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i
Lusi

Lusi,男同志,台灣, 出生於古代所以非常低調 如果你在下列地方看到的我大概率是真的, 其他地方可能是假的,保有都是假的的戒心即可 lusilu.eth也是我的,所以可以去看 lusilu.eth.xyz <a rel="me" href="https://liker.social/@lusi">Mastodon</a>

前中年期三、Eric

三、Eric

我和Eric是因為一個錯誤而認識的,這話,不僅僅是我這麼說,一些朋友,也是一樣的感覺,每每,還有人拿這一件事來嘲笑我們。

那一天,因為一個老朋友剛剛結婚,我是沒去的,所以,他們另外請我吃飯,挑了安和路上的一家“人間“,其實,我當天一直想要出門去混,又接到小張的電話,他也是一副受傷小動物的樣子,本想,如果他要求我和他一起去Bar玩,我也是那裡都會陪他去的!不過,他並沒有說,我就去赴這一個餐會。

吃飯的過程並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只是,老朋友的老婆一直ㄎㄨㄟ我說:「一直想看看你是個什麼樣的三頭六臂?」老是聽到關於我的一些言語,卻從來沒有看過,並不是我神出鬼沒,只是,一般的熱鬧場合,尤其是結婚等等聚會,我又不是主角,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又不是很有趣。

吃完飯之後,我還是依照我的打算,往大番去,這一段時間以來,已經養成了一個人出外廝混的習慣,也沒有什麼人可以找,小張還偶爾會找我去Bar,但三溫暖,只得自己去。

開始大冒險!

進去,當然是洗澡,泡超音波,這才正式的進場去。

一圈一圈的逛,當然看到一些還可以的人,但是好像一向的結果都是一樣,我看的上的,人家看不上我,在看我的那些人,我又不喜歡。

逛了數圈,都沒有結果,開始一間間巡。

也沒有看到什麼喜歡的,不知道怎地,有一間是最旁邊的那一間,進去了很多人,但是都一一的鍛羽而歸,我就想去一看那間究竟是何方神聖!不看尚好,一打開燈一看,那一個男人正是我喜歡的那一型。

身材非常的好,大約183以上,肌肉分明,最最重要的就是也戴了眼鏡,長的真的是非常吸引人,身材又非常的好。

本來想說那麼多人都被拒絕,我也一定不會被接受,但看到之後,覺得即使是摸一摸他,看一看他,都是非常好的享受,就大膽的跑進去,因為他”好像”在睡覺,呼吸聲音非常明顯,但我的直覺跟我說:『他是在裝睡!』

我像欣賞一個雕像一般的,只靜靜的坐在他身邊,看著他,我的呼吸就開始急促了,心跳加速的令我沒辦法說出話來,想了好一會,終於伸出手去,在他的身上摸來摸去,想說感受他的肌肉的那種張力,感受他的熱力。

只靜靜的摸,他也沒有像是要醒過來的樣子,摸一摸他,看著他。

我真的很沈醉在這樣的情境中,想說要是他不醒來,那該有多好,但是,他當然會醒來,不一會,他從睡夢中醒來,我看著他動了一下身體,只聽到他說:『打開燈。』

就把燈打開的更亮,我相信他是要看我的長像,合不合他的意,但是,開了燈之後,他也沒說什麼,我以為他是默許,但我的手去摸他的手時,他卻把手縮了回去,我就遭受到嚴重打擊,知道他一定是不喜歡我。

我連再伸手出去摸他的勇氣都沒有了,因為他的漠然,我相信很多人會喜歡這樣的人,所以他會覺得無所謂,什麼樣的人都會拜倒在他的身下。

看到他的漠然,想說他一定把我們這些人當作一種機器,也許很多人會願意當他的機器,也許有一次就好,但是,突然的我的心情就變的很壞,想說:『他既然一點都沒有喜歡的意思,我又何必。』

坐在他身旁,坐了好一會,在燈光下,我不知道要幹嘛,也沒有勇氣幹嘛,坐了一下,見他一點的反應也沒有,只好自己開了門,就出去了。

出去坐了一下,有一些後悔,把這一件事想了一下,想說:『也許我真的應該幫他吹喇叭,至少也得到一些滿足,因為他是我喜歡的男人。』

回去看,他的門已經又被鎖了起來,裡面還傳出吸吮陰莖的聲音,就算了。

又去逛了好幾圈,還是一樣,我喜歡的人,連看我一眼都沒有,看我的人,我也是不想看他們一眼,就這樣,沒有交集。

心情變的很壞,因為那一個男生不喜歡我,真的蠻喜歡他的。

後來一個男生一直看著我,雖然我根本一點對他都沒興趣,他對我一笑,我還是回了一笑,就鑄成大錯,他找我去一聊,當然就是做愛了。

到了一間房間裡面,當然就開始了一些前戲,我真的是一點點意願也沒有,配合的意願不高,相信他也感受的出來,他一直問我:『怎麼了!』

『沒有!』

當然只能說沒有,要不然還跟他說:『我喜歡的那一個男生不要我,所以心情不好!』

跟他做了一下,我是感覺全無,他好像一副很陶醉的樣子。

他要做10,我本來是不要跟他做,因為我根本就不喜歡他,但是我還是跟他說:『戴套子才可以。』他還真的去拿套子,就讓他插入,但是我還是一點點感覺都沒有,他竟然說什麼:『真希望就這樣永遠抱著你。』

還問我是不是有一樣的感覺,我沒感覺,跟他說:『我不知道。』

後來他越插越起勁,我是全無感覺,最後聞到有一股味道,知道是想要上大號了,就跟他說:『我要去上廁所!』

把東西拿一拿,也沒想要回去。

去上了廁所,當然也洗了一下身體,又回去逛。

還是想說要去那一個男生那裡,即使是摸一摸他,幫他吹喇叭,都好,我想我應該都能得到很大的心靈的滿足,可惜,機會一錯過就不再,他的門都是鎖上的。

真是錯失良機!

即使是這樣,還是不想要回去那間,那個男人長的不如何也罷,又抽煙,也罷!還喜歡做10,還想要不戴套子做,簡直就是要我死。

又在走道上逛了好一會,看到兩個男人,長的都還蠻欣賞,有一個就一直在我身旁晃蕩,我坐在椅子上,他也來坐在那裡,但是,剛來的時候,他卻好像對我沒興趣的樣子。

後來終於都沒人了,只剩我們兩人坐在椅子上,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相視而笑,就知道是可以的訊號,我比了一個手勢,他就先進了我們面前的一間房間,我當然跟著進去。

看的出他的身材並不是非常好,但是,我對於那一種有肉的,也喜歡,可能是因為自己欠缺的,所以欣賞。

上天造人是蠻公平的,你欠缺什麼,就會去尋找什麼。

他覺得瘦的人是上天的恩賜,因為怎麼吃也不會胖,我卻覺得他的身材很好,該有肉的地方,都有肉,又沒有肚子,很好。

剛進去的時候,兩個人還互相摸來摸去,但是好像兩個人的意不在此,後來就開始聊起天了。

也沒做什麼,就下去洗澡,去蒸汽室坐了一會,順便聊天。

他是五專的學生,專五,念電機。

住家裡,當然得早一點回去,都弄一弄,他是跟朋友來的,就一起走。

下了樓,要互相留電話,但是都沒帶筆,不知道要怎麼寫,我竟然聰明到去跟旁邊一個店家的一個小姐借筆,就留了電話給他,他也留了BBCall給我,為什麼大家都有呢?連學生都需要!還是流行。

這就分道揚鑣了,我回家,他回家,他住在復旦橋那裡。

他叫Eric,那一個跟他一起來的人,倒是長的有點像以前的一個同學,當然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

連Eric都好了,還有什麼不好。

Eric說有空找我打牌,也好。

這是和Eric認識的經過。

算是錯誤嗎?還不如說是誤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