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Luo
0xLuo

#anarchy #crypto #feminism x.com/0xLuo

你朋克了吗:加密世界中的朋克文化

(edited)
从最早强调「隐私」的密码朋克思潮中比特币应运而生,到如今加密世界中各种各样的朋克文化:太阳朋克强调「再生」,月球朋克又重新回归「隐私」,地球朋克强调「开拓」,星际朋克强调「多元」,超朋克强调「正和」……不变的是,这些朋克文化都秉持着密码朋克的开放、自由、创新精神,为加密世界带来了思想的碰撞、丰富了技术实现的路径,使其像以太坊可以是「无限花园」一样,成为一个包容万物、生生不息的数字宇宙。

作者:0xLuo 🟣𝕏

What’s Punk?

朋克运动(Punk movement)和朋克亚文化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末期的朋克摇滚运动。Anarchy in the UK 于1976年作为性手枪乐队(Sex Pistols)的首支单曲发行,开启了英国朋克运动的大门。这股力量代表了劳工阶层的青少年对经济萧条和高失业率等社会现实的不满和抗议。朋克运动以其反权威、反体制、反消费主义和资本主义、主张个人自由、自己动手(DIY)、直接行动等特点而闻名,他们对传统社会规范和常规持怀疑态度。但在互联网出现之前,许多朋克人士生活贫困,由于缺乏经济资源和技术手段,他们只能通过对音乐、艺术和创作的热情和执着来表达对自由和个体权利的追求。

Jamie Reid 为 Sex Pistols 乐队 Anarchy in the UK 单曲设计的海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朋克这个后缀的含义逐渐演变。它不仅仅指代了特定的音乐和文化风格,更成为了一种象征,代表着对当前文化状况的抗争和对新未来的追求。各种衍生的朋克子文化在不同领域和时代中出现,例如在科幻作品中但蒸汽朋克(Steampunk)赛博朋克(Cyberpunk)流派。蒸汽朋克展示了回归工业革命时代的幻想,强调技术与自然之间的平衡;而赛博朋克则展示了信息革命后的高度科技社会,强调了人类与计算机、网络以及生物和机械改造技术的融合。通过探索过去与未来、现实与幻想的关系,引发人们思考科技进步对人类生活、社会结构和道德伦理等方面带来的影响。

蒸汽朋克和赛博朋克风格的未来城市(基于 Stable Diffusion 生成)

不同的朋克具有各自的特点和表达方式,但都延续了朋克文化的反叛精神和对社会改变的渴望。它成为一种生活哲学和文化符号,走向了服装、建筑、电影、文学、游戏,也走向密码学。

从 Cypherpunk🔒 到比特币₿

上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兴起,普通用户开始面临着在开放环境中保护数据的问题。出于对政府监听、审查和限制言论自由的担忧,一部分人倡导加密技术,认为保持独立和政治自由的感觉需要进行秘密和匿名的通信,防止在线对话和活动被拦截和监视。

密码学家 David Chaum 被许多人认为是密码朋克运动之父之一。Chaum 就匿名的数字现金和匿名声誉系统等主题发表了大量论文,他在1985年发表了题为 《没有身份认证的安全:让老大哥过时的交易系统》(Security without Identification Card Computers to make Big Brother Obsolete 的一篇论文,文中描述了一种使用加密方法隐藏买方身份的系统。另一名密码学家、前英特尔首席研究员 Timothy C. May 受这篇论文启发,开始研究带有公钥的加密保护。他认为将密码学与网络计算相结合,有可能「摧毁社会权力的结构」。

1988年,May 起草了《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The Crypto Anarchist Manifesto。该宣言介绍了加密无政府主义的基本原则,即加密交易确保完全匿名、言论完全自由和交易完全自由。

一个幽灵,加密无政府主义的幽灵,在现代世界游荡。计算机技术即将为个人和团体提供以完全匿名的方式进行交流和互动的能力。......这些发展将完全改变政府监管的性质,对经济互动进行征税和控制及对信息进行保密的能力,甚至将改变信任和声誉的性质。......起来,你们除了铁丝网什么也不会失去!——Timothy C. May《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

1992 年底 Timothy C. May 同 UC Berkeley 的数学家 Eric Hughes 和 Electronic Frontier 基金会联合创始人 John Gilmore 等人在旧金山湾区成立了一个团队,讨论当时密码学和编程领域最紧迫的问题,在成立会议上 May 宣读了《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此后便每月一聚。民权活动家与网络女权主义者 Jude Milhon 在最早的几次会议中将他们称为密码朋克(Cypherpunk)。密码朋克邮件列表大约在同一时间形成,很快发展到了数百名订阅者,他们讨论数学、加密技术、计算机技术、政治和哲学。1993年,Eric Hughes 发表了著名的《密码朋克宣言》(A Cypherpunk's Manifesto,文中主张用强加密技术手段来捍卫个人隐私,从而能够不受政府或企业监视地在网络上进行沟通和开展业务,保持个人自治和政治自由。

《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与《密码朋克宣言》

在电子时代,个人隐私对一个开放的社会是必要的。隐私不是秘密。私事是不想让整个世界知道的,而秘密则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隐私是一种有选择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力量。......我们不能指望政府、企业、或者其他庞大、匿名的组织出于他们的仁慈来授予我们隐私权。......我们密码朋克致力于构建匿名系统。我们正在用密码学、匿名邮件转发系统、数字签名和电子货币来保护我们的隐私。......我们知道,软件是不能销毁的,广泛分布的系统也不可能关停。......密码学将不可避免地传遍全球,随之而来的是它使匿名交易系统成为可能。......——Eric Hughes《密码朋克宣言》

1995年 Julian Assange 发表了他在密码朋克上的第一篇文章,此后一直是密码朋克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他在 2006 年创办泄密网站维基解密(WikiLeaks),旨在揭露政府及企业的不公正行为,追求信息的透明化。他因公布美军巴格达空袭录像、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军事日志等机密文件名噪天下,如今因美国政府又身背美国政府多项指控被迫流亡海外。他曾在2016年出版了《密码朋克:自由与互联网的未来》(Cypherpunks: Freedom and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一书,书中讨论了强密码学、互联网监控以及个人自由与隐私之间的复杂关系。

另外许多密码朋克们的作品,大多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价值传输的底层协议。保密性、匿名交易和加密保护的重要性在后来以某种形式在加密货币中得到了实施和体现。

1997年,密码朋克成员 Adam Back 提出了 Hashcash,它使用了第一个对称工作量证明(proof-of-work)函数来提高发送垃圾邮件的成本。1998年,另一位密码朋克成员 Wei Dai 提出了 B-money 的概念,目标是创建可以实现匿名和安全交易的点对点数字货币,其中使用了工作量证明(如今以太坊(Ethereum)代币 $ether 的最小单位「wei」便是纪念 Wei Dai 的工作)。这两个概念为比特币的诞生奠定了基础,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2008年10月31日,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作为密码朋克成员的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在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发表了一篇论文:《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交易系统》(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也就是为人熟知的比特币白皮书。他在公钥加密技术、哈希算法、智能合约、点对点技术和去中心化的电子货币 B-money 的基础上,创造一个无需依赖中间机构的点对点电子现金交易系统。论文中也专门介绍了比特币如何保护交易隐私:

传统的银行模式通过限制相关方和受信任的第三方对信息的访问来实现一定程度的隐私。因为公开宣布所有交易是必要的,因此排除这种方法,但是通过保持公钥匿名来切断信息流,依然可以保护隐私。公众可以看到有人同其他人做交易,但没有将交易同人联系起来。这与证券交易所发布信息很相似,在那里,每个交易的时间和规模是公开的,但不知道交易双方的信息。——Satoshi Nakamoto《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交易系统》

比特币的发展帮助密码朋克运动更接近其在数字时代提供隐私、安全和自治的目标。中本聪的工作也影响了包括具有图灵完备的「世界计算机」以太坊在内的其他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创新,这些技术有潜力继续推动密码朋克运动的目标。与此同时,比特币使维基解密等组织能够通过比特币捐赠继续运营,从而加强了整个密码朋克运动。

Solarpunk 太阳朋克🌞

太阳朋克(solarpunk,又译阳光朋克)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一篇题为《从蒸汽朋克到太阳朋克》(From Steampunk to Solarpunk的文章。2014年之后关于太阳朋克相关的内容逐渐增多,研究员 Adam Flynn 在2014年9月发表了《太阳朋克:宣言笔记》(Solarpunk: Notes toward a manifesto。面对世界的气候变化、军事化以及现行政治秩序的失效,对他来说,太阳朋克是对抗绝望的唯一方案。他笔下的太阳朋克强调「创新、创造力、独立性和社区精神」,「朋克」后缀表明这是一种对抗现状的选择。

What is Solarpunk?

太阳朋克的目标是寻找方法,让我们的生活从现在开始更美好,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的后代也能享受这种美好——即在物种层面上延续人类的寿命,而不仅仅是个体层面上的延续。——Adam Flynn《太阳朋克:宣言笔记》(Solarpunk: Notes toward a manifesto

作家 Jay Springett 在 2017 年发表的《太阳朋克:参考指南》(Solarpunk: A Reference Guide中提到「太阳朋克为一种集合了推理小说、艺术、时尚等方面的运动,并且试图解答可持续文明是什么和怎么做」。2019年一篇《太阳朋克宣言》(A Solarpunk Manifesto中对这些前人作品中描述的太阳朋克做了很好的总结。贯穿太阳朋克的中心主题是将先进科技与社会融合为一,用以改善社会、经济和环境的可持续性,并以乐观且实际的态度面对当代的问题。

太阳城市(Vitalik 在 Crypto Cities 一文中引用过这张图片)

在 加密世界/Web3 的语境中,太阳朋克指的是一种政治美学,它促进了 Web3 及其他领域的正外部性(positive externalities)、公共物品(public goods)、正和世界(positive-sum worlds),与加密世界中的个人主义倾向形成鲜明对照。创造正外部性,即通过技术建设来产生积极的社会影响;关注公共物品,致力于构建不受限制且不会因使用而减少价值的共享资源;以正和世界(非零和博弈,合作共赢)建设为指导,通过实际行动建立一个更美好、可持续的未来世界。

Kevin OwockiScott Moore 创办的 Gitcoin 常被举例为加密世界的太阳朋克(本来还想写文中提到的 DoinGud,但其已在今年6月发文告别)。Gitcoin 旨在「为Web3创建社区和基础设施,Web3是一系列工具、技术和网络,使人们能够为开放互联网工作」,其通过创建合作、去中心化的筹资机制支持公共物品等理念与太阳朋克相契合。Gitcoin 与 Crypto, Culture, and Society 联合发布了 Public Goods Starter Pack,可以快速从浅入深地了解公共物品的概念。

Gitcoin 在去年也出版了 《绿色药丸:加密学如何让世界再生》(Greenpilled: How Crypto Can Regenerate The World ImpactDAOs 两本书,并打出了太阳朋克的标签。GreenPill 旨在创造积极外部性的再生加密经济(Regenerative CryptoEconomics)系统,通过运用区块链技术和生态经济学原理来解决资本主义所带来的负外部性,寻找有力的新方法来资助、设计、开发和推广可再生的 Web3 时代应用和数字资产。Impact DAO 则是在一种可持续、可再生理念的引导下,通过加密工具和方法来建设 DAO,能够为其所在的生态系统创造正外部性,是再生加密经济基础设施的可扩展构件。

Greenpilled 和 ImpactDAOs 小册子(可在 greenpill.network 下载免费电子版)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项目可以帮助实现更加太阳朋克的未来,其中一些项目是通过其他项目产生的正外部性来维持的,而所有这些项目反过来又创造了自己的正外部性。

Lunarpunk 月球朋克🌕

太阳朋克作为 Web3 中的一种美学的兴起也遭受到了批评。其中就包括隐私倡导者、DarkFi 开发人员、CoinDesk 前编辑 Rachel-Rose O'Leary,她在 《月球朋克和周期的黑暗面》(Lunarpunk and the Dark Side of the Cycle 一文中提出了她激进的月球朋克意识形态。

太阳朋克要想成功,就必须融合月球朋克的潜意识。太阳朋克唯一的希望就是变黑。——Rachel-Rose O'Leary《月球朋克和周期的黑暗面》

Lunarpunk and the Dark Side of the Cycle

O'Leary 提到太阳朋克是一种乌托邦式的未来愿景,强调分权和透明,旨在创造一个更加公正平等的世界,以太坊的太阳朋克黑客们正在建设用于资助公共物品的透明基础设施(但「透明」实际上并非太阳朋克社区常用的词语)。但她认为太阳朋克在追求透明公开的系统时可能忽视了个体的保护和隐私权。O'Leary 批评许多区块链项目和 DAO 的透明性,她认为「如果 DAO 真的想要进入下一个阶段,而不是被全球秩序同化,它们必须是匿名的」。另外透明投票实际上更接近代议制民主:预先知晓投票结果会改变投票行为,人们会无意识地模仿趋同导致产生连锁反应,使得投票快速集中于一个提案谢林点。她认为太阳朋克过于乐观并且在面临困境时可能缺乏准备。在一个透明的系统中,用户会暴露出来,如果外部环境变得敌对,脆弱性将增加,而系统和网络的反脆弱性和用户的赋权程度呈正相关

月球朋克的出现是对太阳朋克的一种对立和补充,可以看作是密码朋克在区块链时代的延续,与朋克精神中的无政府主义和个人主义紧密相连。月球朋克力求摆脱国家的控制和监视,强调个人隐私和数据保护、用户赋权和应对潜在压迫的重要性,并通过构建增强隐私的工具来保护社区安全和自由,以此增强加密货币的反脆弱性。月球朋克对抗监视资本主义隐私和匿名是其同监视和垄断打游击战的武器,这既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又是这一去中心化过程的催化剂。

相比太阳朋克而言,月球朋克以更加零和思维方式看待世界,采取更为保守和防御性的策略,始终保持政治意识和怀疑态度,时刻准备应对冲突。月球朋克在为一场可能发生在加密世界与现有权力结构之间一场不可避免的冲突而未雨绸缪。当监管机构开始限制加密货币时,加密货币可能被迫转入地下,形成匿名性和去中心化民主社会。而太阳朋克可能试图压制这种冲突,将其视为熊市的噩梦。

加密领域已经失去了其最初的密码朋克价值观,屈服于国家的压力,通过实施制裁和/或设置后门来确保项目的生存。隐私已经成为一个禁忌,在当前条件下,这往往会导致以透明和防止非法活动的名义,对开发进行暴力终止。加密世界将分裂为两个部分——RegFi(受监管的金融,Regulated Finance),不可用且受限制,以及 DarkFi,一个真正自由、去中心化和无审查的范式。这就是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反击,如果你愿意,将权力归还给个体,而不是将其呈现给国家和大型企业以换取法币利润。——DarkFi 匿名开发人员

月球朋克的代表项目就是 DarkFi,它由早期的比特币开发者 Amir Taaki 创立。DarkFi 是一个旨在为人们创建维护基本人权系统的社区和运动,包括隐私权、言论自由和无需中介即可相互交流的权利。它遵循「自由软件」的理念,设想在国家触角之外的「黑暗空间」建立全新的经济和技术体系,不受现有国家秩序的约束,这与 Abdullah Öcalan 有关民主联邦主义(democratic confederalism)的政治理念一致。

DarkFi 所采用的技术的关键支柱之一是 zk-SNARKs(简洁非交互零知识证明,Zero-Knowledge Succinct Non-Interactive Argument of Knowledge),这在大零币(Zcash)、门罗币(Monero)中已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零知识证明可以在确认细节的同时不提供隐私信息。但与二者不同的是,DarkFi 不仅创建了一种匿名和安全的加密方式,还通过智能合约开发应用程序,为开发者提供匿名工程的语言工具包和开发工具包,可以通过构建 DAO 和 DeFi 应用来建立一个联邦制的民主空间。

借助 DAO 和 DeFi,我们可以实现一个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和多元政治形态共存的联邦制结构民主国家。DAO + DeFi = 自治政治形态——《DarkFi 宣言:风暴将至》(The manifesto of DarkFi: The Coming Storm

Terrapunk 地球朋克 🌏

天使投资人 Jack Nasjaq 2022年5月发表了《地球朋克宣言:一种太阳朋克替代方案》(The Terrapunk Manifesto: a Solarpunk alternative,其中介绍了一种新的未来主义理念 Terrapunk(地球朋克),具有技术乐观主义色彩

向外扩展并创造更多的地球——更多的土地,这就是地球朋克。我们不屈服,我们建立新的世界。我们不拆除资本主义,而是利用它创造比任何人都能想象的更多资源。我们是我们周围环境的主宰,我们不断创造。——Jack Nasjaq

Nasjaq 认为太阳朋克过于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反对增长、反对资本主义,将人类局限在地球上,这会导致停滞不前。因此,他提出开拓新世界、发挥人类创造潜能、持续前进的地球朋克理念。地球朋克关注科技进步和人类发展,强调「地球化」(terraforming),这不仅是主动改造现在的地球环境,减少污染和抑制气候变化,也是对科幻作品中改变天体表面环境,使其气候、温度、生态类似地球环境的行星工程的畅想。两者相同的地方在于都强调绿色和可持续发展理念。

地球朋克精神崇尚开拓者、建设者、冒险家的精神,而非集体主义;倾向于利用和创造碳市场等自由市场,而不是依赖中心化的政府决策。地球朋克支持使用基因编辑、长寿疗法等生物黑客技术来增强改造人类。向往殖民太空,掌握核聚变等先进能源技术,开发可能适居的行星,最终目标是人类意识能够感受和探索整个宇宙。

地球朋克与太阳朋克的异同

Green Pill 朋克概念系列播客的第二期 Terrapunk with Jack Nasjaq 中,Nasjaq 也提到了与其他朋克文化的关系。赛博朋克通常描绘未来的社会为黑暗、堕落和反乌托邦,反映出对科技进步的悲观。而地球朋克更加理想化和积极地看待人类社会的发展前景。蒸汽朋克探讨了一个蒸汽动力取得重大发展的历史架空世界,地球朋克可以看作是蒸汽朋克的继承者,将科技想象发展到了更远的未来。密码朋克月球朋克重视隐私和个人主权,这方面与地球朋克的个人英雄主义有一定共通之处,但他认为地球朋克提出的理念更为全面和宏大,更加强调人类的扩张和对外部世界的探索。此外,主持人 Kevin Owocki 提到以太坊与地球朋克的市场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等理念也有契合之处,以太坊社区也偏向支持《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书中的市场经济理念,同时实行去中心化资源分配。

从 Marc Andreessen 的《技术乐观主义宣言》(The Techno-Optimist Manifesto、Elon Musk 的火星殖民计划、Peter Thiel 每天注射激素和对长生不老的追求、Balaji Srinivasan 挂在嘴边的「恒钱、无界、永生」(Immutable money, infinite frontier, eternal life)等,我们都可以看到地球朋克的影子,他们想「要将人类潜能发挥到最大限度」,但这也许并非所有人类都想要的。

Stellarpunk 星际朋克✨

Stellarpunk(星际朋克)是由律师和技术专家 Puja Ohlhaver 提出的。她是哈佛大学 Getting Plurality 研究网络的成员,曾跟 Vitalik Buterin 和 Glen Weyl 合作《去中心化社会:寻找 Web3 的灵魂》(Decentralized Society: Finding Web3's Soul一文。在 Green Pill 第 135 期播客 Engineering a Stellarpunk Future with Puja Ohlhaver 中,Puja Ohlhaver 讨论了什么是星际朋克。

Puja 在播客中提到,太阳朋克代表阳光、透明和公共物品,表示对去中心化透明的金融和非金融系统的乐观信念,但它的弱点是缺乏隐私;而月亮朋克则强调个人的隐私和匿名性来抵制监控,通过建立私密匿名系统来对抗国家监控,但其弱点在于可能产生暗中勾结。所以 Puja 提出星际朋克旨在结合太阳朋克和月亮朋克,取长补短,相得益彰。它关注建立一个去中心化和多元化(plurality)的社会。她表示我们每个人都来自不同的群体、背景和价值观,星际朋克社会应该如同星空般,让不同个体的「光」(喻指个人偏好、观点等)保持区分,容纳各种各样明暗不一、互不相同的存在,而不是被单一的太阳或月亮的力量所主宰。

Stellar punk is plurality

她通过光的波粒二象性来进行比喻我们既是个体也是群体的一部分。承认个人和集体的二元性,有助于建立既保障隐私又允许信息共享的社会系统。Puja 还使用棱镜(prism)进行比喻,不同观点的碰撞不应该被视为冲突,而应通过棱镜解析各种观点的差异,将原本单一的光线折射为七彩的光谱,以呈现社会的多元性。

如果亮度没有按照反比关系减弱,刺眼的光将照满整个天空;如果引力没有按照反比关系减弱,恒星会相互坍缩。从光的强度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这一特性类比,Puja 重点介绍了基于「相关性折扣」(correlation discounting)平方投票法Quadratic voting,又译二次方投票)也是如此。平方投票法的投票成本等于投票数的平方,要想表达偏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需要付出更高的边际成本。这有助于抵制某一观点群体的偏见和利益驱动,让我们看到个人观点下真正的多样性。在开放包容的星际朋克世界里,每一颗恒星都值得闪耀。

光强按二次方衰减
Puja Ohlhaver | How do we keep our light as differentiated as the stars we see in the night sky?

Hyperpunk 超朋克 +Σ

Hyperpunk(超朋克)是由 Nouns DAO 成员、创作者、艺术家和作家 gami 所提出的一种新兴理念,主要聚焦于社会协作领域,旨在探索一种更加开放、合作和无限可能的社会范式,一言以蔽之就是在超公地(Hypercommons,又译超公共事物)的超结构(Hyperstructures)之上创造超文化(Hypercultures)。超朋克也从密码朋克运动的原则(去中心化、隐私、透明)中汲取灵感,并将这些原则推广到为社会、文化和公共基础设施提倡更全面和广泛愿景的领域中。笔者个人感觉超朋克与太阳朋克存在部分语汇库重叠,但超朋克更强调「正和」,而太阳朋克则更强调「可持续」「再生」

gami 在2023年9月发布了《超朋克宣言》(The Hyperpunk Manifesto,其中强调「拒绝零和博弈:我们的集体命运」,倡导超越限制和零和思维的范式,追求「正和」positive-sum,gami 喜欢用 这个符号来表示)博弈协作的方式,实现公共利益与价值的最大化,收到「共赢」之效,推动人类社会向更加开放、合作和进步的方向发展。

《超朋克宣言》

超公地倡导(Hypercommons Advocacy):超朋克主张对所有公共物品和奢侈品的共同所有权、使用权和管理权,超越传统的公共和私人财产概念,迈向一个共享丰盈的新范式。gami 首先在2023年6月发表了《超公地:正和世界宣言》(Hypercommons: A Manifesto for a Positive-Sum World)一文介绍了超公地概念。文中提到超公地可以是一个开放、协作、共享的数字空间,由像 Nouns DAO 这样的基于区块链代币经济的自治组织共同打造和维护 ,每一位成员都可以参与协作、民主决策,集体打造公共数字资产,追求公共利益和共同价值。

超结构接触(Hyperstructure Engagement):超朋克积极参与和贡献去中心化、透明化和参与性基础设施的发展,不论是数字、物质还是社会层面,其中最具代表的是链上「超结构」。超结构是由 Zora 联合创始人 jacob 提出的概念,是指能够免费、永久、无需维护、无中介机构运行的链上协议,可成为服务公共利益的公共基础设施。例如,Uniswap 通常被视为一个典型的超结构,是一个免费的、不会停止的(只要以太坊还在运行)、无需许可的协议(虽然现在 Uniswap Labs 运营的 Uniswap 前端网站对特定资产收取 0.15% 交易手续费,另外其前端也封锁了与 Tornado Cash 或被盗资金相关的地址,但依然通过直接调取 Uniswap 智能合约形式免费无许可使用)。超结构通过内置的激励机制支持生态系统的扩张,它是开放和无审查的,任何人在它之上进行扩展。超结构创造了一个正和博弈的环境,让不同参与者共享基础设施并互利共生。

超文化参与(Hyperculture Participation):超朋克强调参与和促进充满活力、全球连接的亚文化的创造,倡导开源理念、集体创造力和文化交流。另一位 Nouns DAO 成员和 Gnars DAO 创始人 LGHT 创作了一系列关于链上超文化的文章,从语境发酵组织结构全球采纳商业转型四个维度介绍了超文化。区块链为内容的来源和可验证性提供了基础,使得永久存在、无需中介机构的文化构建成为可能。链上超文化的主要特点是开放、自主、可编程,具有可设计的激励结构。

超文化往往有代表性的「记忆图标」,比如 Nouns DAO 的红色眼镜 ⌐◨-◨ ,Zora 的蓝色法球 ❍ ,Opepen 病毒式传播的表情头像,都成为了对应超文化的标志和认同感来源。超文化的核心精神是开放、协作、创新。例如,Nouns DAO 通过让每个人参与提案和投票,集体决定如何使用财政库中的资金来支持文化活动;Zora 通过建立去中心化的多元化创作平台,鼓励不同形式的创作,让艺术家自由表达;Opepen 通过发起大规模的艺术创作活动,与艺术家和社区参与者合作,创造有影响力的数字艺术,扩大超文化的影响范围。这些项目都体现出借助区块链技术的力量实现更自由、更广泛的文化交流的超文化。

从激励机制角度而言,超文化存在于超结构超公地之间,超文化的扩展和维护动力来源于两者,它们共同组成了支撑超朋克的 Hyperstack(超栈)。超结构为超文化提供技术基础和组织模式,使其可以建立在区块链之上;超公地为超文化提供价值导向和社会责任,使其服务于更伟大的公共利益;超文化自身提供文化内核,形成共识和认同。超文化需要同时调动超结构提供的技术资源和效率优势,以及超公地汇集的公共资源和社会影响力,才能真正实践超朋克的愿景,为创造一个更丰盈、共享和互联的世界而努力。

去中心化「超栈」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