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论语漫读(94):不有祝鮀之佞—孔子不满世道的悲愤之言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雍也第六) 。

孔子说,“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善辩,与宋朝那样美貌,那就很难免害于今天这个世道”。

而,与;祝鮀(tuó),卫国大夫,能言善辩,受到卫灵公重用;宋朝:宋国的公子,名朝,因长得帅受卫灵公宠幸。口才和美貌,两者有相似之处,都是人的外在表现,容易被他人发现的优点。

孔子游说列国,他那一套不对列国的胃口,加之朝中大夫忌惮孔子的影响,威胁到他们的权势,总是排斥中伤孔子,列国国君无一动心采纳。孔子于是有感而发。对比祝鮀和宋朝,感叹到自己纵有真才实学,但还是没有佞者善说和长得帅管用,不仅得不到重用,甚至难于避免受到迫害。

孔子这是不满世道的悲愤无奈之言,并非艳羡佞者。孔子十分反感佞者,曾评论冉雍,“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公冶长第五)也曾批评子路狡辩为佞。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先进第十一)。

高柴,字子羔。孔子学生,比孔子约小30岁。贼,

子路在当季氏的主管时,派子羔去当费邑的主管。孔子认为子羔还太年轻,准备不足。于是批评子路说:“你这反而害了那个年轻人了。”子路说:“费城有民众,有社稷,他在治理的过程中就能学到本领,何必读书,然后才去学着治理城邑呢?”子路所言,按今天的话就是“实践出真知”,“边干边学”。孔子认为子路强词夺理,说道:“所以我厌恶那些狡辩的人呀!”子路这个实诚的人,也学会狡辩了?

虽然孔子憎恶佞者,但在他人眼里,却也是为佞之人。

微生亩谓孔子曰:“丘,何为是栖栖者与?无乃为佞乎?”孔子曰:“非敢为佞也,疾固也” (宪问第十四)。

微生亩,鲁国人。微生是姓,亩是名;栖栖,不安定之状;,当然,必定。

估莫微生亩年龄比孔子大,有点倚老卖老,直呼孔子的名字说:“孔丘,为什么你要四处奔走呢?不就是要卖弄自己的口才?”孔子说:“我哪里敢卖弄口才,我当然也痛恨为逞口舌之快” 

这人指责孔子到列国游说,是为了卖弄自己的口才。孔子听了心里肯定不高兴,但比较尊重他,没有直接怼回去,而是说自己也痛恨“御人以口给”。

客观而言,孔子不算佞者,他的言辞是出于真心实意,主观上没有欺瞒他人,也并没有什么话术。与苏秦张仪之流的说客相比,就逊色多了。关键还是当时法家那一套对列国国君的胃口。

2020年6月4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