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i
Lusi

Lusi,男同志,台灣, 出生於古代所以非常低調 如果你在下列地方看到的我大概率是真的, 其他地方可能是假的,保有都是假的的戒心即可 lusilu.eth也是我的,所以可以去看 lusilu.eth.xyz <a rel="me" href="https://liker.social/@lusi">Mastodon</a>

志明02

二、

說起志明,其實,剛開始的時候,我並不是喜歡,也沒有不喜歡,半是賭一口氣吧!志明說不可能,越是不可能的事,我越是有挑戰的欲望,阿文也不看好,那一個Eric更加明白的表示這一個人是在混的,種種因素加起來,促成了一個開始。

但,和志明開始之後,卻發現他這一個人不是全無優點的,很多小地方,很讓人有窩心的感覺,雖然大處很大男人主義,我卻很享受這樣的呵護,一向都是靠自己隻手遮天的,難得也有人可以靠!我是沒想到這樣的大男人,也可以有一些小心思,這一些心思,是連我都不會去做的,志明,卻是很用心,第一天認識的時候,他從全統先走了,我和阿文中午出來的時候,我在鞋子裡發現了一張名片,是一張皺皺的Possible名片,可能,不是不可能!也沒有看,也沒有丟,反射性的把那一張皺巴巴的名片,Possible,收到了皮夾裡面,晚上,回到家,整理夾子的時候,才發現了這一張東西,看了一下,正面,是一間Bar的名片,Possible,翻過來的背面,上面寫著:「晚上,到家打電話給我,明。」知道是志明寫的,真看不出來,感覺上這麼粗枝大葉的一個大男人,也會有這麼細心的地方。

雖然電話也接到了,後來,才知道,他從傍晚開始,打了好幾個電話,我一直都不在,當然不在,因為還沒到家,我還大意的認為,“他是運氣好“。

沒有運氣的。

一向都得努力。

只是努力的多少。

這是第一天的一通電話,說是一、三、五會打電話給我,第一天的週日,隔日,就是週一了,其實,本來並不是這麼打算的,但是,一天天講電話的時間都是沒有節制的,也不是辦法,無論是他是我,都是負擔不起的,後來,就變成了一個默契,一、三、五講電話,不超過20分鐘。

每每遇到一、三、五的時候,總是很乖的,在家待著,也是為了接他的那一個電話,他總也是很準時的,在七點或者是九點整點剛過的時刻,電話響起。

那一種接到電話之前期待的心情,和接到電話之後,滿足的感覺,是很滿的,這也促使我每每早早的守在電話旁等待,剛開始的時候,也聊著一些大家都會講的話吧!

如果說人生是一齣戲的話,在這樣的一齣戲中,我努力的把屬於我的角色,恰如其分的扮演著,在和志明的戀愛,如果你稱之為戀愛的話,我也是一樣的扮演我適切的角色。

那一段時間,雖然,Eric放暑假在台北,但是,他約的時候,我也是跟他說:「我要等志明的電話。」也不會有想要往外跑的念頭,一段時間,就是沈浸在想像志明的生活中。

接到志明的電話,次次聊的話題,算是都有一些進展,剛開始,總是一些互相傾慕的問候。

「我很欣賞你。」

「我也是啊!」

或者是一些疑問:「雖然現在剛開始的時候,好像很熱切,但不知道會不會隨著在一起時間久了之後,這樣的感覺,也就淡了?」這好像是我一向的擔心。

志明當然是安慰:「不會啦!」

也會有一些奇異的意外。

像是有一天談到婚姻的問題,就是一個觸動機關的話題。

「你以後會不會結婚?」當然是我問志明,我自己,是很確切的不會結婚的,家裡,也沒有逼婚的壓力!

「應該會吧!」

這也是很可能的一個答案,但是,我聽了之後,反應就蠻激烈的,不禁就覺得很難過,一時,眼眶中充滿了淚水,只差沒有號啕大哭起來,只是讓淚水在眼眶裡轉啊轉的,並沒有流下來,一面問他:「那你是要我怎麼辦?我們在一起還有什麼希望?」

志明,當然,也就只能安撫我:「不一定啊!而且還早,至少也是30歲以後的事情,家裡,沒辦法的。」

這樣的回答,並不能給我一個安定承諾的答案,也不能破涕為笑,那一通電話,就在這樣有一點擔憂的氣氛中,不歡的落幕了。

後來,我並沒有再提起這樣的一個話題,既然這是一個問題,我將問號放在心裡,也就得了,反正也並不可能有什麼解答,多提無益。

也跟朋友提起這樣的情況,總是形容的很有趣,像我的眼淚不由得就噗嗤噗嗤的落了下來,這樣的擔憂,倒是沒有讓人知道,朋友,總覺得,我和志明,還是甜蜜的,在我的心裡,一個大大的問號,已經畫下。

不過,我還是適切的扮演我的角色。

一日,他打電話來,說他在工作的時候,金屬屑屑跑進了眼睛裡面,去看了醫生,不過,眼睛還是很痛,早早就回家休息,我聽了,也是很難過的,眼眶不覺就紅了,聲音,也嗚咽了起來,跟他說:「要好好的小心自己的身體。」

他大概也聽出來我的難過,趕緊的換了一個話題,說他和同事相處的一些有趣的事,我雖然聽著這一些趣事,眼睛前面,不斷晃動的影像,卻是他在工地裡,搬著一條條很粗很重很長的電纜,切割的時候,不小心有金屬屑飛出,弄到他的眼睛,好難過,好難過。

不知道是我天性就比較多愁善感?還是,在戀愛中的人,特別容易感動?去看看電影,看看電視中的影集,眼眶,也是很容易就滿眶的淚水,有一種氾濫的感覺,不過,我盡情的享受這種濫情,兩週的四五通電話之中,已經有了不知多少的感動!

不過,已經從最初的等待的心情,開始有一點動搖,每當Eric來約我出去的日子,不巧也是他要打電話來的日子時,就會開始飄搖,不知道是該在家裡等待?或是赴Eric的約?

當然,也有一個折衷的辦法,就是,跟Eric約的稍晚一些,接了志明的電話之後,再出門去玩,我也不隱藏我的行蹤,也跟志明說。

一週不見,我還覺得很正常,兩週見不了一次,只憑著電話,是有一些勉強!要是一個月都見不了一次,我鐵定是沒辦法忍受的,這樣的遠端戀愛,本來就是很難忍的。

志明的電話倒還是準時的打,只是,我的心情已經開始浮動,不知道戀愛中的人,怎麼有辦法抱著電話講那麼久?雖然我自己也一樣,講完了,往往腦袋是一片空白,根本也記不起來剛剛講了什麼東西?這也是戀愛的一個基本症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