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唯

《记忆残像》重生(一)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日。

香港地产大亨李子荣的次子李闻捷因欠债八亿港元,从挂着闻捷地产Logo的大厦上纵身一跃,轻飘飘地落在了中环的水泥地上。全港曾经最英俊最靓的钻石王老五就这样死了。

一个从出生到死都是天之骄子的人,竟死得如此狼狈,死得如此惨烈。

人群中有人探出脑袋,说了句:“死的好,李子荣生块叉烧都好过生了他这个仆街好。”

前来维护秩序拉警戒线的小警察听到,忍不住笑了。亏得他女朋友整日念叨着什么全港女人都想嫁李闻捷,自己听着嫌烦却又吵不过,只好偷偷在心里骂上一句死仆街,结果现在这人还真成了个死仆街。

这话说的虽有些过火,但李闻捷近几年的所作所为确实让人忍不住同情起李子荣来。

李子荣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李闻智自小就对做生意兴趣缺缺,从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毕业后,回港开了一间画室,对自家生意上的事可谓是一问三不知。那时候,包括李子荣在内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李闻捷身上,都看好这个哈佛商学院的在读生。

李闻捷喜欢赚钱这件事大家都知道。

还记得几年前接受杂志采访时,记者曾感叹:“看来李先生是真的很喜欢赚钱啊。”

结果李闻捷反问了记者一句:“谁不喜欢赚钱?”

这句话后来成了不少香港年轻人的口头禅,直到新闻踢爆李闻捷投资失败亏空八亿港元一事。之后的每一天,李闻捷都度日如年,以前他们把他捧得有多高,现在就把他踩得有多低,恨不得再挖个深渊巨坑,把他丢进去。

对他来说,这人间何尝不是地狱。

他们把父亲的死、大哥的失踪全都算在了他的头上。他们说,什么年轻有为、金融才子,也不过尔尔。还不如普通人,至少人家不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李闻捷哪里受得了这些诋毁,一向目无余子的他终被流言蜚语推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他不过是不想让父亲失望,想要真正地成为万人所期许的金融才子。

可终究满盘皆输。

李闻捷死后的第七天,某八卦周刊爆料李闻捷自杀前曾去过养和医院,想去看一眼病重的父亲。结果却被人拦在了外面,李太太口口声声哭喊着说是他害得李子荣患上了绝症、开口闭口都是在咒骂李闻捷不得好死。

若是搁在以前,或许还能激起些浪花。但此时的李家已非彼时的李家,这则八卦不过在全港人的茶余饭后中活了三、两天,便没了下文。

至此,不仅是李闻捷,就连李家也成为了过去,鲜少被人提及。

*

阴曹地府怎么会这般闹腾?

李闻捷此刻只觉得头疼欲裂,耳边震天响的音乐和闪烁又迷幻的灯光更是令他感到非常不适。他捂着自己的头,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迎上了一个手里抓着半截啤酒瓶子的男人。

“敢跟老子抢女人?陆闻谦你真以为自己老子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男人本就长得一副凶相,这发起火来更是凶上加凶,和父亲以前收藏的钟馗捉鬼图有几分相似——像那只鬼。李闻捷摸到头上一股粘腻,伸手一看,是血。

男人不依不饶,鬼吼鬼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抢女人抢到老子地盘来了。”

李闻捷虽还未搞清楚状况,但眼下肯定不会再由得对方拿酒瓶子砸人了。见对方再次挥起手时,李闻捷一个箭步,握住了男人的手腕,然而下一秒,因为握力不足,他被男人一个回身带到了地上。

男人翻了个身,把李闻捷压在了地上,拳拳到肉,尽数砸在了李闻捷的脸上和身上。

李闻捷就这样一头雾水地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再睁眼时,他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胳膊上打了石膏。床边,坐着一个女孩子,正抱着一个书本大小的东西,纤细的手指在上面滑来滑去,令李闻捷好奇不已。

“醒了?”简忆之递过来了一杯水,她的语气颇为冷淡,问道:“要不要喝水?你的左手是好的。”

李闻捷试了试左手,发现确实没有受伤,便坐了起来,接过杯子,“谢谢。”

“今天下午警察会过来问话。”说着,简忆之起身把东西都收进了自己的书包里。“你爸给你请的律师也会来,他们都有翻译,我就不来了。”

警察、律师来他能理解,但翻译是怎么一回事,他李闻捷又不是不会说英语。他正打算开口,一个金发碧眼的胖大妈走了进来,嘴里操着美国南部口音嘀嘀咕咕,李闻捷竖着耳朵听了一番,才知道是过来送药的。

他配合地接过大妈护士手上的药,过着水全吞了下去。

李闻捷张口欲言,却不知道该如何问起。面前的女孩他不认识,周围的环境亦是陌生。况且他已经从明捷地产上跳了下去,怎么可能还活着。

简忆之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但还是转身走出了病房。李闻捷望着她,硬生生把那句“请问你是谁”给吞了回去。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对着墙壁半天回不过神来。

李闻捷看了一眼床边的架子上,摆着几样他从未见过的东西:一个万宝龙的黑色皮夹、一个黑色长方形的东西和一副坏掉的眼镜。

他先拿起了眼镜,掂过来倒过去反复看了看,总觉得这眼镜不是自己的,他李闻捷怎么可能会戴这种没品味的东西。随手丢开眼镜后,他拿起了黑色皮夹,里面有一张宾夕凡尼亚州的驾照,几张信用卡,和一些美金。

李闻捷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考过宾州的驾照,而且仔细看,这驾照也不是他的。

他顺着名字那一栏读了出来:“Lu,Wenqian。”嗯,还是个大陆人,李闻捷心想。

紧接着,他看到了一旁有效日期旁印着01/12/2015的字样,手一个没抓稳,驾照掉在了地上。李闻捷忙抓起架子上最后一样东西,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他修长的手指刚刚触到那东西,就看见那层玻璃忽然亮了起来。李闻捷盯着那玻璃后面的照片看了大约两秒,又用手指滑动了一下,玻璃后面的图案便换了个模样。

李闻捷用手指轻轻地在玻璃上滑动着,发现玻璃会跟着他的手指移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