问题来看,他是个勤于思考的学生。最有可能的情形是,宰予喜欢大白天躺在床上信马由缰地胡思乱想。觉得去听孔子上课还不如自己躺在床上思考。孔子上课,想必也不分年级,弟子学习进度不一,水平不一,难免有重复内容。并不是孔子每次讲课或讨论的问题他都感兴趣,或者这些内容他都学过了或搞明白了。

现在也有这种情况。我上大学时就听说有个很特别的同学,经常睡懒觉,不去上课,看不出他有多努力,但成绩却非常好。可能也是假寐,躺在床上思考学习上的疑难问题。这类学生,自我学习的能力非常强。某些大课,我也逃课,而去图书馆看书。

孔子肯定多次批评过宰予上课缺习,宰予则敷衍老师,当时答应改,但仍然我行我素。把孔子气急了,于是说他是朽木和粪墙,再也不轻信他人了。

孔子的弟子当中,也只有宰予敢这样不给孔子面子。很有些恃才自傲,连自己的老师也不放在眼里,肯定不招人喜欢。如颜回和子贡,公认非常聪明,但却非常尊重孔子。如颜回,“于吾言无所不说”(先进第十一)对孔子所说的没有不称赞的。“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为政第二),认为孔子有讲得不妥当的,也不当面辩驳,而是私下切磋。

子贡则多次向孔子请教学问,印证自己的心得。孔子称赞他,“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学而第一)又将子贡比喻为宗庙里祭祀用的瑚琏,是以礼治国的杰出人才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公冶长第五)。与对宰予的评价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觉得老师对学生缺课,也不要太计较。我在大学当过老师,我对缺习不太计较,但对迟到比较反感,打扰课堂。要求学生迟到了,就干脆课间再进教室。

2020年6月18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